女生宿舍第一部.txt
预览字体调节
『女生宿舍1』 作者:超级市场凶 第一集 天才色狼 公告 人群围聚在一处车祸的现场。 发生车祸的是一辆休旅车,因为在高速公路上的车速太快,导致失速撞上了路旁的交通号志牌,前半部车身几乎全部毁坏,并且凹陷了进去。 警察正在检视车祸发生的原因,并画上车祸发生位置的记号,而救护人员,则急忙地将车内的三名乘客救出车外。 看见车子烂成这样,原以为车内应该不会有人存活了,但其中一名较为细心的救护人员,却发现后座的一名少年,似乎还有微弱的生命迹象。 他们赶紧将这名少年,送往大医院急救。经过了一番紧急救治,院方仍宣布少年伤势过重,很可能活不过一天。 少年的一名亲戚听到了这个消息,不愿相信院方所宣布的事实,把少年转到了自己所经营的一家私立大医院,作紧急救治。 一般来说,就算是转往别的医院作紧急救治,病床首先推入的地点,也应该是急救室或者手术房之类的地方,好作急救。 但是这名少年的亲戚,在把少年转到他的医院之后,病床首先推入的地方,不是手术室之类的地方,而是一个通往地下室的运输电梯,并按下了最底层地下十楼的按钮。 电梯门打开,他命令早已在待命中的医生们,赶紧把病床推入这一层楼最深处的一个房间。 房间相当宽广,除了正中央那张架设了许多设备的手术台以外,其他的位置,则摆上了一横排、直径约一点五公尺、圆柱型透明玻璃的机械仪器,很像是培养槽。 这些玻璃管里,灌满了如同海水般湛蓝的液体。 而令人诧异的是,在每一个培养槽里,都保存着一种奇怪的生物。 那些生物,有的长相明明是条牛,却拥有人的外型。有的生物,应该称作老鹰,有着鹰头、羽翼、利爪,但却是拥有狮子的身躯;还有的是狼的身躯,然而却有三个狼头。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充满了各种奇怪生物的地方,与其说是医院,还不如说是个生产怪物的生化研究所…… 少年的亲戚向围在手术台前的医生们,命令道:“你们给我听好!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救活他!” “院长!看他的伤势,可能救不回来了……”众多医生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少年,以及少年的病历表,几乎都异口同声地这么说。 “哼!别跟我说不行。亏你们还自称是,亚洲屈指可数、专业知识最高明的医学专家,和生化学专家!”少年的亲戚因为担心命在旦夕的少年,不禁失去理智,几乎快要破口大骂。 众医生都因为被院长指责而红了脸,为了挽回面子,正统的方法救不回,只好纷纷开始去想其他的办法。 “院长,如果把他改造成生化战士如何?或者,只留着脑袋,把他其他的地方全都机械化?要不然,给他注入生物基因,就用蜘蛛的基因好了,这样一来,世界上就多了一个蜘蛛人了。呵呵!” “你们敢乱来,我就把你们装桶、灌水泥,然后丢到太平洋去!” 看院长真的发飙了,众医生皆沉默了下来,不敢乱提意见。 过了好久,才有人提出意见。 “如果,院长肯动用那项尚在实验阶段的脑域开发计画,也许有机会能救回这名少年。” 经过这么一提醒,他也才想起了有这么一个计画。 那是一个开发未知脑域、用以激发人体潜能的计画。 人脑拥有影响人体的一切功能,包括五官系统、自主神经、内脏器官等生命系统。 在全世界亿万人口之中,从出生至死为止,其脑域开发百分比最高的人——爱因斯坦,也仅仅开发了脑域之中百分之十二的区域,全世界便赞颂他为天才中的天才。 因此,为了探知脑海中未知的领域,便出现了这样的计画。而计画之中,就有一项是激发人体超强的恢复力。 由于这是一项尚在实验中的计画,用在人体上,会出现什么样的副作用,目前还是个未知数,甚至会不会成功,都还不能确定。 但是,这却是最为人性化的拯救方法,他不想让这名少年一觉醒来,发觉自己变成了机器战警,或是魔鬼终结者,甚至变成什么蜘蛛人…… “好!就用那套计画。” 这名院长的命令一出,底下的医生们便开始迅速地动作起来,他们搬出了许多精密的仪器,将少年的手术台团团围住。 而这时,一名医生从电梯门口跑了出来,一脸紧张的样子。 医生跑向了那名院长,对他报告说:“院长,刚刚收到消息,陈先生紧急召集十二院的院长,要所有的人全部到总部去开会,说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宣布。” 院长听到了这个消息,原本一脸担心的神情,立刻化为严肃的表情,似乎他非常的看重这件事情。 他沉默了一会儿,低着头,像是喃喃自语似地沉声说道:“我不去了。那个家伙八成是想要紧急调动‘十二神’,为他办些什么事情吧?我们没有那种东西,去了也是没用。” 他抬起头来,对着那名向他报告的医生,说道:“你代我出席,‘金主’要是问起来,就说我外出做研究,不在研究所里,快去!” “啊?这样不好吧!您已经有好几次没出席了。再这样下去,预算金还会再被删的。” “啰唆!反正都不是第一次了。只要这个实验计画成功了,到时候,预算金要多少有多少,担心什么?还不快去!”没等那医生回话,他便将那医生赶了出去。 他回过头来,望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少年,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希望实验能够成功……” 第一集 天才色狼 第一章 色狼请自律 大台北的某一间公寓。 “欣姨!谁搬进来都可以,但是,就只有这个色狼,我们坚决反对。” 一名未满二十、有着活泼、俏丽气息的漂亮美眉,正用严肃的表情,询问着这栋公寓的房东,也就是我的阿姨——李欣欣。 我跟她们一样,都习惯叫她欣姨,她是一个年近四十好几、却仍有办法装可爱的女人。 请容许我这么形容她,要不然,我想不出任何一种形容词,可以贴切的表达出,我看到她装可爱时,那种欲呕的感觉。 此时此刻,我与欣姨二人正在公寓一楼的客厅里,听着这栋公寓里,四名女房客那强烈的反对声浪。 她们在反对什么?是的!她们反对我住进这栋目前只有四个女房客的公寓…… 欣姨眨眨她那自称永远水亮、动人的大眼睛,回答那漂亮美眉:“第一,他已经解释过了,那是一场误会。噗!呵呵呵,想到就好笑。” “欣姨……”我没好气地瞪着她。 “好,好,阿姨不笑你。第二,他才刚考上附近的大学,目前没地方可住,重要的是他家境有困难,租不起房子。 “没办法!谁叫他是我外甥,你们说,我这个做阿姨的能不帮忙一下吗?” 四女对眼相看了一下,然后交头接耳了起来。 最后,她们有了结论,刚刚那名美眉继续说:“那好!我们给这个变态三个月的时间缓冲。三个月后,要是他不搬出去,我们就搬走,这是我们最后的退让!” 提到变态这两个字眼,坐在对面的四名美眉,还用厌恶的目光对我投射过来。我不禁很无力地低下头,接受她们的指责。 不过,想起下午那火辣的画面,还真是叫人亢奋…… 今早才刚搬进这栋公寓的我,由于委托的搬家公司说,他们只负责运达,如果帮忙搬,还要另外加钱。因此,荷包相当紧的我,为了省钱,只好亲自下海做苦力。 独自一个人搬着沉重的电脑、书桌、简便衣柜等,将这些重量级的家具搬入公寓后,才发现,欣姨为我安排的房间是在五楼。我知道后,差点没流出眼泪…… 该死!自己搬也就算了,还要从一楼搬到五楼……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蔓延上心头,直到把东西搬完后,我也累倒在房间中的床上,睡死了。 一直睡到被楼下的喧闹声吵醒,我才想起欣姨曾经跟我说过,这栋公寓,还有另外四名住客。我这个新来的住客,应该下去跟她们打声招呼比较好。 走下四楼后,入眼的是四名只穿着内衣、正在打闹、嬉笑的漂亮美眉们。 那四个因嬉闹而显得桃红娇嫩、窈窕雪白的玉体,都各自搭配着一张气质高雅、天使般美丽的脸孔。 我心中在狼嗥。天啊!这……这实在是太养眼了! 身为正常男人的我,怎么可能别过头去,放弃欣赏这美丽、动人的画面呢! 别告诉我你会,打死我,我都不相信。 很快地,在几声尖叫中,我被误认是潜入民宅的小偷,迅速地被其中一位美眉制伏了。 在我边被揍、边解释的情况下,她们才相信,我也是这边的房客,不是小偷。接下来的情况,就跟现在一样,她们要欣姨出来解释。 然后,就是她们提出的三个月缓冲时间,也好,到时候,我大学生活也差不多稳定下来了。只是到时,我可能再也没办法看到,眼前这四位貌美如花的漂亮美眉了。 唉!还真是有一点遗憾…… 欣姨见我也点头同意后,便道:“就三个月吧。那时他也应该找到工作了,有能力搬出去住了吧!希望这一段期间,你们可以好好相处。” 我礼貌的站起身,向眼前四位美眉道:“谢谢你们的帮忙!我叫项羽。这三个月,请多多指教了!” “哼!”四位美眉毫不给我面子,完全不理会我,纷纷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真是令人尴尬,我忍不住苦笑,望着笑倒在一旁的欣姨…… 我叫项羽,今年十八岁,身材普普通通,连样子都是普普通通。刚考上这栋公寓附近一所普通公立大学的我,是个很平凡的学生。 身为独子的我,本来生活无忧无虑,可是没想到,今年暑假,我们一家三口欢喜的出外旅游,却演变成一场车 祸,将我老爸和老妈送上了天堂,而我则大难不死的,在医院躺了两个多月。 也许,我真有如蟑螂般的生命力,恢复力极好,本来预计要五个月才能好的伤势,才两个多月,我便恢复得差不多了。 但一直到前几天出院时,我仍然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好像有东西卡在脑袋里面,我在想,会不会是在车祸时,连带着把脑袋也撞坏了。 出院后,我才知道自己已是孑然一身,老爸在高速公路发生的车祸,被法院判定成个人疏失,而撞上那交通号志,竟然成了蓄意毁坏公物,要罚款赔偿。 政府的罚款赔偿、老爸和老妈的葬礼,以及医院的医疗费、住院费,这些债务,将老爸老妈所留下的遗产,给吃得一乾二净,所剩无几。 因此,还是学生的我,自此生活便陷入了困境。其他亲戚见到生活陷入困境的我,怕我这个瘟神沾上他们,便纷纷躲避,不见人影,只有欣姨一个人站了出来帮助我。 这时,才让我体会到金钱的重要,有钱才会被人看得起。 有这种认知,本来打算放弃继续就学,开始赚钱养活自己,但在欣姨的劝说与鼓励下,以及本地那学历至上的社会制度下,最后,我还是决定继续就学。 不过,我仍然要为我的生活费苦恼。钱啊!我要钱! 欣姨告诉我,与我住同一栋公寓的那四位女房客,同样是大学生,就读于公寓附近的另一所大学。 那是一所出了名的“贵”族学校,专门给企业家、政治家与地方豪门的子女就读。 至于,为什么那么多大人物,会把子女送进那所学校就读,我想就是因为“贵”吧! 因为,价钱“贵”,品质才会高“贵”。 让我惊讶的是,我就读的大学与那所贵族学校,两所大学的位置非常接近,只隔了几条街。而欣姨也非常好心,一一为我介绍了那四名女房客。 四女里面气质较为活泼、俏丽的,也就是方才与欣姨谈条件的那名美眉,叫做周昕,就读于资讯系,四女里面,就属她最擅长交际。 气质感觉较为野性、豪放的,是刘芸妃,就读体育系,专长是中国武术,今天下午迅速将我制伏的美眉,就是她了——真是母老虎一个! 另外两个较为文静,气质感觉清纯、优雅的叫季虹,就读于护理系。而气质感觉较为冰冷、美艳的叫林语儿,就读于机械系。 她们都是大学二年级生,一年前,四女一起搬出她们在学校的宿舍,辗转找到了欣姨的这栋公寓,一起搬了进来。 至于她们为什么会搬出宿舍,欣姨也不知道。 不过,光看她们就读的贵族学校,就可以猜测到,各个八成都是家财万贯、出自名门的大小姐。 唉……真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嫉妒。 隔天一大早,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坐在一楼大厅,手拿着报纸啃着馒头,看看有什么好工作,可以让我工读赚点生活费。 原本以为那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八成会睡到中午,才懒散的起床。 可是,没想到报纸还没看完一张,就看到其中一名大小姐,哼着小曲,轻快地走下楼梯,她好像是读体育系的刘芸妃。 刘芸妃看到我坐在大厅,态度立刻变得冷淡,人也转身走上楼,仿佛看到我以后,方才的一副好心情,一下子全没了。 呃……她这是什么意思,我真的有那么讨厌吗? 算了……还是别理她了,我继续翻着报纸找工作。 “喂,色狼。拿去看!”刘芸妃不知何时又走回到大厅,递给我一张纸条,然候又转身离去。 她给我这张纸做什么啊?我感觉挺好奇的! 晕……那竟然是一张住宿规定条文,规定我在这一段期间,住宿所要注意的事项。 色狼住宿期间相关规定: 一、色狼严禁携带朋友或女伴进入宿舍。若违规,不管原因为何,一律视为意图不轨。 二、色狼必须要分担负责公寓的整洁,以及水电等公共费用。若是缴不出来,美女们可暂时代垫,但需酌收利息,利率计算为一天百分之二十。 三、四楼为美女们的居所,严禁色狼进入!若不听劝告擅闯,将视为兽性大发的禽兽,予以猎杀。 四、一楼大厅是美女们的朋友接待区,一旦美女们在此接待朋友,色狼绝对不可以出现在一楼,即使有急事赶着要出门,也不允许。 附注:要是真的很紧急的话,建议可以从二楼跳窗。 五、色狼严重禁止在宿舍酗酒、抽烟,以及做出发自生理需求上的猥亵动作。 六、美女们在二楼洗澡,色狼必须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得任意走动,否则将视为有偷窥嫌疑,将给予严惩。 七……八……九…… 十、规定将视情况而增加,色狼绝对不能有任何怨言。 以上规定皆须严格遵守。规定负责人签字——刘芸妃。 我看完差点没晕倒,没想到住这里,简直比蹲监狱还惨。 订法规就算了,还需要每一段话都要加上色狼两个字吗? 最令我心酸的是,那位刘大小姐,最后还列上了许多有关性骚扰与性侵犯的法律条文,给我看,真不知道,这张到底是住宿规定?还是特别用来整我的条款? 算了!没有办法,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我不想让欣姨难做人,因此选择了默默妥协。 在宿舍里蹲苦牢似的过了三天,我总算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晚班工作。 这份工作,是在我那所大学附近的一间电脑量贩店打工做内勤,时薪有八十元。下了课以后,马上可以到工作的地方打工,实在是方便得很。 从此,一直到开学前的一个礼拜期间,白天我不是在外面闲逛兼熟悉环境,就是跑去大学图书馆找几本书看,到了晚上便到店里工作,直到晚上十一点以后,才回到宿舍洗澡、睡觉。 在我有意的躲避下,一个星期当中,根本碰不到那四位大小姐几次,不仅她们开心,我也轻松,何乐而不为呢? 开学后,过了一、两个星期的大学生活,也实在颇为无趣,班上许多到了这年纪尚未有女友的男同学,有如饿虎豺狼般强烈的性饥渴,每天不是大声吶喊着要联谊,就是哪个社团有漂亮美眉,一窝蜂地跑去入社泡美眉。 “阿羽!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联谊,我认识几个非常正点的漂亮美眉喔!”和我最熟的同学徐维亚,就是非常典型的范例。 “谢了,我还要打工呢!”像我这种穷人,每天除了读书之外,还要赚钱养活自己,哪有其他时间可以去玩啊! “少来!我们这次联谊排在这个星期天,别说星期天你也要打工!” “呃……星期天啊?是没工作。”虽然是没工作,但我比较想在宿舍里好好睡上一觉,解决这一星期以来的劳累。 “对啊!既然没工作又放假,那就一定要出去玩。不要老是躲在家中,出来跟我们去见见世面。” “呃……”我并不觉得跟他们去看美眉,是所谓的见世面,而且宿舍那四位大小姐,就已经非常的正点了,如果只是单纯要看美女的话,那我还不如回宿舍。 “好啦!只要你肯去,我保证你摩托车后座只会有美眉,不会出现恐龙。”徐维亚看见我似乎有点不甘愿,赶紧加足马力劝说着。 “最好是!载美眉不是都用乱数抽签的吗?”我才不相信他的鬼话,这种凭运气的东西,谁拿得准? 他一脸愤慨地拿出两把特制的木签,“不信我!抽一支,老子表演给你看!” 我从其中一把抽出一支,号码是六号。接着,他随即从另外一把中,抽出了一支同样是六号的木签!无论抽几次,他都能对上我的号码,天啊!这也太猛了吧! “哇靠,真厉害!”我由衷地赞叹着,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用的。 “哈哈,小意思啦。”维亚高兴地大笑起来,顿了顿又道:“不过我帮你之后,无论如何,记得一定要留她的电话喔!” “呃……为什么?” “猪头!要是你不想泡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400573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