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第二部.txt
预览字体调节
为了解决“谁是最爱”而苦恼的项羽,在疯狂姨丈与麻吉损友的设计下,接受催眠,没想到催眠实验不成,反受隔壁室的黑洞实验所害————周昕、刘芸妃、林语儿、季虹,以及一位关键性的人物“小强”,灵魂意识被浩浩荡荡送回前世时空,而落点,呃……据推论,极有可能在项羽本人的轮回线上!望著因自己而失去意识的五人,项羽的灵魂也咻地一声,起飞到遥远的前世。此刻因缘线上六人交会的一点,正闪闪发光,且看展开“真心话大冒险”的项羽,如何能苦情完成寻人之旅?! 第一卷 真心话大冒险 序章 梦境 “啊啊!是哪群白痴这么吵,真是#%&※!” 被楼下嘻笑喧哗声吵醒,我揉着惺忪睡眼,满腹皆是起床气,口中更不禁问候起对方十八代祖宗。 半恍神的望了望今早刚搬进来房间里,那些还未整理好的行李,与成堆的黑色垃圾袋。 此时,除了满腹怨气,脑袋里更是盘旋着方才睡梦中杂乱的梦境,为了让思绪能够稍微沉淀,我整整呆滞了三分多钟。 这才逐渐回想起刚刚梦见的东西。那有如一段段毫无相连的无声短片,以第一人称视角,不停的在我眼前呈现出来,是个相当奇怪的梦。 记得,起初梦见的是一名身穿古装的少女,虽然我们之间的距离相当接近,但是我却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能感觉到她似乎在笑,而且笑的相当开心,可是却让我感到头皮发麻。 紧接着她似乎跟我说了什么话,要我转过头去望向后面的树林,就在我什么也没看到再回过头的时候,眼前就出现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块,朝我额头砸了下来,于是眼前又变成一片黑暗。 后来又冒出一幕景象,在一处像是农舍庭院的地方,我肩上似乎还背着一个装着杂草的竹篮,正慢步走入那庭院之中。 随后屋内有两名古装女子出来相迎,我将肩上的竹篮抛到地上,顺势把她们搂入怀中,门口还伫立着一名抱着婴儿的少妇,正微笑着望向我。 虽然,她们的脸庞依然模糊不清,但是我却能从她们的行动中,感受到那浓情蜜意的恩爱。 就在连我也受不了,那极为肉麻的恩爱互动时,视线中的景象便离开三女身上,转投到屋内大厅里,那唯一摆放在神桌上的牌位。 在我还未看清那到底是谁的牌位时,眼前景象又陷入一片漆黑。 再接着梦见的又更奇怪了,仿佛是用投影片在看过去的照片一般,但我可以肯定,那些景象是我从未见过的,给人感觉是一种既新鲜却又怀念,错综复杂的感觉。 那些景象,有的是一幅刻印在石壁上的人像图;有的是在庙宇中,看着一尊诡异的羊头人身像;还有的像是身处在古代战场之上,满地遍野皆是尸体,远处还有士兵在相互厮杀;甚至还有身处在遍布花草野丛的山谷之间等等,诸如此类的古代场景,几乎都是在电影中才能见到。 其中还有一幕景象。那是一只粗糙的手紧握着一只纤细的手,就这样占满了我整个目光。 虽然是一幕简单的景象,一个令人费解的动作,却让我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甩一甩头让脑袋清醒,忘却那些奇怪的东西后,也才想起这房间是欣姨用来出租给学生的公寓套房。 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搬完笨重的家俱,差点累个半死,所以抽空睡个觉休息一下,却被未来的室友吵醒,虽然对方是无心的,但心中除了不爽之外还是不爽。第一次离家搬出来住,与陌生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还真是不太习惯。 爱装可爱的欣姨也千叮咛万嘱咐的交代,“出外还需靠朋友,协调互让是原则。”所以,我想还是下楼跟这些室友好好打声招呼比较妥当。 不过,现在想想,如果那些室友之中,有可爱的单身美眉,说不定就这样发生一段可歌可泣、媲美牛郎织女、惨过铁达尼号的爱情故事啊! 呵呵,但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不过想想不犯法吧。 就这样,我忘记那怪怪的梦,抛去方才的不满,满脑遐想地带着愉快的心情,出了房间走下楼,也见到我的室友。同时,眼前竟上演了一幕极为养眼、令人亢奋的画面——四位超正点的美眉,只穿着内衣在嘻笑打闹的美景,而我当然是以宁可错看、也不可放过的心态,打死不转头也不转目的看着几位美女。 其中身材最为火辣、穿着火红蕾丝性感内衣的美眉,也就是刘芸妃。她气红着脸快步冲过来,毫不避讳的直接来一记虾式固定技,将我扳倒在地上。 “啊啊!我我……可以解释……耶?” 我痛得哀哀叫,才想挣扎,额头就被不知名的圆形冰凉物体抵住,这也才注意到那位气质冰冷、穿黑色丝质内衣的艳丽美眉,也就是林语儿,不知从哪生出一把小枪,抵在我的额头上方,面容冷酷的直视着我。 “等等等!我……这个……呃……” 我又看到那位气质甜美、穿淡蓝色小可爱内衣的可爱美眉,也就是周昕,笑容灿烂的从房门口里,拖出一支沉重的铝棒,喀啦喀啦作响。 怎么这栋公寓叫恐怖旅社吗?想到这,我的泪水就情不自禁地落下。 “不是吧!还来?” 最后,气质优雅、穿纯白朴素内衣的秀丽美眉,也就是季虹,害羞的小脸通红,半遮半掩的躲在房门口,用她那白晰而微略透红的纤手,递出一条黑色绳索。 那原本应该是当作登山用途才是,但我认为下一刻便会被运用在SM特技上,简单说明就是——吊起来打。 于是,惨绝人寰的满清十大酷刑,历史再度重演。 这也是那天,与这四位大小姐的第一次见面实况,边“挨揍”边“解释”的内幕解说。 另外附注一点,我永远记得那次“解释”的话,从头到尾只有那三句,而且还不断重复。 第一卷 真心话大冒险 第一章 被催眠不是我的错 搬进宿舍的五个月后…… 台北市,某一私立大医院。 站在医院的走道内,我贴在白色墙壁边,小心谨慎的观察周遭环境,并一一过滤来往的人潮,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躲避几个,已陷入狂暴状态的生物。 由于,先前一个极为愚蠢的举动,使得我陷入极危险的事件当中。 正确说来,是有某些人正对我进行“恐怖攻击”,而且对此我还无力反击,甚至是连想去抵抗也没有办法。 眼下为了寻求救援,我秘密的赶到姨丈所任职的大医院。 在确认视线范围内为安全区域后,我迅速窜入标示着“院长室”的房间内。 室内,一名埋首于办公桌那成堆文件里的中年人,见到我如贼般的窜入,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阿羽,发生什么事情吗?你看起来好像准备要逃难的样子。” 这位中年人便是我的姨丈,目前任职于这间私立大医院的院长。但事实上,却在这里暗中经营地下研究所,专门研究超现代的生化科技技术。 我曾遭遇一场严重车祸,因为伤势过重而濒临死亡,为了将性命给抢救回来,姨丈便在我身上施行生化改造,成了研究所里众多个生化实验体之一。 那是一项针对脑部进行改造的生化实验,他们称之为“脑域计画”,不仅将濒死的我抢救回来,还让我拥有了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与超人的学习力等等,成了智商超过三百的怪物级天才。 不过,我的身材样貌看起来,却依然与平凡普通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 “唉!如果姨丈不帮我,那我真的就得逃难去了。”面对姨丈的问话,我很无力的叹口气。 “什么事情这么严重?难道是陈茂杀来了?” 姨丈错愕的看着我。他口中提的人名,正是我们的死对头,也不知是上辈子结了什么冤孽,每当他策画出什么阴谋诡计时,好死不死的都让我无意中撞破,所以梁子是越结越大。其中最严重的,是前几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间接的”宰了他儿子——陈尚伟。 “伯父,我想现在的状况应该比那个更严重……” 帮我回话的人,是我的超麻吉损友兼大学同学——徐维亚。他坐在院长室内的沙发上,神情悠哉的喝着热腾腾的饮料。 “因为,前几天有个叫‘项羽’的白痴,应了几位美女的要求,用接通手机的方式,在她们四个之间做出选择。结果,这个白痴一连按下四支手机的通话键,还什么话都没说,让那四位美女以为有人要脚踏四条船……” 我连忙堵住维亚的鸟话,并纠正那不切实际的谣言。 “停!那时候,我是想向她们说声对不起,因为我真的不清楚,我……到底喜欢哪个?但重点是,本人还在考虑该怎么开口时,她们就杀进来了。” 想到这点,我就无力的低下头,现在也为此让她们追杀好几天了…… “噗——你都拒绝了!四个大美女都拒绝了?” 维亚将口中的红茶喷了出来,错愕的脸上更是堆满了惋惜,捶胸顿足的似乎恨不得帮我照单全收。 姨丈则摸摸下巴的胡须,一脸认同的附和着维亚的话。 “是啊,太可惜了。随便选一个都可以让你少奋斗三十年。” “但那不是重点……” 我头痛的又叹了口气。正确说来,天晓得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姨丈离开放着成堆文件的办公桌,面露笑容走过来拍拍我肩膀。 “我明白!我明白!想当年,你姨丈我也是号称‘美少女杀手’,也经历过这样的烦恼啊!一次有两、三打倒贴的美女任我挑,这真是只有老天才能理解的烦恼呢!” “呃,是吗?” 我无力地看着姨丈那感叹的表情。遇到成群美女倒贴,会不会令人烦恼我不知道,但如果是两、三打的恐龙,那才真是只有老天才能理解的恐怖。 “我当然明白,只要搞清楚是哪一个而已嘛!我有个下属正在研究‘潜意识催眠’的技术,听他说透过深度催眠的方法来询问,就能够使人老实说出心里的话。本来这技术是想运用在拷问犯人上,但眼下的你似乎非常合用,要不要试一试?” “潜意识催眠?” 我还是头一次从姨丈口中听到这东西。 “这玩意听起来,还挺有趣的嘛!去试试看,阿羽。说不定,真的能够解决你的问题。” 维亚露出颇感兴趣的表情,嘴角更是露出一丝笑意,在一旁努力怂恿。 心中已经有些意动的我,在想不出其他法子解决的情况下,也只好无奈的点点头。 “似乎……也没别的办法了。” 只不过,才刚将头抬起来,却瞧见姨丈与维亚两人,正眉来眼去的偷偷笑着。 “呃,你们该不会有什么企图吧?” 警觉地嗅到一丝阴谋味道,我狐疑的询问一下他们。 “呵呵,怎么可能会有企图。来来!姨丈带你去见他。” 姨丈似乎为了转移话题,搭上我的肩膀把我拖出门去,还顺便拿起手机通知他的下属,告知刚才发生的事,要他将所有仪器准备好,根本就不让我有说话的机会,而维亚则是露出满脸的笑意,在我身后挥手道别。 看到他们这样的表现,真不禁令我怀疑,他们是不是别有企图,早早就串通好了。 才刚走出院长室,姨丈似乎又想起什么,转过头来说:“对了,阿羽,待会儿催眠完成后,拨点时间给姨丈。” “是可以,有什么事吗?”我有点不安。 “当然是继续脑域计画的实验啊!”姨丈他双眼绽放出光芒,兴奋的说:“好不容易才从陈尚伟身上得到活体实验纪录,不好好测试研究怎么对得起上帝!” “呃,是吗?” 老实说,陈尚伟这个接受脑域开发计画的生物里,唯一达到百分之百的活体人资料,我也颇为好奇。 “这些珍贵资料,对脑域计画有着举足轻重的重要性,如果姨丈的推论没错,只要再做几次实验,一定能够开发出趋于完善的百分之百脑域开发者,不必再借用什么狗屁药物来激发了。到时,超级新人类一出现,世人就会认同我这个超级天才了!” 看到姨丈又狂妄的笑了出来,真让我感到不安。 “呃,我考虑看看。” 毕竟宰了陈尚伟的人是我,当脑域开发到百分之百时的弱点在哪里,我可是一清二楚,倒真是怀疑有办法将缺陷改善吗? 到了那位下属的实验室,才刚刚推门而入,便见到一名戴着厚重眼镜的年轻人,手忙脚乱的相迎上来。 “咳……我伟大的院长大人,欢迎您的大驾光临。您所要求的设备,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只等您下指示了。” “好,辛苦你了,小强。” 姨丈满意的点点头后,才转头向我介绍这名年轻人,顺便信心喊话。 “阿羽,这位是研究‘潜意识催眠’技术的研究专员——王强,他研究这项技术已有两年多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姨丈也相信他这项技术,应该能够解决你的问题,所以有什么问题告诉他就行了,姨丈另外还有事要忙,你们就慢慢弄吧。” 姨丈拍拍我的肩膀后,又向王强低声交代了几句,便留下我和王强迅速离开。 王强对我憨笑几声,便要我坐在中间的座位上,准备正式开始实验。 那是接受试验者专用的席位,座位的正前方是一面大萤幕,两边摆设许多检测用的仪器及音响。 “阿羽先生,请别太担心,这项技术有过多次的成功经验,因此不会有多大的危险,但还是有几项要点需注意。待会开始时,请尽量放松,让思绪呈现空白状态,身体也别胡乱动作,只要专心听从影片的指示,理论上安全性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五。” 王强一面详细解释,一面在我身体各部位,贴上接线式感应贴纸,且似乎为了确保安全,还在我全身架上固定圈,让我的身体无法随意动弹。 听到还存有危险性,心里真有种被骗来当实验品的感觉,尤其被绑死在“刑椅”上,真像极了一头待屠的猪,因此我认为有必要问个清楚。 “呃,先请问一下,你说的很多次,是几次?” “呵呵,连你这次是第十一次。好了!我们准备开始吧,请直视着萤幕别转移目光。等会儿问话的情况,我会用录影机帮你全部录起来的。” 第十一次……听起来似乎很安全。我点点头,将目光直视萤幕。 “那么,请紧盯萤幕,并依照影片上的指示去做。” 王强说着,将仪器全部打开,只是尔后却又补充了一句。 “对了!你倒是第一个人体实验,前十次都是动物。” “……” 真的有股掉泪的冲动,这位大哥的话会不会说得太晚了。 起初看到他的第一印象,总觉得应该是个颇迷糊的人,跟他谈了几句之后,我更能肯定这点。 这时,虽然我非常有意见的直嚷嚷,但王强已经走到隔离控制室里,完全听不到我的叫喊。 透过不甚透明的玻璃窗,看他开始一连动作开启仪器来,我放弃了鬼吼鬼叫,抱着小心谨慎的心态盯着萤幕看。 只是看了一会儿后,对眼前指示影片上,那一直摆动的彩色图案,以及类似摇篮曲的声音,不但感觉不到一丝影响,就连一点昏睡感也没有,甚至还一度怀疑,实验是否真的已经开始了? 当然,这种情况也落入一直在观察受试者状况的王强眼中。当看到我的表情没有他预期中的模样时,王强露出颇为惊讶的神情。 “阿羽先生,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吗?” 实验室内响起麦克风的广播声。 “一点也没有,你这个呆头!”很确定这点的我,心中怒吼兼猛摇头,很希望他能够停止播放这鬼东西。 “奇怪?难道效力还不够吗?” 王强对着麦克风颇为疑惑的自言自语,接着又见到他在仪器的操作面板上,开始了一些的动作。 随着王强的操作,萤幕上的影音也立即有了变化,那彩色图腾不但变得更令人眼花撩乱,耳边所听到的催眠曲,也转变得更为轻柔悠长,令人感觉极为温和舒适。 眼前的情况告诉我,催眠的威力又加强了许多,而且随着他的数次调整,威力更是呈现倍数成长。 为了我的小命着想,除了在心中问候他祖宗十八代以外,也更加努力稳定心神,不让自己受到影响。 不过到最后,抵抗得越来越起劲的我,完全乐在其中,根本忘了起初的目的。 王强一连调整了几次,又一面观察着我的状况,一面看着仪器上所显示的数值,最后干脆戴起耳罩墨镜,走出隔离室对我就近观察。 “天啊!?这怎么可能。仪器明明已经调整到极限了,怎么会一点效用都没有?” 王强目瞪口呆的发出惊叹,为了查明问题原因,他又回头检查仪器、数据,只是怎么看都没有出问题,到最后连他也被搞迷糊了,怎么都弄不清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真是奇怪……都没问题啊!还是说,影片有问题?” 王强疑惑的搔搔头,凑到我的座位旁,并取下隔音耳罩与墨镜,似乎想亲自测试影音是否有问题。 但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也就此发生…… 只见王强的双眼望向萤幕后,目光便迅速失去神采,而露出呆滞的表情,整个人更是保持原姿势固定住,像极了一具人偶。 “靠!真的假的,瞬间就被秒杀了。”我目瞪口呆的望着王强。 本该庆幸这该死的鬼实验总算可以告一段落时,才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整个人被固定在刑椅上,根本连动都动不了,更别说要逃离眼前的窘境。 一种欲哭无泪的无力感,立即涌上心头。想来想去,眼下脱困的唯一办法,似乎只剩大声求救了。 “喂!外头有没有人啊——救人喔!快死人了呦——失火啰!淹水啦!有炸弹啊!反正快来救人蔼—” 只是没想到,求救声才叫出口,就立刻听到“碰”的一声,身后的大门狠狠让人给踹开,甚至耳边还听到几个极为熟悉的女声——竟是我这几日极力想逃避,已经呈现狂暴状态的四位大小姐。 “阿羽!你没……” “咦?芸妃,你怎么……了……” “小昕!糟了,虹儿……别……” “哟!语儿,叫人家有……什……么……” 只是,四个女孩子话都还没说完,又一一没了下文的安静起来。依照王强的状况,我很快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会吧?又瞬间秒杀了四个人。” 我为了确认清楚她们眼下的状况,拼命的在椅子上想挣脱束缚。 可还没挣脱几下,音乐与画面却突然扭曲起来,似乎是因为催眠仪器输出功率过高无法负荷,而故障出了问题,没过一会儿,隔离室里开始冒出浓烟。 会不会爆炸啊?注意到这点后,我心惊胆跳了起来,但转念又想想,担心根本是多余的嘛!对“带衰”到可以封“神”的人来说,事情永远只会朝最坏的方向发展。 因此,眼下所要考虑的,应该是如何在爆炸时,将伤害减到最轻。 “碰!”仪器就如我预言般的爆炸了。 “真的是,神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328646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