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富婆女友.txt
预览字体调节
《我的富婆女友》 作者:泪落尘间   出生于一个平凡的家庭,学习成绩一直都不太好的李云凡,在高考的时候凭借着他良好的眼睛,考上了南都大学。但这只是他的一种身份,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原刀锋会战堂堂主。本来以为离开了社团自己的日子会平静一点,可是到学校的李云凡开始展 →第一章前提←   “云凡,我们分手吧!我们在一起没有好结果的,虽然你对我很好可是我忍受不了你的平凡,忍受不了你的胆小。”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友李云凡第一次没有说话,两年以来自己都默默的爱着面前的人,可是换来的却是这个不是分手理由的理由!难道自己一直以来为了所爱的人所做出的努力就只是这种结果吗?第一次,李云凡是如此的想灌醉自己,希望着是一个梦,一个马上就会醒来的噩梦!可是掌心被自己手指抓疼的感觉清晰的告诉自己这不是梦!   “时光倒流”,这里是省城最大的酒吧,一进酒吧就可以发现酒吧以金属的色彩为主色调,酒吧中央是一个庞大的舞池,而头顶的灯光布置的是按照天空中繁星的样子做为参照,在上面你可以清晰的找到北斗七星,而整个灯光的最中间挂着一盏旋转的吊灯象征着北极星。酒吧四周的沙发都是以红色作为主,这里不单单是省城最大的酒吧,最重要的是它还是中海省最大的黑帮:刀锋会的总部!   刀锋会的老大陈刀是个传奇式的人物,他18岁出道单人单刀从一个小混混做起,打拼了10年才创出了“刀锋会”。在他28岁时他带领着“刀锋会”的100多人偷袭了当时省城最大的帮会青龙帮,此役,青龙帮被血洗。当家龙头张超龙身中三十多刀横尸街头!而他的十大战将被发现一一被杀在他们经常出没的场所中。此役过后,陈刀和他的刀锋会声名雀起,以雷霆的手段整和了当时省城的地下势力,并且以省城为中心开始辐射全省!在后来的三年中,刀锋会经过大小无数次战役终于一统全省的地下势力,而陈刀更是以31岁的年纪成为中海省无可争议的龙头老大!   在后来的三年中刀锋会出了一个战神似的人物,他就是刚才才失恋的李云凡,他16岁开始出现在刀锋会的战堂中,没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被陈刀看中的,只是知道他在砍人的时候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怕,在他进战堂的第一次火拼中就只看见他红着眼睛,提着他自己随身携带的棍刀光着膀子就上去了,那一夜李云凡连斩36人,鲜血染红了他的全身,而背上血色修罗的文身也因为他剧烈的运动而显现出来。从此道上的人都知道,刀锋会的战堂中有一个无敌的主。背上纹着血修罗。于是不知道李云凡名字的人都开始叫他血修罗。就这样血修罗的名字开始在道上传了开来。而第二年李云凡就被老大陈刀破格提到了战堂堂主的位置。   而就在中海的周遍省市开始害怕刀锋的时候,刀锋会的老大陈刀竟然做出了一个出忽所有意料的决定。他将自己所有的生意都交给了自己的军师,也就是他自己的弟弟陈莫打理,他自己将金盆洗手不干了!   后来在李云凡死皮赖脸的追问下,终于问出了结果,竟然是老大喜欢上了一个比自己小10岁正就读于南都大学的女生——程韵,就因为程韵说过:我讨厌流氓!就因为这一句话。陈刀将自己十三年闯下的家业拱手送给了自己的弟弟! →第二章惊变←   “云凡,如果时间倒流你还会喜欢我吗?”   “云凡,你会用你的生命保护我吗?”   “云凡,我们考一个大学好不好?那样我们就能够在一起了”   往昔的对话一次次的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李云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时光倒流”酒吧的,只知道把面前的酒一杯一杯的倒进自己的嘴里。   “堂主这是怎么了?白天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现在一副这么凄惨的样子啊?”酒吧里战堂的副堂主王远意问了问面前的调酒师。   只见调酒师对着他默默的摇了摇头!   今天是刀锋会的大日子,因为他们的老大要在今天的午夜12点在众位兄弟的面前金盆洗手,所以早早的“时光倒流”酒吧就在门前挂出了关门休息的牌子。而随着12点的临近“时光倒流”酒吧的红色坐椅中开始慢慢的坐满了人,如果是个对中海省的黑道有点认识的人来到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你会发现能够坐在这里的人都是在中海黑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今天的“时光倒流”绝对称得上是黑道BOSS大聚会啊,真是盛况空前啊!   在这样的环境中,李云凡的表现就真的非常碍眼了,慢慢的大厅中等待的BOSS们都开始注意到这个在吧台上拼命给自己灌酒的年轻人。   只见这个年轻人剑眉星目,嘴唇稍稍显厚,皮肤白皙仿佛长年没晒过太阳,身高估计在178左右,一身得体的黑西装突显出他身上浓浓的书卷气息!本来是一个让人感觉到非常舒服的年轻人,可是现在的他双眼一点生气也没有,让人感觉到他内心的孤寂和落寞。   当大家都在打量这个年轻人时,刀锋的二号人物也就是陈刀的弟弟陈莫,出现在了李云凡的面前,并且将他叫上了酒吧的二楼。   李云凡跟着二当家走上二楼一个房间后,还没明白怎么一会事,就被陈莫劈头盖脸的问到:“你到底怎么了,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你还象不象一个男人啊。我已经知道你的事了。不就是个女人吗?你用得着把自己搞成这样不生不死的样子么?”陈莫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不管你现在怎么样,但是今天是大哥的好日子,你小子给我清醒着点。别让大哥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不来台。”   说完头也没回的走出了房间,李云凡猛然的清醒了过来:是啊,自己到底怎么了,就算有再大的事也得过完了今晚再说啊。现在竟然要二哥来提醒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只见李云凡猛然往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脸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让自己的头脑从酒精中清醒了一点,独自闭目了一段时间后,李云凡脚步坚定的走出了房间重新回到了一楼大厅中。   回到大厅中的李云凡看见大哥陈刀已经来到了酒吧正拉着弟弟陈莫的手周旋于各个老大之间,看样子是将自己的弟弟推荐到众人的面前。李云凡看见这个情形知道现在自己不便走到大哥的身边去,于是在自己刚才的位置上做了下来,并且想调酒师要了一杯纯牛奶喝了起来。   喝酒的人都知道,纯牛奶是非常醒酒的东西,李云凡这样做就是想借着牛奶的力气让自己尽快的清醒过来。因为今天晚上实在太重要了,不能出任何事情啊!   在道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一个人就算和你有再大的冤仇,如果有一天他金盆洗手了,那么你就不能再动他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自己都有老的一天,在道上混的人哪个没有个仇人所以大家都想有个善终,虽然这样的人不多,但是一旦金盆洗手后,有人再动他。那么这个人将会受到道上无穷无尽的追杀,直到死亡!   陈刀的仪式办的一点波澜也没有,当他将手从金盆中拿出来的时候,整个大厅的人开始了鼓掌。就算是以前和刀锋有丑的几个老大都在默默的为陈刀鼓掌,不知道是因为觉得陈刀的退出,而减轻了自己帮会的压力还是因为觉得自己如果能象他有一个这样的结局的羡慕和向往。李云凡看了看酒吧里的老大们,看着他们羡慕的眼神发起了呆。   “云凡,你送大哥回家。路上小心一点”陈莫的话将李云凡的思绪再一次拉回到现实中来。   “哦,好的。”李云凡跟着陈刀走出酒吧,门口就停着陈刀的坐骑,一辆黑色的奔驰,可是陈刀并没有上车而是走到车前巧了巧司机的车窗对他说道:“你先回去,我一个人走走。”   “小凡陪我走走吧。”陈刀说完后开始想前走去。   已经是午夜12点了,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偶尔看到3,5成群的醉鬼在路上出现。   “小凡,高考的成绩出来了没啊?”陈刀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恩,南都大学。”李云凡在他面前的话永远都不多。   “呀!那你不是和我的小韵儿一个学校吗?听说这个学校是中国排行前十名的重点学校也。你这个天天就知道砍人的小混混都能考到。太夸张了吧?”陈刀用了非常夸张的表情对着李云凡。   “刀哥,你这样真的值得吗?”李云凡并没有理会陈刀的话,而是将眼神望向了自己最尊敬的大哥。   陈刀和李云凡对视了一会后,叹了口气。“小凡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对啊。我。。。。。。。”   陈刀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身后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这个黑道枭雄的心中突生警兆,顺手将李云凡往路边一推,自己则跳向了路的另一边。还没等李云凡清醒过来就听见耳边传来45声枪响,摩托车一点也没停速的向远方冲去。   刺杀!李云凡终于开始清醒了,喝的酒都成为冷汗从他的脸颊上流了下来。“刀哥!”李云凡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的老大。他猛的从地上弹了起来,跑向了路的另一边。映如眼帘的是就是倒在血泼中的大哥! →第三章逐出帮会←   “你她妈给我开快一点!”李云凡拿着从不离身的棍刀冲着前面的美女司机喊到。   说她是美女倒也一点都不冤枉,只见她的眉毛细致、睫毛卷翘,眼睛是无法形容的迷人,再配上精致的小巧挺鼻、任何人见到都想要一亲芳泽的美妙红唇、樱桃小口,雪白肌肤衬托出的是一张异常美丽的脸!   可是现在的李云凡没时间去注意面前这个大美人了。他现在只是想着尽快将自己怀里的大哥送到医院。   “刀哥你千万要挺住啊,还有你的小韵儿在等着你追她呢?她还没答应你呢,你不能丢下大家啊一个人走啊。”李云凡别用手搂着刀哥别将另一个手中的刀顶着司机。“你他妈再不快点你以后都不用再开车了。”   杨希真是觉得这次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自己好不容易从家里偷着自己的爱车《一辆红色的宝马》跑出来还没爽到三分钟就在路上被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将自己的车拦住,于是就发生了上面的这一幕。现在的杨希终于悲哀的发现自己似乎,好象是碰上黑社会了。   “医生!医生!”李云凡抱着陈刀冲进了医院,顿时医院内一整慌乱。杨希也本着看热闹的好奇心跟着前面的这个男人冲进了医院。   很快陈刀被医生推进了手术室,而李云凡被医生挡在了大门外。经过将近一个小时李云凡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当看见刀哥的身体被推进了手术室。他终于支持不住了,只见李云凡全身象没了脊椎股一样靠着墙倒了下去。   “喂,你没事吧?”杨希伸出一个手指触了触李云凡。   “小姐,请问能将你的电话借我用一下好么?”李云凡看着面前的美女说道。   接过杨希递过来的手机李云凡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二哥,大哥遭枪击了,我在中海第一人民医院,你们快点过来啊!”对面二话没说就将手机挂断了。本来李云凡刚要把手机递回给对面的女孩,可是想了想又拿了回来。拨通了自己父母的电话。   “妈,我今天在同学家里玩,就不回来了。。。。。。。。。。。。。。”“知道啦。。。。。。。。我怎么会去打价呢!不会啦。。。。。。。。。。恩,拜拜!”挂了电话的李云凡重重的呼了口气。家里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只知道自己在人家面前从来就是好儿子的典范。读书认真,胆小,腼腆。这样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家人不会为了自己现在做的事而每天提心吊胆。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没过10分钟陈莫带着自己的兄弟冲了进来。陈莫第一眼就看见李云凡被靠这墙做在地板上,而他的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长相十分抢眼的女生。陈莫径直走到李云凡的面前问道:“云凡,大哥怎么样了?”   李云凡看见自己面前的二哥,眼泪终于忍不住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谈。可是现在的李云返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将事情的流着眼泪的说了出来。   刚说完,就看见手术室的灯熄灭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问道:“你们谁是病人的亲属,病人快不行了你们赶快进去见他最后一面。”   听到这句话,李云凡头嗡的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等醒来的时候,李云凡的面前站着自己的副堂主。   看见李云凡的转醒王远意似乎送了一大口气。“堂主你终于醒了啊!大家都快担心死你了。”   “远意,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快点带我去见刀哥,要不然就来不急了!”李云凡挣扎着从病床上爬了起来。   “堂主你别这样,你已经昏迷了4天了。大哥已经下葬了。”王远意口重带着哭腔对李云凡说道。   “什么。刀哥!!”李云凡大叫了一句再一次倒入了无边的睡梦中去了。   再次醒来外面的天空已经全部都黑了下来就在半睡半醒中的李云凡依稀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二哥,这样好吗?这件。。。。。。。。。。。。。。。”   后面的李云凡已经依稀听不清了,他努力的睁开眼睛想看清楚自己的身边到底是什么人。终于经过努力,李云凡费力的将眼睛睁了开来。。。。。。。。。。   杨希这几天真可谓是倒霉到了家了。上次偷跑出去碰上了那个现在让人想起来都咬牙的坏家伙。本来送到医院她看见那个什么叫云凡的男人的朋友来医院后,她就悄悄的走了。可是回到车上一看,宝马的后坐上全是那人的血。她第一次看见如此多的鲜血,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拨了老爸的电话。   “老爸,我是CICI。我现在在中海第一人民医院,出了点事。。。。。。。你别着急啊,不是重要的事。。。。。。。。。。你过来接我一下就OK了。。。。。。。。恩。。好。。。。拜拜!”   不出十分种,一辆加长的林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老爸,杨希带着哭音冲进了自己爸爸的怀中,并且断断续续的将自己被威胁的事情经过讲了出来。   “谁啊~!好大的胆子,连我杨再天的女儿都敢动了。”这个身着一身休闲西装的中年人竟然就是南中国里。第一的地产大王杨再天。   据说这个杨再天控制了整个南中国将近二分之一的地产。他的身价在官方来说是200个亿的人民币,可是据一些小道的消息报道。这只是杨再天一半的身价,他另一半的身价都放在了他这个宝贝女儿杨希的名下。   “女儿,走,进去把那个人指出来。爸爸帮你报仇!”杨再天说着就要把杨希拖进去。   “算了,老爸我现在只想要回家。”杨希带着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感觉钻进了林肯而杨再天看着自己的女儿也摇了摇头转身进了林肯。   现在的杨希刚洗完澡,坐在自己的床头回忆起4天前的这件事情,脑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那个男人好凶啊,不过他好有男子气概啊。没想到他还会顾及到他的家人。他平常肯定也是个温柔的人吧!   呸呸!我到底在想什么啊,他都用刀指着我呢。想到这里,女孩的脸不又自主的红了起来。反射性的女孩将自己的双手遮住脸继续想到:不行,杨希,他是个流氓,以后如果有机会再见到他一定要给他好看。让他还敢欺负和吓自己。一定要让他知道我杨希的厉害,恩。没错就是要这样!女孩带着甜蜜的幻想进入了梦乡!   “医生,他醒了!医生!”当李云凡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的身边站满了人,二哥坐在自己的床头。本来充满关心的眼神看见自己醒了过来突然变的无情了。李云凡让进来的医生一阵摆弄之后,听见医生说道:“病人已经没事了,病人只是因为劳累过度再加上突然的打击而昏迷的,回家修养一下就没事了。”   “恩,知道了!”陈莫面无表情的听完医生的话继续说道:“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和云凡说。”   “二哥,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和我说?”李云凡开始迷惑了。   “云凡你跟着大哥和我已经有了三年了吧。这三年里你表现的非常好,社团的人都对你很服气。”陈摸摆摆手止住了李云凡要开口的欲望接着说道:“但是这次你的表现很糟糕,连你自己身边的大哥都保护不了,我没法把你留下来了。现在你就不是社团的人了。你走吧。”   李云凡什么也没说,默默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了陈莫面前鞠了一躬,并且对着社团的方向磕了三个头。正准备走出病房的时候看见自己原来的西装已经换成了一套白色的休闲服,休闲服的傍边放着一个背包。   陈莫看见李云凡的动作后说:“这个背包是大哥走之前叫我转交给你的。你收拾好东西就走吧。大哥说了他的墓你也别去拜了。”说完陈莫推开房门带着门外的众人离开了医院。 →第四章信←   我提着刀哥托付给我的包,告别了母亲和父亲走上了开往南都的火车。   他们果然没有来,我真的很想在送亲人的队伍中看到他们,可是映入眼帘的却还是一些陌生的面孔和自己的双亲。也许他们真的是恨上我了。还说是什么战堂的堂主呢,竟然让自己的老大在自己的身边被别人杀了,真是天大的讽刺。哦对了,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战堂的堂主了,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一无是处,准备走进大学象牙塔的流氓了!想着自己的过去我自嘲的笑了笑。   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不错是个靠窗的好位置。总算不用坐在人挤人的走廊,旁边坐着同样一个学生打扮的男生。看上去穿着还是满青春阳光的,也许现在的女生都喜欢这样的男生吧!   “小凡,路上多小心。到了学校打个电话回家!到学校要注意听课,别老是想到玩。。。。。。。”窗外老妈一个劲的叮嘱着已经了N+1边的唠叨!而老爸则是默默的陪在老妈的旁边看着我。虽然我不是独身子女(上面还有个哥哥)但是哥哥比我整整大了12岁而且早早的就在海口闯下了自己的家业。家里双亲的面前就只有我一个小孩,所以老妈常常打趣到:你是好啊,享受独身子女的待遇,等我们老了以后还有你哥哥来帮你负担着我们啊!   也许是真的长大了,我看着窗外的父母竟然有点梗咽,“知道了,老妈你们就回去吧。我都这么大的人啦你还怕我出什么事情是吧!放心啦,你们两个互相照顾好自己,别让我在学校担心啦!”我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   虽然很伤心可是,我还是想看到那些三年来和自己火里来水里去的好兄弟们,直到火车的开动才收回了自己失望的眼神!   “老爸老妈,你们回去吧,别担心我了,路上小心啊。”我随着火车的开动向自己的爸爸妈妈喊道。火车缓缓开动了起来。   你们最终还是没来,我正打算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013178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