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仙子.txt
预览字体调节
淘气仙子 作者:沈童心   第01章桃仙下凡 大闹汉阳第02章小试身手 智退蛇妖 第03章情丝牵惹 身陷重危第04章劫后重逢 深情随波 第05章嫌隙试心 云雨订情第06章书生忏情 桃儿蹈祸 第07章痴情成心魔 苦乐自难舍 第08章缘尽今世 情寄来生     第一章 桃仙下凡 大闹汉阳 话说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宫,把王母娘娘的蟠桃、太上老君的仙丹一 颗一颗的吃干抹净也就罢了,连八卦炉也被他一脚踢翻,招惹了十万天兵天将, 可说是从天上到地下,打了个明白。 没天没地的闯了这么些大祸,终于惹恼玉皇大帝,佛祖把他压在五行山下, 铜汁铁丸的灌了五百年,然后派给他一个艰难的任务——护送唐僧取经。 这个故事只要是看中文的,没有人不知道,不过有另外一个故事,可是连孙 悟空自己也没空知道的。那就是当年他随手丢掉的蟠桃籽儿,有各种不同的命运, 可惜,被吃的蟠桃实在太多,这里也不及细细说明,就只拿了其中的一个来说说 吧。 这个小小桃籽儿当年被孙悟空随手丢弃之后跌落凡间,随着风吹,随着似有 似无的机缘,随着那一点点古灵精怪的天性,居然落进人间仙境——蓬莱山百花 仙子的百花谷。 它在那里慢慢长大成树,吸收了天真地秀、日精月华,随同谷里的花花草草 同修,五百年之后终于练成了人形,可是,有些脱线…… 呀呼!我自由了,我自由了! 今儿个是我五百岁的生日,紫樱姐姐说过只要我满了五百岁就算成年了,你 知道成年表示什么吗?那表示我不必一直种在地上,不必整天待在花谷里,不必 整天听紫樱姐姐唠叨;我可以到处跑,到处看……哇哈哈!真是太棒了! 我不只要到处跑,到处看,我还要到、处、飞! “飞!飞!飞!哈哈……” 我张开双臂,风就灌进我衣里,把我的长发吹起来,长发耶,以前我的身上 只有叶子,现在是长发喔!柔滑细密的长发,我缀上了珠钗还有云丝发带,这是 织女姐姐送我的,身上的鸭绿长衣也是她送的,绿衣在白云里飘荡,好漂亮呢。 我飞上青天,飞进云堆,风好凉,天好亮,白云,好美喔!它就在我身边, 以前我要一直抬着头才能看到它们呢!现在我把自己藏在云里,谁也看不到我, 我也看不到谁。 “呵呵呵!好玩儿好玩儿,云上面有什么呢?” 看看去! 我腾身飞起,冲得比刚才更快,紫樱姐姐要是看到了,一定会说我的法力进 步了。可不是吗?我现在可是飞在云端那! “小丫头,你飞这么快做什么?”耳边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有一个人追上 了我。 “我要去玩儿啊!”我说,顺便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是一个牵着狗的大帅哥。 “咦?你有三只眼睛耶!” 这位帅哥爽朗的笑了,道: “我这是天眼,可以看透任何事情。” “骗人,哪有人这么厉害,就连紫樱姐姐也要算一算才知道。” “怎么会骗你,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才初出茅庐,对不对?”他知。喔!天啊, 他笑起来更是俊美。 “而且啊,我还知道你对我有意思。” “哼!我也一眼就看出来你非常臭美!”我啐他,觉得脸上发烫,连风都吹 不凉。 可是,他直的看穿我耶……怎么可能? 飞得更快一点,不要理他! “唉……你慢点儿啊。”他叫。 “哎呀!好痛”我也叫,没命的往下掉。 我撞到东西了正好撞在鼻子上,好痛!眼前发黑,头晕脑胀,提不起力气来 了,我一下摔进云里,又继续往下掉,排边听到风啸……比我刚才飞冲时更快更 大声。 我会摔死吗?这样实在太糗了,初出茅庐的第一天就摔死了……我不甘心! 我小甘心! 都是那个三只眼睛的帅哥,他害我含恨而终。 “小心!” 耳边听到轻喊声,有双健壮的手臂接住我,我小心的睁开双眼—— 啊!啊!啊! 那帅哥就在我眼前,而我……讨厌,我被他抱在怀里。 他把我放下来,我们两人在半空中。 “看来,你的法术还得再练练。”他笑。 我的脸好烫,不知道要说什么,伸手在脸上摸了摸。鼻子还在,可是好痛。 “你撞在南天门的柱子上了,傻丫头,摔下来了赶紧提神再飞啊!” 我觉得很糗,摇摇头,我的法力还是不行。 我低着头,觉得他正望着我,只好再慢慢抬起头看着他。他曲指算算,笑道: “原来是你,怪不得毛毛躁躁,不过,能练成人形已经很不错了。” “你认识我?” “呵!以前的事儿你也不必知道,那孙猴子和我也算有点渊源,而和你的机 缘也算难得了,我就告诉你吧——一年之内,你有一场水劫、一场火劫,水劫或 可一避,但木精最怕的是火,法术要是练不快的话,先练练水性,到时候或许有 用。”他说完,拉着他的狗一起脚底抹油。“后会有期了。” “喂!”我喊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二郎神,杨戬。”他回头笑道,爽朗还带点威风的声音在云端回绕。 哎呀!我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怎么连他有三只眼睛的特征也给忘了。 唉,连二郎神也不认得,怪不得一下就被看破手脚。 心思一恍惚,我又头下脚上的住下掉,要摔死了,这回没人救我…… 不!没有人一天之内连糗三次的!我想到刚刚杨戬的话:“傻丫头,摔下来 了赶紧提神再飞啊!” 我咬牙,凝住心神,飞……飞……飞! 果然,身体不再往下掉了,慢慢停下来,我站稳了。呵呵!再试试。 我让自己又掉下去,然后……再停住、站稳。哈,再掉一次看看—— 嗯……停住、站稳;再摔、停住、站稳。 那!我可以控制了,再摔…… “砰”的一下,这次真的摔在地上了,幸好我已经从天上一路摔到地上,不 怕摔了,只是屁股有点痛。我站起来,拍掉衣服上的泥沙。 一阵带有人烟的风慢慢慢吹来,我抬头张望四处的历历晴川、萋萋芳草,还 是觉得人间真的好美喔!不管从天上看下来,还是身在平地,晴光绿草、车马喧 哗的人间,怎么看都比起住的那个四时有不谢之花、八节有长青之草的蓬莱山百 花谷美多了。 百花谷其实说穿了就是个妖精谷,谷里的大小花精、树精数也数不清楚,可 惜全都是女的,每天卿卿哼哼的,计较这个计较那个,真是让人受不了。现在好 不容易出得来,我不玩他个痛快,决计不肯回去! 反正百花仙子刚刚下凡历劫归来,回天庭缴旨去了,说不定还要找什么人串 串门子叙叙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蓬莱山,没人会管我。 嗯,好吧,其实是谷里没人管得动我,有一次啊,紫樱姐姐还骂我泼皮。 泼皮耶,那是多难听的话,她却说是被我气的。 算了,这点牢骚也不必再提。 我一个人走走停停,来到汉阳大镇。处处亭阁楼台、酒旗招台,有人群聚饮 酒,嘶声吆喝,有人凭栏远眺、吟诗咏啸;廊下有各种新奇吃食,街上车来人往, 一个半百老人推着一车果子横过街,身旁围着一堆孩子拍手唱着歌儿,车后还有 两个壮年人。一男一女帮着推车,真是好一个和乐家庭。 可是推车太累,我来帮他们。 我衣袖一挥,口里念咒,助他们一阵风,“呼”的一声,这家子人半飞半跑 的奔了起来。 “怎么忽然刮大风了?” 我原本很得意,听到这一连串惊呼,回头一看——一旁手画摊的字画也被我 这阵风刮起来,卖布的布也飞了,棚架倒塌、酒旗狂翻;一时之间,满街乱成一 团,有人帮着追飞在天上的字画、衣料、还有他们的帽子,接着有人撞倒了水果 摊,滚了一地的人和西瓜…… 路旁一个算命仙按住桌子,自言自语:“此地有异人!” 我仍隐着身,走到他面前,道:“你说对了。”然后朝他吹了一口气,他一 下坐翻了椅子,摔个四脚朝天。 “小心小心,摔着没有?”一个原本帮着捡西瓜的赶来扶起他,一面唠叨: “怎么忽然变天了?” “唉……”算命的激昂叹道:“天现异象,只怕有奇冤难雪!” 嘿,这算命的鬼扯。小仙子我下凡来玩儿,会有什么奇冤! 我不理他,慢慢兜到另一条街上,这里安静多了,没看到有人需要帮忙。 “走吧、走吧,天快黑了!”有人喊道,和他的朋友分道而行。 天色的确晚了,街上店家纷纷打烊,关上门。 我想起来有谁说过唐国有宵禁,天色一暗,大家伙儿关门睡觉,谁也不许出 来。乌漆抹黑的没啥好玩儿了,我干脆先到树林里找猫头鹰戏耍去,明天再到襄 阳去逛逛。神仙就是有这等好处,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管他宵禁不宵禁。 我正盘算着,忽然听到林子里有女子惊声尖叫。 这是很不寻常的,因为天快黑了。 我循声找去,先看到一顶倒在地上的软轿,散落的书本、物品,一地凌乱的 脚印,还有……璎珞、腰带、片片扯衣角。我弯腰拾起,衣料质地柔细带有清香, 是女人的衣服! “不要” 又是一声女子惊叫,我提步追去,一株大树下有三个手上抡刀的大汉围在那 里,大树当然没什么好看的,好看的是树下那名女子,显然她就是方才地上腰带、 衣角的女主人。 现在她身上只有凌乱的长发,一件扯得半破的衣裳,还可以看得到里面贴身 的肚兜。 哇!这女子,好美好美!她的皮肤就像莲花的花芯那样,白里透红,美得让 人忍不住想凑近摸上一把。 我就说了人间好嘛,百花谷里要找出像这么美的花精、草精,恐怕还得挑上 一挑呢! 喔,真是大刺激了,我想大概有精采的可以看……我凑在那几个大汉身后, 等着看好戏,忽然—— “嘿嘿嘿……这姑娘真是美!” 那三人其中一个斜着嘴笑道,笑得我鸡皮疙瘩掉一地。 “谁要先享用?”另一个又说。 我现在才看到他们三个嘴脸一样的丑,而且臭不啦叽的。 “上回是你先,这回该我先上了。” “等等等等,这姑娘是女人中的极品……我看,我们一起上好了。” 天啊,居然要,三个一起!这……这这…… 喔,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我怎么可以这么龌龊,这姑娘有难,我居然在这里等着看热闹? 我真的……太丢脸了! “啊!”一长声惊叫,把掉进惭愧里的我吓醒过来。 这三个人好坏,开始脱衣服,那女子身上只着一件破衣裳,跑也不是,不跑 也不是,满脸惊惶,缩着身子,颤颤巍巍的。 不行,我一定要救她! 但…该怎么做呢? 我现身出来让他们看到好了,记得我练成人形之后,紫樱姐姐说过我很美, 说不定他们看我比她美,就不会再欺侮她了,这招该叫什么……“割袍断义”吗? 好像不对,不过现在也没时间再想了。 我驱动念力,口里念咒,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我还特地冒了阵青烟。 嘿!果然有效!这三人转过身来,同时脸色大变,惊叫出声,拉着裤子拔腿 就跑!连带那姑娘也是尖叫一声,昏倒了。 这?! 我…有那么丑吗?紫樱姐姐说过我很美的,为什么把他们吓跑了?难道神仙 觉得美,可是人却觉得奇丑吗? 我的脸上一阵烫热,连心也觉得烫热,刚才杨戬看到我,一定也觉得我丑, 可是他不说,我……我没脸见人了,我好想哭! 转过身来,正要放声大哭,眼前一个大东西,把我吓住了!我张口结舌,惊 吓堵住我的嘴。 两只红眼珠子吓得人不敢呼吸,粗粗的鳞片闪着黑森森的光,还有“嘶嘶” 吞吐的、分又的、血红的、长长的舌信,他盘在大树上,悬空伸出他的头,至少 有我的两个身子那么粗。 好大的一、条、蛇! 我双腿一软,几乎错了过去。 “你……干嘛……大白天的变原形吓人!”我定了定心神,撑出一副凶样儿 骂他。那三个大汉原来是被他吓走的。 “臭丫头,你为什么没被吓昏?”他粗声回骂我。一溜黑烟,现出人形,灰 灰的脸,黑黑的眼圈,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嘿!这家伙看不出我的道行? “快闪开,别妨碍我采阴补阳!” “哼!修练各凭本事,为了增加道行而伤害人命,姑奶奶我在这儿,绝不许 你这么做!”我朗声道,一段话讲完,觉得自己好伟大。 “多事!”他冷哼,居然不说一声的向我冲撞,我变来一根棍子,朝他背上 就打,他闪躲不开,平白挨了好几下。 这黑蛇,反应戒慢,蠢笨得紧。 罢了罢了。 他见我变走棒子,瞪大眼睛看着我,问道: “你不打我了?” “你还采阴不采? “打不赢你,还采什么采。” 这臭蛇,倒也爽快。 “你走吧。” “也罢,我本就有伤在身,下次见面再向你领教。” 领教?哼,我虽然不打他,可是口头上的便宜不占白不占,难得有人能让我 这么托大。 “我也没什么可以教你的,现下就只这一件别伤无辜性命,下次再见,叫声 姑奶奶就不算失礼了。” “你多大啦?”他很不以为然。 “我五百岁了,今天刚过生日。”我昂然说道。 “我也五百岁,生日早过了,我还比你大咧。” “手下败将还来罗唆,教你要叫姑奶奶!”我威胁他,又把棍子变了出来。 他一见棍子,一溜黑烟闪身消失,空中还听得到他撂下的话: “下次见面再来分个高下!” 落跑的人还敢逞强,哼!谁怕谁! 我回过身去想探视那位姑娘,谁知道又被唬了一跳。 一个背上背了书架的书生,呆呆的站在那儿,连那条臭蛇离去时留下的疾疾 林风也浑然不觉。 我和黑蛇只斗了两三下,想这书生应该也是刚到而已。 我走近,发现他脸色发红,一直瞪着那半裸的姑娘。 好啊!又是一个色情狂。 本想出手教训他,但这姑娘悠悠醒转,又是尖叫一声。 唉,这女孩…… “你……你……”那姑娘嗫嚅着。 “我……我……”那书生也是嗫嚅着。 “你不要看了!”那姑娘环抱双臂道。 可是书生还是盯着她。 她又叫:“你……还看!” 她急得满脸通红,身上的破衣,怎么也遮不拢她粉嫩的娇躯。 “非礼勿视,罪过、罪过,对不起、对不起……”他仓皇的叠声喊道,忽然 又拿下背上的书架,脱去自己的粗布外袍,交给她:“姑娘,你……你……” 那姑娘接了衣裳,书生转过身去,姑娘穿好衣服。慢慢站起身来。 这么一磨蹭,天真的黑了,树林灰暗暗的,月光不肯透支进来,黑地里,我 听到那姑娘低低的哭声。 “姑娘先别急……”书生出言安抚她,自己却也是急的没了主意。“真糟糕, 我本来是想赶上镇的,这会儿这么黑,怎么走……” 怎么走?这简单啊——我低低念咒,找来了一大群萤火虫,自己也变成了一 只特大的萤灭虫,书生焦急的脸上有了笑容。 “姑娘,我们趁着这点光,先找个地方歇脚吧。”书生喜道,背上他的书架 提步就走,可是姑娘还是踟蹰。 “姑娘,在下杜晖,表字文举,江州人士;我爹叫杜子丞,在家乡河阳开学 堂,还有个哥哥在衙门里做事。在下这一趟是准备进京赶考的,现在天已黑,姑 娘如果信得过在下,就请一同觅一暂时歇息之处,有什么事,先歇下再思量。 原来这书生叫杜文举,嗯……倒是一副老实样儿,那姑娘如果还是信不过, 不知道他会不会把他爷爷也请出来。 不过,姑娘吓坏了,会信你才怪。 “我……” 果然,她还是犹豫。 “快走快走,这儿夜里不知道有没有鬼哩!”我这只特大的萤火虫飞到她身 边笑道,不小心被她听到了,她仓皇退了几步,四下张望。 “怎么了?”杜文举问。 “我听到有人说话……” “我们快走吧!待会儿萤火虫飞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53722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