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鱼人传说杀人事件》.txt
预览字体调节
序章 --------------------------------------------------------------------------------   “鱼人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越国有一个名叫长根的男人。   长根家的庭院前面有一条大河,他每天从早到晚都坐在河边努力读书,期望有一天庇金榜题名。   一条住在河里的美人鱼每天看着长根念书,久而久之,便爱上了他。   美人鱼企图利手美色引诱长根,可是他还是无动于衷。   于是,美人鱼以赐给长根通过科举考试的智慧为条件,请求长根能娶她为妻。   然而,长根利用美人鱼给他的智慧通过科举考试之后,并没有马上和美人鱼结为夫妻,反而要求她褪去身上的鳞片,变成一个真正的人类。   美人鱼以为长根是真心要与她结为夫妻,不禁喜出望外,于是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忍受着剥除鳞片的痛苦,一心只想着要变身成人。   可是,美人鱼所受的痛苦终归是白费了,她的一片痴心换来的只是被鲜血染红的河水,而美人鱼永远也无法变成人类。   美人鱼终于发现长根卑劣的企图,便留下憎恨的诗句,诅咒长根与他的族人。   从此以后,长根的族人每当春夏秋冬四季交替时便会遭逢灾厄,最后终于灭绝了。   这是漫长的表演节目的高潮……   有一个巨大的玻璃水槽放在舞台正中央,水槽后面悬挂一幅布满水草和鱼的画布,在灯光的照耀下,整个舞台仿佛都沉浸在深深的水底。   “各位观众,最后的压轴节目即将开始。”   一个女孩笑脸盈盈地用北京话介绍。   “就如各位所见,流经上海的大河:黄浦江上的‘鱼人剧场’沈到河底去了。各位观众,您们准备好用鳃呼吸了吗?”   她这句话立刻引来台下观众们的哄堂大笑。   今天观众席上约有三分之一从日本来的外国观光客,因此杨氏杂技团全体团员们皆战战兢兢,不敢松懈,以期将最完美的表演呈现在观众眼前。   “现在,我们杨氏杂技团最出名的‘鱼人游戏’表演即将开始。”   顿时,蓝色灯光照亮了整个舞台,两个男子从舞台边飞跳出来。   他们一边展现高超的特技,一边靠近水槽;两人在水槽底下单膝着地,并互相搭住对方的手。   霎时,一个女孩身穿绿色鳞片图案的泳衣,从舞台旁边飞跳而出。   她大喝一声,旋即跳到男子们交互搭着的手上。   几乎在同一时间,女孩借助那两名男子的力量,整个人被抛向半空中。   她在半空中不停旋转,然后跃进水槽里,并激起一阵偌大的水花。   接着,女孩以十分优雅的动作,从水底一跃而起。   就在那一刹那,有一个人正在舞台的某处低语着:“诅咒吧……”   那个人的语调充满着憎恨、愤怒、轻蔑,还有浓浓的杀意。   可是,这个满怀杀意的诅咒声却被现场观众的欢呼及掌声淹没,并没有传进任何人的耳里。   “丽俐,你好棒哦!”   团员们纷纷靠过来,不断地赞美杨丽俐。   丽俐以满脸笑容回应,随即走向后台最里面的团长休息室去。   这个水上剧场是由老旧的大型游轮改造而成,除了观众席做得美仑美奂外,后台装潢都保持游轮原样,像是铺着木板的甲板、笨重的舱门……   由于有两名团员因食物中毒请假,在人手不够的情况下,丽俐几乎每一场秀都得上场表演。   尽管这是严厉的杂技团团长,同时也是丽俐的父亲杨王的命令,但是每天这样表演下来,她的身体已经逐渐吃不消了。   (我一定得跟爸爸说清楚才行。)   丽俐一边习惯性地用大拇指戳着锁骨下方,一边缓缓向前走。   “爸爸,对不起,打扰你自了。”   丽俐一边打开舱门,一边大声地说。   但是,丽俐并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这时候,团长休息室里只有一盏橘色桌灯亮着,室内显得有点阴暗。   杨王的头被高大的椅背挡住,因此丽俐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可是,她可以看见杨王的双手下垂在椅子两侧。   (爸爸大概是睡着了。   )“爸爸。”   丽俐又呼唤一声,慢慢地走上前去。   “爸爸,有件事想请您答应。”   丽俐加快脚步,绕到杨王坐着的椅子旁边。   就在这时候,丽俐发现杨王穿的白色团长服上面,好像不小心沾染到红黑色的污渍。   (奇怪?   爸爸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有些诧异地低下头去看杨王的脸。   “爸爸……”   丽俐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啊……”   丽俐凄厉的尖叫声在后台的走廊上响起。   “咦?”   杨小龙把茶杯放在桌上,回头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   “小龙,怎么了?”   西村志保不解地问道。   虽然志保是来自日本的留学生,却能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   他们两人刚才正一面喝茶,一面检讨今天杂技团表演的缺失。   “我听到我妹妹的惨叫声。”   小龙边说边站起身来。   志保见状,也跟着站起来。   小龙迅速冲出门外,来到走廊上,几个也同样听到惨叫声的团员们正好跑过他面前。   小龙追上他们,并以上海话交谈,同时加快了脚步。   志保听得懂一点上海话,但由于小龙等人说得太快,以致于她就像是鸭子听雷一样,只约略知道事态非比寻常。   “丽俐!”   小龙大声叫唤着。   他们一弯过走廊转角,便看到丽俐蹲在团长休息室前哭泣。   她的下巴不停地颤动着,似乎受到极大的惊吓。   “丽俐,发生什么事了?”   小龙冲到丽俐身边,十分急切地问。   “爸爸……爸爸……”   眼见丽俐泣不成声,小龙于是将她移往一旁,然后一脚跨进团长休息室里。   他点亮灯光后,微眯着双眼,直往阴暗的室内走进去。   老式电灯从天花板上垂吊下来,蒙胧的光线映在地板上,反射出点点水光。   “好像有人在地上撒水。”   年轻的团员石达民跟在小龙后面,低声说道。   这时,达民闻到阵阵的腥臭味,忍不住用手指捏住鼻子。   “爸爸!”   当小龙的视线落到椅子上的杨王后,禁不住大叫一声。   原本在门外等候的团员们听到小龙的叫声,都立刻冲了进来。   “团长!”   瞬间,团员们都异口同声地惊叫出来。   “爸爸……”   小龙轻声地叫唤,两道浓眉紧皱起来。   “小龙,团长他……”   达民支支吾吾地问。   “他死了。”   小龙失神地低喃。   达民不敢置信地低下头去看,只见杨王身上的白色团长服被血液染红了一大块。   杨王的右眉上方有一个暗红色的小洞,几道血水从那个小洞流经右眼,再从脸颊流到下巴。   尽管他的眼睛还微微睁着,但里面的撞孔却混浊不清,失去了光芒。   “团长是……是被枪杀的吗?”   达民的肩膀因为过度激动和紧张而不断颤抖着。   “嗯。”   小龙不停用左手摸脸,企图让自己镇定下来。   “可是,团长怎么会全身湿淋淋地坐在这儿呢?”   达民一提出这个疑问,所有团员们都好奇地等待小龙回答。   虽然水上剧场是盖在河面上,可是团长休息室是位于后台的最里面,根本不可能会渗水进来。   然而杨王的全身却是湿漉漉的,而且身上还发出一股难闻的鱼腥味。   小龙还没开口,一个粗野的男声蓦地响起:“你们在吵什么?团长怎么了?”   藤堂壮介用日语大声问道。   “啊!这是怎么回事?”   当他看到杨王的体时,立刻一把揪住小龙的肩膀,并改用北京话质问。   “请你这个外人到外面去。”   小龙用力拨开藤堂的手。   这会儿,藤堂更是满脸通红地吼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可是杨氏杂技团的顾问耶!打从你还在嗷嗷待哺的时候,我就开始跟团长一起从事舞台表演了。再说,我跟他也是十几年的好朋友,你竟然……”   “啊!”   唐人美的惨叫声打断了藤堂的话。   她的年纪虽然早已超过三十岁,但脸蛋和身材却仍然保持得相当好。   “人美,你怎么了?”   藤堂马上抱住从幕后面跳出来的女友。   “那边……墙上……”   人美手指着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淡紫色幕。   小龙迅速朝摇曳着的幕走过去,并用力将它拉开来。   刹那间,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在漆成蓝绿色的墙上仿佛被兽爪抓过般露出黄色土砖,并形成一个大约一公尺见方的“春”字。   所有人看到“春”这个字,脸上的表情登时都僵住了。   “春”代表着冰雪溶化,草木萌芽的季节,同时也有“开始”的意义。   这个原本代表温暖、明朗,让人们欣喜的“春”字,看在杂技团团员们的眼里,却好像是恶魔诅咒的字眼一般。   “春天来了,轻舟泛水而行。”   杂技团元老周友长的沙哑声打破了沉默。   “这就是那首被讵咒的‘摇篮曲’第一行……‘春天’的句子。”   周友良的全身不停地发抖。   “我早就跟团长说过,不要再表演‘鱼人游戏’,但是他就是不肯听我的话。这一定是鬼魂在作祟……团长之所以会死,暗示着春夏秋冬的诅咒开始了啊!”   他的话深深地烙印在每个团员的心坎上。   团员们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定定地看着不幸惨死的杨王。   “已经开始了……‘春天’已经来临,还有‘夏天’、‘秋天’、‘冬天’……”   周友良宛如说着嚷语般自言自语。   “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得了‘鱼人’……不,是‘王美鱼’的诅咒。”   ------------------ 第一章 金田一远渡重洋 -------------------------------------------------------------------------------- 1   “谢谢。”   空中小姐边说边接过飞机内提供的耳机。   “美雪,你听到没?刚刚空中小姐对我说‘谢谢’耶!”   金田一一在七濑美雪的耳边聒噪不已。   “阿一,你别丢脸了!她本来就是中国人,当然要说‘谢谢’嘛!”   美雪无奈地阖上旅游指南说道。   “喂,美雪,你觉得我和中国人沟通应该没有问题吧?”   金田一转头问道。   “阿一,你以为自己是来中国旅游的吗?居然一直在看这本书……”   美雪紧皱着眉头,并用力将旅游指南丢到金田一的膝盖上。   “我本来就是来这里玩的啊!你不是告诉过我,如果海关问我出国的目的何在,我就回答‘sightseing’,‘sightseeing’不就是指观光吗?”   “每个人在入关时通常都会这么说的嘛!事实上,我们这次来上海的目的并不是观光,我想你应该知道。”   美雪没好气地说。   “我知道啦!我们是来帮助你朋友的,对不对?你放心,一切统统交给我来处理。”   金田一十分自信地挺起胸膛。   大约在十月中旬,美雪一个住在上海的笔友杨丽俐寄了一封国际信函给她。   丽俐在信中提到自己的哥哥杨小龙不幸卷入杀人事件中,而被视为嫌疑犯,目前她正在为此事大伤脑筋。   美雪得知后,立刻将此事告知金田一,也因而促成这趟上海之行。   “阿一,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帮丽俐解决这个棘手事件的。”   既然美雪都已经开口,身为她青梅竹马的金田一当然就立刻答应了。   其实,金田一很想结束跟美雪这种没有发展性的“青梅竹马”关系,一心一意想进入“身心合而为一”的亲密关系,因此这趟次旅行刚好正中他的下怀。   之后,美雪经由住在香港的叔叔,以廉价买到飞往上海的机票。   两个星期后的今天,金田一在美雪的带领下,展开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海外旅游。   “哇!我一想到可以吃到大螃蟹,就忍不住要流口水了。”   金田一露出一副嘴馋的模样。   “你是指上海蟹?”   “没错!这本旅游指南上面提到上海的食物享誉国际,而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上海蟹。蟹蟹蟹蟹……”   “阿一,你怎么只想到吃啦!”   “不只是吃而已,我还想到其他快乐的事情哪!嗯……等我把事件解决之后,就要开始进行我的‘三大目的’。”   金田一若有所思地说着。   “三大目的?如果吃螃蟹是目的之一的话,那另外两个目的是什么?”   美雪不解地看着金田一。   “啊……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啦!美雪,你赶快系紧安全带,飞机就要降落了。”   金田一故意避开话题。   (另外两个目的……嘻嘻!就是看黄色书刊,以及占有美雪的身体。)   光是想到这两件事,金田一的下半身就忍不住要蠢蠢欲动。 2   金田一在入关时不管海关人员问什么,都一律回答!   “SIGHTSEEING。”   结果反而让海关人员对他起了疑心。   然而美雪也好不到哪里丢,因为她从和丽俐通信,以及参考书上学来的几句北京话,也因为发音不准而“有口难言”。   他们俩勉勉强强和设于机场大厅内的银行柜台兑换完钱币,接下来就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还好在一个会说几句日语的中国人协助下,他们两人才终于搭上前往上海市的公车。   公车在下午四点左右到达终点站延安中路。   美雪和金田一下了公车,便拿着旅游指南到处问路,慢慢地朝着目的地前进。   根据旅游指南上的说明,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正是上海最著名的南京西路“上海滩”,这是一条相当热闹的大街。   “美雪,你看!那块招牌上面写着‘百事可来’耶!”   金田一兴奋地说着北京话。   “阿一,应该念成‘百事可乐’才对。”   “啊!对、对……”   金田一没想到上海会是一个这么热闹、充满活力的城市,而有些惊讶地不停四处张望。   当他们弯进巷子里,便发现一些在都市发展中被淘汰的老旧建筑物。   令金田一和美雪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条巷道里,居民们各式各样的衣服和内衣裤全都晾在半空中的竹竿上,形成一幅相当奇特的街景。   一个老人完全不理会往头顶上随风飘汤的衣物,迳自推着摊子往闹街的方向走。   几个穿着七分裤的小孩们在巷子里跑来跑去,其中一人把原本抱在腋下的足球放在水泥地上,然后用力踢出去。   足球笔直地飞向建筑物的墙上,砰的一声又滚到金田一的脚边。   这时,小孩们脸上笑嘻嘻地对金田一不断挥手。   金田一拿起足球,将它高高地丢回去,那些小孩们于是又叫又笑地追逐着足球离去。   美雪对金田一露出粲然一笑,两人又继续走向另一条大马路。   此刻,有一部快要解体似的老爷车正慢慢驶过金田一眼前,它的后面跟着一部全新的BMW名车,再后面还有一辆小摩托车,车道两旁则是难以计数的脚踏车。   一群身穿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们正大声说话地走过金田一身边。   在这条街道的四周有许多在建筑中的高楼大厦,让整条街看起来仿佛是在重新改造中。   过了一会儿,金田一和美雪又在建筑中的大楼后面看到一大片空地。   “这里以前应该是集体公寓之类的建筑物,而现在正准备盖大楼吧!”   美雪看着空地上的瓦砾堆说道。   “嗯……这就是上海。”   金田一口中喃喃低语着。 3   “阿一,那栋建筑物好像欧洲的洋房哦!真美,对不对?”   美雪兴奋得简直要手舞足蹈起来了。   “其实这里就是所谓的‘滩头’,以前会被英国和其他国家占领过,他们还称它为共同租界,你知道吗?”   “我哪知道这些事啊!”   金田一说着,便一屁股坐在人行道上。   他一个人扛着大包小包,连同美雪的行李在内,足足走了有四公里之远,所以根本没有力气再想其他的事。   但是,美雪的口中仍念念有词地说:“上海有许多法国租界、英国租界和日本租界的遗迹,现在还留有许多欧风式的建筑物,正因如此,所以上海是一个充满异国风情的城市,这些都是我从旅游指南上现学现卖的。咦?阿一,你怎么了?”   “当然是累垮了呀!早知道路程这么远,我们就该搭公车或计程车。”   “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坐车……”   美雪歉疚地垂下头来。   “既然如此,那你就该叫那个……丽俐来接我们才对。”   “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她既然请你把我这个名侦探金田一耕助的孙子带来上海,好帮她的哥哥洗脱罪嫌,那她就应该来迎接我们呀!”   “不是这样的。”   美雪摇摇头。   “事实上,是我自己作主带你来的。”   “什么!这么说来,她完全不知道我们要来上海喽?”   “没这回事啦!我确实有为了封信告诉丽俐,只不过一直到我们出发之前,我都还没收到她的回信。”   “你、你这个人……至少你也先打个电话告诉她呀!”   “我又没有打过国际电话。”   “哎呀!我们这样说来就来,一定会造成她的不便。”   “不会的。丽俐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67042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