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同人] 《(银魂同人)装孕妇是技术活》作者:你个娘亲(晋江2013-07-30完结).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ω^)↗-*-*-*-*-*-*-*-*-*-*-*-*-*-*-*-*-*-*-*-*-*-*-*-*-*-*-*-*-*- ================= 书名:[银魂]装孕妇是技术活 作者:你个娘亲 章节:共 70 章,最新章节:【69】这章节数结束得好体位 备注:   那只夜兔说:(笑)我是不杀女人的,因为她们也许会生下很强的小孩。  大概就是讲一个苦逼少女装孕妇装着装着就真成了孕妇的故事。 此文慢热,文笔渣。 【前方男主崩坏,女主非穿越,依旧无节操,慎慎慎点击】 此文纯粹娱乐,考据党请勿深究呀。 ←(装孕妇)的阿贱人设?? 感谢幽灵船的【贝壳】大神撸的人设。 接下来,俺给大家解释以下标签: 【虐恋情深】神威会打人的啊,会家暴的啊,打起来会疼的嗷!不虐吗?所谓打是亲骂是爱,这不是虐恋吗?!然后痛~并快乐着,这不是情深吗!! 【欢喜冤家】神威经常犯二啊! 【怅然若失】按原标签的解释是说“茫然惆怅的基调,若有所失的情感”……我会随便告诉别人这个标签其实只是凑数的吗! 【少年漫】这是打着基情满满的骚年漫画银他妈哔叽旗号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玻璃蕾丝边渣文。 【俺的专栏】人生一大快事就是抠脚 顺带求友链呀哈【俺的渣博】关注时请麻烦私信我你的称呼 我好方便回你关注写备注哟 以上封面&专栏制作出自 ================== ☆、【01】标题跟正文真没有关系     望向窗外依旧流光溢彩的吉原,我叹了口气。看回镜子,晃了晃发酸的两只手,接着继续用左手握着的手术镊子夹住额前的刘海,吊着眼睛,聚精会神地对着镜子,颤抖地使着右手里的手术剪子顺着镊子的弧度来剪头发。   别问我为什么要用医疗工具来剪刘海,因为老子这里除了手术刀就是消毒水了啊!   在吉原,我的身份既不是游女更不是百华自卫队中的一员,而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医者。当初被人刚卖入吉原,曾经有一段时间确实是被按照游女的标准来训练,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就跑去当医者了。   之所以只是医者不是医生,这是因为我的医术还挺勉勉强强,不及我母亲的一半。这里如果有受伤的游女,也大多都只是一些轻微的皮外伤,对我来说,能应付得来,其实就足够了。   平时我这医馆生意冷清,没有什么麻烦事,而且月薪还照拿!总之,我倒是挺享受目前悠闲的生活。   咳,扯远了。   不过,今天一整天貌似都不是很太平啊。从外面隐约传来不太愉快的声音,像拆屋子,更像是……打斗的声音?   不可能不可能,敢在凤仙的地盘上闹事,不想活了是吧!我还是别多事了。   我皱着眉头,抖着手,一点一点地修刘海,集中精力不让外界的噪音所影响,可是,尤其是门外的走廊,声音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更嘈杂了。   次奥奥奥!到底是哪位客人在玩SM?我都听见门板破碎的声音了喂,这也太激烈了吧,真担心那位陪客的游女。如果真出了什么事,累的人是我啊。   这卖春楼坐落在吉原最高楼的对面并与它相通。所以说,托“第一花魁”日轮的福,这里的生意不错,卖春楼的实际掌管者翠娘日日笑得春风得意。谁让那些臭男人抱着怀里的温香暖玉,却都垂涎坐在高高楼上像太阳一样散发光芒的日轮。而卖春楼是观望太阳最好的地点。也难怪这里长盛不衰。   而我悲催的医馆就设在一家卖春楼的最深处,位置不好风水不好,走廊转角就是一间间房间,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房间是干什么的,同时离那些房间很近。幸好,在这里多年我已经习惯了,有时候我要出去打水时,不小心路过了忘记关门的房间,里面的客人玩得正High,善良的我也能脸不红了心不跳替他们把门关好,我的下限已经刷的不能再下了。听着外面暧昧不明的声音,我撇撇嘴,继续努力与刘海奋斗。   ……   咦?怎么外面静下来了,而喘息声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突然,“唰”得一声,门被拉开了,一只血淋淋的手带着浓厚的阴影扒住我的门扉,阴森森地倒影在镜子里!   “鬼啊!!”我手一抖,额前的刘海居然就这么不小心被我削掉了一大半,清凉一块。   “……阿贱……是我……”门扉后传来一道虚弱隐忍的女声。   我回过头,看见一个被黑布遮盖住半边脸的女人。   “什么呀,原来是百华的人啊。”我放下心来。   再次回到镜子却看到了怵目惊心的一幕:尼玛啊,老子的刘海!!右边的刘海比左边的刘海少了一大截啊,一边长一边短,变得更奇葩了!跟削坏的西瓜皮一样。要知道,老子的刘海可是全吉原修得最整齐最好的!   完了完了,这下“最完美的刘海”这个称号要拱手让人了!现在简直跟狗咬似的,不知道能不能补救。   “……阿贱,三木姐呢?”她拖着长长地裙摆蹒跚地走了进来。   “啊唔?”我不悦地回头,瞪着她。   她无力地趴在地板上,额头上满是汗水。大口大口地喘气。   “喂喂,你怎么了?很辛苦的样子。”无奈,救人是我的本分,只好放下手里的工具,走了过去。   我将她扶起,很意外地在地板上发现了一滩鲜红的血迹!她紧闭着眼睛,皱着眉头,浑身颤抖。而衣服下摆全是黏糊糊的鲜血,颜色最深的地方被她用右手捂着。   “你怎么会流那么多血?哇啊,出血量超大,大姨妈来了?姨妈巾没带?”我忽然想到外面嘈杂的声音,“难道你就是刚刚陪客人SM的那个游女?!”不对啊,百华不是不接客的嘛。   她紧闭的眼皮子抖动了几下,挣扎着微微张开眼来。她喘了几口气,隐忍着痛苦,汗流的更多了。   “……我们百华,刚刚正在找一个小孩。据说是日轮的孩子……”她的声音很低而又嘶哑,“……可是我们百华一行人,突然被人攻击了。凶手是凤仙大人的客人,只是徒手就……!”   她抖着手,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样抓住我的衣袖,满眼泪花,“我忍痛装死才逃过一劫!而其他姐妹都……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   “你伤哪了?”我拉开她捂着腹部的手。   眼前的景象真让我惊诧!   她腹部破了个大洞,伤口边缘参差不齐,又不像被利器所伤,而像是被野兽硬生生地撕裂开,皮肉都翻了出来。   “怎么那么严重!你确定你没有去打野○吗?你忍着,我现在马上给你止血。”   我轻轻地将她放下,想要去拿医疗工具和止血药。可是她却拉住了我的衣服,艰难地仰着头看着我。   “别动啊,嫌活的太长了是不!哎,叫你别动啊,肠子要流出来了喂。”我试图吓她,让她放手。   “……我撑着一口气回来是想要找三木姐,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让她小心。”她缓了缓,问,“……阿贱,三木姐呢?”   “她啊,早出去了,还提走了我的医疗箱,说是要去救月咏。”   “救首领?呵,首领早就背叛我们了,首领她居然跟侵入者一道……如此看来三木姐也是他们那边的人……”她的眼神变得绝望,合上了眼帘,喃喃道,“被背叛了呢……亏我……啊!!”   她忽然睁开眼睛,怒瞪我,“你在干什么,阿贱!”   “衣服都粘在伤口上了,不用点力不行啊!”我笑笑,继续手中的动作。   “你这样硬扯是要痛死我啊!”   “是吗?你不是要死了吗?痛几下让你清醒清醒。”说是这么说,可我还是放缓了手中的动作。   “……有些事呢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都已经认识那么久了,你认为月咏和三木是那样的人吗?”我努力使出口盾之术,“虽然我不明白也不了解你说的是什么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愿意一直相信她们,即使她们不是太阳,可她们一样都为打破这牢笼而战,直到最后的最后。”   她好像平静下来了,不再自怨自艾不再吵闹。   “有点痛,忍着点。”我细细地用双氧水给她冲洗伤口。   她却忽然哭了。   “喂喂,有那么痛吗?”   “我怎么可以忘记,以前是首领救了我!我怎么可以忘记……而我……”   “以前忘记了也没关系,只要现在记起来了就好了。”我开始给她用针线密密地缝伤口,缠绷带,嘱咐她道,“快缠好了。真命大啊你,要是晚来一步,小命不保危在旦夕,在结痂之前,你千万不要让伤口碰到水,SM啊□啊打野战啊什么的大的动作就不能做了,还有啊……”   “嘭——哗啦”身后的大响打断了我的声音。    ☆、【02】晃呆毛的人才不是卖萌     我吓得赶紧回头,在周围扬起一片烟尘中看见门扉缓缓倒下,烟尘中似乎有一个人影。   周围很安静,除了门扉破碎哀嚎的声音外,还有一阵阵让人头皮发麻的脚步声,一步一步,一阵一阵,像踏着死亡的音符。   人影愈渐清晰,屋内柔和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于是我看到……一撮橙粉色的呆毛?!是的,我没看错,我确实看到了一撮呆毛。   可是,这个人总觉得让我感到很熟悉。   “哟~你有没有看到有一个小孩?”他笑眯眯。有些娃娃脸的他笑起来看起来挺和善的,头上的呆毛还很欢快地晃了晃。   噗噗,好喜感啊,跟天线一样。   “他!……他是……”原本躺着的她猛地坐起。我好不容易给她包扎好的伤口又裂了开来,鲜血染红了绷带。不知是因为痛还是冷什么的,她的身体更抖了。   “哦?什么啊,居然有人在我手中逃脱。你很强嘛。”他听闻声音望向我的身后,更开怀地笑了,虽说是在笑,可是我有些毛骨悚然。   “……”她不说话,惊愕地看着对方,身体止不住地抖。   “他是谁,你的客人?”我侧头问。   “……他,他是凤仙的客人。”   ?   我没听错吧,眼前这个人居然是凤仙的客人!也就是她所说的,他徒手将她们一行人给杀了!不可能吧,看起来这么和善这么可爱地扎着小辫子晃着小呆毛来卖萌的人,怎么也不像是个杀人如麻的人。但是他满手的血迹印证了她的说法。   “既然你没死,那就再死一次好了。”悦耳低沉的声音自耳边响起,他不分青红皂白地立即冲了到我的身后,脸上还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   不好!他要杀她!   以我的直觉——   这个人,恐怕很强!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扯下刚刚剪刘海时头上夹的镊子,用力地朝他掷去。不过被他挡了下来。“哐当”一声,被他摔在一旁,变形了!   手术用的镊子,头都是挺尖锐的。所以不例外地划伤了他的手。   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他更兴奋了?   他举起被划伤的手,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渗出的血,笑道:“居然能弄伤我,你好像也很强嘛!”   他这个举动让我冷汗直流,妈妈呀,我好像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   “不不不,弄伤你什么的那纯属意外呀客人!人家好不容易把她救活的,杀掉了太可惜了!这位客人,要玩SM也要等这位伤好了再继续嘛,或者再找别人?”我谄媚的笑。   “好啊,那么就找你了!”他兴奋地睁开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36443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