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潮暗涌》作者:闻笛同学(高干 前面强取豪夺包养后婚恋 晋江VIP).txt
预览字体调节
《情潮暗涌》作者:闻笛同学(高干 前面强取豪夺包养后婚恋 晋江VIP) [完结] 晋江VIP2013-09-08完结 文案: 他们的关系,像一场狩猎游戏。 祁泽墨说:“我喜欢干净的女人。 简宛宛,你不爱我,这没有什么关系,你只能是我的。” 我等着你,自投罗网。 “爱一个人就是这样,什么都包涵,什么都原谅,老觉得对方可爱、长不大、稚气,什么都是可怜的,总是舍不得。”——《胭脂》 本文甜宠向,前期略强取豪夺,无小三、NP等元素。 内容标签:婚恋 都市情缘 高干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泽墨,简宛宛 ┃ 配角:闹闹,李致,秦清,江雨城,白夏等等 ┃ 其它: 01.回家·诱惑 “这事明天回公司再说,你也累了,回家早点休息。”祁泽墨按了按头上的太阳穴,转过头对特助林城说。 “好的,祁总。”林城在门口放下祁泽墨的行李箱,“那我先走了。” 祁泽墨上星期接手一个棘手的案子,到美国出差一趟,今天刚回国,时差还倒不过来,谈判桌上的勾心斗角也让他觉得有些疲惫。 按下指印和密码,门开了,主卧的灯是开着的。 祁泽墨没发出多大的响声,走了进去,看到了活色生香的一幕—— 简宛宛身上只穿着白色的内衣裤,正打开柜子找衣服。头发没擦干,有一两滴水珠从发梢滑落,慢慢地、蜿蜒地流过光滑的脊背,流入挺.翘的臀间。她没注意到卧室门口站着个男人,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祁泽墨的目光顺着水珠往下看,一阵燥热从心里发出来。 简宛宛拿了一条裙子,准备往身上套,一转身终于看到了祁泽墨。 “啊——”她尖叫一声,抱着衣服遮住前胸,往后跳了一步,“你,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后天才回来吗?” “羞什么?”祁泽墨上前搂住她的腰,亲她一口。可能是刚洗完澡,她身上还泛着淡淡的粉色,有股沐浴露的芳香。祁泽墨低下头,在她胸前沟壑间吸了一口气,赞叹道:“真香。” 简宛宛心里尴尬地要死,今天就不应该出门,什么倒霉事儿都碰到了。先是参加学校活动回来,一下公交车天就下起了雨,躲都躲不及,被淋了个透心凉。她本来只想回这套公寓换个衣服,却碰到提前回来的祁泽墨。 简宛宛看着在自己胸前肆意妄为的男人,脸红得快滴出血来,无力地推了他一下,“唉,别这样,你刚回来,先洗个澡。” 祁泽墨闻言放开她,由着她去准备洗澡水,小丫头长了很多,比初见那干瘪的样子好多了。 简宛宛出来的时候,祁泽墨对她招招手,“过来,给你的礼物。”他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条项链,简宛宛站着,让他把项链戴上去。 确实是很漂亮的项链,坠子是水滴的形状,透着幽幽的蓝色,衬得她皮肤如雪一般。 “谢谢。”简宛宛低着头说,“很漂亮,我很喜欢。” “就这样谢我?”祁泽墨挑了挑眉。 简宛宛看到他这个表情就头疼,她总感到祁泽墨挑眉的时候一股邪魅的气息侧漏……简直是小言男主的不二人选。 尽管心里有些不情不愿,她还是凑上前去,闭着眼睛,送上红唇。 他边吻她边含糊地问:“想不想我?” 简宛宛腹诽,想你个大头鬼,嘴上说:“水要凉了,你想去洗澡。” “先回答我的问题。” “……想。” 祁泽墨满意地走向浴室。 简宛宛坐在床边叹了口气,还差三个月,他和她的一年之约就到期了。 故事简单又老套,在简宛宛大二时,父亲得了癌症,家里本来就不富裕,钱全都用在给父亲治病上了。物质的匮乏倒不是让她难以适应,但她看着原本健壮的父亲头发白了一半,眼里布满血丝时,心疼得要命。最后一向矜持骄傲的母亲给讨债的人跪下时,她躲在房间口掉眼泪。 简宛宛开始省吃俭用,四处找工作,经人介绍到了“暗欲”打工。夜总会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简宛宛每次上班前总是刻意画一下妆,把自己往丑了打扮,几天下来也没出什么乱子,然而她的薪水只能解决自己的生活费,对家里的债务根本没什么作用。 祁泽墨就是在简宛宛走投无路的时候出现在她面前。 生来就有优越感的人,说话的气势都是有压迫感的。 他说:“跟我一年,我帮你家还债。” 简宛宛当时愣了愣,她是知道祁泽墨这个人的。本市知名企业家,纳税大户,财经杂志中常出现的名字。还有在她高二时候,在奖学金颁发仪式上,把奖学金递到她手里的人。 颁发奖学金的时候祁泽墨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然后他们握了一下手,那股干燥温热,给简宛宛一种信心与鼓励。 一面之缘,记忆中温暖励志的人,却说出这样……龌龊的话。 可怕的是,她还无法拒绝。 祁泽墨静静地等着她的回复,像一个极有耐心的猎人,等着自投罗网的猎物。 简宛宛知道那些钱对他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可对她,却是在沙漠里的唯一水源。她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简宛宛觉得自己贱得要命,她甚至不知道祁泽墨有没有老婆。 她说:“好。” 后来,在祁泽墨眼里,简宛宛是个好情人,漂亮,干净又乖顺,很好哄,从不给他惹什么麻烦,也不提过分的要求,再省心不过了。 但在简宛宛心里,对祁泽墨感觉有点复杂。一方面他出手阔绰,替她还债不说,每次出差都会记得给她带礼物,在她难过的时候还会抱抱她,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会给她一些指导; 但另一方面觉得自己是他包养的情人,他比自己大了十岁,从小接受的教育让她感到羞耻,他偶尔几次对她的关心,更像是长辈对一个孩子,简宛宛还是有点怕他的。 祁泽墨洗完出来,看见简宛宛头发还湿漉漉的,皱着眉头道:“把你自己头发吹干。”简宛宛头发很长,又黑又亮,未经染烫过,披在肩膀上像黑色的瀑布倾洒下来。 简宛宛知道祁泽墨最喜欢的就是她的一头黑发,第一次做完的时候他把头搁在她头发上,手指把玩这她的发梢,说:“不要剪,不要染烫。” “吹完跟我去吃饭。”因为吹风机的噪声有点大,祁泽墨提高了音量。 简宛宛应了一声。其实她一点都不喜欢跟祁泽墨出去吃饭,因为她要注意吃相,本来就是个随性的人,装不了淑女,吃美食很拘谨让她浑身难受。 简宛宛吹完头发出来,祁泽墨手里拿着一条连体裤,“穿这件。”祁泽墨眼光很不错,简宛宛个子,只有161CM,穿连体裤既让她看起来高一点,有点显现出不盈一握的腰身,整个人青春又俏皮。 到饭店的时候陆景川、顾灏言两个已经坐在那儿了,今天是他们哥仨每月一聚的日子,刚好祁泽墨出差回来,也赶上了。 “大哥好,二哥好,大嫂好。”简宛宛乖乖挨个叫人。 许凝是陆景川老婆,也是个漫画家,简宛宛很喜欢她的漫画,第一次祁泽墨带她出去时,她一眼就认出了许凝,差点儿兴奋地叫起来,从包里掏出笔和本子冲上去要签名。 许凝也挺喜欢简宛宛这个率真的小姑娘,回家时和陆景川说:“祁三眼光还不错。”祁泽墨从来没有把他的女人带来给他们看过,现在半年多都是这女人没有变过,看来是有点上心了。 “宛宛坐过来。”许凝笑着招呼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画给她,“上次你说想要一张原稿,我带来了,给你。” “谢谢。”简宛宛一把抱住许凝,在陆景川一个警告的眼神甩过来之后讪讪地收回手。 顾灏言吸了口烟,慢吞吞地说:“老三,你怎么看上这么个二货。” 简宛宛因为被顾灏言嘲笑,脸色僵了一秒钟,她哪里二了?但瞬间就回复了笑容,低头吃菜。祁泽墨给简宛宛夹了一块肉之后,淡淡地反击:“总比你现在还是个孤家寡人,连个二货都没有好。” 吃晚饭后三个男人聚在一起,讨论些生意上的事。 女人对生意场上的事情没兴趣,许凝拉着简宛宛在边上的沙发上坐下,“你和祁三怎么打算的?” “我不知道。”估计再过三个月,就一拍两散吧,简宛宛认为自己没有什么魅力让金龟对她恋恋不舍,再说,她也想结束这段“不正常”的地下被包养生活。 “我看祁三对你不错,”许凝笑笑,“还没见过他以前对谁那么上心过呢。” 简宛宛腹诽,那是因为他还没腻,还有新鲜感。 许凝问得有些八卦:“你喜欢他不?” 简宛宛红了红脸,低下头做害羞状,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要是她说不喜欢,许凝回去跟陆景川一说,陆景川万一和祁泽墨随口一说,伤了他大少爷的自尊,她还是不要讨不痛快了。 要是她说喜欢,又太违心了,过不了自己这关。 许凝也不追问,把话题引导了别的方面,聊得久了,许凝就有点犯困,陆景川脱下西装披在许凝身上,抱着她先走了。 真好。简宛宛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走吧。”祁泽墨走在前面,简宛宛快步跟了出去。 坐进车里,司机平稳地开着,祁泽墨闭上眼养神,简宛宛有些急了,明天她还要上课,今天要回学校,但又不敢打扰男人。 “祁先生,我想回学校。”简宛宛声音轻的像蚊子。 “晚上陪我,明早送你回去。”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清冷,带了命令的味道。 02强吻·心虚 简宛宛不敢反对,就回了公寓。 两人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上.床了,祁泽墨看简宛宛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禁笑道:“今天累了,没力气折腾,你给我按按。” 简宛宛舒了一口气,脸上差点露出喜色来。她跟了祁泽墨那么久,没领会到那档子事有什么乐趣,主动权每次都是紧紧把握在他手里。但简宛宛也不敢表现出高兴,免得他不悦。 她跪坐在祁泽墨后方,替他捏背,她没什么手法,也没多大手劲,缓解酸痛,也只能是聊胜于无吧。祁泽墨也察觉到了,不为难她,“睡吧。” 说着拉过被子,熄了灯。 祁泽墨背着身子,很快就传出平稳的呼吸声。简宛宛还瞪着眼睛,看着黑洞洞的房间,她不适应有个人睡在旁边,尽管跟了他半年,被“召见”的次数并不多,和他一起睡,每次都失眠,好不容易才能迷迷糊糊地睡着。 祁泽墨翻了个身,无意识地圈住了身旁的人。 现在是初春季节,晚上还有点冷,被温热怀抱圈着倒也舒服,简宛宛安静地呆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简宛宛就醒了,看见自己像个抱枕一样被祁泽墨抱着,动弹不得,她瞄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沉睡的面容,他整个人看起来不是很帅,至少不是当下小女生喜欢的那种帅气,眉眼冷硬,现在睡着了还好,平时稍稍一瞪眼,就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她身子懂了一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66835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