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魂颠倒…….txt
预览字体调节
您下载的文件来自+++书香小筑http://www.bookspice.net++++ emma冉 为你制作 声明:本书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图书! 文案: 同样都是公主,为何她的命运就这么惨? 亲爹不疼、手足不亲,连下人都敢欺负她,要和蛮邦联姻的牺牲品她是不二人选。 连去祭拜亡母都倒霉的遇上意外而落水,救她免于淹死的是曾轻薄过她的登徒子,他无视她的身分老用暧昧的行为戏弄她,并以甜死人不偿命的情话爱语蛊惑她,在她付出身心后才发现郎心竟然是狼心,原来她不过是他复仇计画里的棋子罢了,对他执意血债血偿,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她只能用生命来赌他对她的真情…… 楔子 “咳、咳……咳……” 以篷布搭成的简陋马车里传出剧烈的咳嗽声。 “侯爷,您还好吗?要不要喝点水?”关心的嗓音紧跟着响目,夹杂在断续不曾停歇的剧咳中。 马车独行于通往漠北的官道上,虽然才十一月天,这里已经是一片天寒地冻的景象,今天幸运的无雪、无风,不过依日寒意迫人。 陈旧的马车由匹瘦弱的老马慢吞吞地拖着前行,伴着马车随行的除了有位大约十岁的男孩和个中年男仆外,还有三立穿着官服的官兵。 小男孩满眼担心,快步赶上走在前头的大汉,“邹大人,我爹这次好像咳得很严重,你能停下马车让我看看爹吗?” 邹祖光看看天色后有些为难,“我们已经停下太多次了, 再延迟,我担心无法在天黑前到达下个城镇。” “咳……咳……” 撕心裂肺般的咳嗽,声声刺痛着小男孩的心,他眼眶微泛红,抓着邹祖光的手,“邹大人,拜托你,我真不放心爹,我只到马车里看一眼就好,不会浪费太多时间的。” “邹大人,你就行行好,让少爷探视侯爷吧。”跟在小男孩身旁的中年男仆出声帮腔。 邹祖光低下头对上小男孩泛满忧虑的眼,想拒绝又忍不下心,只得无奈点头,“好吧,只能停留一会,你动作快点。” “谢谢。”小男孩高兴的直道谢。 “停。”邹祖光喝令,两名官兵随即勒住缰绳,让马车停下车还未停稳,小男孩已经急切的攀着横杆跃上马车,拨开布帘进入车里。 单薄的粗布篷无法阻挡寒气,马车里不比外头温暖多少。小男孩见到父亲裹着厚重的棉袄,背靠着杂物半坐半躺,双手正捧着杯子喝水,只是抖个不停的手将水洒出了大半。 “侯爷,拿稳些。”一旁面色憔悴的妇人拿着手绢为丈夫拭去水渍。 “爹,孩儿帮您。”小男孩闪过母亲,在狭小的马车里跪下,扶着父亲喝水。 润了喉后,连明堂勉强止住咳嗽,眸光无神的看着儿子,气息微喘的开口,“城儿,你怎又进来了?你这样一直要求停下马车,会带给邹大人困扰的。” “孩儿听爹咳得紧,不放心,才想上来看看爹。”小男孩说明。 “爹不碍事,你快下车,别再为邹大人添麻烦了,咳……”连明堂忍不住又咳了几声。 “爹。”看到这样的情形,小男孩怎走得开脚。 连明堂捂着嘴挥挥手,“去,咳……下……下去,咳!” “城儿、这里有娘照顾,你还是听话,快下马车吧。”连夫人柔声劝着儿子。 小男孩很是不愿意,不过无法拂逆父母之意,只得皱着 眉头跳下马车。 .吆喝声起,马车继续前进。 邹祖光回头看了眼抿紧唇一语不发的小男孩,稚气俊秀的脸庞却带着超龄的阴郁,令人感到心疼,不过才短短一个月时间,他由前呼后拥的侯爷世子变成叛臣之子,天壤之别 的变化难为他还能支撑得住,只是从他脸上再也见不到笑容了小男孩名为连城,为靖国侯连明堂的独子,连家先祖因开国有功,被赐封为靖国侯,子孙世袭爵位,永享厚禄。 但是在不久之前,淮南地区有人叛乱,朝廷派兵围剿,花费好一番工夫才平定叛乱分子。事后清查下,赫然查出靖国侯为主谋,皇上大为震怒,本欲将连明堂斩首,但念其祖上有 功于朝廷。而且连家还据有免死金牌,便判决连明堂发配边 疆,并撤除连家靖国侯之封号,查封所有家产,散尽婢仆。 连明堂的妻子相信夫君的清白,带着独子坚持跟随丈夫。 不过连明堂年事已高,禁不起遥远路途的颠簸,还来到漠北便病倒了,幸好他以往乐善好施、助人无数,押解官兵的头儿邹祖光曾受连家之恩,一路上对连明堂诸多照顾,见他 无法行走,便让连家人买马车载连明堂,只是连明堂的病却是一天严重过一天,情况很不乐观。 掌灯时分,一行人总算来到小镇,下榻于此地的官府。 大牢里,除了罪犯外,连城和母亲也坚持陪在牢里。 沉重的咳嗽声回荡在阴湿的牢房中,连明堂努力呼吸着,要自己保持神智清明,他心里明白,自己恐是过不了这一晚了,看着围在身旁的妻儿,他心里没有怨怼,伸手入怀掏出一块金牌放到儿子手上。 “爹!”连城激动喊道,明白手里抓的是什么东西。 “这块……免死金牌,是我连家的传家之宝,你要好好……运用,别污损了它咳……”话未说完,连明堂捂着嘴又是一阵猛烈咳嗽,腥红的血从他喉头涌出,自指缝滑落,将他胸口染红了。 “侯爷……” “爹——。” 连夫人和连城同时惊叫。 “孩儿去请大夫。”连城惊骇得急要站起,却被连明堂另一只手扯住衣角。 “不……不用了,爹……不行了,有话……咳……要交代,你留……留下来……” 连城强忍住泪,“爹,您不会有事的,有什么事尽管说,孩儿一定会听话的。” 连明堂喘着气挤出话,“城儿,爹虽受……委屈,但是爹……不……不怪皇上,皇上会如此……判决,一定有……有苦衷的,你不可怀恨……皇上,也别为……爹报……报仇,爹相信连家终有……昭雪沉冤……的一天,会还爹……清白的。” “爹!”连城悲唤声道,语气里含着不甘、愤恨。 “明……明白吗?”连明堂枯瘦的手指抓住了儿子的手臂。 连城咬着盾,点了点头。 连明堂松口气,他清楚儿子的固执,不愿儿子被仇恨所牵累。 “侯爷,你别说话,多休息,你……你不会有事的。”连夫人拿着手绢,细心的为丈夫拭着血渍,硬咽安慰。 连明堂改握住妻子的手,微叹口气,“夫人,我本以为……我们会白头到老的,现在看来……我要……失约了,很抱歉,你……你要坚强,城儿……就麻烦……你了。” “不……不会的,侯爷,你别说这种话,你不可以抛下我们母子,你会好起来,一定会好起来的……”连夫人已是泣不成声。 连明堂眼角湿润,跟着垂下泪来。 连城双手拉着父亲与母亲,在最亲近的亲人面前,他不必再硬撑出一脸的倔强。他就如同一般十岁的孩子,泪水爬满脸,放声大哭。 一家三口就在凄冷的大牢里泪眼相对,陪着他们的只有自高高的亩子里透入的银亮月光。 当黑夜过去,初升的朝阳照人大牢,连明堂在阳光里断了呼吸,撤手人寰。 连夫人和儿子含悲办完连明堂的丧事,一起离开了伤心地。 靖国侯的名讳也渐渐地从人们记忆里淡忘,不再提起。 第一章 今晚,月儿被云层吞噬,也没有半丝星光,只有风呼呼吹着,吹得人心浮动。 两道黑影来到皇城墙下,没有迟疑,一提气便以流星踏月之姿轻松登上墙头,翻转跃人皇城里。 身在垒城里,两人态度依然从容,他们甚至连蒙面都没有,真是胆大包天。 一身月色儒服。面貌俊逸,身材颀长的男子淡声开口,“依计行事,小心。” 另一人着深蓝劲装,身形壮硕,国有浓密的落腮胡,掩去了大半张脸,他点点头。“待会见。”语毕,快速奔离。 斯文男子则朝反方向而行。 “失火了、失火了!” “有人放火,快救火!” “刺客,抓刺客啊!”喊吼声此起彼落。 黑夜里,清楚的见到桶红火舌冲天而上,而且不只有一处,惊动了所有的人,已休息的侍卫衣衫不整的从房里冲出,受到惊吓的宫女尖叫着逃躲,佣仆四处奔走提水救火,皇城一片混乱。 斯文男子气定神闲的走向藏宝阁。突然听到后头有急促脚步声传来,他身影一闪,没入石柱的阴影后。 藏宝阁的守卫看清来人,忙走上前拱手为礼,“见过杜统领。”“展庭,有刺客闻人宫中,藏宝阁这里的情形如何?”杜孟学急声问道。 “启察统领,藏宝阁一切安好,没有任何异常事情发生。” 展庭回答。 杜孟学松了口气,“这就好,藏宝阁是重地,不能有半丝差池,为防万一,我留下一半人手帮忙,小心提防。”他指示身后跟着的一队禁卫军留下。 “属下遵命。”展庭恭敬应声。 杜孟学带着剩余的禁卫军赶着离开,继续搜查刺客。 斯文男子露出了淡漠的笑容,既然这里太闲了,他就帮忙制造些意外。大手一翻,掌心里多了两颗比弹珠略大的黑色丸子。 “让雷火弹陪你们玩玩吧。”手一扬,两颗雷火弹如离弓之箭,一前一后击中紧临藏宝阁的春秋楼,轰然两声爆炸响后,春秋楼登时冒出烈焰。 春秋楼里面也摆了不少珍品,这一起火立刻引来慌乱,喊救火、喊小心刺客的叫声四起,却没人注意到天际滑过一抹月色影子,轻巧地落在藏宝阁的屋顶。 男子修长手指小心搬开早已松动的琉璃瓦片,露出能容身而过的洞口后,他轻松的跃入藏宝阁里。 他的身子缓缓下降,却在离地面三寸时停住,如同鬼魅般腾空飘浮。 不知道潜入藏宝阁里玩上多少回了,里面有什么机关他一清二楚,为防敌人从屋顶侵入,机关师在屋瓦、横梁都设有机关,连地板也没放过,梁瓦上的机关已被他拆除,地板上的他没动,不是无能解除,只是想留下练练自己的轻功。 藏宝阁里没点灯,但是却光线充足似白昼,因为四边柱子都镶嵌上数颗像男人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提供了最佳的照明。 男子在满室金碧辉煌里腾飞穿梭,对于所看到的宝贝不屑一顾,这些俗物不是他的目标,经过多日的探勘,他来到角落,这里堆满了旧木箱,看起来像是放杂物的地方,但他清楚那是故意呈现出的假象。 扬掌依八封方位轻击旧木箱,下一刻,旧木箱无声无息的滑开,一条地道赫然出现在眼前,斯文男子唇角微扬,降下身躯稳稳踩在阶梯上,拾级而下。 才走了几阶,一道用乌铁铸成的铁门挡在面前,男子不以为意,抽出袖里的银簪,熟练地伸进钥匙7L里拨弄了下,立刻就听到喀答一声,锁便被打开了,大手一推,重逾百斤的铁门轻易被推开,他继续往下走,接着遇上的是黄铜门,再来是白石门,都让他一一破解,通过三道关卡后,这才踏进了真正的宝库。 这个地下秘库一样由夜明珠当灯火,举目看去,不管是架上陈列的,放在地上箱子里的、还是在半掩合的抽屉中,入眼的皆为稀世宝物,金子、珍珠、翠玉更是成箱的堆放。让人看到眼花潦乱。 男子没被眼前的金银财宝迷昏头,他拿下背上的布袋,锐利的眸子一一扫过各样的宝贝,有了盘算后就开始搜括财宝。 高明的偷儿不会贪心想将财宝全都带走,而是懂得挑选出最有价值的宝贝。他先抓了一大把珍珠放到袋里,这些珍珠色泽耀眼,颗颗如龙眼般大小,是最顶级的珍珠。接着转向窃取金叶子,论重量,金叶子虽然比不过金元宝,但是作工精巧的金叶子却比金元宝来得值钱,散发着灿烂光芒的各色宝石也是他的目标,只见男子快速的在密室里转了圈,身上那只布袋变得沉甸甸的,装入了可观的宝贝。 但是他似乎还不满足,来到墙边,他仔细将墙打量了番,旨退数步,他章起一颗珍珠,以珍珠为武器敲打墙壁,瞬间,无数支箭从墙壁里疾射而出,男子闪身避开。待危险过去,他才回到墙前。 有机关就表示有宝贝,看到墙壁中间突出一块砖头,他在砖上轻按下,随即连着周道数块砖头一起后推,露出个不大的洞穴。里面放着一只白玉雕成的玉盒。 男子面露喜色,拿出玉盒打开细看了下,神情更显愉悦,然后将玉盒放人怀里,抓起布袋不再逗留,用最快的速度离汗密室。 当他再回到藏宝阁屋顶,掩好屋瓦,底下的侍卫还在因放火而闹得沸沸扬扬。 “愚蠢。”冷哼一声,男子随即悄然离开。 回到约定之处,另一位壮硕男子也喘气着弃问:“如何?到手了吗?” “我何时失败过。”斯文男子睨他一眼。 壮硕男人哈哈一笑,“说得也是,有什么地方能困得住神偷鬼盗‘呢,骚动往这儿来了了,走吧。” 嘈杂声急涌而来——“我看到人往那儿逃了,快追!” “不可以让刺客逃走,快,快迫上……” 斯文男子将手上抓着的布袋扔给壮硕男人,“你先离开。”壮硕男人接住布袋,疑问:“你要去哪?” 斯文男子唇角微扬,“陪他们玩玩。” “你是不气死那个混皇帝不罢休就对了。”壮顶男人笑了。“我要的还不只如此。”斯文男子俊逸脸庞浮上阴邪厉气,虽然面容带着轻笑,却令人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壮硕男人微微轻颤了下,实在很庆幸自己不是他的敌人,要不肯定每天都活在提心吊胆里。“想玩就随你,不过小心点,这里毕竞是皇宫大内。” “我自有分寸,东西一样按规矩处理,你走吧。”斯文男子交代道。 我明白,先走了。“背起布袋,壮硕男人足一点地,施展轻功离开。 这时,杜孟学领着禁卫军追上来,见刺客要攀墙逃跑,他立刻以剑为箭,贯入内力射出。 “别逃。” 斯文男子手背在身后姿态翩然飞起,却是以身挡剑,不可思议的是破风而来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65620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