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城往事:一个江湖大佬的赌业传奇.epub
预览字体调节
目录Content 首开公赌(1) “发明创造”(1) “发明创造”(2) “发明创造”(3) 时开时禁(1) 时开时禁(2) 时开时禁(3) 禁赌闹剧(1) 禁赌闹剧(2) 顽劣孩童(1) 顽劣孩童(2) 独闯香江(1) 独闯香江(2) 贵人提携(1) 贵人提携(2) 挑水厨师(1) 挑水厨师(2) 独立门户(1) 独立门户(2) 克绍箕裘(1) 克绍箕裘(2) 贩卖军火(1) 贩卖军火(2) 龙督开赌(1) 龙督开赌(2) 喜雨攀龙(1) 喜雨攀龙(2) 趋龙附势(1) 趋龙附势(2) 外行赌商(1) 外行赌商(2) 外行赌商(3) 越界侵权(1) 越界侵权(2) 越界侵权(3) 有恃无恐(1) 有恃无恐(2) 有恃无恐(3) 龙去陆进(1) 龙去陆进(2) 嗜赌粤督(2) 嗜赌粤督(3) 嗜赌粤督(4) 畏罪潜逃(1) 畏罪潜逃(2) 畏罪潜逃(3) 化险为夷(1) 化险为夷(2) 番摊赌牌(1) 番摊赌牌(2) 长堤烟花(1) 长堤烟花(2) 首开公赌(1) 晚清时的广东,最早纳入公赌的赌种是围姓。 何为围姓?围姓是科举的别称。在封建社会,科举是学子步入仕途的主要途径,在世人的眼里,该是何等的神圣。 明清时代的科举分级别举行,省考(乡试)在秋天,故叫“秋闱”,中榜者为举人;京城会试在春天,叫作“春闱”,及第者为贡士;殿试在会试同一年举行,及第者统称进士。科举分文武科,另还有学政的岁考、科考。科举时代的试院称闱院。闱院用土木构成围栏围墙,考生坐在“围”中面壁答卷;所谓“姓”,特指参与科考的学子及中榜者之“姓”。 “围姓”即是一种利用考生姓氏而进行的博戏。 相传围姓起源于清中广东山紫村机房中人的斗彩,文人们先将参加科考者的姓氏搜集起来,剔除大姓,猜圈能中榜者,待揭榜后核对猜圈的准确性,输者出酒钱。初时的围姓只是文人间的娱乐,其后,慢慢滑向赌博,流传于民间。围姓具有大众化的特点,不似赌桌上的聚赌,通常只能数人对赌;而围姓赌,参与者可以成千上万乃至无限,于是民间的赌商便以围姓聚众开赌,获利甚丰,参与者再也不限于文人了。 咸丰十一年(1861年),广东贡院因在太平天国战争中被焚毁,官府无力修复,而省级科考又必须在贡院如期举行。去过澳门的绅士提议,不妨仿照澳门的做法,采取围姓筹资用于修院经费。这一无奈之策得到众人附和,于是一批著名的绅士请求官厅,官厅在两广总督劳崇光、广东巡抚耆龄的肯许下,同意他们以围姓博艺两年,收入用于修复贡院。两年后,围姓停办。贡院落成(院址即今日的广东省博物馆),总督劳崇光还出席大典。 这是中国历史上首例官府批准的赌博活动,与大清律例的赌禁背道而驰。清政府与历代王朝一样,严令禁赌,犯者或斩首、或笞杖、或囚禁、或徙流;若是官员,革职、抄斩、枷号、鞭挞。历代虽有聚众赌博的赌商,但都是违法暗行,不敢公开聚赌,更没有官府公然开赌。 这次围姓赌博竟太平无事,虽然广东官府声明只办两年,下不为例,但官僚们无不从官方开赌中看到一条筹饷的财路。此后数十年间,围姓或开或禁,一则看地方财政之状况,二则看总督和巡抚的胆识。官府开赌,自然不限于围姓一种,凡大众化、商业化的赌式都有可能得到官府的钟爱。 官督商办,赌商承饷,赌饷从此与广东财政结下不解之缘。 围姓的具体赌法是票局立规,剔除张、李、王、陈等大姓,这些大姓考生多,中榜的也多。围姓只限于在票局规定的小姓中猜圈,在乡试、会试、岁考、科考之前,票局把参加考试的小姓公布,参赌者从中圈画20个姓为一票,票价一般一元,票局收票后发给参赌者一张号码凭据,作为揭榜后中彩领取彩金之用。票局以圈姓命中率高低决定是否中彩及彩金级别,彩金分头彩、二彩、三彩,一千票为一簿,即票资1000元。票局拿出600元派彩,200元充饷,另200元作为票局的毛利。头彩最高可定300元,就是说若买一票高中,就能获得300倍的回报,怎不令赌徒朝思暮想、趋之若鹜?其实参与者想中彩,何其难!票商虽然每局所获不及幸运赌徒,却是赚“梗”(定),每簿都有百元以上的纯利。 围姓赌博,最初只有乡试一种,为了扩大聚赌机会,渐扩大至其他官方考试,最后连县、府两级的小试也纳入围姓赌。 围姓牟利之巨,唯鸦片贩卖能与其比肩。但鸦片生意风险颇大,围姓则是官府恩准的“公益”事业,无虞风险。显然,要想获得承办权,须与官府关系密切。围姓还不比一般的赌种,非地方上的儒商方能承办,否则,一般的赌商连围姓的“姓”也搞不到,遑论开办围姓赌了。历任承办围姓的儒商之中,刘学洵名气最盛。 刘学洵为广东香山人,字慎初,粤省著名大儒,曾授翰林院翰林,任候补道台。刘学洵虽是会试三甲,却在仕途很不得志,于是回粤转为经商。围姓公赌及私赌,皆需主考的学政大人关照,刘学洵是翰林出身,与广东贡院的典试官们交谊颇深,刘学洵深知经营围姓之赢利。他做过一阵子茶商,便改做民间赌商,充分利用他与贡院的密切关系,先后在广州、澳门开设围姓赌馆。 光绪十年(1884年),张之洞出任两广总督,时值中法战争爆发,军饷激增,张之洞力排众议,复开围姓公赌,将围姓承包给富有围姓经营经验的私赌儒商刘学洵。在李翰章(李鸿章兄)、李鸿章督粤期间,刘学洵再次荣获围姓公赌承办权。其中,在李鸿章手中,刘学洵的围姓公司年承饷达200万之巨。按照围姓总投注额的分配比例,两成充饷,两成为票局毛利,那么刘学洵的围姓公司的年收入肯定在200万元以上。因为年饷是签约时协定的,实际上总投注额会超过预计的总额。那时,一艘千余吨的新造战舰,价值10多?元,刘学洵围姓公司盈利状况,可见一斑。 刘学洵在广州城西第八甫设有“富贵”、“京华”两票厂。在西关荔湾建有刘园一座,大屋精舍,皆有画廊相连;假山荷池,绿荫花香,堪与当时著名的海山仙馆媲美。刘氏一家穷奢极侈,连满清贵族也汗颜。话说张之洞虽力主将围姓承包给刘学洵,但他发现,刘学洵票厂的收益情况远远超出协议时的估算,年饷不可更改,便欲令刘学洵另作捐款。刘学洵叫穷,张之洞一怒之下,以查抄现银之由没收了刘学洵的刘园。刘学洵带一妻八妾逃往杭州,他早有准备,先前就在杭州建有刘园一座,气魄不亚于广州的刘园。张之洞卸任离粤,刘学洵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刘学洵财大势大,加之他走的是先官后商之路,声望及权势不是一般民间商人所能比拟。《中华赌博史》说刘学洵:“借金钱的魔力,(刘学洵)一手支配广东政府的支出和试官私囊的收入;加之刘一意交结权要,势倾一时,其金钱势力更足以左右士子(考生)之成败、官吏之进退;典试官如主考、监临、提调等,都要仰他的鼻息。” “发明创造”(1) 围姓为中华赌博史上最早的,属于宽泛意义的彩票博戏。它的最大“贡献”是为官府开辟了一条应急的财路。诚然,官府和赌界,都不会满足于这一种公赌博戏。在此,广东的赌界人士的聪明才智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发明创造”层出不穷;而官府大人“慧眼识珠”,及时将民间的流行的新赌式,纳入公赌轨道。 继围姓之后,纳入公赌的赌种有番摊、山票、铺票、白鸽票。其中山票、铺票、白鸽票等,纯粹为广东赌商发明。 山票 山票及后面介绍的铺票都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彩票,严格地讲是具有广东特色的地方彩票。在中国赌博史的长河之中,彩票发育最晚--清朝时才在广东赫然问世。山票呱呱落地便在广东赌坛中唱主角,肩负起力挽围姓取消、赌饷空虚的“大任”。它几乎没有经历过偷鸡摸狗、违例私开的痛苦期,立即就被督署衙门看好,披上合法外衣,堂堂正正聚众招赌。 山票铺票的发明,不能不佩服广东赌商的精明。当然,广东的赌商不是凭空发明,前面介绍的围姓赌博,就带有彩票意味,又不是真正的彩票。围姓可以猜测,尤其是地方的乡试,与典试官有联系的人士可以探听有关机密。如参考的学子“有才有财”,中榜机会极大,圈画必中;若“有才无财”,考生试卷令考官大人满意,中榜希望较大;若“无才有财”,可以重礼贿赂考官,入榜不会太难;若“一财(才)”都没有,名落孙山则成定数,若圈画此姓便增添了一分败数。胜数多者,必然是与典试官有关系的人士,围姓票商也必然会与典试官搞好关系,对中榜者有个底,然后就叫亲戚朋友买票圈画中榜率高的姓。 票局连中彩的机会,也不轻易让给蒙在鼓中的票友。 纯粹含义的彩票不可猜圈,但围姓这种准彩票具有广泛的参与性,又不能不引起赌界人士煞费心机。 广东与澳门的赌博,从来就是互通有无。澳门就曾有过彩票品种,由洋商经营,是现代意义的号码彩票。由于洋商不擅沟通中国赌徒心理,中国赌徒除博钱外,还喜欢以博寻欢求娱。单调的号码彩票无法引起中国赌徒的浮想;死板的开彩方式更无法营造乱哄哄的热闹场面;另外洋号码大多数人看不懂,人们习惯繁体字数字,排斥简单的阿拉伯数字(如1、2、3、4),这就注定了洋彩票在澳门成不了气候。 但洋彩票给广东的赌界人士启迪,这种博彩绝对公正公平,中彩完全是凭运气。过去围姓赌博曾发现舞弊事件,致使不少赌客退避三舍。 于是就有了山票、铺票这类富有中国特色的彩票。 山票是以汉字取代号码(实际上也有号码,但开彩不根据号码,而是做领彩的票根),从《幼学千字文》中选出120个字,从“天地玄黄”到“遐迩一体”(中间删去“吊民伐罪”这4个不吉利的字)。投买者任意在120个字中选出15字为一票,票值即是投买者下的赌注。投买者留下票根,若中彩可凭证领彩。彩金分一彩、二彩、三彩,投买总额的65%派做彩金。山票每月开3次,全年开36次。有的票厂每一千票为一组开彩,这样每一次开彩分若干回,一年就有数百至上千回。 “发明创造”(2) 开彩采用摇珠法,又叫球卜法。需备两套珠(或球),一套是分别刻有字的无色大木珠,共120个字珠;另一套无字有色,其中白珠90个,红珠30个。开彩在一个台子上,台子两侧分别放有橄榄形的大圆筒。届时票厂人士、公证人到场,参赌者及局外人可任意参观。荷官把无色的字珠放入左边的圆筒,把红白两色的珠放入右边的圆筒。插上关闸用力摇搅,把字珠和红白珠搅混。然后,拔开关闸,每摇一次,左边滚出字珠,右边滚出色珠。若左边滚出个“光”字,左边荷官便高唱“珠称夜光的‘光’字啊!”右边的荷官,若滚出的是红珠,就应一声“中”;若是白珠,就唱“吉”(粤语中“吉”字作“空”字解)。所有出的有效字珠,全悬挂在竹篙上,越往后,气氛越紧张,参赌者计算自己圈划的字,或高声喝彩,或垂头丧气。全部出完,便有30个与红珠对应的有效字,票友留在票厂的正票,以中字多少来决定是否中彩及中彩等级。 这种开彩法无欺诈,气氛热烈,大受赌徒欢迎。 铺票 与山票相比,铺票的慈善色彩更浓。 广州附近的珠江三角洲乡镇地势低洼,一遇涨水便发涝灾,“桑基围”(桑基是广东特有的经济作物田塘,围指堤堰)常发生崩溃。修复加固堤堰的费用不可能倚赖向农民加征水利税,常用的办法,是要财主商家认捐。这种摊派式的捐款,令许多富家怨声载道。 光绪年间,南海、番禺、顺德、香山的地方绅士,为筹水利款,改原有的摊派为“捐借”,即向商家捐借后由地方负责偿还,但还本不付息。这种做法深受商家的拥护,也算得为地方水利建设做了一桩善事。地方为还“捐本”,只有借助于铺票这种彩票。 具体做法是以当地的商铺号为单位,向各商号捐借银款(假设为)10两银,须120家商铺认捐,共计1200两银水利基金。所认捐之商铺,均有商号刊于票底,如祥发、鸿业、裕民、广信等等,这种彩票就叫铺票。 120个商号全部以盖印章的方式印在每一条票上,投买者圈画10个商号为一票,每票票值通常为一两,1000票为一簿,每一簿收银1000两,即可开彩(也有满1200两银为一簿)。开彩开出20个有效商号,以确定是否中彩及彩金等级。彩金分三等,1000两总票资中的600两派彩,归中彩者分得;100两用于偿还商铺捐资,以认捐先后偿还;还有100两作为铺票“义会”的办事经费及纸张印刷成本;最后剩的200两就是铺票的宗旨--派做修筑堤堰沟渠的专款。若商铺共捐借1200百两银,每次还100两,就需开彩12次,最终筹得的水利经费则高达2400两银。 开彩采用摇珠法或卜杯法。卜杯又叫抛杯,分阴阳两种杯,也是一种公开公平的开彩法,但较摇珠更具迷信色彩,卜杯在神庙举行,抛杯前还要祭祀神仙菩萨。 铺票义款并不限于“桑基围”,修路架桥、兴学赈灾等都可采取铺票形式。光绪末年,李鸿章招商承办番摊的同时,也把铺票与“海防经费”挂钩。那时期,合法赌馆均悬挂“海防经费”的灯笼,“海防经费”成了赌馆的代名词。 铺票义会,商家须承担一定的风险。有的地方,最后铺票无法推销出去,商家要如愿收回捐本就成问题。因此,在这些地方,取消以捐借先后偿还捐本,而是每次开彩后,平均偿还所有捐借商号的部分捐款。铺票义会,仍会受到社会人士的谴责,仍有被禁之虞,一旦禁止,商家的“捐款”就成了真正的捐款,不能偿还。 “发明创造”(3) 在铺票义会后期,所圈画的字不再是商号(但票底仍印有商号),而是请绅士作一首似诗非诗的颂章,五言一句,如“商号辉百粤”、“多财景通妙”、“福禄寿连增”、“万载沛余香”等,全都是颂扬商人功德、恭喜发财之句。全文共120字,以供投买者圈画。 中国自古重仕轻商,商家为富不仁,他们即使捐了钱,也是应该的,何须以此美文颂扬?这种情况,大概也只有商品经济活跃、观念趋新的广东才会出现。 白鸽票 传闻白鸽票产生于道光年间,另有一说是在光绪末年。那时维新派竭力主张以新学取代旧时科举,朝廷争议中维新派渐占上风,若科举一旦取消,围姓也就失去存在的根基。在围姓生死存亡关头,善于随机应变的广东赌商就以白鸽票作为替代围姓的赌式,当时的白鸽票有个别名叫“小围姓”。 但白鸽票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彩票,它与围姓博戏相去甚远,与山票的戏法最为接近。白鸽票也是圈字,只是可供圈画的字较少,仅80个字,故有“八十字有奖义会”之称。字源与山票一样,也是来源于《幼学千字文》,从“天地玄黄”到“鸟官人皇”。投买者圈10个字为一票,开彩开出20个有效字,以中字多少决定是否中彩及彩金等级。 白鸽票名称的来由,是利用白鸽开彩,80个字卷成小球,白鸽衔出20个小球,就是所开的字。这种开字法简单公平,白鸽只需稍加训练就会去衔那些吃不得的纸团。 中原赌界人士,一直讥讽广东赌博是白丁博钱(旧指没有功名之人为白丁,功名多以求学科举获得,白丁又特指文盲),博戏的品味太低,白鸽衔字只能显出广东人的“愚蠢”。后来广东较流行师爷查字开彩。查字规矩繁杂,非儒生开字不可,师爷依规查字,无法作弊。字分上下层,如“寒来暑往”,以“秋收冬藏”对;“金生丽水”,以“玉出昆岗”对。对应字不能开齐(即全部入选),有诸多的限制。师爷开出的字,逐一悬挂于堂(事先备好写有字的锦帜),供人核对,开字越往后,胜负越明朗,气氛也就越紧张。开字完毕,燃放爆竹。 白鸽票的彩金分成六等,它不像围姓、山票、铺票那样,以圈画胜字数量多寡论定彩金等级,白鸽票的胜负是事先确定的:若中10字(全中)得十两银,中9字得五两,中8字得二两五钱,中7字得五钱,中6字得五分,中5字得五厘,以下皆为输。白鸽票开彩,往往会空缺头彩甚至二彩;当然有时会出现数个头彩,令一会总票资不够付彩,票商就要垫出老本。 白鸽票一票赌注三厘银,一千票为一会(以票面的号码为凭,票局不可卖出逾一千号的票),卖满一千票即可开彩(也可积累若干会,到指定日期连开数会)。若中头彩,可得相当一票赌资333倍的重彩。与山票、铺票一样,是一种“一两博千金”的赌法。 但与山票、铺票还有不同。山票、铺票是赌徒互博,看谁赢得总额不变的彩金;作为庄家一方,所提取的毛利也是固定的,赌商可谓包赢不输。而白鸽票是庄家与赌徒对博,尽管派彩的等级数量有利于庄家,庄家仍有背运的时候,不但赔光所有投买者的赌注,还会蚀老本。当然这种情况很少,最终的大赢家仍是坐庄的赌商。 白鸽票在清末就在中南、东南广为流传,并且冲出国门,传到美洲大陆。到民国时,开彩除衔字法、查字法外,多流行摇珠法。白鸽票在澳门,从诞生起一直到今天,都是热门彩票,开字法采用电脑,故称电脑白鸽。 晚清时广东赌业的发展不是一帆风顺的,禁赌的呼声与开赌一样炽热。 时开时禁(1) 大清律例严禁赌博,不过酷律是一回事,执行又是一回事,原因是上至朝廷官员、下至衙门差丁都好赌。赌风盛行,赌徒遍地,但没有人敢公开聚赌,赌馆皆是没有招牌的地下赌馆,赌商是一种不合法的身分。 1861年,广东首开围姓公赌,筹款用于修复贡院。官府申明:只许承办两年,下不为例。两年期满,果然停办,但围姓私赌却风风火火流行于民间。 同治二年(1863年),郭嵩焘出任广东巡抚。其时,经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运动双重打击,清廷国库和广东省库空虚,虽然贡院靠围姓扶持得以修葺,但广东的清军却匮乏军饷给养。郭嵩焘决定拿赌商开刀,他先出禁赌告示,后查获天和等围姓赌馆。郭嵩焘判罚14万两银充作军饷,被罚的赌商为保身家性命,皆如数缴清罚款。 此案开启了巡抚大人的心窍,若一味严禁重罚,以后还有谁敢私开围姓?没有围姓赌博,罚款充饷就断了来源。于是,郭嵩焘采取“寓禁于征”的办法,招商承办围姓公赌,以绝私赌;商办围姓,向政府缴纳年饷。年饷由原来的数万元,逐年增至逾十万元。 广府上缴国库的军饷圆满完成,清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广东围姓公赌连开8年。同治十年,御史邓承修上奏,请求禁止广东征收赌饷。清廷不能装聋卖哑,当年谕令两广总督瑞麟、广东巡抚张兆栋取缔一切围姓。 此后围姓禁而复开,开而复禁,就到了光绪十年(1884年),洋务派张之洞任两广总督。当时,中法战争爆发,直接危及省府、珠江三角洲和广东沿海的安全。张之洞欲筹设兵工厂、钱局、虎门炮台和秀英炮台,军饷奇缺,而军费开支剧增。张之洞申明大敌当前、民族存亡之大义,下令招商承饷围姓,承办者为围姓儒商刘学洵。 赌禁一开,官员中立即爆发“严禁”与“弛禁”之争,奏本频频急驰清廷。次年11月,张之洞联手在粤的钦差大臣彭玉麟、广东巡抚倪文蔚复奏,准予围姓招商承饷。张之洞承诺将从围姓捐款内提取20万元,交给清水师提督方耀,支付清水师在黄埔船坞建造“广元”、“广亨”、“广利”、“广贞”等四艘炮舰款项。四艘炮舰巡驶在省河及虎门一带的珠江口,令法国战舰不敢贸然进犯珠江口及省城。 时开时禁(2) 赌博竟为反侵略战争作“贡献”,“严禁派”一时无法可说。而“弛禁派”则“理直气壮”:围姓私赌,禁而不绝,政府无法征饷,军饷不足,只有向百姓增收税捐,民怨鼎沸;弛禁围姓,暂且招商承饷,既可减轻百姓重荷,又可令禁而不绝的围姓私馆难以生存,还可充盈国库省库,实在是利国、益民、富省之无奈“良策”也。 张之洞之后,李翰章督粤。他继承前任,暂且弛禁围姓,将围姓承包给公和及瑞成两家赌博公司,两公司报效80万元,6年分摊(年饷除外)。两家公司在省城及郊外分片售票,刘学洵的公和公司原本就霸占了省府的有利区域,所收的票资远远多于在外围发展的瑞成公司。 另外,刘学洵还是老师馆的后台之一。所谓老师馆,源于番摊馆的后台成员,后台是翰林或进士等绅士的叫老师(番摊)馆,后台是驻扎官堆的武弁军人叫官堆馆。民间赌商欲开番摊私馆,须这些权势人士庇护,方能斗胆经营,每日向庇赌的后台孝纳银元数十至百元不等。 当时总督衙门尚未开放番摊,官方不便招商承办征收番摊饷,但李翰章准许征收陋规,一年竟达40万元。陋规是一种对不良行为及行业的强迫性征收捐款,“以罚代禁”。类似今日某些地方向工厂征收排放废气污水费,工厂便获得排污的“合法”权利,维持现状。李翰章亲自插手陋规征收,随意性很大,当时武员李世桂包庇的一间大番摊馆,因为与李翰章“识做私了”,李翰章竟特许年缴陋规一万元。 广东巡抚马丕瑶上奏朝廷弹劾李翰章贪劣,认为征收番摊陋规,实则承认番摊合法,主张禁止收受番摊陋规,严禁番摊及围姓,对两者赌商一体查办。然而,不久,马丕瑶暴卒,传言为庇赌者所害,苦无实证,不了了之。禁赌也随之流产。 李翰章去任后,谭钟麟继任,谭氏继续开赌,只是不予刘学洵续办围姓。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李鸿章出任两广总督,比其兄翰章,犹过之而无不及。刘学洵在张之洞督粤期间承办围姓,承饷远远高出另一家公司,业绩骄人,李鸿章便把省府的围姓承包给刘学洵一人经办,年饷200万元,令赌坛巨富刘学洵锦上添花,名声远播。 李鸿章有现代海军之父之称。甲午战争,李鸿章一手创建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为李鸿章人生中的一大悲剧。李鸿章署督粤桂,沿海有英、葡、法等列强海军,粤海水师实力单薄,大清南疆,岌岌可危。振兴大清水师、巩固海疆,亟不可待。然而,慈禧太后宁可把海军经费派做修建颐和园,也断然不肯增拨海防军饷。 李世桂以李鸿章兄长之朋友的名义,与李鸿章攀上关系,说服李鸿章将番摊招商承饷。李鸿章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因为过去征收的陋规钱额太少,并且会产生经办官员牟取私利之漏洞。但李鸿章不敢贸然开禁,怕招致禁赌人士和政敌的非议。 正巧这年,广州西关番摊赌馆发生命案(番摊为博钱类赌式之一,须聚台押注及开彩,较之彩票,赌博意味更浓,也更易发生争斗),给李鸿章找到“正当”理由,他下令革除陋规,由官厅收饷准予承办番摊,筹饷派做“海防经费”,并申明严禁番摊私赌,一旦查获,严惩不贷。 时开时禁(3) 李鸿章将省府番摊,承包给“查办西关赌馆命案有功”的李世桂,年饷200万元。番摊是一种面对面的赌博,极具刺激,参与者十分踊跃,李世桂将“海防经费”的灯笼高高悬挂,盈利滚滚而来,大有后来者居上之势。 粤省赌界,“文有刘学洵,武有李世桂”之说,广为流传。 此刻,老牌赌商刘学洵面临围姓行将灭绝的危机。朝野提倡新学,废除科举的呼声越来越高。未雨绸缪,李鸿章在科举还未废除前,便下令开放白鸽票(小围姓),以取代行将退席的公赌“元勋”围姓。但白鸽票却没有承包给面临“退休”的赌坛宿将刘学洵,而是批给有李世桂参股的票厂承饷,年饷30万元。 不久,李鸿章去任,陶模总督粤桂。陶模的权势魄力,远不及李鸿章,故急于建功立业,矢志禁绝粤省所有赌博。还在陶模与司道们商议奏本之事时,粤省就有人与清廷急传信息,京中马上电驰两广总督衙门,电文:“此事既许承商,试办数年,万不可中途失信。”看来,朝廷最关心的是粤省能否如数上缴国库款额,而不是维护大清律例的严明。 至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清廷仿行宪政,议定改革考试制度,废除科举(注:到1905年,慈禧太后下令后,正式取消科举)。广东广西的围姓面临灭绝,陶模联手广东巡抚合议以新赌种取代围姓赌饷,新开的赌种有山票、铺票,年饷有百余万元,承办商为区萝屋和苏域农。围姓大赌商刘学洵审时度势,觉得偏门生意还是趁早收山为好,以免像赌徒穷赌一朝博尽。他再度远去杭州做寓公,把围姓公司交给属下打理,不再在广东赌坛露面。 至此,广东的五大赌种,围姓、番摊、白鸽票、山票、铺票,先后皆纳入官府的合法公赌。 广东赌界出现“百花齐放”的热闹场面。 禁赌闹剧(1)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岑春煊任广东布政使,谭钟麟任总督。岑春煊是光绪武科举人,少年得志。谭氏年迈昏庸,有“盲谭”之称,但在贪敛上一点也不含糊。上任伊始,刘学洵的围姓专营期满,据说谭氏待价而沽,结果宏丰老板给的私银更多,围姓自然非宏丰莫属,报效费一次缴足160万元(比刘学洵原来缴纳的一次性报效费少40万元),谭氏还拟弛禁番摊私赌。 岑春煊对谭督无视他这个布政使之存在不满,岑春煊父亲是“剿平云南回民起义之功臣”、晚清著名将领,官至云贵总督。岑春煊本人是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辛磊 祝春亭
  • size 大小:
  • pages 54603
  • desc 摘要描述: 赌城往事:一个江湖大佬的赌业传奇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