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剩女重生记.epub
预览字体调节
都市剩女重生记 两颗心的百草堂   都市剩女重生记录 作者:两颗心的百草堂 第一章:马马琳的新生 明天是马马琳30岁的生日,这一夜似乎特别漫长。回想起大学毕业8年了,终于在冰城贷款买了一个小窝。躺在这个自己精心布置的不到40平米的小窝,她突然觉得很哀伤。 马马琳是个很迷信的人,因为马马琳的老爸就是算命先生。他狂热的爱好算命、风水、占卜…… 老爸曾经反复掐指推算,对马马琳说:「女儿啊,你不到30岁是嫁不出去滴」。 马马琳心里有意无意的记着这句话,对感情的事情,始终不敢太认真,反正,用老爸的话来说,你的婚姻不顺,感情之路坎坷…… 毕业之后马马琳只身一人背着个小行囊就来了冰城,工作不算顺利,也不算坎坷。一步步的往上爬,从一个小编辑到产品经理,再到现在的自由产品设计师。一晃就是8年,已经到了大龄剩女阶段了。 马马琳很少回老家,但是梦中常常有家中的影子。 她不敢回去,那里有自己最美丽的回忆,也有最伤痛的记忆。老家有死去妈妈的墓地,有那个曾经非常爱自己,如今却是陌路的男人。这一切,像一个毒蛊,深深的种在马马琳的心里。 明天就是30岁了,30岁之后真的能够顺利嫁人吗? 就这样辗转中,马马琳睡着了,伴着厨房忘记关的煤气,马马琳沉沉的睡着了。 突然,感觉自己摔倒了,马马琳迷迷糊糊的拍拍自己,想要爬起来,可是睁开眼睛,看到眼前黑乎乎的一堆柴火,自己坐在脏兮兮的泥地上,旁边有个小竹椅,貌似自己是从小竹椅上摔下来的。 看到自己的手,黑乎乎的,手臂上还有隐隐的黑色蚯蚓线,这这分明就是小时候的自己。难道自己重新回到了小时候?不会是自己整体念叨希望重生,就真的重生了吧! 马马琳看着这个厨房,四周通风,破破烂烂的,还是瓦片的屋顶,斑驳的阳光也透了进来。和自己的新装修小屋是天差地别,一点美感都没有。可是她感觉好激动啊!这里真是自己小时候的家。 「难道上天觉得我怨念太强大了,所以大发慈悲让我重活了一回吗?」她又高兴又激动。 马马琳有点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重新坐到椅子上,觉得自己浑身都没有什么力气。 忽然记起来,听老爸说,小时候,是有一回,自己发烧了,放学回家,大人都不在,一个人坐在烧火灶台前的椅子睡着了。后来爸爸妈妈发现了,自己已经晕倒在地上了,把他们给吓坏了。 重生了真好,马马琳觉得自己可以做的事情,真是太多了。 重生了她不要妈妈那么早那么痛苦的离开自己。 重生了,她要让爸爸妈妈弟弟都过上好日子。 重生了,她不要再有那么多感情纠葛,只要规规矩矩的生活就好了。 重生了,马马琳也要做个很牛很牛的人! 马马琳还坐在竹椅上,想的出神,厨房的门打开了。那个梦中千百回见到的妈妈,活生生的站在眼前。很年轻,还是记忆中的那样,妈妈个子很高,皮肤很白,脸的颧骨有点高,黑色的长头发,穿着这个时候流行的的确良花衬衫、黑色高腰裤。 「是小琳回来了吗?」妈妈走过来问。 马马琳顿时泪流满面,黑色漂亮的眼睛,没有焦距,这是妈妈!前世梦中千百次出现的妈妈,还是看不见自己。她扑过去,紧紧的抱着妈妈,大哭起来! 妈妈很奇怪,这小妮子,今天怎么了。 「哎呀!头怎么这么烫,生病了吧」妈妈心下了然,以为是身体不舒服,才这么娇气。妈妈就蹲下用力的把女儿抱起来,想要把她抱到卧室里。 马马琳才挣脱起来说:「妈,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晕,我帮你烧火做饭吧!」 「没事吗?我女儿什么时候这么乖了,平时不都是要看动画片的吗?」 嗯嗯,马马琳恩恩呜呜的说自己没事,就开始用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开始干活了。 妈妈也开始淘米煮饭了。一时间,厨房就两个人,马马琳觉得这就是幸福,满满的味道。 重活了,一定要认真的和妈妈过好每一天,绝不再让自己后悔遗憾。 烧好火,她主动去帮妈妈择菜,以前,马马琳是绝对不做这个的。小时候自己很讨厌吃青菜,因为怕有虫子。 虫子是她的天敌,记得去上学的路上,看到一只大青虫,马马琳会绕道另一条路走。择菜更是恐怖,时不时,会遇到菜叶上的小虫子,恶心的要死。 但是今天马马琳居然自告奋勇的帮忙择菜,妈妈奇怪了一下又释然了,孩子嘛,总是三分钟一个热度。 这时候,厨房进来了一个白胖胖的鼻涕男。 哇卡卡,这就是弟弟啊,弟弟小时候好萌啊。要是鼻子上的两条鼻涕能去掉,就是标准的小正太。眼睛超大,水水的,睫毛好长! 马马琳,眼睛都发亮了。真不知道自己以前为什么那么讨厌弟弟。 从小到大和弟弟吵架,甚至动手打架。那时候黑瘦的马马琳常常都是白胖的弟弟手下败将,床底下常常成了马马琳的最好藏身地方。 家里老是听到这样的对话 「你到底出不出来」弟弟爬在床边叫 「不出来,就是不出来」马马琳窝在床底下! 对阵了很久,突然「哇……」的一声,弟弟的必杀技,请了外援,妈妈就进来,把马马琳解救出来了,总还会抱怨一句,「你是姐姐了,不能让一让弟弟啊」。 这时候马马琳总是超难过,难道要让我出来挨揍啊,弟弟那肥肥的手,是典型的一顿胖揍,自己还打不过他呢。 最一开始,恨弟弟抢走了妈妈。想马马琳也才两岁时,就因为弟弟,没有妈妈抱。 等自己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又要照顾弟弟,每次分东西,都被弟弟抢走,不给他还哭,妈妈总是一句话,你是姐姐,要让着弟弟。 再后来,自己上学了,周末和同学出去玩时,常常要带着这个鼻涕弟弟,简直就是深恶痛绝。 到长大后,妈妈走了,爸爸另娶他人,姐弟俩早早的成熟了,两人相依为命的感觉。 现在看到这个鼻涕小正太,马马琳由衷的高兴。 「小俊,过来,和姐姐一起择菜吧,很好玩的。」 弟弟马马俊一听好玩,就被马马琳骗过来干活了。 不过,马马俊确实不是来干活的,看到菜叶上有虫子,很兴奋的挑出来玩的不亦乐乎,把马马琳吓个半死,又要维持姐姐的威严,真真是太恐怖了。 虽然30岁的灵魂了,还是怕这肉乎乎的小东西。 一边干活一边打闹,终于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老爸回来了,这个时候的爸爸,面色红润,鼻子下面两撇小胡子,很精神,个子也很结实。马马琳的脑子里却浮现出,那个瘦弱的,满头白发的小老头,和现在的样子对比,她又一次忍不住掉泪了。 马马琳没有冲过去抱爸爸,农村的孩子,和爸爸没有那么亲热,爸爸总是扮演很严肃的角色。 到吃晚饭了,一盘抄空心菜,一盘酸辣白菜,还有一些咸菜,没有肉。唉!马马琳是个标准的肉食性动物,从小时候开始就是每餐无肉不欢,记得自己小时候天天吃饭就闹,就想去隔壁奶奶桌子上蹭菜,蹭点肉啊,带鱼啊,什么的菜。 奶奶不好对小孩说什么,就指桑骂槐的说,是妈妈指使自己去吃菜的。好几次,妈妈气的拿着竹编狠狠的揍马马琳,马马琳却屡教不改。 婆媳关系本来就不好,这样一闹,家里更是闹翻了。小孩的哭声,大人的叫骂声,声声入耳。 「快吃啊,发什么呆」爸爸一大声,把马马琳惊醒了。 嗯,马马琳一头扎进了装满白米饭的大瓷碗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去奶奶的桌上蹭吃,让妈妈受委屈,自己要好好赚钱,让家里天天都有肉吃! 一家四口人,吃饭也没有什么禁忌,都是边吃边说话聊天。 马马琳很快吃完一碗饭,就觉得饱了,看妈妈还在喂弟弟吃饭,马马琳跑过去和妈妈说:「妈妈我来喂弟弟吃饭吧,我吃饱了」 「今天这么乖,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会又想要买什么东西吧?」妈妈疑惑道。 「呵呵,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想给弟弟喂饭」马马琳一把拿过妈妈手里的碗,开始给弟弟喂饭。弟弟这个时候,标准的恶心人,鼻涕老长,吃的饭,还要妈妈嚼过一遍。真恶心,想到自己小时候就是这样过来的,不想了不想了。于是马马琳也把饭和菜拿到嘴里嚼了一遍,再吐出来给弟弟吃。弟弟吃的,呃,很香。马马琳心里暗暗高兴,小样,叫你再欺负姐姐,天天叫你吃我的口水。 吃完饭,天就有点黑了,厨房也打开昏暗的小灯,灯旁边有小虫时不时的飞来。马马琳喂完弟弟吃饭,就打发弟弟出去玩了。帮妈妈收拾碗筷,洗碗。 妈妈更加怀疑,这妮子这么勤劳,没有目的就怪了。「说,想要什么?」 马马琳心想,实在是自己小时候太不听话了,难得听话的时候,妈妈居然以为自己是有目的的。好吧,马马琳过去,拽着妈妈的围裙说「妈,给我1块钱吧」 「你要那么多钱干嘛?」那时候1块钱也不是小数目,平时家长给零钱,毛票就了不起了。 「额,我要练习书法,要买毛笔,买墨水」马马琳随口说了一个借口。 妈妈一听,乐了,「就你,小萝卜头,铅笔都拿不稳,就开始要练习书法了,找你爸去,你爸那有很多。」 马马琳,随便应了声,还是很勤快的帮妈妈洗碗,还打扫了厨房的卫生。也许是个字太小,小身板一会就觉得累了。 吃完饭,又有人叫爸爸去看病,爸爸背个小药箱走了。这时候的乡村医生,又叫赤脚医生,大多都背着药箱上门服务的。马马琳记得自己小时候,一到晚上总是早早的睡着了,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早上,爸爸又常常很早出门干农活了。 这个时候,马马琳和马马俊还有妈妈睡在同一张床上,爸爸睡另一个房间。今天她很兴奋,也觉得睡不着,都到半夜了,感觉妈妈起身,跑到爸爸房间,然后就有床板吱吱呀呀的声音……注定不平静的夜晚啊! 正文 第二章:遭遇流血事件 第二天一大早马马琳就醒来了,天刚蒙蒙亮。 因为爸爸要出去干农活,夏天早点出门比较不晒,所以妈妈要早早起床煮饭。 马马琳听到妈妈起床了,也一骨碌的爬起来。妈妈眼睛不方便,有时爸爸会一起起来帮忙生火。 但是爸爸干活比较累,晚上又睡的比较晚,早上常常是妈妈自己起来。 「妈,我睡不着,我来帮你烧火吧!」马马琳爬起来跟在妈妈背后说。 「这么早起床?平时吃饭了叫你都不起来,今天是怎么了?」 「嘻嘻,就是睡不着啊」马马琳耍赖的跑到烧火灶前,开始生火。这时候生火,没有打火机,用的是火柴还有松树的根。灶台下面有爸爸砍好的一小块一小块的松树根,马马琳不熟练的点着火柴,点了好几根,都没有成功。 妈妈听到了,急了,「丫头,你这哪是烧火,简直就是捣乱」。 我只好把火柴递给了妈妈,看着妈妈熟练的点火,凭着感觉把松木根对着点燃的火柴,有点对不准,但是当火柴快燃尽时,松木根也终于点燃了。看到妈妈,放开了火柴,大概是烫到了。 马马琳的泪水忍不住掉了下来,这一幕,长大后一直在她心中。 想着妈妈看不见,但是家务一样都做好好的,平时没有感觉,直到妈妈走了,回想起以往一幕幕,自己总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想着大清早,妈妈一个人在烧火,一个看不见的人,如何知道火什么时候点燃。自己却那么的不懂事,总是睡到天亮,很少帮忙。 成年后的自己,梦里一幕幕妈妈的生活场景,总是梦里很温馨,醒时很痛苦。怕妈妈走着走着摔倒了,怕妈妈一个人的时候迷路了,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看着妈妈,熟练的烧火,马马琳再一次对自己说,一定要让妈妈幸福,上天既然让自己重生,一定不能再失去妈妈。 今天是礼拜六,不用上学,早上爸爸吃完饭就上山干活去了。马马琳很乖的在家帮妈妈做家务。弟弟是在家坐不住的,吃完饭就跑出去玩了。 昨天下午开始,马马琳就特别勤快,妈妈突然觉得,也许是女儿长大了,懂事了。 从早上帮妈妈收拾碗筷,扫地,喂鸡,晾衣服,不知不觉就中午了,虽然是很琐碎的事情,可是她却做的很开心。时光可以从来,是多么幸福,这样的一天,家人都健康,过的很平静,很温馨。 到中午吃饭了,妈妈叫马马琳去叫弟弟回来吃饭。 马马琳跑到邻居家去找马马俊,看到弟弟和一堆的小孩在玩泥巴,脏兮兮的,时不时还用手擦鼻涕,将自己的脸染的五颜六色,却玩的不亦乐乎。 记得小时候,妈妈叫她去叫弟弟回来吃饭,弟弟在外面玩的不愿意回来。 妈妈随口说:「你去打一下弟弟,他就会跑回来揍你的」(瀑布汗,妈妈也是很可爱的人) 于是马马琳屁颠屁颠的冲过去,拍了一下弟弟,然后就跑了,边跑边回头看弟弟有没有追来,结果看弟弟还在玩泥巴。 马马琳不死心,又跑回去拍了一下弟弟,然后又跑了,还是边跑边回头看,弟弟有没有追来,跑了一段距离,看弟弟没有追来,自己就在那定定的站着,等弟弟。 结果眼前一黑,看到弟弟扔了个破玻璃瓶过来。额,头上中招了,立刻血流不止。弟弟一看,吓傻了,怕马马琳揍他,赶紧不玩泥巴了,跑回家去蹭妈妈的怀抱。 就这样,马马琳用自己的血淋淋脑袋换回了弟弟回家吃饭。导致她成年后,左眼的眉毛还是只有半截,后半截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但是,现在的马马琳,是个有30岁灵魂的老女人,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马马琳刚刚准备冲过去把4岁的鼻涕虫弟弟拖回来吃饭,就看到他和玩伴打起来了。 一个小男孩,拿起一个小锄头,往弟弟头上一挖,弟弟的头上立刻流血了,顺着黑黑的头发流下来。感觉像咒怨里面的小男孩。 马马琳赶紧跑过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看到马马俊立刻去追那个小男孩,结果那个男孩跑回家,躲了起来。弟弟死命的在外面敲门。眼见血流越来越多,那男孩就是不开门,他们的家长也不开门。 门上都是弟弟小手印上的血印,没有办法,马马琳只好拖着马马俊回家。 拿着爸爸的简易药箱,马马琳熟练的给弟弟,把伤口的头发理了,然后开始用消炎水清洗伤口,在伤口上敷上药用纱布。最后裹上白纱布,一会儿弟弟的头就被包成了小木乃伊。 弟弟很安静的被妈妈抱在怀里,也不哭,好像自己包的不是他的头,是个西瓜。 刚刚想夸弟弟,就听弟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妈妈,我要吃棒冰!」 真是瀑布汗,坚持到现在,居然在最后关头为了要吃棒冰,哭了。马马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弟弟抱着老妈,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含混的说,「我要吃棒冰!」 老妈就给了马马琳5角钱,「去给弟弟买根棒冰,你自己也买一根。」 马马琳捏了捏弟弟的脸说,「姐姐给你买棒冰去了,鼻涕虫还哭还哭!」趁弟弟还没有还手,她就闪了。 一路小跑,马马琳心里很开心。马马琳觉得自己的到来,至少是有一些改变的。前世,弟弟也是这样,头破血流的在别人家门口敲了很久,那家的大人,居然躲在屋里给小孩喂饭,弟弟敲晕过去在门外。有人去叫妈妈,妈妈急得不知道怎么办,而那时候的自己什么也不懂,就看着弟弟,哇哇大哭。后来邻居找了人去山里叫了爸爸回来,爸爸帮弟弟打点滴,包扎伤口,折腾到晚上很晚,弟弟才醒过来。 重生后,自己也能给弟弟包扎伤口,爸爸妈妈也不用那么担心了。看着弟弟居然还活泼乱跳的想吃棒冰。 这时候的棒冰,白糖水的是2角钱一根,牛奶味道的是5角钱一根。小时候能在大夏天里吃一根棒冰,简直就是奢华的享受。可是现在的马马琳却有点不屑了,成年后吃惯了各种冰激凌,这种棒冰,就是心里的一种美好念想,真吃的话,会很遗憾的!为了不破坏这种美好的念想,马马琳坚持不吃。 买了两根白糖水棒冰,马马琳屁颠屁颠的跑回家,看到弟弟还赖在妈妈怀里。 黑线,弟弟脸皮超厚的,一把年纪了,还整天抱着妈妈,手不自觉的就会摸妈妈的胸部。真是,人之初,性本色! 马马琳把一根棒冰递给弟弟,弟弟流着鼻涕就笑了,迫不及待的吃,不知道这时候的棒冰是不是咸咸甜甜的……伴着那鼻涕。 另一根棒冰递给了妈妈,「妈妈,你吃!我蛀牙了,牙疼。」 妈妈接着棒冰,敲了马马琳的头,「叫你天天吃糖」。 嘻嘻!马马琳也蹭在妈妈身边,「妈,这剩下一毛钱,给我当跑路费喽!」说着,又被妈妈敲了一下头。马马琳一点都不疼,很开心。 看着妈妈也吃棒冰,她觉得很开心,满满的。 晚上爸爸回来了,重新帮弟弟包扎了伤口。狠狠的教育了弟弟一顿,弟弟立马老实了。但是爸爸只是口头教育,雷声大,雨点小。真不知道自己小时候,怎么会被老爸吓唬到的。其实家里老爸还要听老妈的,大概就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老爸看到女儿,虽然才六岁,黑不溜秋的,但是看帮小俊包扎的比自己的都差不多,将来要是可以当个女医生就好了,真是越看越满意。 马马琳,冷不丁的看老爸这样热情的眼神看自己,不会是发现什么吧。有些心虚的转换话题。「爸爸,我要学毛笔字,你教我写字吧」 正文 第三章:吾家才女初长成 马马琳前世是个典型的奼女,长的不丑,不会打扮,性格良好,厨艺不错,但硬是没有把自己推销出去,成了大龄剩女。 她最好的消遣就是宅在小窝里看小说,迷穿越小说迷的一塌糊涂。 做梦都希望自己穿越。试想,一个30好几的人,去做6岁小孩的事情,是不是小菜一碟。超牛的,说不定,还可以当个小神童。 现在马马琳就决定迈出自己的神童第一步。 爸爸给女儿准备好笔墨纸砚,还有字帖。看到她,黑黑的小手,握着笔,一本正经的小大人的模样,就觉得好好笑。 马马琳心想:笑,叫你笑,老爸,一会你肯定惊讶的不得了! 按照自己前世的拿笔经验,她小心的握着毛笔,端正的跪在桌子前,主要是马马琳太矮了,只好跪着,样子挺搞笑的。 她想,先写自己的名字好了,不能太出格了。结果拿着毛笔的小黑手总是不停的颤抖,几个字歪歪扭扭的,比蝌蚪还不如。结果「马马琳」几个字就变成歪歪扭扭的「马马王木木」 想来成年后一直用计算机,拿笔的时间都很少,何况是毛笔,看着这几个「马马王木木」,马马琳自己也很囧,看来神童不好做啊! 老爸一看乐了,很好很好,至少没有写错。马爸爸对马妈妈说,「我家那口子,我们女儿很聪明啊,写什么像什么,将来一定是个才女!」 「瞧你得意的,不就写几个字嘛!」老妈没有理他。拽着弟弟,给他洗脸。弟弟的头包的和粽子似的,还是不老实。 老爸为人师表的热情被女儿激发了,要教她写毛笔字。 他是个典型的文化人。人生不如意时,还会自己写几句小诗。 马马琳记得自己前世的手机里,还保留着老爸一个人在庙宇过端午节时,给她发的短信,是一首诗,文绉绉的。可是就是这样的老爸,让她很心疼。总觉得老爸是该放在图书馆里供起来的,而不是天天去干农活,为五斗米折腰的感觉。 老爸的大手握着马马琳的小手,一笔一划的,横、竖、撇、捺,她写的格外认真小心。爸爸教了一会,就让她自己写。毕竟是曾经练习过,一会儿,她就上手了,写的很快。 「不对、不对,写毛笔字要静心,你这样写不对」,看着女儿飞快的写字,老爸虽然惊叹她的领悟力,但还是强调,要静下心来,才能把字写好。 嗯,马马琳也觉得自己太急躁了,自己的为人处事一直不老道,就是太急躁了。 她决定从练习毛笔字开始培养自己的性格,说不定还能培养出一个书法家出来……又开始YY了,急躁啊!书法家就算了,培养自己成一个小才女就好了。 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马马琳都一样的臭屁自恋。 她让自己静下心来,临着字帖,慢慢的写了一篇毛笔字,和最开始的「马马王木木」比起来,已经是进步神速了。一头扎进书法中,她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明晰起来,前世的事情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展开…… 外面弟弟的吵闹声、夏天的知了声、蛙叫声、小孩们的打闹声……一切都淡开了,马马琳沉浸在这个黑白世界里。 兴许是心性开阔了,兴许是重生的原因,她看着自己写的字,又开始臭屁了。用大学同桌的话来说,就是有灵气。一个六岁小女孩的毛笔字,有灵气…… 老爸过了一会,来瞄了瞄女儿的字,有点不敢相信,咳咳,「还不错,继续努力!」然后摸着两撇小胡子转身走了。 听到老爸在嘀咕「难道我女儿真是才女」,马马琳得意的奸笑。 马马琳很有成就感,但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她准备把弟弟也拖下水。要把弟弟培养成一个很儒雅的男人,从毛笔字开始。 「小俊,过来,姐姐和你比赛写毛笔字吧,写的好的,爸爸有奖励棒冰哦!」 马马俊一听有奖励棒冰,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我也要写毛笔字,一边说一边用手擦着长长的鼻涕…… 「我错了,卖糕的!」马马琳一看弟弟那长长的鼻涕就头疼,简直就是不可以逾越的障碍啊,还儒雅的男人…… 那个刚刚擦过鼻涕的手,一把抓着马马琳的衣服。「姐姐,我要你的毛笔!」 还没有开始写,弟弟就要抢工具了。 马马琳不干了,要是以前,铁定打起来,弟弟哇哇一哭,妈妈就过来了,教育她要让弟弟。现在的她,训弟弟,一会就训的服服帖帖的。 总结出来,弟弟就是一个贪吃鬼。为了零食,可以牺牲一切,4岁的男子汉尊严都不要了。 老爸走进卧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小书桌前,儿子和女儿排排跪在凳子上,写毛笔字。女儿写的很端正,儿子貌似在画符。一股为人父的豪情升起,自己一定要好好赚钱,让一双儿女都读大学。 弟弟很贪吃,但是不得不说,很聪明。和马马琳比起来,弟弟马马俊是相当的有天赋的,不像姐姐,有作弊的嫌疑。一会儿就临帖的像模象样,但是有点心不在焉。「姐姐,棒冰什么时候给我……」马马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马马琳,如果忽略两条鼻涕,就真的很萌。 第二天是礼拜天,还是休息日,这时候乡下的小孩都没有补课的概念。上学就上学,放学就玩,或者帮家里干活。今天由于弟弟头磕了,不能乱跑。马马琳还是使出了18般武艺,安抚了弟弟一起练习毛笔字。 写着,写着,她的思绪就飘远了。 厨房妈妈忙碌的身影和马马琳记忆中躺在冰棺中的身影,忽然重合起来。吓的马马琳,一不小心把旁边用来磨墨的水碰倒了。 一边的弟弟,正是无聊的时候,看到姐姐碰倒了水,开始吵闹了。 「妈妈,姐姐把水碰倒了,不能写字了,妈妈……」 看到这个总是喜欢在妈妈面前先告状的弟弟,在那里得意的等妈妈进来抱抱,马马琳非常理解,自己小时候怎么那么讨厌他了,真是小心眼多的小孩。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快收拾一下吧!」。妈妈走进来,把弟弟抱走了。弟弟还不停的对马马琳做鬼脸。 马马琳自己收拾了桌面,弟弟这样一捣乱,她也静不下心来练习了。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妈妈好好的活着呢? 记得那时候,家里人吃的东西都差不多,但是就妈妈生病了,得了癌症。后来陆续的,村里也有很多人得癌症走了。估计是我和弟弟都在外面读书,在家吃东西比较少,而爸爸也每天都上山下地的干活,身体比较强壮。 「而妈妈,眼睛看不见,比较少外出运动,最常呆在家里,才会容易生病的吧,不行,我一定要想个办法,让家人一起离开这里。」马马琳寻思着,现在才92年,自己才读1年纪,能做什么呢? 中午的时候,突然,有陌生人来拜访。马马琳看到这个穿着西装打领带还拿着一个大哥大的油头粉面男,一脸讨好的带了许多礼物,里面居然有一双小孩的耐克鞋子,凭自己多年的挑剔购物经验,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我家有这么洋气的亲戚么?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正文 第四章:农夫与蛇 粉面男,自来熟的坐下了。因为家里也常常会有乡里人来找老爸看病,都是老妈招呼的。 妈妈的长相放到十里八村都是说的上话的,听外婆说,老妈年轻的时候,上门提亲的人很多,但是老爸最有耐心了,两个村庄隔了十里路,老爸晚上出完工,还跑到外婆家去一趟,然后再摸黑赶回去。 常常这样来回跑,终于把外婆给打动了,把老妈许配给老爸。据说,舅舅们不满意,嫌老爸个子太矮,家里又穷。 老妈个高人漂亮,但是眼睛不方便。年轻的心,还是被老爸打动了。老爸有许多优点:有文化、能说会道、懂医术、为人实诚。 漂亮、为人精明的老妈和有文化的实诚老爸,是典型的良配啊…… 想远了。 马马琳装作好奇的样子,赖在妈妈身边,听他们说话。即使是精明的妈妈,面对陌生人还是比较不安心的,毕竟平时来看病的都是村里人。马马琳感觉到妈妈的不安,紧紧的抓着妈妈的手,坐在旁边。 粉面男对老妈说,他和老爸在三江认识的,爸爸曾经帮了他大忙,这次来福城办事,特地来感谢爸爸的。 「嫂子长的真好看,我哥是个有福气的人啊!」粉面男看着老妈说。他左手拿大哥大,右手缕了缕刘海,自以为飘逸的摇了摇头。 可惜他不知道妈妈看不见他,Pose摆了也是白摆。 妈妈静静的坐着的时候,不得不说,很美丽。身材匀称,加上妈妈比较少到户外,皮肤很白,头发很黑,脸上、身上更是没有一息打扮的东西,可是就是很赏心悦目。仔细看妈妈,眼睛是没有焦距的,只是茫茫然的,坐在那,像是早期的宣传画报上的女明星,有一种别样的美。 马马琳看着粉面男,一脸色迷迷的样子,就很郁闷,爸爸的朋友?三江?耐克运动鞋?——「我知道他是谁了!」 那双假的耐克鞋,再一次飘过马马琳的眼前。粉面男提起鞋子给老妈,说是给孩子带的礼物。 就是这双耐克运动鞋,是马马琳童年噩梦的开始。 记得小时候的一年夏天,家里来了个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297815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