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乱前夜.txt
预览字体调节
大战乱前夜 内容提要     “这个世界没有一个龙王女神的时间太长了!”玛丽斯放开嗓门大声说道,此时这条巨大的红龙向后坐在她的两臀上,她的颈子向天空中伸长着,“太长时间没有毫无争议的权威了,没有一个威力无穷的声音给安塞隆指引前进的方向。现在终于出现,那就是我,我就是一切!”   “玛丽斯!”格利德斯咆哮了,随着他参差不齐的牙齿间飞溅出来的晶状冰在热烘烘的空气中立时融化了,使得他周围闪烁着白光。   “新的黑暗女王!”白瑞尔和奥尼莎布莱特几乎异口同声地呼喊道,酸流从黑龙的下颌喷溅出来,落到祭坛上摆放的硬币的珠宝首饰上,发出嘶嘶声和哔哔剥剥的熔化声。 序 宗族精神     达蒙·格雷姆武夫握在手中的那把剑结构很简单,却非常漂亮,斧头般的剑锋固定在长长的磨光木柄上,剑锋略略弯曲,宛如一抹微笑,微微发着银光。达蒙牢牢地握住这把剑,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金月。   “我的信仰会保护我的。”金月一边喃喃低语,一边往后退,试图拉开她和那把剑的距离。只要再多片刻,达蒙就会意识到这是个多么大的错误。金月用手指触摸着脖子上的勋章,那勋章象征着已逝的女神米莎凯,也代表着她对女神永恒的忠诚。“达蒙,同龙战斗吧,你会打败她的……”   房间里除了她在说话外,还有其他人的声音——矮人杰士伯,她钟爱的、多年的学生,还有菲丽尔的,布莉斯特的,瑞格的,大声叫嚷、辩护与恳求、愤怒的话语、怀疑的言词,所有这些都指向达蒙·格雷姆武夫——指向那个头发金黄、目光敏锐的高个男人。他们都想止住他,拦住他手中的剑,然而,达蒙什么都听不见,控制了他心智的红龙将所有的话语都挡开去,达蒙已不受自己的意志控制。他只听从内心深处龙的声音,向金月走过去。   金月也已听不见这些话,她全神贯注于自己的思想:“我的信仰会保护我的,我的信仰……不!”   杰士伯突然跳到达蒙跟前,想要救走金月。达蒙把剑一转,刺中了杰士伯。其他人还没有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剑已抽回,剑锋因矮人的血而发红。   “杰士伯。”金月低声叫道。   那把剑在空中停了片刻,只是飞逝而过的一瞬,只是心脏跳动的刹那,然后它就已致命地刺向这个有名的医治者和长枪英雄金月。   金月又坚定地说了一遍:“我的信仰会保护我的。”然后,那把剑就刺入了她的身体。她感觉到了金属的冰凉,令她奇怪的是,她并不觉得痛。她的视野里只有剑锋闪过的光芒,然后,她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达蒙和她朋友们的声音都已远去,她的生命也正在逝去。   她从克莱恩往下坠落。   黑暗正吞噬着她,她触摸着黑暗,如同触摸着绒布,竟有一丝舒适的感觉。她知道,这就是死亡了。她不怕死,从来就没有怕过。几年前,死亡曾卷去了她的丈夫,她的一个女儿,还带走了她珍爱的朋友坦尼斯和泰索何夫、佛林特,也带走了杰士伯?她希望能在死亡里再次见到他们每个人。   黑暗像一个温柔的小丑拥抱了她一会儿,又退去了。当黑暗转为木炭般的灰白时,它松了松拥抱她的手,却没有放开她。紧接着她周围的世界越变越亮,直至最后被白雾所笼罩。看不见驻足的地面,也看不见墙壁,视野里只剩无尽的雾霭。她在黑暗的拥抱里彷徨,显得那么孤寂,然而她知道,他就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   “河风。”她吐出这个词,尽管她的嘴唇一动不动,她是在用她的心在念着这个词。她能清晰地听到它,还能听到来自他的回应。   “亲爱的,”他魔术般地出现在她面前,看起来依然如他们第一次相见时那样年轻,那般强壮。他就站在她的面前,依然是棕褐色的皮肤,依然深黑的眼睛,环抱着她的手臂也依然那般强壮有力,他的黑发正在无形的风中飞舞着。   “河风,我的丈夫,我是多么地思念你。”金月紧紧地抓住他,嗅着他身上的体香,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她的大脑:他如何在父亲为难的目光中向她求婚;他们在长枪战争中一起经历过的令人振奋的险情;他们别离后的时光;当然还有他的死亡。即使在他因帮助坎德人反抗红色龙王玛丽斯·崔克斯而被杀死后,她依然能感觉到他就和她在一起,并且已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   “我也是多么想你。”河风回答道。“没有了你,我就不再完整。”   “我们又在一起了,”她满足地道。“我们又都变得完整了,永远完整了。”   “永远完整了。”他盯着她,她还像几十年前那样,充满希望,富有生命力,闪闪发光的皮肤,金黄色的头发上满是羽毛和奎苏部落的念珠。“是的,永远。但是永远还未来到,我们还得等待永远。金月,你不能呆在这儿。你必须回去。”   “回去?回到哪里去?克莱恩?还是光明城堡里?我不明白。”   “你还没有到死的时候,你必须回去。菲丽尔,那个卡岗那斯提精灵会医好你的。”   “我还没有到死的时候?”   “是的,还没有。”他摇了摇头。“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亲爱的。我们还得等一段时间,永远才会到来。” 礼物啦礼物网(www.liwula.com)是一个专门买礼物的网站B2C商城,礼物啦商城可以买各种礼物,生日礼物,结婚礼物,纪念日礼物,商务礼物,圣诞礼物,情人节礼物,节日礼物,送男朋友,送男生,送老公,送女朋友,送女生,送老婆,浪漫的生日礼物,有创意的生日礼物,与众不同的礼物,独特礼物,各种礼品,礼物啦商城(www.liwula.com)是最全的礼物网站。   “我可不这样认为,我的丈夫。”   “金月……”   “我已经80多岁了,在克莱恩呆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很少有人能像我这样幸运,能活这么久。我已经活够了。”   他用手指轻触她的脸颊,他的灵魂仍像他活着时那样热情、那样充满活力。“但是克莱恩仍然需要你,亲爱的。”   “那么是谁或是什么力量来决定这一切?我已经死了,河风,难道不是吗?”   “死?是的。然而……这很难解释清楚。”他又开口了。“如果你快一点,还来得及。菲丽尔能够……”他还想往下说,但她打断了他的话。   “我承认我从未设想过以这种方式死去,我从未想过达蒙本人会杀死我。我原以为他有足够的意志去抵抗占据他心头的野兽。”   “玛丽斯·崔克斯。”   金月点点头,道:“她通过他腿上的鳞片控制住了他。我原来确信他能够战胜这一切的,我原以为他能够领导人们起来和龙王们作斗争。河风,是我亲自把他挑选出来的。好几个月前,当他跪在最后的英雄之墓前时,我就选择了他。我观察过他,然而我却错……”   河风回答道:“事情并不总是以我们期待的方式出现。”   “是的。”   “其他人还需要你的帮助。”   “没有了我,他们——帕林,瑞格,布莉斯特,菲丽尔……也可以将这项事业进行下去。”   “他们需要你。”河风的语气很坚定。“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完成。那些龙……”   “你怎么会知道这一切的?难道众神并没有真的死去?他们还在对你说话?他们……”   “你不该在今天死去,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你现在也只能知道这么多。另一个人注定要死。”   “另一个人会死?不是我?”   河风的双唇渐渐合拢,只留下一道缝隙。他做了一个手势,薄雾便散开了。他们正在光明城堡的上空徘徊——他们像幽灵一样,没有人能看到他们,城堡里房间内的地板上满是鲜血——金月的,杰士伯的,瑞格的。矮人受伤很重,已经是奄奄一息,但是他还是紧紧抱住金月的身体,哭泣着,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相信她已死去。   “我会想念他们的。”她低声道。她的手指向矮人伸过去。   “还有时间,亲爱的,回到他们中间去吧,让那个卡岗那斯提精灵帮你,然后再去救杰士伯,快点。”   “让菲丽尔去救杰士伯吧。”   河风和金月能依稀分辨出盘旋在空中的各种声音和话语——悲伤的话是对金月和杰士伯说的,恶毒的言词则是对达蒙说的,还有诸如“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之类惊恐的话语,也有说要报仇的。   “这不是达蒙的错。”金月道,“他们得明白这一点,最终他们会明白的。”   “他们中的一个人会死去。”河风重复道,“你不会死,不会的,达蒙并没打算杀你。”   “这不是达蒙的错,那条龙……他腿上的鳞片……不是我,那又是谁会死呢?”   河风摇了摇头。   “谁?”她坚持道。   “我不能告诉你。我只能告诉你:你得回去。”河风的语气很坚定,却透出几分哀伤,“我保证我们还会在一起的,这一刻不久就会到来。而且,你也知道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   “你就在我呼吸的空气中?”   “是的。”   “不,这还不够。”金月歪着头,向天花板漂过去,一直漂过圆屋顶,河风跟随着她。他们身下的城堡里激烈的争论仍清晰可辩。河风申辩的理由消失在这些争论中,他们俩再一次被薄雾包围。“亲爱的,我不打算回去了。我只想向前——走向神灵们注定要去的地方,到那里去看看坦尼斯,泰索何夫,去看看亲爱的佛林特,还有我的女儿布莱特丹以及我的母亲,也许最终还能在那里和我的父亲言归于好。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我才能和他们、和你团聚。”   “我也希望如此,”河风说道,“但是神却不是这样安排的,我们还得考虑强大的龙。”   “安塞隆一直都有龙。”她用手指掩住他的嘴唇,把他拉过去,道:“亲爱的河风,克莱恩不再需要我这个老妇人了,我也不再需要克莱恩,我只需要你。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从此要永远在一起,永远成为一体。一个老妇人对反抗龙的斗争不会有多大作用。”   “金月,多一个人总会有用的。” 第一章 暴风雨之后     疼痛迅速渗入到龙王的爪子里,进而渗入到他整个庞大的蓝身躯中。   他疼得嘶嘶作响,咀咒道:“该死的长枪!”他向后甩了甩长有角的大脑袋,张开自己的大嘴,向高空的厚云层喷出一道闪电。天空立即发出隆隆的雷声。接着就下起了雨,刚开始只是连绵的小雨,随后就积聚成瓢泼大雨。夜晚不时被闪电照亮。闪电手舞足蹈地跃到他长满深蓝色鳞片的背上,这在过去通常会给他带来愉快的感觉。风猛烈地哀号着,雨亲热地锤击着他的厚皮。然而,无论是风也好,雨也罢,都不足以减轻他的痛苦。   他每振动一下他的巨翼,每向前跃一英里,那曾经烧伤过他的有力的长枪就继续灼烧着他。自他从被他杀死的英雄们那里取到这根长枪开始,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一直带着它。他不愿放开它,也不愿让他的伙伴裂缝替他背着长枪,因为他想长枪身上的正义无疑也会伤害裂缝,长枪会烧毁一切邪恶的东西。   凯伦卓斯一手紧握着长枪——修玛之长枪,那是法师帕林·梅耶尔和他可怜的朋友们费尽千辛万苦才从统治着南亚苟斯的白色巨龙的寒冷王国里重新得回来的。凯伦卓斯的一只爪子上钩着金月的勋章,这枚勋章上也充满正义的力量,但其力量却不如长枪强大。他的另一只爪子小心翼翼地抓住裂缝,裂缝的脖子上也挂着一枚勋章,看起来几乎和金月的一模一样。这三样都是梦想时代的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57715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