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同人] 《(黑蓝同人)一定是H的方式不对!》作者:黄泉二三.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 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进场   有道是“自古世上多渣男”,这一事实,可都是男尊女卑的社会惯出来的。   就好比一个男人出轨,其实很少听见别人如何骂这个男人,多数还是说男人的妻子如何无能留不住丈夫,又或者说小三如何不道德抢人家老公。   再有若一个女人出轨,那基本上全是骂这个女人水性杨花,而没什么人骂那可怜的丈夫,更没什么人去骂勾引女人出轨的男人。   反正,骂来骂去都是女人不好。   总之,这就是个不公平的世界。   花凛然老爹花成出轨,让她母亲哭泣,街坊领居那些多嘴多舌的八婆们,一个个在背地里嘲笑着她的母亲,以她母亲的痛苦,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   而花成,为了外面的女人,已经不怎么拿钱给家里了,一直是家庭主妇的柳兰,为了自己和女儿花凛然的生活,不得不出社会工作。其中艰辛,不言而喻。   柳兰是个观念很保守的女人,因此即使丈夫出轨,她吵过争过,却也没从想过离婚。只是拖着婚姻的空壳,独自养育着女儿。   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个温柔对待她的男人,体恤她的辛酸,理解她的痛苦,治愈了她受伤的心,柳兰终于为了这个男人,拿出了勇气,抛弃了那场可悲的婚姻,与这个治愈她的男人结合,带着女儿和这个男人组成了新的家庭。   然而,本以为是幸福的开始,却得到了悲剧的终焉。这是一个衣冠禽兽的男人,在企图强`奸花凛然时,被踢碎了蛋蛋,从此再起不能。   柳兰流泪满面地和这个男人离了婚,不管花凛然如何劝说解释,她也不再和花凛然亲近,总觉得一切都是花凛然的错。   即使是那个男人不好,柳兰还是怪花凛然去勾引那个男人,害得她婚姻破灭。   其实,花凛然真心什么都没做,她怎么可能看上那个秃头大肚腩的老头子呢?也只有柳兰这个白痴妈妈,才会觉得这个比花成丑一百倍的男人不会出轨,而且温柔体贴。   如此,才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柳兰又恋爱了,对方是个英俊成熟的日本人,来中国谈生意的,而柳兰的工作,正好是负责接待这男人。谁知朝夕相处下来后,竟然有了感情。柳兰再次相信了这世上有所谓的真爱,与这个男人奔赴日本结婚……   虽说柳兰与女儿离了心,却还是舍不得将女儿一个人放在中国的,所以强行带着念初中的女儿去了日本,花凛然没有选择的余地。   偏偏,就算柳兰带着花凛然,却担心重蹈上一次覆辙,在外面找了房子让花凛然一个人住。   花凛然她老爹不是个好人,她老娘也不怎么样。   本来怜惜母亲的种种遭遇,花凛然总是尽自己所能好好对待柳兰,可是如今柳兰一系列的行为,让花凛然冷下了心。该有的恭敬还是有的,却再也不和柳兰亲近了。她感念母亲从未舍弃过她,却也悲哀母亲隔离她的行为。   柳兰虽说日语一级,但花凛然却是个不会日语的,刚搬到日本,还一个人住,靠的就是柳兰聘请的家教,经过一个多月的学习,花凛然总算能与人沟通、阅读书籍,只是还有很多单词看不懂,一些古旧的用语还没学会,字典离不了手。   花凛然也是个硬脾气的人,就算生父不管她,生母猜忌她,她也没和谁诉过一丝苦。   柳兰新嫁的日本男人叫紫原贤一郎,据说是日本什么大世家的人,有钱得很,那个男人倒看得出是真心喜欢柳兰,一心想和柳兰好好过日子的,所以他对于柳兰如何处置前前夫的女儿,从不发表任何意见,只想着赶紧和柳兰生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孩子。   之后的生活,就是柳兰给钱,花凛然一个人长大。起初柳兰还会去看看花凛然,但是后来柳兰怀孕后,基本就再不管花凛然了,整颗心都扑在新家庭上——而新家庭的成员里,没有“花凛然”这个人。   在这种情况下,花凛然就算长歪了也是正常的。当然,有些问题,如果没有遇上的话,连本人也不会察觉。   她在日本念了大学,毕业后进了家不错的企业工作,可惜到了三十岁还不曾结婚,连恋爱也没有过。   就在花凛然的事业到达巅峰,接受了企业在中国的分公司,打算要回中国之时,她被后勤部的部长捅死了。   这可真是个笑话。   第一节   当花凛然醒来时,首先反应就是摸肚子,她被公司后勤部的部长捅了好几刀,光是想想就心颤。   不过意外的是,花凛然并没有在她肚子上摸到伤,反倒额头一阵阵地痛着。   起身看了看周围环境,与其说是医院,还不如说是哪里的医务室,她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对,竟然是蓝色衬衫加短裙,这个……是校服?   “啊!你醒了?”一个男人拉开白色隔帘,对花凛然说道。   【椿岛老师】——花凛然对于莫名出现在脑海里的东西感到恐惧,那不是她的记忆,她不认识这个什么椿岛。   顿时,她的大脑就像打开了什么缺口,许许多多熟悉又陌生的记忆涌出,让她头昏脑胀。   花凛然有些痛苦地按着头,椿岛怔了一下,立刻上前查看:“怎么了?难道是脑震荡?果然还是去医院看一下比较好,要我帮你叫救护车吗?”   良久,就在椿岛真准备帮花凛然叫救护车的时候,她稍稍恢复了一点,脸色有些苍白,“椿岛老师,可以帮我开张证明吗?我想回家。”   “咦?回家吗?我觉得你去一下医院……”   “拜托你了。”花凛然坚持道,她的语气很平稳,常年处在高位,让她即使说起敬语时,也像命令人,椿岛竟然一时生不出拒绝的心。   他犹豫地写了张证明,花凛然拿了证明就想走,却被他叫住,“你忘了外套和眼镜!”   花凛然木然地转身去床边拿了那摔碎的眼镜,她原来视力很好,从来不戴眼镜,自然也没那个习惯在,此刻她越发相信自己不在原来的身体里了。   看了下那副眼镜,粗大的黑色边框,在花凛然的看来,这种塑料黑框眼镜,除了用来装逼,根本没有别的用途。   她想也没想,将这副眼镜扔进了垃圾桶,穿上外套,走人。   花凛然按着那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找到了教室,此时还没上课,同学们高谈阔论着,不过在她拉开门进教室时,有那么好几秒的静默。   她走到了写满“白痴”、“丑女”、“幽灵”、“快去死”、“好可怕哦”等等字迹的课桌前,找到了这具身体的书包,这书包散发着恐怖的臭味,明显被人扔进厕所按过,还湿乎乎的。花凛然忍住怒气翻了翻,找到了学生证,上面赫然印着“花凛然”三个字。   【竟然和我同名?】她皱眉想到,随即仔细看了看学生证上的照片,越看越像学生时代的自己,差别只在于那过长的刘海,和厚重的黑框眼镜。   花凛然又翻了翻书包,没发现镜子,一个少女不带镜子,真是不科学!   这书包她已经不打算继续用了,包括里面同样湿乎乎的课本,她全部都不要。   裙子的口袋里有钥匙和月票,按着这具身体的记忆,回住所是没问题,花凛然继续翻了下书包,找到钱夹拿出来一看,竟然一毛钱都没有,没钱的钱夹也没用处,花凛然把它塞回书包里。   无视周围同学对着她的指指点点,花凛然拎着书包前往班导的办公室,她将自己的书包往班导哀川面前一放,还没等哀川发火质问她,花凛然便道:“哀川老师知道我被同学欺负的事吗?”   此话一出,哀川哑然了,在场的其他老师假装正在忙,实际上都竖起耳朵听着呢。   “咳。”哀川清了下嗓子,道:“花同学,老师知道你和某些同学有矛盾,上次我不是开导过你,让你和大家好好相处吗?”   花凛然冷笑一声,哀川才说了这件事,她脑海里的记忆就浮出来了,“矛盾?如此明显的欺凌事件,反倒成了我与别人闹矛盾了?老师你连作为人的基本判断力也丧失了吗?”   “住嘴!”哀川突然严厉了起来,“你这是和老师说话的态度吗!?”他印象里,来自中国的花凛然就是个沉默胆小的女孩子,只要吓唬吓唬,对方就不敢吭声了。   欺负事件可大可小,如果闹大了,影响学校声誉不说,他这个班导还可能被迫负起全部责任,到时候他的教师生涯就要完了。   “你才该住嘴!”没想到哀川严厉,花凛然比他更严厉,嗓门不大,却吓了哀川一跳,“这个书包我是不打算用了,里面的书也是,如果哀川老师不希望在网上看到什么披露本校欺负事件之类的帖子,麻烦你帮我准备好新的书包和课本。”   “你!”哀川脸色一白,他左右看了看,原本还幸灾乐祸听着他们对话的其他老师,立刻摆出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忙碌样子,哀川咬牙说道:“你这是在威胁老师!”   花凛然面无表情:“没有威胁,只是通告。”说完,不再看哀川的表现,花凛然转身就走,留下了那个湿乎乎、臭熏熏的书包。   哀川气恼地把书包扔到了地上,他很清楚人们对八卦丑闻的喜爱程度,尤其像是他们帝光中学这种名门学校,在日本少子化的现代,学校竞争激烈,万一帝光闹出什么问题,哪怕小事都会被竞争对手闹大。   花凛然的态度骤变,很可能是被欺负过头,想要玉石俱焚了。哀川有些胆寒,花凛然走前留给他的那个眼神,太过冰冷,让他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发生,所以即使再不爽,哀川还是起身去给花凛然找课本。   另一边,花凛然按着记忆,找到这具身体的鞋柜,发现鞋子被剪得破破烂烂的,花凛然拿着那鞋子又回去了办公室,此时哀川已经去帮她拿新课本了,人不在,花凛然直接将鞋子放在了哀川的桌上,对他旁桌的生物老师说道:“长谷川老师,麻烦你等下和哀川老师说一下我又来过。”   长谷川愣了下,又点了点头,花凛然发现好几个老师都在偷瞄她,这使得她越发看不上日本的学校。以前她被母亲强行带来日本时,也被同学欺负过,不过大家很快发现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时间久了也没人敢再动她了。   说实在的,日本学校的欺凌事件非常多,基本每几个班级就有那么一两个被欺负的学生,这种学生的共同点,不外乎“胆小怕事”、“没朋友”、“寡言少语”。而老师很少会努力去阻止这种学生被欺负,毕竟连老师都有可能成为被欺负的对象,这类型的学生就算被欺负也不会声张,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便利的存在。   花凛然直接穿着室内鞋出了校门,她曾去厕所照过镜子,这张脸和她学生时代一模一样,连脑海中多出的记忆也有很多与她的记忆相像之处,如果不是花凛然本身三十好几了,她的记忆说不定会被那不属于她的记忆盖过去。   所以,她也许该庆幸自己那多出来的十几年记忆?   坐上公车,看着车窗外飘过的各种景色,有她熟悉的,也有她陌生的。   其实突然找哀川发作了一通,只是花凛然宣泄惶恐的方法,虽然很另类,却也很有效果。起码她有事可做的状态下,都能保持冷静。   花凛然开始整理她脑海中不属于她的记忆,首先,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花凛然”,生父花成、生母柳兰。“花凛然”的生父也像花凛然的生父那般出轨,不同的地方就在于,这个“花凛然”的生母毅然与花成离了婚。   接下来再有不同的地方,就是柳兰再婚对象李光荣,虽说人是和花凛然所认识的人一样,但是因为这个“花凛然”个性内向懦弱,根本不敢反抗继父,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被李光荣猥亵,后来李光荣企图强`暴“花凛然”时,被意外早归的柳兰踢爆了蛋蛋……要知道原来世界,李光荣的蛋是被花凛然踢爆的。   就这两件事,花凛然推测这个世界可能是她原先世界的平行世界,有点绕口,不过大致就是如此。   虽然该有的人都有,该发生的事也都发生了,但因为一点小细节,发生了不少变化。   这个世界的“花凛然”就像她原来世界的母亲,因为母亲柳兰是个懦弱无能的女人,所以花凛然总是很坚强,也从来不哭。可是这个世界就不同了,柳兰是个坚强的女人,反倒是“花凛然”成了个哭包。   而和上个世界相同的是,这个世界的柳兰依旧嫁给了紫原贤一郎,并且也依旧猜忌着自己的女儿,让“花凛然”一个人住在外面。   花凛然麻木地坐在公车上,过了一站又一站,即使到了目的地,她也没下车,呆呆地看着外面明明脑海里有记忆、却非常陌生的景象。   她说不出是庆幸还是悲哀,原本好不容易到达了人生巅峰,正是她大展拳脚的时刻,竟然穿越到了平行世界,成为了另一个自己。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她没穿越,此刻恐怕已经死了,死在后勤部部长的水果刀下。   那位部长相当恨她啊,捅她的时候非常用力,而且接连不断。   花凛然想了很久,也没想起后勤部部长的全名,只记得他姓片桐……印象里每次开会,都是销售部的部长在挤兑片桐,她时常会为片桐说几句公道话。   倒不是她对片桐感兴趣,而是片桐这个人温和到懦弱的地步,花凛然因为母亲的关系,非常讨厌这类型的人,但也因为她母亲的关系,反射性会去围护这类型的人,怎么想,花凛然也不觉得自己跟片桐有仇。   长叹一口气,花凛然抬头,蓦然看见自己原来世界就读过的女校,从自己眼前飞过,回神的时候公车已经开得老远了。   这个世界的“花凛然”并没有就读那所女校,而是念的帝光中学,反正花凛然是不曾听说过这所学校的。   她想了一下,放弃了转学的打算,重新过一次自己的人生,虽然按照原来的路程走很安全很稳定,但是也非常无聊。   花凛然早就不耐烦日本的学校了,当初她在日本念书到大学毕业,纯粹是对母亲柳兰还有着依恋和不放心,但这份感情,随着弟弟紫原贤司的长大,越变越淡。   中国人给孩子取名的时候,基本上不会取长辈名字里有的字,全是为了体现尊重、避忌,怕冲撞了。不过日本相反,父母面对越是喜欢的孩子,越会拿自己的名字来给孩子命名。像是“贤司”这个名字,就足见贤一郎有多么爱这个儿子。   按着“花凛然”的记忆可知,柳兰现在已经怀孕了,加上这个世界的柳兰那强硬的个性,根本不需要花凛然担心。   如此,花凛然打定主意想要回中国念书,不过现在她还只是个初中生,很多事得听监护人的,现在的柳兰恐怕不会轻易对女儿放手,花凛然决定暂时在帝光念完初中,高中想办法回中国去念,到时候柳兰应该不会阻止她了。   此时花凛然没有想到,将来有一天,她会后悔自己没转学去女校。   第二节   既然已经决定在帝光念完中学,那么接下来要保证自己不再被欺负才行。   花凛然不再继续做巴士上发呆,先去了理发店把那碍事的刘海修剪了一下,很清爽的斜刘海,让她心情也变好了一点,然后重新去配了副眼镜,坚固的金属边框,这才是实用的眼镜嘛,黑色塑料框什么的,根本就是邪道。   所幸柳兰因为对女儿很愧疚,所以金钱上面非常宽大,即使“花凛然”常被勒索,银行卡里钱还是不少的。   花凛然很难理解这个世界的“花凛然”,究竟是怎么长成那种懦弱样的,明明可以说是同一个人,但除了名字、长相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仔细回忆了一下脑海里不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记忆,花凛然很确定前身是被人从楼梯上推下去的,帝光中学某些学生因为学校老师的纵容,对于欺凌越演越甚,总认为自己未成年,所以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   花凛然对于报复什么的并不是很执着,被欺负的又不是她本人,但如果对方接下来再来惹她,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第二天,花凛然就那么空着手去上课了,当然,室内鞋有换掉。   进了教室,发现自己的桌子变干净了,虽然被刻上去的字还在,不过擦得掉的都被擦了,她检查了一下桌椅,并没有别的被人恶整的地方。   周围同学窃窃私语的话,也让花凛然听到了一些,昨天她走后哀川告诫过某些学生,不可以再做欺负她的事,否则将被学校停学、甚至退学。惩罚还挺严重的,相信可以止住表面上的欺凌,至于私底下,暂时还不清楚。   花凛然还没坐下多久,哀川就来了,拎着新书包和鞋子,往花凛然桌上一放,“花同学,书在书包里,接下来麻烦你和大家好好相处吧。”   “如果他们愿意的话。”花凛然翻了下书包,整套教科书都有,连文具都准备了,“谢谢老师。”从昨天到现在,她第一次笑了。   哀川怔了一下,嘀咕了一句“多笑笑不就行了”,便离开了教室。   后面上课过程不用提,花凛然以前在学校便是学年第一,虽然毕业很久了,但日本初中的课程并不难,花凛然多翻翻课本就能跟上了。   倒是午休的时候,遇见了一个让她意外的人——黄濑凉太。   班上女生除了化妆、名牌,提得最多的就是他了,连男生也常有提起他的。算是年级人气第一的存在吧。   花凛然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好像胸口中了一箭,麻麻的。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她莫名地捂住胸口,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你昨天没事吧?”黄濑在福利社看到她时,便跟上来问道。   “昨天?”花凛然稳住心神,回忆了一下,没想起有关黄濑的事,“抱歉,我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和你有关的事。”   黄濑顿了一下,说:“昨天你从楼梯上摔下来,是我拉了你一把……”他看上去有些歉疚,“不过我没拉住,你还是摔了下去。”   可能是被推下楼梯是太恐慌,“花凛然”的记忆里并没有黄濑,甚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99696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