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同人] 《(综韩剧同人)女人,别跑!》作者:还忧不盛妍.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书名:[综韩剧]女人,别跑! 作者:还忧不盛妍   第一章蛋疼的追捕   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一条深巷中,不耐烦的张望着。大概是跑了太久,所以气息有些不匀。   “死丫头。”男人俊美的脸上满是懊恼,这个时候,他意大利手工制造的西装口袋里的电话铃声响了。   “喂,功灿——”男人环视了周围,发现完全没有自己追踪的那个人的身影,有些丧气的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话中。   “正雨啊,好好的,你怎么跑了?”对方有些疑惑,“是看到谁么?你看到裕玲了?”这下语气变得个更加焦急。   “看到了就好了。”对于对方最后那急切语气,徐正雨感觉异常不耐烦,“我看到的是一个惹毛我的女人,算了。和你说不清楚。”   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朝着巷子外面走过去。等到男人的声音都听不见后,就看见男人刚刚站着的地方那堆破旧纸箱子微微动了一下,然后一个瘦弱的女孩子从里面轻手轻脚的钻了出来。   她小心的看了眼巷子的那头,发现那个男人真的已经走了,才松了口气,慢慢的拍着身上的灰尘。   她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另外一个人后,还得过着如同老鼠一般的生活。   四月看着幽深的小巷,上辈子大学刚毕业一年,某天就变成了一个高中生,还是一个孤儿的身份。算了,她上辈子也基本上是孤儿了。对自己的孩子漠不关心的父母,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能给她非常优渥的生活——前提是自己不会打扰他们各自的家庭。   如今名字没有换,身份换了,四月突然有些感概,现在必须靠着自己去挣上大学的学费,她不得不想着之前的父母其实还算不错,至少她不用像现在这样忙忙碌碌的为了生活发愁。   幸好的是,她曾经为了向那对父母证明自己,拼命的学习,如今在韩国的高中内容,对于她完全没有问题。而且她大学念得就是韩语专业。   对于穿越,她刚醒的时候,愤怒绝望过,甚至想过自杀。如今她算是麻木了,到哪里不是过日子?不见得比以前幸运,也没有比现在更倒霉的情况了。   比如她所剩无几的生活费,比如她现在躲着的那个男人,就是她霉上加霉的见证   徐正雨?鬼知道他是谁,名字倒是有些熟悉。但是你一个男人喝醉了在路边突然扑到一个高中生的身上,她能做何想法?不过是给了他的裤裆一脚而已——女人保护自己最简单的方式,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可是好死不死的,这个男人就是记住了她的校服模样,最后居然找到他们的学校?   一个快三十的男人去找高中女学生报复,他真心好意思!   其实四月躲的原因是担心她真的将这个男人给弄废了。   但是四月用自己上辈子的人生经验笃定,桃花眼,定制西装的男人绝对是个麻烦。所以正面冲突只会让自己深陷泥沼,所以她采取的方式,只能躲——   不然能怎么样?像电视剧里的灰姑娘一样去和他理论,或者像电视剧里的头女主一样来个麻雀变凤凰?算了,自己就等着被耍吧。   生活不是电视剧。她尹四月也不是白痴脑残女。   回到那个破旧的公寓里后,她数了数如今剩下的钱。除了缴纳房租外所剩无几。幸好房东是个不错的老太太,免了她的水电费,不然她如今大概连饭都吃不饱。   原先出生优渥,除了缺少父爱母爱什么都不缺的尹四月深深的体会到了一把生活的艰辛。在泡菜国,物价各种不和谐,饮食各种不适应。至于回自己的国家?她没钱没人没房子,简直就是妄想。   现在她唯一的出路就是考大学,只要能考上有全额奖学金的大学。她日后的生活才算是有了指望。   如今的四月念书还是不错的。现在高中的班主任很疼爱她。活得单纯,目标单纯,除了因为蛋疼,而追捕她的花花公子。   她如今最庆幸的是,之前的四月因为爱面子,所以一直没有将自己的住址留在学校的通讯录上。不然她早就给那个男人抓住了吧。   ——当然不排除这个孩子居然在学校没有一个朋友。然而自己也是每次放学直接从后门翻墙回家。   坐在一个地方不大但是看着还算温馨的房间里,她开始在报纸上寻找兼职的地方。太复杂的夜店不行,那就直接去一些超市打打零工吧。学校里的补助金只能应付房租。   作者有话要说:ps,混搭cp的产物往大家多多收藏,多多留评啊。 ☆、男人的混帐(抓虫)   第二章男人的混帐   事实证明四月果然还是单纯了一点。——毕竟上辈子她不过大学刚毕业,靠着过硬的学历找到一份文职,生活刚起步,阅历也很简单。   其实以徐正雨的能力和家世想要查到她的住址真的是动动手指就行,更不用每次都追着她追的气喘吁吁。   若是说一开始是处于寂寞空虚找个女孩子来消遣一下。到后来他就是想看着这个出身平民窟的女孩子到底会有什么反应。   或许周幼林的事情,给了他太大的刺激。一样的桀骜不驯,特别是这个丫头踢他关键部位时候的眼神。让他印象深刻。   之前的他或许对着周幼林日后的出现,还有那么一两分争夺的意思。但是却在某个夜晚,被这个像狼一样凶狠的女人踹了一脚后,有了点对比的意味。   若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遇到自己这样的男人,一样不会动心么?   好吧,徐正雨的本质,其实就是个混帐。他一直觉得周幼林是与众不同的,所以才投注了感情。但是他的内心又偷偷的告诉自己,与众不同的女人不止那一个。   “怎么了,今天看到到底看到谁了。”比起薛功灿那焦急的神情,其他的公子哥们就显得悠然多了。“以为你转型了,原来还是喜欢追着姑娘跑啊。”   说话的是白家的一位公子。言谈间带着调侃,他对于薛功灿和那个什么假表妹事情也是有所耳闻,但是他的想法是——切。   不是说他看不起那个女人,而是一个原来靠行骗的女人,学历什么的都没有。可是说是品行和学识都很低下。薛家老爷子怎么可能因为她会讨人喜欢就接受他?   还有这个徐正雨,平时精明的不行,这个时候跟着抽什么风?   白宁是标准的世家公子,控制力极强,在他眼里,不能碰的事情就不要去碰。不能沾染的人机别去沾染。他们都快30 了,某些刺激的游戏也该停止了。   薛功灿叹了口气,爱上了就是爱上了,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抽身。但是很显然,他对于这份感情的渴望让自己都有些心惊。   倒是徐正雨在那里悠然的喝着香槟,那个丫头今天是躲在哪里的呢?前几天她放学是翻墙走的,让自己兴趣盎然了好久,今天从学校的后门堵到她,居然又给她溜了。   个子不高,跑的挺快啊。   他不知道四月为了躲她完全是拼了老命的在逃。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和这个男人沾上边,会有不好是事情。——女人的直觉是很微妙的东西。   四月终于在一家炸鸡店找到一份工作,每天放学来这里打打零工。完全可以摆平生活费的问题。   这天放学,四月让自己的同桌金云真看看徐正雨那个男人有没有派人堵在学校门口。   “四月啊,你惹到谁了?”这个同桌和四月的关系现在也不错。也有四月刻意交好的原因,没有办法,原来这个孩子性格有些别扭,班上的女生都不愿意接近她。如今在四月小心的处事中,班上的女生和她的关系都缓和了不少。   “我是孤儿你是知道的。”四月有些低落的说,“他们是我之前一个街区的某个帮派的人。我在那个地方没有交保护费,结果——”   “天啊。”云真家庭优渥,也是个心地不错的孩子,“你搬出来后,他们还找你麻烦?那要报警啊。”   报警有个毛用,她第一次就报警了,结果警察叔叔告诉她,那是徐家的少爷,她惹不起。   “报了,可是你知道的——”四月露出一个苦笑。没有说完的话中有着无限的意思。   “啊,社会果然很黑暗呢。”不知道该为朋友做什么的云真苦着脸,“我帮你去看看,没有的话我回来告诉你。”因为四月实在是太穷了,连手机都没有,幸好这个同桌是个善良的孩子。   最后在知道那熟悉的黑衣人没有到学校来堵自己后,四月高兴的出了校门,直接去炸鸡店打工了。   那个男人终于放弃了吧,毕竟自己如今这个搓衣板的样子,加上极为朴素的打扮,真心没有什么好让他图谋的。   可是生活好像总是会嘲笑她的自以为是,比如说之前报警的时候警察的挖苦。和如今站在她的面前,一脸促狭的男人。   “尹四月xi,我要一份炸鸡。”徐正雨将阴魂不散做到了极致。   尹四月直直的看着这个男人,突然间就哭了起来。“呜呜呜——”尼玛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好好的生活没有了,跑到这里来做个孤女。异国他乡,没钱没房没车,然后为了填饱肚子自己去找工作。战战兢兢讨好别人过日子。   穿越小说里什么写文发家,随便一个男人对着她俯首帖耳的都是狗屁!她现在的年纪,就算去大公司上班也没有人要她。——她才17岁!   而且不就是她自卫过当么,这个男人他至于么?四月突然觉得,上辈子各自结婚的父母真心不错,如今过的生活真是tmd的憋屈。一个多月来积聚的不满委屈全部爆发了。   炸鸡店里所有的顾客都傻眼了,难道是那位先生欺负这位兼职打工妹?哎呀这个社会啊——   徐正雨很尴尬,他其实就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好玩,逗逗她而已。这两天忙工作的事情,没有来找她的麻烦,但是今天他觉得有些无聊,就来逗逗这只小野猫了。   可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哭了——喂喂喂,你们看着我干嘛,我就说了一句话。我不是什么怪男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ps,我在想我要是成为四月的话,大概会疯吧。这个是一个真实的女孩子反应。什么帅哥,什么美男。这个时候,谁都无法信任。 ☆、摆脱的机遇(修)   第三章 摆脱的机遇   四月哭的很伤心。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何况四月并不是一个特别坚强的人。任何一个女孩子,在本来过着吃穿不愁的生活时,突然扔到这里来天天为最基本的生活条件担心,还给一个男人当做宠物逗弄的话不可能不委屈。   四月现在是完全明白,这个男人在逗自己。在他的眼里,她不过是个非常好掌控的毛丫头。   徐正雨在四月哭的时候,就只能对着店里的人说不好意思,我是她家亲戚。然后扔了一叠钞票给店老板,拉着四月直接到对面的咖啡店。   “小丫头,你哭什么?”徐正雨看着还在抽噎的女孩子,有些头疼。以为是多倔强的女人,结果还不是和那些女人一样。   四月用纸巾擦着眼泪,如果一开始的哭泣是因为她真的委屈,那么之后的眼泪多半有些故意的成分。   尹四月在博取同情,她从刚刚的情形里就看出,徐正雨是个绅士,他多半是过得太无聊了来逗自己。而且他看着自己哭着不停的眼神也由尴尬变成了有些厌恶。   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四月还是敏感的发现了。她立刻灵机一动。   他喜欢个性坚强的女人。四月暗暗的想着,然后努力让自己萎缩一些,慢慢的过渡到一副让人欺凌的小白兔的模样。   “我不是故意的,没钱赔给你——徐先生——”四月搅着手指一副懦懦的模样。然后对着他的下半身瞄了一眼。   徐正雨眼神一闪,立马并拢了双腿,看哪里呢。而且,这个小丫头在博同情?他可不是什么没脑子的小男生,一个商场上狡猾如狐的男人,怎么看不出来面前的丫头想做什么?   但是他因为自信,万万没有想到四月还要让他厌恶自己。   而且这个效果也达到了。徐正雨感觉到了一种玩具被损坏的心情。“好了,我不过是吓吓你。以后注意点。”事情也不是这个小丫头的错,只不过当时她那一脚真的是差点让他下半生真的得去做和尚了。   “嗯。”以后晚上碰到这样的情况她一定踢得更狠,尼玛,女人遇到这种事情还会和你讲道理。低着头四月满心吐槽。赶紧走吧,觉得我没趣了,找别的女人玩吧。世界女人千千万,总有你玩栽跟头的时候。   四月给逼迫的完全内心阴暗了。   徐正雨付了咖啡钱后,摆摆手让四月走了。还以为捡到一个不同的小家伙,又是孤儿,会更好玩一些。但是——可惜了。看着四月那仓促逃离到对面炸鸡店的背影。徐正雨摇摇头,生活怎么就不能有趣一些呢。   四月如今感觉自己放心了,徐正雨那个大少爷不会再来缠着她。如今她天天打工,生活费什么的完全可以自足。   虽然晚上回去还要温习功课,会有些疲惫。但是四月觉得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   徐正雨要是知道人家姑娘是这么看他的,也不知会有什么反应。可是现在他正在继续自己每日公子哥聚会活动。   “感觉今天心情很低落?”白公子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以为会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呢。”徐正雨喝了一口酒,有些郁闷。他居然会看走眼?想到那突然间变得怯懦的脸。和之前黑暗中那狠辣的眼神不停的重合着。   还是那个丫头其实在假装?徐正雨的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不过假装成那样有什么好处呢?自恋的徐公子完全没有考虑人家嫌弃他这么正常的理由。   然而因为薛老爷子给薛功灿安排相亲的女子的事情,家里又闹了一阵子。让徐正雨将这个时候的想法暂时丢开了。   尹四月这里,在继续勤勤恳恳的作她的‘贫民’。   “穿越不是人过的日子啊。”从炸鸡店工作完的四月捶着酸疼的腰,在几平米的房间里嘟囔着。   今天放学的时候,她的班主任单独将她叫进办公室告诉她,只要最后一次期末考的测试到达前十名,学校就可以保送她去首尔大学,并且还会发送奖金。   ——这是四月在穿越后,不停的在各种知识竞赛中获奖换来的机会。   当然,四月也知道自己的班主任也在其中出了不少力,自然抱着感激的心态。   过完这个六月,自己就可以稍微轻松一下了。她其实更应该感谢原主的记忆力,虽然四月本来就很会学习,但是原主的记忆力好像比一般人要强很多。至少她背过的课文,看过的公式,很少会忘记。【1】   看来原来的四月,还是个过目不忘的孩子,这算是穿越以来,命运最眷顾她的地方了。但是四月总觉得,无论是看这个孩子以前的日记,还是搜寻她过去的记忆。都发现,这个孤儿的背后,总有些不清不楚的事情。   如此记忆力好的孩子,居然会有一段空白的记忆。   作者有话要说:ps【1】这不是金手指,电视剧里这个丫头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而且这个女娃子真心给编剧黑了。虽然说四月的母亲偏心,但是很多家庭里,两个孩子都做不到一碗水端平,就这样把妹妹给丢了?那么这年头得多少孩子被自己兄长和姐姐给扔出去啊。 ☆、仁川,过去   第四章仁川   四月不是个喜欢阴谋论的人,可是她总是会在做梦的时候,看到这个孩子的童年,好像有姐姐也有妈妈。   “呀,烦死了。”四月心情抑郁的起床刷牙,怎么最近几天总是那个梦,难道这个孩子不是给父母抛弃的,而是走散的?   也有可能,她吃着干面包。有些好奇,想着过段时间去趟孤儿院吧。或许还能知道一些事情。而且也好久看过照顾原身的那个修女婆婆了。   她的记忆如今像是片段性播放一样,一段时间涌现出一点。四月感到很郁闷。难道自己还穿成了小说中那种有血海深仇的女主?   ——但愿不要这么悲催。   四月觉得自己已经够苦逼了。她之前的自己生活的那些年,从来没有一天只花5000韩元(28~29元人民币)解决三餐的时候,如今自己居然就这么过下来了,还是在尼玛的物价各种不和谐的韩国。   四月觉得自己其实也是个能刷新潜能的家伙。   期末考试完毕,四月就去了仁川的孤儿院。之前的四月非常要强,硬是如今在首尔的这所知名高中录取了自己。然而也是因为她隐约记得自己的父母在首尔。   “你当时送过来的时候,穿着很好的衣服。”修女婆婆看着她很是慈爱,她一直在鼓励这个孩子去寻找父母,因为从她的衣着装扮就知道是富人家的孩子。但是当局根本没有功夫去为一个小女孩单独寻找父母。   “马上你就成年了,有些东西都可以交给你。”修女婆婆将她引到自己的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这是你来的时候拍的照片。这是脖子上的项链,我担心你年纪小会给人抢去,便替你收了起来。”   四月接过那个盒子,看着里面的金项链。一个孩子若是被父母抛弃,身上不可能还有这么贵重的物品,而且看着那张照片,刚刚来到孤儿院的四月,身上的衣服看着料子就不错。   但是走散的话,家长也应该寻找?那么四月认为自己的父母在首尔或许是有可能的,可是一个那么小年纪的孩子,是怎么从首尔到仁川的?   “婆婆,我先走了。放假会回来看您的。”四月拿着这些东西和修女告别,她或许有一瞬想着找到这个身体的亲生父母。但是转念一想,这么多年,怎么找?   而且她觉得一个人生活好像从上辈子开始就习惯了?看着手上的金链子,四月低头思索。   “四月?是小四月么?”四月正准备离去,突然有道温和的女声喊住了她。   惊讶的回头,一个面目温和夫人,还有个年轻帅气的男生,有些激动又有些惊喜的看着她。   四月一愣,然后也带着些腼腆的笑起来,“伯母,俊世哥。”   金俊世怎么出现了?四月当然记得他是谁,这家孤儿院的资助人金博士的儿子,四月默默喜欢的男生。曾经,差点成为了四月的哥哥。   是的,金博士一家曾经非常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64091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