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同人] 《(综韩同人)如此女配》作者:园艺.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综韩同人)如此女配》作者:园艺【完结】 (晋江榜推VIP2013-06-25正文完结) 文案 白胜祖自认,自己这辈子就栽在这个小妮子手里了。 柳浚河表示,自己未来老婆竟然一直把他当学长,这样感觉太糟糕了! 南胜基觉得,自己老婆聪明又能干,还给他生了俩儿子,真是圆满了啊! 姜新禹垂眼,如果Uhey肯原谅他的话,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的。 黄泰京暴躁,那个小女人怎么就那么坏!揣着明白装糊涂! Jeremy卖萌,你说我可不可爱啊?可爱的话亲一个好不好呀? 韩泰锡跪求,求求你回头看我一眼吧!老婆我错了!老婆你别不要我啊! 徐正雨得意,我老婆是模特我老婆最靓! 卞学道眯眼,我家小女人又娇又俏,真想放口袋里不让别的男人看啊! …… 看了那么多韩剧,有些女主,实在是爱不起来。 年纪大了,越来越觉得,有的女配,是用来爱的。 内容标签: 韩剧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胜美,白胜祖 ┃ 配角:南胜雅,南胜基,尹芯爱,韩泰锡,柳浚河,赫拉,黄泰京,Uhey,姜新禹等等等 ┃ 其它:魔女幼熙,恶作剧,蓝色,金三顺,美男 ☆、重活一世   作者有话要说:《优夏》定制印刷中的番外已更新,请点击下面的链接,直接穿越~   真的不在乎了吗?南胜美躺在床上,用手捂着眼睛,仿佛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才能让她冷   静地思考此刻的情况。   蔡戊龙,马幼熙,这两个人,现在想起来,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她明明是去参加蔡戊龙跟马幼熙的婚礼了---从小时候的青梅竹马到后来成为情侣,戊龙从来都不会考虑她的感受。明知道她不会拒绝,他却还是笑着送上了他跟马幼熙的结婚请帖,在他眼里,她大概是善解人意的好姑娘,一定会微笑着送上自己的祝福。   他却丝毫没有考虑到,她看着自己青梅竹马的爱人跟别的女人走进婚姻的殿堂的时候,心里会有多么难受。   去参加前男友的婚礼,能够撑着笑脸送上祝福,南胜美已经很佩服自己。等到从婚礼上出来,想到蔡戊龙为马幼熙戴上结婚戒指的那一刻,他温柔的笑颜,那眸中从来没有对她流露出的爱意,她终于明白,他对她,从来都不是爱。   心如死灰。   她再也忍不住,回到自己的公寓大哭了一场,而醒来以后,却发现自己摔倒在马路上,身上,背着书包。   她回到了过去。   刚刚转到波廊初中的南胜美,参加完开学典礼,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被一辆飞速骑过的自行车带了下,摔倒在地。原本也没什么大碍,但是再睁开眼,芯子却已经换做了二十五岁的南胜美。   这一切,就像是做梦。   要不是邻居家的小孩跟她念一个中学,正好在回家路上看到傻呆呆地坐在马路边的她,好心送了她回来,怕是她这会儿还在原地发傻。   胜美从‘重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保持着恍惚的状态。呆呆地看着妈妈感谢了送她回来的小男孩,感觉到妈妈关切的目光,听到哥哥姐姐担心的问候,她却恍如隔世。   一直到妈妈把哥哥姐姐赶出了房间,让她一个人安静地待着,她才开始有力气思考自己目前的处境。   她重生了,从墙上的日历中可知,这个时候大约是他们家刚刚搬家的时候。这样也好,不用面对幼年的蔡戊龙,她也许能好受些。   隔着房门,客厅里传来哥哥和姐姐说话的声音,声音不大,隐隐约约,哥哥的声音带着发育期的男生独有的沙哑,而姐姐则是温声温气的,丝毫没有日后冰美人的迹象。   在家里破产之前,这样的场景经常发生,一家人一起坐着看电视聊天,天南地北的,从爸爸的生意到哥哥姐姐在学校里的生活,都可以成为全家饭后的话题。   而一切都在爸爸迷上那个女人之后变了。在爸爸认识那个女人以后,他再也不关心家里的妻儿,哥哥离家出走,而姐姐为了家中的危机,最后不得不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她记忆里温暖而美满的家庭,因为一个女人,支离破碎。   捂着脸,胜美感觉到温热的眼泪从指间溢出。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吗?有一个持家贤惠的妻子,却还是想着外面的野花。爸爸是如此,蔡戊龙也是如此。她的懂事乖巧哪里比得上马幼熙的娇蛮任性来得吸引人?轻易可以得到的,就可以不珍惜了吗?   那个时候,蔡戊龙丝毫不顾他们多年的感情,为了马幼熙向她提出分手。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她的宽容大度就成了戊龙选择伤害她的原因,而马幼熙的刁蛮任性则成了可爱率真?难道男人的都是这么贱吗?像马幼熙这样高高在上的女人,才足够引起他们的重视跟追求?   手忽然收紧,胜美低着头,掩去面上失落的神情。即使心中对自己说过多少次放弃,可是每次一想到戊龙那么容易就放弃了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她总是觉得万分难过。马幼熙,在她看来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大家小姐,不知人情世故,为人处世冷硬直率,但是这一切落在蔡戊龙眼里,却成了率真可爱。   大概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胜美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掌心,擦干眼角的泪,目光恍惚地盯着窗户。他不爱她,所以她的一切都进不了他的眼,即使她为了他做了那么多。   过去了,真的过去了。胜美轻轻地将桌上那张她跟小蔡戊龙的合影盖上,这辈子,她不会再做这样的傻事了。蔡戊龙是好事坏,他也不过是她幼时认识的玩伴而已。   轻轻呼了口气,收拾好心情,胜美从床上坐了起来。房门外妈妈已经在喊吃晚饭了,刚刚心神不宁,她根本没有好好看看现在的妈妈和哥哥姐姐。是时候准备好去见他们了---此时还只是一家小酒楼老板的爸爸,安心做着家庭主妇的妈妈,被称为天才校草的哥哥,还有性格温和恬美的姐姐。   “来了哟~”胜美对着镜子做了个微笑的表情,还不错,起色还算ok。南胜美,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所以,不要胆怯,加油加油~   “爸爸呢?”胜美走出房间,哥哥已经在餐厅里坐着,姐姐则是在厨房帮妈妈的忙。   “爸爸等会回来,让我们先吃饭。”妈妈从厨房里探出身来,笑眯眯地解释道:“最近酒楼的生意比较好,爸爸有意向想再开一家分店,所以近一段时间可能都没办法陪你们兄妹了。”   “没有关系的。”身为家中长子的南胜基很有哥哥范儿地对妈妈道:“等我再长大一些就帮可以帮爸爸了,爸爸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顿了顿,他又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道:“我会帮妈妈照顾好妹妹们的。”今天妹妹被邻居家的小孩送回来的时候他还吓了一跳,胜美整张小脸上都是眼泪,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他这个做哥哥的心疼死了。谁敢欺负他们家胜美,也不看看他这个做哥哥的同不同意?!   等到问明白事情原委他才松了口气,原来胜美是被自行车带了一下,连皮都没擦破一块,估计就是吓着了。白家那小子脸色是冷了点,心肠倒还不错,晓得把吓傻了的胜美送回家。   南胜雅端着盘子走出厨房,秀丽的脸上满是笑意:“哟哟,哥哥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明天就由你来帮妈妈做饭好了~”半开玩笑的,胜雅皱着鼻子对哥哥哼了一声:“这样我跟胜美就可以舒舒服服地等着吃饭了。”胜雅装作不在意地看了一下妹妹的脸色,见她脸上没什么不对劲,南胜雅才松了口气。她是知道胜美跟蔡戊龙的感情好,但是也没想到这丫头能失魂落魄这么久。连走路都差点出事,要是真的出了意外,那还了得?   胜美安静地坐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坦然地接收着哥哥姐姐关怀的目光,心里忍不住暖和起来。这个时候,家里的氛围还是很好的,爸爸工作到再晚,也会回家里来过夜。而哥哥姐姐不仅成绩优异,长相也都十分出众,他们兄妹三人一直都是父母的骄傲。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不光有父母疼着,哥哥姐姐也都让着她。重活一世的她,自然明白,爱情再重要,也不值得她为此去伤害自己的亲人。   说起来,在那个女人出现之前,她们家一直都很幸福。哥哥很聪明,也很有做生意的头脑,大学刚刚毕业的时候就帮爸爸管着两家酒楼,即使后来因为跟爸爸闹翻之后,他不再专心酒店的生意,但是后来投资的经济公司也干得风风火火。姐姐原本喜欢学医,性格温和大方,但是为了挽救家里的危机,不得不放弃学业,选择远嫁美国。   至今,胜美依旧想不明白,爸爸怎么会被那样一个女人迷惑?瘦瘦小小,除了年纪比妈妈小一些,其他哪里比得上优雅大方的妈妈?   “胜美,吃饭啊。”南胜雅夹了鸡翅到妹妹碗里,有些不解地看着沉默的小妹。难道还没缓过来?   胜美听到姐姐的话,连忙收回思绪,仰起脸,浅浅一笑:“谢谢姐姐。”看着家中热闹而温馨的一切,她心中忽然一松。是啊,算得了什么呢?蔡戊龙算得了什么?马幼熙算得了什么?他们不过是她生命中的过客而已,哪里值得她对影自怜?她是南胜美,爸爸妈妈最宠爱的小女儿,哥哥姐姐最疼爱的小妹妹,朋友眼中热情开朗的南胜美,她又为何割舍不下一个蔡戊龙?   既然老天给了她一个新的开始,那么她就不该再沉溺于过去的哀恸。她亲眼见证蔡戊龙与马幼熙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即使再不愿意相信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会背叛她,她也不得不信。   亲眼所见,哀莫大于心死。   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引导着她,小心翼翼,又充满诱惑:把握好眼前的这一切,好好享受新的生命,南胜美,不要让无关紧要的人影响你的人生!   一切都过去了,她告诉自己。蔡戊龙现在还不过是个每天只知道打架抄作业的小屁孩,她难道还要去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吗?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委屈呢?大概真的需要时间来治愈吧,眼泪是女人的专属品,她不能免俗,却也不愿意再将泪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加油,胜美。南胜美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道。   重活一世,蔡戊龙跟马幼熙断然算不上最重要的人。而眼前的一家人,才是她应该珍惜的。对了,这个时候,他们家的邻居,似乎也很有来头?   胜美想到前一世,她舍不得蔡戊龙,死活不肯搬家,即使是搬家以后,也萎靡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认识了邻居家的小孩,可是在那个时候的她的眼里,没有人比戊龙更好了,即使那个跟她同龄的高智商神童邻居也入不了她的眼。话说,隔壁家那小孩,就是今天送她回来的那个孩子。当时恍恍惚惚,记不清长相,隐约只记得是个长得还不错的小正太。时间过去太久,她都有些记不清了,话说,他叫……叫白胜什么来着? ☆、天才邻居   餐桌上,刘淑娴见小女儿难得肯乖乖吃饭,心里也是一松。搬家是迫不得己,胜基、胜雅都长大了,总不能还让孩子们长大了还挤在那么小的房子里。再说,现在老公的生意做大了,既然有条件,为何不搬呢?当初那房子实在是太小了,周围的环境也太差,只是,她没有想到小女儿的反应会这么激烈,都这么多天了还闷闷不乐的。   今天还好没出什么事,她看到被隔壁家小孩送回来的胜美的时候真的骇了一跳,小脸上全是眼泪,她还以为胜美是哪里受伤了疼的受不住了呢。这会儿,刘淑娴见女儿的情绪似乎也好了一些,立马趁热打铁:“胜基啊,今天天气好,等会吃完晚饭带妹妹们去附近的公园逛逛吧,也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正好让胜美散散心,整天闷在房间里对身体也不好。   搬进现在的家以后,刘淑娴心里才算是松了口气。当年,她不顾父母的反对嫁给了还是穷小子的国雄,虽说在胜基出生后爸妈就松了口,不再说什么不认她这个女儿的话了,但是到底她还是觉得在爸妈面前有些拘束,尤其是弟妹总喜欢说些阴阳怪气的话,好像她去看爸妈就是为了钱似的。   如今,家中情况好转,国雄的生意越做越好,她也算是扬眉吐气。现在他们住的地方,虽然比不上她出嫁前父母的房子,但是也算不差了。这里是首尔的富人区,别墅宽敞明亮,连周边的设施也是之前的社区不能比的。   以前她根本不放心让孩子们出去玩,就怕遇到什么意外,天不黑就得把他们叫回家,而现在,隔壁的公园里,散步的基本上是带着孩子的太太或者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彬彬有礼自不用说,让同龄的孩子们一道玩,说不定也能让他们交几个好朋友。   “小心带着妹妹啊。”刘淑娴又关照了一句。   “好的,妈妈。”听着妈妈的嘱咐,南胜基笑着应声,很是懂事地给妈妈舀了一碗汤:“妈妈您喝汤。”   埋头吃饭的南胜美此刻也没了刚才的感伤,看着一脸孝顺儿子样的哥哥,她忽然觉得好想笑。十年后的哥哥,大概已经忘记他自己曾经也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吧?他一直是爸爸妈妈的骄傲,却在二十五岁以后,因为恼怒爸爸的出轨,再也没有回过家。   现在想想,妈妈一直都是坚强的,没有了爸爸,她还有他们兄妹,他们一家人也可以活得很好。只是,哥哥离家出走,姐姐远嫁美国,冰冷的家里只有她和妈妈,而妈妈先受到相濡以沫的丈夫的背叛,接着又听闻儿女双双出走,深受刺激之下,抑郁难耐,除了看着照片落泪并不能帮她什么,所以,在遇到蔡戊龙与马幼熙的事的时候,胜美只有一个人死撑,哪怕心里凄苦落泪,她也不能在妈妈面前哭泣。   这一世,她定然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家支离破碎。暗暗垂眸,胜美掩去眼中的亮光。现在说这些都是空话,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赶紧吃完饭去公园里转转吧,她也挺想念小时候经常来的这个公园的。   “那妈妈,我们出去了哦~”兄妹三人换好衣服,跟妈妈告别。   “好的,早点回来啊~”刘淑娴站在门口,笑眯眯地看着孩子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后才转身进屋。国雄晚上回来一定会饿的,他最喜欢吃她做的杂菜煎饼了,得赶紧去准备。   ******   公园里。   “诶,那位不是隔壁白太太吗?”南胜雅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了树荫底下的邻居太太。邻居白太太温柔美丽,跟妈妈一见如故。白太太的大儿子是附近赫赫有名的神童,不过,他们家哥哥也不是盖的,从小学开始就霸占年级第一跟校草的位置。   大概是因为都有一个让人骄傲的儿子,妈妈跟白太太甫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南胜雅也随着妈妈去拜访过这位和气的太太。   “嗯,是的,你看她边上的小孩应该就是恩祖了,另外那个拽得跟二百五似的,就应该是白胜祖了。”南胜基很是不屑地撇了撇嘴。大抵是因为同性相斥,加上两人又都从小被称为神童,难免有了一较高下的心态。但是偏偏南胜基又比白胜祖大了那么几岁,有心跟他比,又未免有欺负小孩子的嫌疑,郁卒之下,南家大哥的语气难免有些不好。   倒是胜美听了哥哥的话,很是好奇地抬头。当年她与白胜祖虽然是一个年级,上的也是一个学校,但是他一直都在精英一班,而她则是在二班,虽是隔壁,却也没有太多接触。她对他的印象,也就停留在每年开学典礼上温文有礼的好学生样。加上围在他身边的女生实在太多,她心里又放不下小时候的玩伴戊龙,反倒是对这个校草级别的人没什么印象。   这一下看去,却又不得不赞同别人的看法---这个时候的白胜祖,还真是灵慧隽秀,清逸灵智。不过十三岁的年纪,脸上却渐渐显示出日后俊秀帅气的轮廓,而那一双眸子,说是璨若星辰,也不为过的。想来他后来能够成为迷死全校女生的NO.1,也不是没有道理。   正想着,却似有灵犀,她看过去的瞬间,他也正好抬眸。如梦如星月,若即若离风。那个时候的南胜美,还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一眼万年。   不过,偷看人家被人当场抓住,即使是重活一世的南胜美,也难免尴尬。好在哥哥姐姐们都走在前面,没发现她的窘样。她想着自己现在也不过刚上中学,幼稚一下也不为过,竟然真的飞快地对着树底下的白胜祖吐了吐舌头。   看到他略显惊讶的表情,胜美顿时有种欺负小孩子的感觉。不过,到底是美少年,无论是什么表情都那么赏心悦目啊。胜美又不免想到了这个年纪的蔡戊龙,每天被蔡叔叔追着打,挨擀面杖打那更是常有的事。大家都是同龄人,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白太太似乎也看到他们了,很是热情地招手唤他们过来。南家三兄妹都很有礼貌地跟白太太问好,嘴甜的南胜雅又很适宜地夸奖了下刚上幼儿园的白恩祖,乐得白太太眉开眼笑的。   “哎呀,你妈妈好幸福咧,有儿有女,我最想要的就是生个女儿呢,谁知道连着生了两个儿子啊。”白太太拉着胜雅、胜美姐妹俩,开心地念叨着。她没什么心机,单纯地喜欢这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姐姐胜雅已经十六岁,正是亭亭玉立的时候,而妹妹胜美正好跟他们家胜祖同龄,小脸蛋粉扑扑的,笑容甜美可爱,让她一看就喜欢到心窝子里去了。   一旁的白胜祖一听妈妈这话就忍不住皱起眉头。小时候的一些回忆,实在不是很好。但是他又不想打打断妈妈的话,那样只会适得其反。万一被打断,妈妈说不定会更加起劲。那才是得不偿失。所以,白胜祖什么话都没有说,继续坐在树底下看他的书。   恩祖倒是乖巧地跟大哥哥大姐姐们问了好,胖嘟嘟的脸蛋让人十分想蹂躏下。不过介于人家妈妈跟哥哥都在场,胜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怪阿姨的心理。   不过,身为姐姐的南胜雅似乎觉得自己有义务替妹妹表示感谢。“今天的事还是得谢谢胜祖,我们家胜美刚转学过来,还不是很熟悉路,出了点小意外后就懵掉了。要不是胜祖,怕我们全家今晚都得出动去找她了。”   “哈哈,没事的啦,胜美跟我们胜祖是同学嘛,我们两家又是邻居,互相帮助应该的嘛~”白太太抱着小儿子,笑容满面。他们家大儿子,小时候还挺可爱的,越长大却越冷冰,这回见他还知道做好事,她这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317189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