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同人] 《(萧十一郎同人)碧色倾城》作者:红配绿.txt
预览字体调节
【小说拍拍店铺:http://shop.paipai.com/8898856 本店定制10位生日QQ号,出售789位精品QQ靓号,客服QQ:8898856 经典23万部txt小说合集活动价24元:http://url.cn/IXtWHc 】 书名:[萧十一郎]碧色倾城 作者:红配绿 天龙里温柔似水的阿碧 来到了萧十一郎的世界。 江南的碧莲离开了主人深恩的束缚, 会绽放出怎样的风华? 慕容家朱碧双姝,在出场的时候都曾惊艳过我。 尤其是那精通乐律,含羞笑语的阿碧, 在我心中,这就是江南蒙蒙烟雨中走出来的温柔美人。 想替这个温柔的姑娘找到一个值得她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的人。 内容标签:武侠 重生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碧 ┃ 配角:连城璧、朱白水、花平、风四娘、萧十一郎、沈璧君 ┃ 其它:萧十一郎、阿碧、天龙 ☆、碧莲歌   杨柳依依,湖水氤氲,坐在树荫湖畔,透过枝叶看那暖暖的阳光。十里湖景似乎都带着香气,熏得游人欲醉。      初夏的太湖,总是给人一种婉约、静谧的美感。      这份美感,若是加上那自湖深处传来的、若隐若现的歌声,只怕更是要让人如堕仙境。湖畔岸边的行人都不由停下了脚步,他们似乎真的听到了一阵醉人的歌声。他们本是日日在这姑苏城外、湖水之畔讨生活的人,却是第一次有人从湖中来,更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美的歌声。      但见烟波浩渺、远水接天,渐渐一个小黑点在天水相接的地方出现。黑点慢慢接近,正是一叶小舟,小舟上是个身着绿衣的年轻女子。这宛若天籁一般的歌声正是那女子所出。      何时太湖中有了这样一个姑娘?太湖畔的小摊贩们不由得都停下了手,慢慢聚集到了湖岸边上。      等那女子离得更近了些,众人方才听清了她的歌声:“船动湖光滟滟秋,贪看年少信船流。无端隔水抛莲子,遥被人知半日羞。”歌声娇柔动听,带着女儿家婉转缠绵的小心思,让听的人忍不住要会心一笑。      歌声愈发近了,那绿衣少女的模样也在众人眼中变得清晰。摊贩游人见到这姑娘都不由心神俱醉,只觉得能唱出这样仙乐的女子,本就该是这样的。      这姑娘约莫十五、六岁,肤白胜雪,一身秀气。一双皓白如玉的手撑着那轻棹小桨,更是几乎透明。她的样貌虽称不上是绝美,却通身有一种让人心神为之迷醉的温柔气质。      绿衣少女显然也见到了岸边聚集的人,目光一亮。她手下不停,又将小舟向岸边划了几丈。直到小舟离岸不过三丈远时,方才放下桨,冲岸边众人柔柔一笑道:“各位大爷、婶婶,可否让一让洒。我想要上岸呢。”      这样温柔的姑娘,这样柔声的祈求,没有人能狠下心来拒绝。众人尚未回神,身体已抢先向旁边挪开。绿衣姑娘感激地看了看他们,脚下在舟舷轻轻一点,人已如一片轻飘飘的绿云一般落在了岸边。      这绿衣姑娘居然还是个武林高手。众人一惊,看她的目光也带上了两分敬慕。这姑娘莫不是城中的武林世家无垢山庄之人?      小姑娘回身看了下自己的小舟,似乎对自己的莽撞很有些不好意思,那白皙的脸上微微一抹红。她左右看了看,又犹豫了片刻,方才走近了那买新鲜菱角的王大婶。      “婶婶,我寻你问个人介?”小姑娘虽看着羞涩内敛,于人情世故上倒很是老练。她一边冲着那王大婶甜甜地笑,手下递过一个小银角。小银角在初夏的阳光里闪着白光,耀花了王婶的眼睛。      王大婶平日卖菱角,一日不过十几文,何时见过这样多的钱。她连忙伸手自阿碧白生生的手掌心里抓起那小银角,放到嘴边用力一咬。      王婶再抬头,只觉得眼前这姑娘更是美上了几分:“小仙子只管问,我王婶走街串巷的,这姑苏城里我可熟了。”      小姑娘眉心微微一皱,很快又松开。她笑眯眯地看着王婶的眼睛,轻声曼语,这姑娘就连说话也似乎带着某种韵律节奏,让人听了心神舒畅:“姑苏城西的洞庭湖芦苇荡里有个燕子坞,王婶可知道伐?我前两天不小心进了百曲湖里,迷了路。等我昨天好不容易从百曲湖里出来,就寻不到那燕子坞了。”      王婶听得一头雾水:“小仙子,你说啥屋?”      “王婶叫我阿碧就好,我不过是个小丫头,哪里是仙子。”阿碧脸微微一红,又认真地一字一字地解释道:“燕子坞。泥融飞燕子的燕子。婶婶可曾听过?”      王婶摇了摇头,只觉得那小银角子就要离自己而去,口气也不由地低落了几分:“没听说过。燕子我听过,什么燕子坞的,我在姑苏城待了四五十年,从来没听人说起。”      “那……”阿碧眉心微蹙,让旁边伸着耳朵听的男人们忍不住都心疼起来。这么一个水淋淋的小姑娘,若不是忌惮方才她使出的那手飞身登岸的功夫,只怕他们早就围上来了。王婶冲着这群臭男人狠狠瞪了一眼,方才对阿碧接着道:“阿碧姑娘你可是要寻亲,你那亲人叫什么名字?只要他在城里,我都能说上一二的。”      阿碧点了点头:“那您可知道有个叫包不同的人,他是姑苏城里最大的瓷器铺子的东家。您知道他么?”      王婶已看出阿碧的小脸煞白,眼眶微红,若是再说没有听过此人,只怕小姑娘就要哭出来了。可这事,王婶也无奈得很,她不得不摇了摇头:“没有。我们姑苏城里最大的瓷器铺子是无垢山庄的。没听说过有什么包不同啊。阿比姑娘,你是不是记混了?”      阿碧的脸已是白得有些透明,但她还是对王婶笑了笑:“大约是我那亲戚留错了信息。也许他更名换姓搬了家?还是谢谢婶子了。”      说完,阿碧冲王婶点头致了鞋,就想要转身离开。她的头垂得低低的,素净的手指紧紧抓着随身带着的小布囊,任是谁都能看出这小姑娘的满腔失望。      一个迷路寻不得亲的可怜姑娘,就算长得再好看,唱歌再好听,武功再厉害,还是让人同情。王婶方才对仙子的仰慕与小小的妒忌已经全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长者对可怜又可爱的小女孩生起的一种同情。      “阿碧姑娘。”王婶叫住了毫无目的走着的阿碧:“看你刚上岸的身手,你估计也有些功夫在身。我虽然不是你们江湖人,但也知道这江南武林有事情都去我们姑苏城里的无垢山庄。你若是想要寻人,倒是也可以去无垢山庄问问。无垢山庄的连庄主是个大大的好人,只要你上门,没有不帮忙的。”      阿碧静静地听王婶把那无垢山庄的连庄主一顿好夸,却没有露出一丝的不耐烦。直到王婶讲了半个时辰,方才醒悟到自己说得太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阿碧姑娘,真不好意思。人老话就多了。不过你真可以去那无垢山庄问问的。”      阿碧甜甜一笑:“唔。谢谢婶子,我晓得了。”      阿碧告别了王婶,转身进了姑苏城。直到走进城门,阿碧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散了。她本是个软心肠的姑娘,见不得其他人为自己担忧。所以尽管她自己满腔的茫然无措,看到王婶的好意,她还是勉强自己摆出了一副甜蜜无忧的模样。      可实际上,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这还是九岁那年爹爹为了避难将她送到慕容家以来,她第一次这样孤身一人流落在外。再也寻不到回参合庄、回她的琴韵小筑的路,再也见不到对她恩重如山的慕容老夫人与公子,再也见不到一起长大的阿朱姐姐,再也不能见到师傅康广陵。随着她在这又熟悉又陌生的姑苏城里越走越深,她越发认清了这个事实。      往日买胭脂的百里香成了一间酱肉铺,从前她买丝线的巧手坊成了酒庄,就连慕容家在姑苏城的别院,都成了一座她从不曾见过的大庄子。      阿碧站在那标着“无垢山庄”四个大字的黑木大门前,只觉得天地间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再没有比这更让人伤心的事情了,阿碧再懂人情,再通世故,她到底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背井离乡,成了无根浮萍。无一人相识,无一人相知,无一人关心她,阿碧只觉得眼睛酸涩,喉头哽咽起来。      晶莹的泪就像是滚圆的珍珠,从阿碧的眼睛里一颗接着一颗地砸下来。阿碧越哭越伤心,最后忍不住直接在这本该是慕容别院、如今却成了别人家门的地方蹲下抱膝埋头抽噎起来。      就算她哭得再伤心,阿朱姐姐也不能对她比羞脸了。这件事本该让她有些安慰,可阿碧一想起来就更是绝望了几分。      她哭得面红鼻塞,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可却怎么都停不下。大概自己要成为头一个哭死在街头的人了,阿碧难过地想。      就在这时,阿碧突然感觉到有一道阴影挡住了自己身前的阳光。然后耳边传来一阵温醇的关心声:“姑娘,可是受了什么委屈?不如进屋喝杯茶吧?”      阿碧将满面的泪痕偷偷用衣角蹭了蹭,才将眼睛从合拢的双臂间探出来,抬头看向问话的人。      阿碧蹲在地上,只能模糊看见来人是个周身被阳光染上了一圈金光、身形颀长的年轻公子。虽不能见真面目,却可以感觉到来人身上带着种令人觉得高不可攀的清华之气。只一见,就让人觉得与众不同,印象深刻。      这种气质,与她自小陪伴长大的慕容公子却有几分相似。      阿碧本就连着几日在百曲湖里寻找出路,又经历了一番不能归家的惊疑不定。这一番痛哭正是她连续几日怀疑爆发的宣泄,痛哭之后心神体力已是消耗殆尽。此刻见到一个气质与自家公子如此相似的人,不由心神一松,眼前一黑。       作者有话要说:  o( ̄ヘ ̄o* )[握拳!] 努力填坑~! ☆、公子笑      阿碧醒来时,天已彻底黑了。      这个与她从小长大的姑苏相似却又不同的地方,有着一样深邃而温柔的星光。带着水汽的花香随风自窗外送进屋,让所有惶恐不安都得到了安抚。      阿碧还没有睁开眼,先习惯性地蹭了蹭自己松软的枕头。这一蹭,就让她回到了现实。这枕头虽是用上好的锦缎鸭绒制成,却还是比不上她自己采了茶叶嫩蕊加了棉芯的百香枕来得舒服。      头顶是绣了百花竞开的银丝暗纹的华锦,身上是丁香色的纱被,枕旁还放了一件用上好绢缎制成的绿纱衣。阿碧猛地自床上坐起,打量了下自己,发现全身衣服整齐,才偷偷舒了一口气,观察起了这屋子。      屋子的摆设很华丽,紫檀木的桌椅,吴道子的书画,上好的苏州白瓷,屋子里每一样装饰都极为昂贵,却丝毫不给人暴发户之感。每一样东西都恰恰好摆在它应该在的地方。这地方的主人,必定有一颗玲珑心。      阿碧心念电转,脚下却不停。穿上了小巧绣鞋,她就来到了门前,想要去向主人家道谢。对于像阿碧这样的小姑娘来说,再没有什么能比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晕倒街头更糟糕的事情了。      阿碧刚推开门,就看见门外坐着一个十二、三岁的、长得圆滚滚的小丫头。      小丫头显然已是有些困了,圆圆的小脑袋一上一下地点着。听到阿碧开门的声音,她似乎还有些惺忪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那圆丫头看着阿碧,停了半晌,才猛然睁大了眼睛。她的眼睛也是圆圆的:“呀。姑娘你醒啦!我让爷爷给你备饭!”      说完,那圆丫头扭身就打算走。阿碧一见,连忙脚步一错,闪身挡在了小丫头面前:“小妹子等等。”      这圆丫头显然也有些功夫在身,眼见收势不及就要扑到阿碧身上,她却将肉肉的身子一拧,侧到了一旁:“啥子事情哟?”      阿碧笑了笑:“小妹子可知道是哪位救了我?我想去找他道个谢咧。”      “哦,姐姐说这个呀。”小丫头笑起来:“是我们家公子在门口捡到的你。公子吩咐了,让我们好好照顾你。至于道谢,公子中午的时候就出门啦。”      “你家公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恩人不在,阿碧想要道谢都寻不得正主。      圆丫头转了转眼珠子:“看你的样子倒不像是想要来勾搭我们公子的狐狸精。唔。”她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围着阿碧绕了两圈,就像是在挑拣市场上的猪肉。      若是寻常女子,被人这样说,就算不是恼羞成怒,也必定要好好教训下这个口不择言的胖丫头。阿碧却仍旧温柔浅笑,看着圆丫头就好像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圆丫头等了半晌,也不见阿碧生气,不由泄气道:“你可真没意思。呐,我们公子还要三四天才能回来呢。你若是想要道谢,就等等他呗。”      阿碧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那就要打扰妹妹几天啦。我叫阿碧,你叫什么呢?”      圆丫头显然很不习惯人家这样温柔,她别扭地扭了扭肉脖子,被阿碧的笑容弄得脸有些红:“我叫白秋秋。不过我不喜欢这个名字,听起来跟球球似的。你还是叫我小白吧。”      “好的,小白。”阿碧从善如流:“你能不能和我说说这是哪儿呢?你们家公子要怎么称呼?”提起小白的公子,阿碧突然想起晕倒前见到的那个带着金光的剪影,还有那声温醇的问候。这小白口中的公子莫不是就是那人?      小白的眼瞪得更圆了,她盯着阿碧,就像是在看一个从山野中跑出来的土包子。似乎她不知道自家公子,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阿碧歉意地笑了笑:“我从前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对这里的事情都不太懂。”      小白听了这话,方才释然地点了点头:“难怪你的姑苏方言和我们差了许多,原来如此。不过这样说来,你学我们方言倒是学得很有味道嘛。说起话来可比我们柔多了,要是让爷爷听到,肯定非逼着我和你呆一块了。”小白讲到这里,面色一黑,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她用力甩了甩脑袋:“好吧,看你人不错。这里就是江南第一世家无垢山庄,我们公子嘛,就是名满江湖的六君子之一,连城璧。”      阿碧想起刚刚登岸时遇上的那个王婶,她似乎也说起过这姑苏城里最大的门就是无垢山庄连家的。只是当时她心慌意乱,倒是没有留心。      小白显然很少遇到这样可以为人师的机会,讲得一时兴起,干脆也不去找爷爷取午餐了。她直接拖着阿碧的衣袖,将人拉回了客房里,倒了茶说了起来。      昨日阿碧昏迷前所见的那白衣公子正是王婶口中赞不绝口的无垢山庄少庄主,连城璧。      要说起这连城璧,别说江南武林,就算是当今天下,不知道他的人也少之又少。不说这无垢山庄本是江南第一世家,他身为少庄主,既坐拥无数土地店铺,又有世家势力,可谓年少多金、有权有势。光是他本人,其天资、努力与人品都在江湖上赫赫有名。      六岁时便已有‘神童’之誉。十岁时剑法已登堂奥,十一岁时就能与自东瀛渡海而来的‘一刀流’掌门人太玄信机交手论剑,历三百招而不败。他的剑如春风暖月,他的人如暖月春风,不论是武林前辈,还是市井小儿,他都温和谦逊、以礼相待。      连庄主为人大仁大义,行事处处替人着想,从不争名夺利。近年来人望渐隆,在江湖上实在是佼佼人物。近十年来,江湖上若是提起“大侠”两字,绝不会少了连城璧这这个人。      “我们姑苏城里,上到八十岁的阿婆,下到八岁的小娃娃,没有一个女人不把公子当做是最好的金龟婿人选。”小白一脸的得意洋洋,似乎那被众多女子追逐的清雅公子就是她自己:“我们公子哪次要是笑一笑,姑苏城墙都会掉下几个人来咧!每一年我们都要应付好多找了各种理由来接近公子的侠女。不过我们公子忙得很,很少会撞上她们。”      说到这里,小白突然警惕起来:“你该不会是欲擒故纵,用这招来接近我们公子吧?”      阿碧每年也要应付很多来慕容家寻仇挑衅的江湖客,对小白的疑神疑鬼,她自然能理解几分。故而这样被小白三番五次地怀疑,她不但不以为忤,反而诚恳认真地笑着举手:“我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再说就我这样的姿色,要来勾引你们家公子,也未免太不识好歹了些,你说可是?”      小白犹豫地看了看阿碧,直到看到阿碧真诚无伪的眼神,方才相信了阿碧所说全是实话。      小白摆了摆手:“哎呀。最讨厌你们这些瘦子了,每次都说自己不漂亮,然后就要人家来夸你。哼。”小白把头扭到一边去:“你的姿色已经很够用了啦。八分容貌,加上十二分的温柔,凑成十分人才。姑苏城里再没有比你更好看的啦。”      阿碧脸颊微红。她本不是这个意思,她与明艳动人的阿朱姐姐一同长大,曼陀山庄又有天人之姿的表小姐,从小所见之人比她貌美的不知多少。她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是个美人,也绝不会有人来夸她。      这头一次听人赞她貌美,虽然对方只是个乳臭未干、又说话带刺的胖丫头,阿碧也觉得很是不好意思。      她人本就肌肤白透,眉目细致,这霞染双颊之后,更是添了几分妩媚风致。就连小白这小丫头,也不由看得呆住。      小白双眼发直:“这样看起来,你倒是有几分配得上我们家公子了。”      小白话音刚落,就听窗外传来一声噗呲笑声。然后是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小球球,你这样背着自己公子卖了他,若是他知道了,估计又要罚你一个月不能吃肉了。”      小白一听来人声音,脸就鼓成了一个包子。阿碧听他说话有趣,又见这嘴毒的小丫头一副吃瘪的模样,忍不住心中好笑。她起身来到敞开的窗边,抬眼向那发声之处看去。      窗外是一个碧绿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230836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