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同人] 《(西厢记同人)穿越之崔家二小姐》作者:安得悟心安.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文案】 记一个姑娘穿越到王实甫《西厢记》的故事:生活其实很平凡,没有修仙之幻术、武学之秘笈、移动之空间、长生之仙方。 陌生的时空,一个新旧制度猛烈撞击的时刻!几方势力争雄天下的关键时期!锦乐,可做好准备了?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崔锦乐李云诚崔锦澜 ┃ 配角:李氏西厢诸人皇帝皇后 ┃ 其它: ☆、嘈嘈切切芳魂转   “小姐,小姐,您可怜可怜婢子,好歹吃一些吧”一个小姑娘带着哭腔道。   “三小姐醒了,你们还不进去伺候,一个个忤在这里!三小姐若是有个好歹,仔细你们的皮”!话音刚落,门口便转出一个身着重孝孝衣的女子,二十三四年纪,绾了个十分麻利的发髻,却未带任何饰品,亦未施粉,秀丽的脸庞略带几分哀伤,柔和的眼睛里居然透露着几分精明和威严。她身后,一群素衣打扮看上去像侍女的人鱼贯而入,却在这个女人两侧十分规矩地站着。   “妹妹莫要再倔了,好歹吃些东西吧。爹爹在天有灵,也不希望你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女子边说边快步走到崔锦乐所躺的床边坐下,亲昵地摸摸她的头发,看锦乐没反应,仍旧呆呆地坐在被窝里,便继续说到,“你大哥已经上了折子,只等皇上派新的官员来,交割了差事,咱们就回家看爹爹。”   “看爹爹···”为不让人看出破绽,崔锦乐小声弱弱应了一句。   “对啊!爹爹最疼你了,你要好好吃饭,养好身体,爹爹看到后才开心,咱们也好赶路呀。回家后,你莺儿姐姐也会陪你的,还有娘,她年纪大了,不要让她再费心了”,女子说着,便接过丫头递过来的小米粥,柔柔一笑,继续说到,“乖,要不嫂嫂喂你,吃点吧。不然你大哥会怪罪嫂嫂我的,好妹妹,你就心疼心疼心疼嫂嫂吧”。说完,还看着崔锦乐,一副委屈的模样。   崔锦乐尽管不大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使得她刚睡醒眼前就冒出这么一连串的人,还有这么莫名其妙的话。但是仍旧一阵恶寒,她都二十四了好不好,让人喂饭,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于是锦乐很认命地接过自称“嫂嫂”的女子递过来的碗和勺子,就慢慢地喝了起来,毕竟这时候她觉得自己实在是饿得没力气了。味道还不错。喝了几口,锦乐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急忙抬起头对那个“嫂嫂”笑了笑,只见那“嫂嫂”嘴角有了一丝笑意,“慢慢吃,想吃什么,或告诉嫂嫂,或直接吩咐下去就行了”,吩咐道,“绿儿,去吩咐厨房,放下手头上的一切活计,先弄些三小姐平常爱吃的吃食来,去吧。青儿,去给大爷报喜,就说三小姐胃口好了,不日便可恢复了。”有二人忙不迭应声而出。   崔锦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身体的原主究竟是什么身份啊!   “妹妹觉得如何?不舒服要早早告知嫂嫂,知道吗?”那个“嫂嫂”又道。   “嫂嫂,妹妹没事了,让嫂嫂费心了”,锦乐回道。   “妹妹没事就好,可不许有下次了。嫂嫂要去收拾回程的东西了,你有什么要收拾的,记得吩咐丫头去拾掇。待会儿吃些东西,再好好休息一下,自己家里,没那么多的规矩。”“嫂嫂”说完便站起了身子,又对屋里的人吩咐道:“好好伺候着,再有事,别怪我不讲情面!”屋里人齐齐回了声“是”。“嫂嫂”扫了一眼众人,便出去了。   锦乐见她出去了,看了看屋里余下的人,四个姑娘家,两个三十六七的女人,觉得这八成是原主身边侍候的人。她只能推断出这具身体的父亲去世了,原主很难过以致不吃饭,原主没和父母住一起,而是和哥哥嫂嫂住在一起,哥哥是个当官的,目前还在任上,准备回家。她毕竟不是原主,也没有原主的记忆,不知道原主的性情。要是一个人,她还好应对,可一下子面对六个人,她不能有一丝疏漏,不然,用脚趾头想想也会得出结局悲惨的结论。锦乐不禁纠结起来:好死不死的真倒霉,千万别泼我狗血!   锦乐苦巴巴的样子落在六人眼中,毕竟一个小孩子,听到很疼爱她的父亲去世了,性情不比往昔,倒也没什么不正常的,他们反倒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众星拱月的小姐。   于是,屋中便出现了漫长的沉默。锦乐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终于听到外面有了动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奉少夫人命,给小姐准备一些吃食,请小姐务必赏脸,吃些东西。”   锦乐没吭声,那六个人也不敢动,只好愣愣地看着锦乐,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小姐,请您用一些吧!”门外之人的声音又响起,颇有些乞求的意味,锦乐不由得心软了,“进来吧”。话音未落,屋内六个人如蒙大赦,两个丫头服侍她起来洗漱,两个丫头去开门,两个三十六七的女人去桌子旁收拾。等锦乐收拾完,饭已经摆好了,果然,只看看就很有食欲。   “你们全部出去,没我的命令不许进来。”锦乐不习惯这么多人看着她吃饭,更害怕露馅,不得不一副大小姐的口吻吩咐道。一群人互看看看看,却不敢动。   “怎么?还要我再说一遍?”锦乐眼神闪过一丝凌厉。   “奴婢不敢”,语毕,一群人总算是出去了,而锦乐也跟着松了口气,太混乱了,她要好好清静清静。她熬夜又整理了一下考试所需的资料,对下周一的公务员考试是志在必得的,结果一觉醒来,居然跑到了这个未知的世界里。她没有别的穿越女那么幸运,又是空间又是储物柜又是各种武功修真秘笈的,她倒霉的甚至连原主的记忆都还没继承,就碰上了一堆和原主关系密切的人。锦乐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即使有人告诉她深爱着宋江的李逵穿越成了林妹妹,后来爱上十分爱宝姐姐的唐僧,她也能接受,更何况是她自己目前的处境。看外面人影攒动,屋中也是挂素色事物,她自己也是一身孝服,不由得边吃边打量,总得知道自己现在是姓甚名谁、年方几何、家住何方、家庭成员姓甚名谁以何为业吧!她错过了装失忆的最佳时间,现在装失忆有点晚了,一不小心被当成妖异烧死了她还要受场罪,只能装受重大刺激而精神恍惚了,可她目前必须尽可能多的搜集与原主相关的资料,她要好好活着,谁能保证她死了就会到二十一世纪的家里啊?既然她还有个没跟她一起住的亲姐姐,那二人必定有书信来往,那么······倒是可以利用一把,   看看吃得差不多了,锦乐朝门外喊道:“来人”。   只见四个姑娘两两并排而入,齐齐行过礼后,齐声道:“小姐有何吩咐?”   “收拾一下,再把父亲、母亲和姐姐的书信拿来,是所有的书信。”锦乐指了指桌子,看了四人一眼,缓缓说道,尽量显示自己的哀伤。可她实在哀伤不起来,去的人与真正的自己无关,这里的一切或许只是个梦,梦醒了,她还是二十一世纪的四有公民、五好青年。   “小姐,您要的信······”一个恭敬的声音打断了锦乐的思绪。   “放在床上······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是,婢子告退。”   “把门关好,不许偷听”   “是”   看到门缓缓关上,锦乐做了个深呼吸,向那厚厚的一摞书信走去。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几分:若说亲情浓厚吧,原主为何会远离父母而和兄嫂住在一起;若说是亲情淡薄吧,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摞子书信啊?她要看到什么时候啊?锦乐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标有“吾妹亲启”字样的信封,打开读了起来。她虽然不会写各种繁体、异体字,但大致还是能顺下来的。结果,越读越不淡定了:她这辈子估计是完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惊闻西厢意难平   尽管读的很是吃力,许多地方还要互为参照才能勉强弄明白意思,锦乐还是一封封读了下去。这期间,门外之人好像对她很不放心,借着端茶送水送水果来探查她六七次,每次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锦乐也不搭理她们,只叫她们进来、放好、出去、关门。   终于看完了,锦乐揉揉酸疼的脖子,抬头朝窗外看了看,日光已经斜得很厉害了,锦乐对原主的家庭状况也了解得差不多了:原主也叫崔锦乐,父亲是宰相,是个方正的君子,叫什么,年几何,她不知道,哪有父亲给闺女写信还署上自己名讳?只知道是十一月初八份去世的,锦乐想到这里,透过镂刻得十分精美窗户看看窗外的黄叶,不由得撇撇嘴,这报丧信竟然走了至少大半年,这用的是什么交通工具啊!原主母亲郑氏,是大家出身,对原主姐姐的管制十分严苛,出个屋门都挨批。原主姐姐,小字莺莺,今年十九岁了,婚姻对象是郑家的表哥,只因这表哥前几年连丧双亲,这一守孝守到去年莺莺十八岁,眼看就要守完了,不料莺莺之父去世,轮到莺莺孝了,这婚事就这么耽搁下来了,有个活泼伶俐的丫头叫红娘。最牛的是这原主的哥哥,名叫崔锦澜,今年二十八岁,比妻子李氏大三岁,二人目前育有一子一女。据信中显示,这个哥哥十五岁上了战场,在边疆待了四年,杀敌无数,更有一次,亲率五十骑深入敌营,手刃叛徒,所到之处,敌军闻风丧胆,这是原主最喜欢的段子。而原主今年只有十三岁,尚未议亲。   现在的情况是:老相国只有一子二女,大概是与夫人伉俪情深,没有庶出的娃。原主是母亲的老来女,母亲生她时已经年纪大了,她出生后就体弱多病,简直是林妹妹翻版,娇娇弱弱养到四岁,哥哥从战场回来,对她更是百般疼惜,听大夫说南方养人,便在婚事办完后,也不怕皇帝猜忌,上书皇帝求了南方的外任,皇帝也信任他,任命他为扬州刺史,坐镇扬州九年,直到到现在。而原主与哥哥关系最亲,非要闹着要和哥哥叫一样的名字,哥哥也疼她,就给她起名叫锦乐,希望她一生无忧,快快乐乐。原主还不大满意,与哥哥一起排行,却不好漏了姐姐,于是,非得要求刺史府里的人叫她三小姐,不准叫二小姐。真是个傲娇的小姑娘。自四岁起,常年住在扬州,偶尔回家小住,父母都心疼她,爱若珍宝,姐姐性子温婉,待她也挺好。锦乐不禁想到,骤闻父丧,小姑娘定是出现绝食晕倒等状况,自己不知倒什么霉,“借尸还魂”到她身上了。   根据嫂嫂李氏的只言片语,锦乐能推断,这个哥哥目前正忙着差事交割,毕竟是九年的经营,杂事肯定多。   此刻的锦乐是喜忧参半,她不知道来到了什么地方。刚开始看到崔莺莺、红娘等人,还以为以为是到了《西厢记》,吓死她了,在一个女子必须依附男子才能生存的的年代里,有这么个在生父灵前对一个就见了几次面的男子以身相许、毁弃父亲生前所定婚约的亲姐姐,她可是前途堪忧啊!可后来觉得不对,毕竟原着里,崔莺莺没有兄弟姐妹,而这里,崔莺莺有一个很牛的老哥。   《西厢记》的故事发生在暮春时节,如果她果真是穿到了西厢里······念及此,锦乐心里咯噔了一下:《西厢记》的情节发生过了。她来这里干什么呀?替原主受罪吗?哥哥丁忧了,姐姐做出了大伤社会风化并违反法律的事情,她可怎么办啊!对于已经发生过的事,她一个初来乍到的人根本无力补救。想想这些,她觉得很丢穿越人士的脸:人家穿越都能改变祖国母亲一百多年的屈辱史,她却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把握;人家穿越生怕一不留神改变了历史,行动都受了限制,她却明知结果却无力改变;人家穿越都是被无数美男围着转,然后像到菜市场挑菜一样挑中满意的有情郎,她却要担心“西厢事件”后,是否有人上门提亲······   但愿这不是《西厢记》,人名什么的都是巧合。   “小姑姑,小姑姑,煜儿和珍儿来看你了”。一个清脆的童音响起,只听其声,便知定是个十分可爱的小男孩儿。   “哎哟,我的小祖宗啊,慢点儿,别磕着”。这是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嬷嬷,你真烦人······小姑姑,你快开门啊!爹爹生气了,发了好大一通脾气,都不理珍儿了······”一个小女孩的软软的撒娇声传来。   锦乐赶忙略微整理了一下床上摆的那一摊子的书信,向门口边走去,一开门,就见两个小身影齐齐地朝她奔来,,锦乐忙张开双臂站定,扶住了已经扑进她怀里的两个小娃娃。饶是她有心理准备,还是被那冲击力冲得一个趔趄,周遭几个丫头赶紧上前扶住她,她才没摔倒在地上。这该是原主的两个宝贝吧。   果然······   “小姑姑,都是妹妹贪睡,睡到现在,要不,煜儿早来看你了”。七岁的小男孩一副乖宝宝求表扬的模样。   “才不是呢?祖母来信了,爹爹很生气,娘说那是大人的事,珍儿想不明白,后来就睡着了。都怪爹爹”!四岁的小女孩嘟着嘴甜甜地说,一副不高兴的小模样。   锦乐心中一动,天啊!莫非是“西厢事发”······   “煜儿、珍儿乖,小姑姑没事了,快进屋里,咱们一块儿玩儿”,锦乐抱着先把人骗到屋里的原则,亲切地说完,拉起两个孩子走进屋内,扭头看了眼准备跟进来的人,吩咐道:“不用进来,外面候着”,然后颇为优雅地关上门,准备当一回哄骗小红帽的狼外婆。   两个小屁孩应该比一群大人好糊弄吧······锦乐凉凉地想。   锦乐牵着两个小孩走到榻前坐下,轻轻揽住两个娃,笑得眉眼弯弯的:“说吧,祖母信上说了什么;你们爹爹又气什么。”   “大姑姑好像犯了错,祖母要嫁大姑姑,她们都还在寺庙里,爹爹的脸好臭好臭的······”小男孩话音未落,就把锦乐给劈得外焦里嫩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小姑姑,你怎么了?”小姑娘觉得她的小姑姑有点不对劲,晃着锦乐的胳膊软软地问道。   “没事儿······”锦乐的声音有些颤抖。   “三小姐、小少爷、小小姐,少夫人让你们收拾一下便过去,该用晚饭了”,外面响起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去回少夫人,就说我们马上到”。锦乐听到后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吩咐道。   锦乐不甘心又问道:“后来呢?”她再也无法淡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   ☆、秋阴初散哀金莲   “没有后来了,爹爹发现了我和妹妹,照看我和妹妹的人都被扣了两个月的月钱,爹爹不准任何人透露,可我觉得小姑姑需要知道,我和妹妹就来告诉小姑姑你了。”   锦乐觉得这必得是老夫人将崔莺莺和张生的事告诉了大儿子,这个大儿子还有个当闺女养的妹妹以及一个亲闺女,连议亲都没有,家里就出了这么一出有辱门楣的事,他怎么会不愤怒呢?   “好了,你们俩也该饿了,咱们去找你们母亲吧!”锦乐知道是不能再拖了,从这两个小屁孩嘴里也问不出实质性的东西,也不知道这个张生目前有没有中状元,还是去哥哥嫂嫂那里打探一下情况吧。   是的,是哥哥嫂嫂,从这一刻起,她得逼迫自己进入角色了,她目前还得依靠这个家呢——她要好好活着。   锦乐打开房门,对众人吩咐道:“去少夫人那里,走吧。”   众人道声“是”,早有四个妇人走到前头开路去了,两个孩子一左一右拉着锦乐,很是欢快地死命往前坠着走,后面跟了一群丫鬟婆子。锦乐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房舍,颇有些苏州园林的风味,清雅的色调,一砖一瓦皆十分精致。   美丽的景色使锦乐一阵放松,于是她立马体会到脚上传来的感觉——疼痛!脚趾头也不是自然舒展,而是贴着脚面很是畸形地长着。她觉得那人鱼公主走在刀尖儿上的触感应该也是如此吧,难道还有人敢对她的脚下毒手吗?她不由得迈出一大步,长裙下的脚便露了出来:好小!是的,她曾经有过十三岁······那这脚该是传说中的“三寸金莲”吧!貌似《西厢记》里的崔莺莺就是小脚。   锦乐突然很想哭,自打穿过来,她的精神高度紧张,生怕一不留神漏了陷儿,得知哥哥武艺好,她还幻想原主铁定也会两下子,她混出府弄些武功秘籍、找几个美男来几场多角恋应该不成问题。结果,一双小脚把她的美梦打碎了:她要是逃跑,估计连大门口都跑不到,就会被抓回来——这脚是走不了二里地的。她不得不面对现实:在这个时代,她逃不过对女子的各种束缚而成为例外!   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低头端详那个笑靥如花的四岁小女孩:她几年后也会被这样裹脚吧。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那血肉模糊的脚丫子跟纤纤玉笋联系在一起。那将来呢?如果她自己有了女儿、孙女、外孙女,她该怎么办?是否亲自为她们把裹脚布缠好呢?她何其忍心!   “三妹妹,回神了,莫要伤心了,天色不早了,来吃些东西。”伴随着温和的声音,一只素手映入眼帘。锦乐赶紧-试图躲开,却被另一只手扶着,她不敢表现的太过激,就没有躲开,任由这只手先是摸摸她的额头,然后又摸摸她的脸蛋儿,“嗯,没发热就好,快跟嫂嫂进去,煜儿和珍儿都开吃了,你还在门外发呆。”   “嫂嫂,我也饿了,我们快进去吧!”锦乐勉强挤出来一句。任由嫂嫂李氏拉她进屋坐定。   “你哥哥有事忙,咱们不等他了。妹妹凡事莫往心里去,你是崔家女,自幼又由你哥哥和我抚养,陇西李家的规矩可是一顶一的好,一切自有你哥哥和我顶着。”锦乐刚准备夹菜,李氏给她加了个鸡腿之后,说了这么一串话,便止住了。   “嫂嫂说得对!”锦乐这句话是听明白了,这是告诉她,她的名声不会因她姐姐的事而受影响,让她太不要难过。可到底是亲姐妹,怎么会没一点影响呢?锦乐现在真正是为这件事发愁:她将来嫁人生儿育女,难道真要给自己孩子裹小脚!她不由得想到二十一世纪,那里的父母为孩子报各种补习班,两岁多开始就要饱受各种“酷刑”,各种考试各种对比各种竞争各种压力,天空永远是那么狭小,她自己就深受其害。她那时就打定主意做个不婚主义者,这样就不会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52207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