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同人] 《(雪花神剑同人)雪花神剑续——凤鸣江湖》作者:随风亦逝.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 ◇◆○●☆★◇◆○●☆★◇◆○●☆★◇◆○●☆★◇◆○●☆★◇◆○●☆★◇◆○●☆★◇◆   ======================================================================       《雪花神剑续——凤鸣江湖》随风亦逝      追忆一段虐人虐己的雪花情,抒写一个埋藏许久的武侠梦,感叹一对有违世俗的不伦恋。时光荏苒,看这场徒劳了十几载的爱恨情仇能否圆满落幕。      本文续写古装武侠剧《雪花神剑》,继续罗玄和聂小凤之间一段纠葛十几载的师徒恋。(传统武侠,含少许其他剧集人物穿插)      ======================================================================      文章类型:原创-言情-古色古香-武侠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236028字      第一卷       第1章第一章江湖已远行者匆匆      雪花一片连着一片在空中飞舞着,就如那年般隔绝着一切情与义。一辆拉着木炭的马车在白茫茫的路上艰难的行进着...“老弟,来口酒暖暖身子吧,别嫌我老哥儿脏啊!”,车夫把手里的酒葫芦递给后面的灰袍人。雪已经在那件灰色的袍子上积了厚厚一层,那人的胡子和眉毛都结上了一层白霜,远远地无法看不清本来的面目。“谢谢”,灰袍人接过酒袋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又礼貌地递了回去,随之又紧了紧身上的袍子。      没错,这个灰袍人便是罗玄。      话说,罗玄与绛雪已经悬壶济世一年有余了,沿途救治了无数无钱治病的穷苦人,也览尽了名山大川。这一年中,绛雪越来越依恋这个寡言少语却温暖如山的父亲了,但她知道父亲心里依旧还装着那个倒在他怀里的女人,试问自己又何尝不是那!正因为如此绛雪每天都挂着甜美的笑容不离父亲的左右,让罗玄多体会一些女儿带来的温暖,少一点自责和孤单。如今,罗玄的头发比那年又白了许多,虽然不再是血池里的冷漠,却也不似传说中傲视天下云淡风轻的神医丹士。现在他更像是一个普通的江湖郎中,一个严谨的长者,要说没有变的可能就只有他那温和却疏离的性格了吧。      虽说这一年里父女俩的生活平淡而充实,偶尔还会看到罗玄脸上淡淡的笑容,但不管酷暑还是严寒他还是会一个人雕像一样的站在夕阳下想着那些自己无法猜透的心事,直到太阳收起最后一缕光线才不舍地离开。半年前,罗玄在为一个周身血脉阻塞不通的老人运功疏通经脉时突感不适。本以为金蜥蜴的毒已经解了,可事实却是因为中毒时间太久毒素早已沉入经脉内脏,如果不是仗着先天罡经,恐怕早就毒血攻心了。罗玄自然早就知道,可他根本就没当回事,要不是那次救人恐怕此事真就成了永远的秘密。如今身体在毒素的侵蚀下已经虚弱不堪,再也没有瞒下去的必要了。已经失去了师傅,绝对不能再失去另一个,绛雪在心中告诫着自己。      就这样,在一个月前绛雪便与罗玄辞行,要先一步去昆仑雪山寻找号称疗伤圣药能延年益寿的千年冰雪莲。虽说冰雪莲无法根治这陈年旧疾,却能抑制毒素继续蔓延,罗玄不忍绛雪日日为他神伤只得答应了。想他堂堂神医丹士解了无数疑难病症,到头来即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唉!”罗玄长长吐了口气。罗玄的腿疾虽说已经不妨碍正常的活动,但也不无法长时间赶路。绛雪依依不舍的告别了罗玄之后便日夜兼程地赶往昆仑雪山,并约定下个月十五在昆仑山下汇合,给罗玄多留一些缓冲的时间。      今天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十四天了,还有一整天就要到约定的日子了。本来从中原一路而来都晴空万里,谁知进了昆仑地界就下起了大雪,这一下就是整整的三天。为了不让绛雪担心罗玄只能顶着风雪继续赶路。都说祸不单行,那匹陪着罗玄一路走到昆仑的老马终于在今天上午冻成了冰块。罗玄凭着一身深厚的内力踏雪而行,虽说腿上的隐痛时刻提醒着他要量力而为,可如果不能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安身之所,恐怕下场就会和那匹老马一样。      这种下雪的天气里天往往会黑的很早,就在即将筋疲力尽的时候罗玄终于发现在自己前方很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点。看着那慢慢移动的黑影罗玄心下一松,提了一口气便追了上去,之后便幸运的遇上了一个拉着木炭冒雪回家的车夫。名叫老王的车夫被后面追来的罗玄吓了一跳,真没想到这种天气里居然还会有人在赶路。老王暗叹一句这人还真是不要命了,要不是去附近的村子买近几日烧的木炭他才不会出这趟门。看着这个须发都被风雪凝固的灰炮人,老王二话没说就让这个陌生人上了车,于是就有了开篇的一幕。       第2章第二章玉笛飞声何处相依      画面一转,昆仑地界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虽然没有中原的繁华,但在这昆仑山脚的小镇上却别有一番异域风情。南来北往的商客都聚集在这里,因为这是通往昆仑山脉的必经要道。虽说很多人都互不相识,却也能在烈酒的作用下海侃上一番。夜在觥筹交错中安静了下来,万物一片祥和的时候,天空中不知何时隐隐飘来了一阵熟悉又陌生的笛音。那曲调回环婉转,诉不尽的情仇,解不开的心结,每一个音符都敲打着心灵最脆弱的地方。一个白色的倩影斜倚在窗前,唇边碧玉的笛子幽幽的吹着。      绛雪来到昆仑山脉已经七天有余了,然而冰雪莲的下落却一直毫无头绪。虽然关于冰雪莲的传说每个本地人都能讲出几段,但却没有一个是有据可循的。在雪山里整整转了七天,珍贵的药草看见不少却唯独没有冰雪莲的影子,更不要说千年的了。今天绛雪早早地就回到了小镇的客栈,几天的奔波让她没有心思再出去,外面的喧嚣世界真的不太适合她。看着天渐渐黑了下来,又想起了正在赶来的父亲,那是她现在最亲的亲人,也是如今心中唯一的依靠,可是一想到可能不久之后他可能就要和她一样离自己而去,心里就是一阵酸涩。‘为什么我梅降雪珍惜的人都要一个个离开!为什么等到要挽回时都已是枉然!’那婉转的曲调忽又一转变得急促激昂,内心的苦闷也一下子宣泄了出来。迷茫的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绛雪握紧拳头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等父亲来了从长计议。梅绛雪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大义灭亲的武林新贵了,好好守护身边的每一个亲人在她心中的份量变得越来越重。      那辆拉着木炭的马车终于在最后一缕亮光消失之前到达了目的地。前面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竹林后面隐约透着点点的亮光。老王转头朝罗玄一笑道,“终于到家了!”。罗玄不解,明明一片的竹林为什么还要去邻村拉木炭。老王似乎看出了罗玄的疑惑,爽朗的笑着说道,“内子这辈子就是喜爱竹子,说竹如君子,不受污秽之气侵腐,在这塞外边陲能有这么大一片的竹林可是难得的一道奇景。”,罗玄闻言唯有笑着摇摇头,然后随着老王往灯火处走去。      快走进门时,老王便大声喊道,“我回来了,还带回个过路的老弟。”一边说一边去推开房门。迎面看到的是屋里一张八仙桌,和桌子上用碗扣着的吃食。一位一身粗布素衣却端庄优雅的妇人正要从桌子不远处的织布机边站起身来,老王看到忙过去搀扶。仔细看去,那妇人年纪约莫四十多岁,面容恬静,发髻整齐地盘在头上,唯一遗憾的就是那双美丽的眸子居然是涣散的,原来竟是个瞎子。罗玄看向老王夫妇的眼神多了一丝温和,跨前一步说道:“在下罗玄,承蒙王大哥收留暂住一晚,多有唐突请大嫂见谅。”老王摆着手说道:“客气什么,小事一桩而已。”刚刚站起身王大嫂连忙笑着摆手,叫罗玄不必拘礼,三人客套了一会儿之后便都互相认识了。      晚饭后简单的闲聊了几句大家便准备休息了,一天的车马劳顿,真的有些疲乏。罗玄跟着老王来到里间的客房,刚一走进屋子竟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没想到这简陋的竹屋里竟隐藏着一间精致典雅的静室。一阵阵桂花的清香隔着门缝飘入鼻息,临一进门便看到屋中桌上的香炉还冒着青烟,这一室的花香想必就出自此了;左侧是一排书架,上面既有书本卷轴,又有玉石雕刻,那些泛黄的书页似乎都有一些年代了;右侧是一张竹制的大床,简单却精巧,床上放着一个竹木的矮桌,最稀奇的则是床头平台上居然放了一颗十分稀有的夜明珠,宝珠通体乳白,鹅蛋大小,整个屋子都被它柔和的珠光包裹着。老王微笑着看着微一失神马上又一脸平静的罗玄,说笑道,“这是我儿子的房间,半年都没人住过了,你就在这将就一夜吧,可别拐跑了我找了几个年才得到的夜明珠啊!”说完便大笑着转身离开。在这个爽朗的王大哥面前罗玄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无奈摇头。虽说和老王只是一面之缘却觉得胜过那些多年的挚交好友,一路上虽言语不多却是心意相通,一个眼神就能领会对方的想法。罗玄盘膝坐在床上,慢慢调息着疲惫的身体,虽说路上遇到了老王的马车,但一颗心却丝毫没有放松过。纷飞的大雪让本来平整的道路异常危险,一路上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那些突如其来的麻烦。      夜静的落针可闻,本来已经疲惫的就要睡去,可腿上火辣又酸麻的刺痛感却又让他清醒了几分。罗玄自嘲的笑了笑,换了个姿势让夜明珠的光打在他的脸上,闭目又接着睡去。一年不见他的脸上又多了几缕风霜,虽然须发花白的更厉害了,可看上去却也未显出老态。那两道长长的剑眉之间清晰的印着缕缕愁思,虽然在珠光的温暖下舒展了一些,却也难逃岁月的打磨。头发随意的系着,发丝泛着点点的银芒,映着那张沧桑的脸越发静逸了几分。虽是闭着眼,却不知是否真的睡熟了。      寒夜总是漫长的,天却总在最不愿睁开眼的时候泛起了鱼肚白。一夜无梦,罗玄像往常一样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起来了,简单的打理一下便向外厅走去。轻轻推开外室的大门看着门前厚厚的一层积雪,恍惚间竟想起了绛雪和玄霜出生的那天,同样下着雪,同样是站在门前,却恍若隔世。心中再也找不到一丝的期待,也再找不到一点回头的力气,往事似乎都和她一样埋葬在了心底深处。      ‘不知道绛雪怎么样了,一年来第一次一个人出门,希望不会遇到麻烦。’罗玄摇摇头竟站在门外傻傻的笑了,自己什么时侯这么啰嗦起来了。“想什么那,这么出神?”老王的声音惊醒了正在发呆的罗玄。“想我女儿,不知道她一个人在外怎么样了?”,罗玄一脸平静的回答。本来以罗玄的功力人在百米之外就能清晰察觉,可刚刚竟未发觉身后有个人,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罗玄转身看向老王,微笑着道,“王大哥,是不是小弟惊扰了你的好梦啊,怎么不多睡会儿。”老王摆手道:“我每日都起得这般早,哪儿用得你惊啊!倒是你,一夜未见居然会调侃人了,看来是和我老哥混熟了,要不是你急着赶路非把你灌醉在我家不可。”罗玄被老王说笑的一扫刚刚心头的焦虑,嘴角上扬脸上一片阳光。      回到屋中,简单的稀饭和素菜已经摆在了桌子上,王大嫂亲切地招呼道,“罗老弟,知道你急着赶路,就不多留你了,记得以后可要常来我们这儿坐坐啊,来快些吃饭吧。”罗玄微笑着应是,简单的吃了早饭,便匆匆动身了。老王直把罗玄送到宽敞的官道上才算是罢休。“罗某能遇王大哥这样一位兄长实属人生一大幸事,他日相见必和大哥一醉方休,望嫂子眼睛能早日康复,后会有期。”,两人互相一抱拳,一切尽在不言中。离昆仑山脚还有将近一天的脚程,以罗玄的功力,太阳下山前一定可以赶到,想到绛雪罗玄头也不回的匆匆向前走去。心中一叹,不知道自己与王大哥会否还有一醉方休的那天。       第3章老王番外      罗玄在和老王交谈时,得知老王姓王名兆兴,说是老,只是自谦罢了,看起来并不比罗玄大。老王给罗玄的第一印象就是面容刚毅,双眼总是微眯着,一身灰白色的素衣配着深色的腰带衬托着他挺拔的身材。同样的剑眉星目,同样的一身正气,更巧的是老王居然和罗玄是同年同月生同日生,只是早了几个时辰便做了个便宜大哥。(某随:便宜确实是很便宜啊,硬生生便宜了一个朝代。老王暗处正偷着乐那)听老王说他本来是个生意人,后来厌倦了四处漂泊的生活,准备隐居时竟遇到了失散多年的妻子,两人没想到此生还能重逢,最后决定定居在昆仑山边,时至今日两人已经在这儿住了十年有余了。他们有个儿子叫王振威是个镖师虽常年在外,但每年都会回来一两次,听说近些日子就要和儿媳一起回来了。据说还给老两口添了个孙子,所以老王才顶风冒雪的去拉木炭,怕刚出生的小孙子耐不住这里的寒冷。      昨天晚饭过后,罗玄为王大嫂诊治了一番。失明是因为头部曾经外伤瘀血阻住了脑部的经脉所致。因为淤血位于脑部经脉汇集处,下针十分危险,所以罗玄为王大嫂开了一副活血通络的药方并送了一瓶自己研制的有固本培元功效的清心丹。临走前罗玄还再三叮嘱说只要坚持服用这副药方,并每半个月再配上一颗清心丹,几个月后眼睛定会有起色,但即便罗玄也不能保证她会恢复到从前。老王夫妇没想到十几年难愈的病,居然有了希望,自是喜不胜收。      老王自从再遇妻子发现她双目失明,便几经周折为她医治眼睛。王大嫂感觉到了老王寻医无门的愁苦,心下愧疚竟一天天的消瘦下去。老王本是个严肃沉默的人,可不忍再让妻子整日郁郁寡欢,于是一改过去的寡言少语,时时寻着笑话逗妻子开心,(尽管都是冷笑话)十年下来居然再难寻自己过去的影子。(某随:“俺们的幽狼啊,就这么转性了,一切都是爱情惹的祸。”至于罗玄看雪时为什么没听到老王的脚步声,恐怕罗师傅暂时是不会知道原因了,吼吼吼。老王心说,小罗啊,就咱俩这缘分,后会一定会有期的.)       第4章第三章百年传说塞外神殿      绛雪早上起来梳洗之后,便出门向城外而去。一身白衣犹若仙子一般,大街上自然又要有好多魂游天外的路人撞在一起了。绛雪已经见怪不怪了,一路径直出城,仿佛走在没有人烟的深山。出城后不知不觉竟走出了里许,看到前面有间茶棚,才感觉到有些口渴了。外面的天气阴霭清冷,小小的茶棚内却温暖如春。淡淡的茶香缭绕中,一个讲书的老者正说的吐沫横飞,要不是这个老者的高亮嗓门,恐怕绛雪还真的不会进来。      老者讲述的是关于昆仑山玉虚峰的一段江湖野史。玉虚峰乃是昆仑山的主峰,常年积雪不化,云雾缭绕,往往高人总喜欢隐居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大约不足百年之前昆仑地界出了一个奇人名叫云亦天。此人是当年塞外明月宫的少宫主,年纪轻轻便已成名塞外,行事更是亦正亦邪,卓尔不群。曾一人单挑雪山派两百多名内山弟子并全身而退,与当时塞外第一大派九阳宗的宗主万绝比试也仅是败了一招。据说云亦天凭着一柄紫金软剑搭配一套刚猛的断阳掌驰骋西疆无敌手,而最特别的是,他是左手持剑,右手运掌,竟是个左撇子。如果就此轻敌那一定会吃了大亏,因为他右手的掌法一点不下于他左手的软剑,而这种怪异的套路也让许多高手吃不消。      云亦天当年独闯雪山派的时候邂逅了雪山派掌门之女冷碧儿,两人一见钟情,可偏偏造化弄人,冷碧儿一出生就是九阴绝脉之体命绝活不过双十。云、冷二人都是不信宿命之人,云亦天更是为了冷碧儿常常骚扰雪山派的清净,最后惹得雪山派上下几百人都把常常私会的两人当作了空气,谁叫掌门都默许了呢。两个情投意合的人一个剑法空灵才学渊源,一个温婉可人擅弹古琴,常常琴剑共舞,惹得飞鸟都忍不住驻足。一段惬意的相识相知之后两个人不顾上天的捉弄毅然结为夫妻,过了两年神仙眷侣的生活。碧儿在二十岁的那年产下一女,不久便离开了人世,云亦天早已预料有此一天,但也难掩心中的悲痛。因为不舍妻子的离开,他命人在玉虚峰上建了一座冰殿,把冷碧儿的尸身存放于宫殿之中,之后便带着女儿回了明月宫,并且发誓等女儿长大成人,便回去带妻子双宿双飞。      传说整个宫殿全是用玄冰砌成,接天地之精华,习武之人只要在里面修练上一日,内力提升就会远胜过外面苦修三年。奈何玄冰本来就是天地间至寒之物,别说在满是玄冰的屋中待上一天,若是普通人,只要用手指触上一下一条手臂就可能冻成冰块,更不要说在大殿里待上一天了。传说冰殿里有云亦天毕生所学的武功心得和当年为治疗妻子所留下的药典孤本、稀世灵药,件件都是无价之物。绛雪被这个故事吸引了,但她最感兴趣的的却是那个玄冰宫殿的名字——冰莲圣殿。冰莲两个字如一汪清泉稍然化解了绛雪心中这几日的苦闷。玉虚峰高耸入云,峰上严寒彻骨,常年覆盖的积雪让上山的人便不清凶险,随时都可能出现的雪崩,更是不知埋葬了多少武林好手的白骨,可是百年间竟无一人在玉虚峰上找到过这个宫殿。      听的入神的绛雪没有注意到,在她对面的角落里也有一个一袭白衣的人在细细的听着这个故事。那是一个看上去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孤寂身影,斗笠的阴影遮住了那人上半边的脸,身体更是全部都蜷在了一尘不染的裘皮披风里。这个有些特别的茶客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手中的茶,桌上只有一个茶壶和一个与他一身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215225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