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致命协议》作者:莳禾之.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书名:致命协议 作者:莳禾之 ☆、第 1 章   01   二月,天空还是阴霾,街上风吹来带着刺骨的冰冷。   梁施微疲惫地拖着行李箱回到宿舍,结束了她在C城大学里的最后一个寒假。   推开宿舍门,里面一片空荡荡的,毫无人气。梁施微知道舍友们肯定是不会回来的,大四课程早已结束,大家该实习的也都实习去了,梁施微边收拾宿舍边盘算着也去找份工作挣点钱当生活费,因为这一次从家里来,她拒绝了爸妈给她的生活费。   梁施微的家乡远在距她大学8个小时火车的E城,家里经营着一家便利店,以此支撑整个家庭的开支。   施微的哥哥梁施泽,远在另一个城市D城工作, 28岁的梁施泽一直想接父母去他工作的城市生活。年后,梁父母正准备转了店铺搬到D城去。23岁的梁施微觉得自己应该独立了,不想事事都依赖父母。   晚上,她趴在床上,与舍友小静煲起了电话粥   “拜托,你们都不回来,我都要孤独死了”   “哎呀,我父母在家乡给我介绍了份工作,我也想回学校,好怀念宿舍生活哦。”   “丫,你也有工作了,看来我是要饿死在C城了,你们回来连我遗体都看不到了”   “你也赶紧找份工作,或者找个有钱人,哈哈”   “算了吧,我还是好好找份工作比较实际”   “啊,对了,我认识一个学姐,她昨天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去兼职一个品酒会,说是当礼仪小姐,就一个晚上800元。”   “真的!?啊!”梁施微一听,瞬间忘了自己在床上,还不顾一切的跳了起来,脑袋瓜“咚”得一声,敲到了宿舍顶梁,疼得泪花都出来了。   “当然了!可惜我在家里去不了,好像就是后天晚上,到时候把学姐电话给你,微微,你那国色天香的容貌去了,估计在那样奢侈的酒会上还能钓到什么钻石王老五,到时候千万不要忘了你的恩人我哦”小静在电话那头咯咯地笑着。   “得了吧,要不是看在那么高薪酬的份上,我才不要去那种地方!”   02   某日,C城大学生活区的某座楼内,传出一阵凌乱的声音。   梁施微两步从床上几乎是跳下来了,差点扭到脚,手机时间显示下午五点了!!!今天是她答应学姐去品酒会当礼仪的一天,而她必须在五点半之前到达酒会现场。   由于最近忙着制作简历投简历,又加上宿舍没人,梁施微的生物钟全都乱套了,熬了一个通宵,在吃了午饭后爬上床倒头就睡,这一觉居然一下子睡到天都黑了。   这个点,梁施微根本顾不上吃晚饭,她胡乱套了几件衣服围着大条围巾就飞奔着出去了。   “师傅,汉昱大酒店,快点快点…”施微在学校门口随便拦了一辆的士就爬了进去。   “好嘞”的士师傅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施微慌张的脸,便很配合的把速度飙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她站在四十几层楼的汉昱大酒店门口,神色慌张地跑进去,她白皙的脸颊跑得通红,一头乌黑的直发在她身后飞舞着,她上气不接下气地来到电梯前,见电梯马上就要合上门,于是不顾一切冲上去伸了一只手臂进去,在门重新开启时踏了进去。   品酒会在汉昱大酒店的顶楼,电梯里已经有人了,施微根本顾不上环顾周围都是些什么人,在电梯里整理自己因为奔跑而凌乱了的头发,瞟了一眼47楼已经有人按过了,接着只能耐心等待。   她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大口喘气,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脑子里还在嗡嗡作响,随着电梯上升还有点眩晕。而她不知道,在她身后电梯里有,一道目光正冷冷地盯着她…   没多久电梯叮了一声便到了47顶楼,梁施微在电梯门还只开一半的时候就挤了出去。来的路上,施微已经接到学姐两个催促电话,学姐说自己已经等在电梯口了。出了电梯施微一眼就看到望着这边一脸焦急的学姐,已经穿好礼仪服的学姐见到施微从电梯里出来,疑问的叫了声   “梁施微?”施微跑上前并用力点着头,学姐在拉着她的同时朝她身后的电梯望了一眼,脸色变得有些惊讶,但是由于时间紧迫,她一把拉过施微朝酒会旁的员工通道跑去…   “怎么这么晚啊,酒会还半个小时就开始了,其他礼仪小姐早早都已经整装好了,我刚刚跟她们介绍了一些待会酒会上注意的事宜,就差你了”施微被带着拐进一个休息室,这里更像是一个化妆间,里面的每个人几乎都穿同样的礼仪服,头发被梳起来扎在脑后,脸上还化着妆,一眼望去都是美人儿,施微顿时欲哭无泪了。   学姐带着施微进到一间单独的房内,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个袋子,把里面的礼服拿了出来搭在自己肩上,然后帮施微解下脖子上的围巾还有外套……   施微以最快的速度把礼服套在身上,礼服是鲜艳红色旗袍式,七分袖,在腿部开叉至脚踝,复古的扣子延伸到立领领口还有红色毛绒坎肩,这样的中式礼服最能体现东方女子的体态美。   施微本就偏瘦,在旗袍的衬托下,更是把她美好的身材展现出来。学姐在一旁看得赞口不绝   “施微啊,小静说你是个大美人,果然不错,当礼仪小姐是不是大材小用了?连妆都省了”施微一边把头发揪起来,梳成马尾高高扎在脑后,一边尴尬地咧了咧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自己还有些不习惯。   让施微更加无语的是最后,学姐从袋子里拿出的一双高跟鞋,从未穿过高跟鞋的施微硬着头皮把脚套进那双貌似有八公分的黑色粗跟鞋里,还好是粗跟的,梁施微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懊悔之前为什么不学着穿高跟鞋。   很快学姐带着施微走出更衣室,对施微又交代了一遍酒会的注意事宜,原本稍稍淡定下来的情绪又被学姐弄的热血沸腾,紧张不已。   刚刚进来时没注意看,休息室里有三十来个人吧,大部分都穿着与施微一样的礼仪服,而学姐还有几个人的礼仪服与她们有点不同,在领口、袖口和裙摆上镶有金色花纹。   施微眼神有些飘忽,脑海里开始担心这双鞋会不会害她晚上摔个狗吃,屎,或是直接打翻几瓶名贵酒,然后…啊,不敢想了…   “施微,你在干嘛?”   学姐声起,施微才看到身边的礼仪小姐正一个个走了出去,她这才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连忙跟了出去。   03   六点五分。酒会现场。   台上主持人开始有声有色地讲了起来,大概就是为酒会开始做个铺垫,紧接着又是一段流利的英文,听得施微钦佩不已。   随后礼仪小姐们要根据宾客手里邀请函上的座位号将客人带入会场,坐好,她们就要整齐的退一边等待开幕。施微站在那儿虽面不改色,但内心早已汹涌澎湃地反抗起来了,脚是真心已经酸到不行,她恨不得直接蹲坐在地上!   主持人开始宣布酒会主办方汉昱集团董事长进行开幕作词,全场的目光几乎都投向会场门口,施微也难得收回飘忽不定的眼神看向那里,想一睹到底是何方神圣。   她知道汉昱集团是国内最大的酒店企业,而且在全球许多个国家都有分公司,资金雄厚,经营范围广,早几年就已经上市了,可谓是名声大噪。   在此起彼伏的掌声中,施微看到一个身材挺拔,身着宝蓝色西装的男子步入会场,让施微不禁惊叹的是,这个男子有着十分俊朗的面容,身上的西装样式别致得体,男子入场时嘴角微微上扬,那一抹自信的微笑好像能摄人魂魄,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施微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一股寒意,冷峻的眼神让酒会内部即使暖气十足,还是使人不禁寒颤。   他身后紧跟着另一个着黑西装像是助理模样的男人,随他一起走上台去在他身后站定。男子开始进行开幕致辞,声音低沉富有磁性,谈吐如兰,随着一片片掌声响起,施微至今回想,还觉得场景深刻。   在一段轻快优雅的音乐里一个帅到爆表的男子在满是气泡的环境里出现,朝她款款而来……施微沉浸在幻想里,都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脑袋更眩晕起来,肚子开始不争气的咕咕叫   “梁施微!发什么呆啊?”施微听到有人小声的叫她,才从恍惚中回神,看到学姐在她不远处嘴巴一张一合的说什么,而且其他礼仪小姐也朝一边满是名酒的展台走去,施微赶忙跟上,惊觉自己刚刚泛滥的神思,一脸囧态…   不一会儿整个会场觥筹交错,商人、老板们开始互相交流,都是些大资本家,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汇聚到梁施微的鼻子里变成了浓浓的铜臭味。   由于酒会是办在顶楼,会场有一半是露天的,室内的那部分有暖气,而露天的那部分还是寒气十足,施微只敢在室内为宾客送上酒,但是偏偏就有个不识相的客人让施微端着一瓶洋酒陪他走向露天会场,施微在心底咒骂了那个人上百遍还是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寒风细细的穿进施微单薄的礼仪服,冰凉凉的贴上皮肤,施微有些颤抖,但还要强装镇定,白皙的脸上鼻子脸颊都冻的有些发红了,施微端着酒不知道该怎么逃走,内心无助的呼唤着神啊,派个人来救她,这样下去不冻死才怪勒!   早知道应该准备几个暖宝宝,全身贴个遍!其他礼仪小姐也有走出来的,可是人家就能镇定自若,是不是她们早到的都有贴暖宝宝了?!   施微已经站得手脚冰凉了,再加上晚上没有进食,她都怕自己待会儿会晕过去了,那不但脸丢光了,八只红公鸡也飞走了,搞不好还要倒贴好几只公鸡来抵手上端着的那瓶洋酒!   “梁施微?”突然身后有人叫唤她,施微一惊,她在这个会场除了学姐没人认识,而且声音听起来还是男的!施微侧过身看到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有一个男子身上穿整齐的西装,头发微微卷起向上,面容清秀。施微觉得这人好眼熟,却又叫不出名字…   “微微,真的是你!!”施微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拉进有暖气的室内会场,   “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易申啊”施微这才反应过来,易申!哥哥高中同学,那会儿常常来施微家里玩,没想到那时的黄毛小子如今西装革履,一表人才。   “你怎么在这里啊?”施微还沉浸为刚刚被解救出来的喜悦里,心里顿时暖了几分,便问易申,两人聊开了。   易申说他高中毕业后就出国了,如今刚刚回国一年,准备接手他父亲的公司,施微想了想,模糊中记得当时他家里是在外地办酒厂的,没想到就是在C城,   “你哥哥最近怎样?挺久没联系的”   “他在另一个城市上班,只是个小娄罗啦,哪里像你,出了个国回来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大老板,行啊你,潜力股啊!”施微心里还真是挺高兴的,这个陌生的场合有个熟人是好事,但是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礼仪的身份,怕被学姐看到她居然不务正业在这里跟人聊天。   “啊,我不能多聊,待会有空再联系,我可不想挨骂,呵呵”施微又要走回露天会场,被易申一把拉住   “傻丫外面那么冷,瞧你都冻的,这样会生病的,来喝口红酒,暖和点再出去”易申细心地说到,还把自己的酒杯递过来,施微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便一仰头把酒杯里的酒喝光,   “喂?你…酒量很好?”易申一脸吃惊,   “没有啊”施微抹了抹嘴,   “那你还牛饮啊,不怕喝醉了砸场啊!”施微向易申吐了吐舌头就朝室外走去了,一阵寒气袭来,又抖了个哆嗦!   不一会儿,施微真觉得体内里有股热气缓解了她身上的寒冷,但是这只是短暂的。施微趁着旁边没人看到,又偷偷喝了几口手里的洋酒,也不知道是什么酒,一入口便火辣辣的烧着整条食道。   酒会接近尾声时,施微觉得之前还疼的不得了的脚,现在犹如踩着云朵一般飘忽不定,不知是饿还是刚刚喝了那些酒让她越发觉得晕眩!此刻,易申那家伙又从哪里蹦到她眼前,看施微眼神有些不对劲   “你喝醉了?”   “没有啊,醉了还能跟你说话吗?就是头晕”   “不会是刚刚吹风冷到了吧,人难受吗?待会送你回去吧,住哪呢?”易申看到酒会也将散去就问道,   “啊?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不远不远!”施微一说完就开始后悔了,这么晚了还要去拦的士,会不会不安全?而且刚刚还喝了点酒,万一遇见黑心的士怎么办!   “这么晚了,我看你直接住这个酒店好了,在这楼下我有包了一个房间,今晚你就住那里好了,给,房卡给你”施微接过房卡,易申已经被另一个老板叫到一边去说话了,施微受不了头晕,急忙走回休息室,把衣服换下。   出来时学姐把800元酬劳直接放在施微衣服口袋里,还嘱咐了些什么施微压根就没听进去,就急急走了。   施微看着房卡上的数字3203就按了32楼的电梯,然后无力的靠在电梯壁上,头痛欲裂,施微这才发觉自己好像有些醉了,还好易申给了她这里的房卡,否则她今晚是注定是要流浪街头了。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施微歪歪扭扭地走出去,看到走廊上好多个门!费了好大的劲才来到3203室,门压根就没关,施微挪进去把门用力一甩,手在墙上摸了半天都没摸到灯,只好摸索哪有床铺可以躺下的,很快就探索到软软的床,她不由分说就劲直躺下,昏睡了过去…   04   次日,梁施微慢慢睁开眼睛,还未清醒的她被一阵阵头痛侵袭,只好又闭上了眼。良久,她再次睁开眼来,渐渐看清了身边的环境,头顶一盏圆形的水晶灯,床左侧巨大的金黄色窗帘挡住了窗外透进来的光,右侧有个透明的玻璃隔间,屋内从形状上看不是四四方方的,却犹如贵族宫殿般让人惊叹。   施微动了动身子,感觉浑身上下酸痛不已,肚子里还有什么东西翻滚伴随着隐隐镇痛,她伸手去摸肚子,却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衣物!瞬间清醒的施微低头拉开被子一看,差点没惊叫起来!   在脑子空白的瞬间,施微感觉到床左侧的动静,她转头只见左侧一个五官完美,双目紧闭、高挺的鼻梁且呼吸平和的男子,他翻过个身,露出结实的胸膛,长长的睫毛安静的盖在眼睛下方,没有醒来的意思。   施微憋着气,脸上的表情就像脚底踩了屎一般五官全扭在了一起,这个男子,不正是昨晚开幕式上的那个汉昱神一般的人物吗?唯一不同的是现在这个男子就躺在施微旁,在她面前放大了的那张俊朗的面庞。   施微赶紧蹑手蹑脚爬下床去,从地毯上慌乱地抓起自己的衣物,屏着呼吸随便套了两件,就落荒而逃!   出了酒店,阳光弱弱地照到施微身上,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回的学校,只记得自己身上有着一根不正常的神经在提醒自己失去了贞洁!!然后便一片空白,不知道现在应该如何安慰自己。   算了,就当被狗咬了吧!或者就当自己昨晚经历了一个特殊服务,体验了一个不同的人生感受!但是昨晚睡死过去哪里有什么人生感受可言!   绞尽脑汁找不到一个理由给自己一个交代!施微懊恼地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算了,被狗咬了还需要什么交代!施微狠狠的想,跑回宿舍,拿起睡衣冲进浴室赶紧把自己冲洗干净!   完毕出来后翻遍衣服上所有口袋都不见昨晚辛苦站了一夜得来的八只红公鸡!!不会吧?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会连钱也付给了那个…那个特殊服务人员了吧!   施微差点就捶胸顿足的哭起来了。她无力的躺在宿舍的床上,一点睡意也没有,满脑子一片浆糊,她的第一次啊,就这样毫无知觉的失去了,欲哭无泪。   ————————简单的生活,开始就是一场华丽的冒险——————————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开坑!望好心人多多收藏!!求支持!求包养!求指导!!看下去,一定不让客官您失望!! ☆、第 2 章   05   汉昱大酒店内。   刚刚醒来的简路寒,睁开眼来,难得一觉起来神清气爽。他突然想起昨夜那个女子,他犹记得她就是自己在去酒会的电梯上突然窜进来的女子,见一眼便铭记于心,此刻床边早已空荡荡,仅留下一抹殷红证明昨夜他的罪恶。   他眉毛微微蹙起,居然逃跑了!走进浴室前发现地上还有一叠粉红色的纸币,什么意思!?过夜费?住宿费?还是…服务费?   不一会儿浴室里便烟雾缭绕,水声稀稀疏疏想冲淡昨夜的记忆,出来后简路寒还是拨通了助理韩陌的电话   “帮我把昨晚参加酒会的礼仪小姐资料全查出来”说完又瞟了一眼那800元钱。韩陌还不清楚boss今天是着了什么道,突然要查女人资料,之前还从未有过,但是也不敢多问,马上动手去查了起来。   简路寒离开酒店,开着他的棕色保时捷跑车直奔公司而去,这样的大公司平时需要料理的事情繁多,简路寒一工作起来,就连续几天不停歇,偶尔在办公室后的休息间里小憩一会,出来就继续处理事务。   所以在生活中,也是一个生物钟混乱的人,夜里常常失眠,只有把自己弄得很疲惫或是吃点安定药物才能安睡一宿。   29岁的简路寒年轻气盛的外表下有着一颗不堪重负的心,他的父亲简延生才在知命之年,就因过度操劳下不幸猝死,那时公司才刚刚壮大,他的爷爷简劲国把路寒从国外叫了回来接手汉昱,当时的路寒还只有23岁,该是疯狂放纵的年龄,而他却在那时早已成熟稳重下来。   直到现在,六年多过去了,汉昱在简路寒手上不断扩张,成为酒店业的霸主,爷爷简劲国为自己的孙子感到十分自豪。   简路寒走进公司大楼,在专用电梯口韩陌早已等在那里,手里拿着老板之前要他查的礼仪小姐资料,可是简路寒一来就问起今天的行程,早上有个重要会议,韩陌跟在简路寒身边六年来十分熟悉老板的工作习惯,开会之前会把会议的内容整理好先给老板过目。   今日的行程安排的满满当当,怕是老板晚上又要忙碌至半夜,于是韩陌见老板没再提及礼仪小姐资料的事,就将其搁置一边,把工作事宜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63978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