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镇宅男神》作者:浅酌颜.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 ◇◆○●☆★◇◆○●☆★◇◆○●☆★◇◆○●☆★◇◆○●☆★◇◆○●☆★◇◆○●☆★◇◆ ================= 书名:镇宅男神 作者:浅酌颜 文案 ~﹡~﹡~﹡~﹡~﹡~﹡~﹡~﹡~﹡~﹡~﹡~﹡~﹡~ 许柊儿住进了一间刚刚死过人的房子里。 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 比如第一天收拾好的碗筷第二天自己跑到了桌上。 再比如早上起来发现拖鞋跑到了门外。 关好的电视突然自己打开…… 不过这在许柊儿眼里都算是小事儿,反正眼不见为净。 可要命的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阿飘出现了! 更要命的是出现在了她的炕上! 而且是个男的! 妈蛋!不是说上吊的是个女的么?!不是说请道士做过法了么?! 为什么是个男的!而且…… ~﹡~﹡~﹡~﹡~﹡~﹡~﹡~﹡~﹡~﹡~﹡~﹡~﹡~ ◆ 每天18:00定时更新,绝不坑~ ◇ 本文1V1,HE,忠犬,甜宠,不会换男主! ◆ 前三章略惊悚,可这不是鬼故事- -。 ◇ 这就是个穿越妖孽男追中二屌丝女的故事…… ◆ 文架空,经不起考究,误伤。 ◇ 专栏求包养→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魔法时刻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柊儿,白韶柳 ┃ 配角:箴泽,薛梦 ┃ 其它:1V1,古穿今,妖,玄幻,忠犬,甜宠 ================== ☆、第1章 凶宅(1)   这栋楼里死过人。   准确点说,就是许柊儿马上要住进去的房子里,刚刚死过人。   死者是个女孩儿,年纪还不过三十,在几周前的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上吊自杀了。   房东把房租降了又降,却一直没有再租出去,直到许柊儿的出现。   听说许柊儿要租这间房,房东自然乐得开心,价格谈妥后,便热情的拉着许柊儿上去看房子。   这栋楼是个有几十年历史的老楼盘,没有电梯,许柊儿和房东只能顺着楼梯往上走,楼道里光线昏暗,两旁的住户门前堆积着许多杂物,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灰,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有几家门前贴着的‘福’字已经残缺不全,原本的颜色已经看不清楚,带着岁月沉淀的黄,像是很久没人住过了。   许柊儿轻声说:“这楼里的住户好像不多。”   走在前面的房东转过来一张因为爬楼而汗流满面的脸,干笑了几声:“怎么说这也是老楼盘了,以前的住户大都搬了出去,剩下的一些就是和你一样的租房客,所以人少。”   房东的笑声在空旷的楼道里回荡着,让许柊儿觉得有些瘆人,她也不再说话,只是沉默着跟房东。   又爬了几层,房东在一处门前停下,一边掏钥匙,一边对许柊儿说道:“就是这间了。”   许柊儿抬头看着眼前的门,门上的绿漆有些斑驳,门牌上的‘402’清晰可见,显然刚被人擦过。   门随着刺耳的响动被打开,两室一厅的房间被收拾的十分干净,家具什么的都还算齐全。房东也不想向许柊儿隐瞒这房里死过人,一边带她往里走,一边说道:“这房子我刚刚收拾过,从前那姑娘用过的东西我都丢掉了,也请道士做过法,可还是一直没人敢住,我也是没办法了才这么便宜出租的,以前800一个月,现在降一半给你,图个吉利,380一个月,你看怎么样?”   许柊儿在房子里看一圈觉得还算满意,便数了4560块钱给房东,说:“我先租一年吧。”   房东很会做生意,点了4500块钱收下,另外60还给许柊儿:“你小姑娘一个人在外也不容易,这60就不要了,给你凑个整儿,收你4500就行了,不过我话先说好,这一年的房租交了,可就不退了。”   许柊儿点点头,房东随身带着合同,签了住房协议后就美滋滋的下楼了。许柊儿在这陌生的房间中坐了一会儿,拿出手机给好友打电话。   “薛梦,我找到合适的房子了。”   电话那头的薛梦有些吃惊:“你还真搬了?不就是和刘煜昭分手了么,至于把工作也辞了,住所也换了么?”   许柊儿无奈的笑笑:“我说了多少次了,工作不是我辞的,是人家把我炒了,搬家是因为那个房东把租金涨到1500了,我刚丢了工作交不起房租,一切与他无关,你明白?”   薛梦问道:“那你现在租的房子在哪?”   许柊儿遮遮掩掩的回答:“离市区有点远……你下午来帮我搬家吧。”   薛梦冷哼一声:“你直接说郊区不就得了,午饭后在你以前的住所见好了。”   “好。”   许柊儿挂了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具太少的缘故,打电话的时候总是有回音在屋子里回荡,虽然是盛夏清晨,但许柊儿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从包里拿出一瓶chanel的香水,在屋子里喷洒着,淡雅而香甜的味道瞬间便在屋子里挥发开,茫茫雾色悄然眼前,视线忽地就朦胧起来。   这香水是刘煜昭送她的生日礼物,她一直舍不得用,整整一年,瓶身依然是满满的,她本想留在他们结婚以后用,每天用一点,每天都带着淡雅迷人的香气,一如邂逅般美好。可如今不过转瞬,瓶身便空了,浓郁的香气将她包裹,心也忽地就空落起来,原以为执手一生的人却成了饭后笑谈,即使有再多的不舍和不甘,最终还是回归于平淡无奇的生活里。   让眼泪最后再放纵一次,从此以后,再也不会为他落泪……   许柊儿在楼下的饭馆里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坐车去了以前的出租屋,薛梦早早在那等着,微卷的长发映着那细致如瓷的肌肤,空旷的小屋中因为有了这位女神的存在而变得仿若仙境。   许柊儿身上浓烈的香气让薛梦打了个喷嚏,她皱眉看着许柊儿,问道:“你不是不喷香水的么?今天怎么喷了那么多?”   许柊儿耸耸肩:“刚才在新房子中喷了点空气清新剂。”   薛梦知道许柊儿把香水当空气清新剂用了,她知道许柊儿心里难过,也不再和她提刘煜昭,一边帮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你为什么被以前那个公司炒了?”   许柊儿将几件衣服放进薛梦粉红色的行李箱里,“公司新来了个姓窦的经理,天天‘中二,中二’的叫我,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舌头撸不直,正巧那天我迟到,他就当着同事的面说我人如其名,当时我就怒了,说,‘彼此彼此,窦经理在家中一定排行13,我有过之而无不及。’晚上他就把我解雇了。”   薛梦轻笑一声:“你这嘴还和以前一样不饶人。”   许柊儿将东西收好,提着行李箱走出了门。“谁让他触我霉头。”   薛梦提着大包小包的跟在后面,叹息着说道:“说实在的,你这脾气要改改了,一个人在外面,总要留条后路给自己,现在丢了工作,你打算怎么办?”   许柊儿满脸无所谓,“先在新房子里住两天再说,以前那个公司一年也没有几个假期,他不解雇我我还想辞职呢。”   薛梦在楼下打了车,帮许柊儿把行李放到后备箱里,便和她一起上了车。住了两年的楼房写满了回忆,在那栋房子里,她第一次给心爱的男人做饭,第一次和心爱的男人亲吻,第一次和心爱的男人相拥而眠……   可那么多的第一次,最后不过在目光中汇聚成了一个小点,连带着那些悲欢离合,融入记忆的长河中,消失不见。   车很快就到了许柊儿新租的小区门口,许柊儿看了一眼车上的计费,45元,拿出包准备付钱,薛梦却抢先了一步,笑着对她说:“别客气,等你找到工作请我吃顿饭就行了。”   有些朋友总是会在你需要她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帮你,不管你有没有钱,多么落魄,永远都是那么的真心相待,许柊儿一时间竟有些莫名的感动,但嘴上还是不饶人的说道:“你当然不客气,这打车费才45,吃顿饭怎么说也得250。”   薛梦瞪了她一眼,晃着腰肢走进了小区中,门口几个晒太阳的老太太像看着白痴一样的目送着她们,走进那栋刚死过人的楼里。   一进楼道温度陡然变寒,薛梦哆嗦了一下,对许柊儿说:“这楼道里还真冷,阴森森的怪吓人的。”   许柊儿知道薛梦胆子小,没敢告诉她自己租的房子里刚死过人,只是打趣的说道:“冷点还不好?省了空调了。”   薛梦正欲说话,却看到走在前面的许柊儿忽然停住了,眼睛定定的看着前方,薛梦不由得也停下脚步,顺着许柊儿的目光看去,门前住户的堆积物中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在注视着她们,一动不动,薛梦背脊一阵发凉,颤声问道:“柊……柊儿,那、是什么……”   许柊儿没有吭声,转身对薛梦做了个‘嘘’的手势,准备往上走,薛梦却一把将她拉住,神情一片紧张,“我们还是下楼吧……”   许柊儿摆摆手,示意她在后面等着,独自一人向那堆积的杂物中走去,脚步声在空荡的楼道中缓缓响起,那双碧绿的眼睛越来越近,在许柊儿就要触到它时,薛梦却猛地一声惊叫,那双眼睛从杂物中跳了出来,惊起一片呛鼻的灰尘,薛梦急忙捂住眼睛,看都不敢看。   许柊儿回过头,看着薛梦瑟瑟发抖的肩膀,有些无奈的说道:“一只猫而已,你别怕了。”   薛梦小心地睁开眼来,一只通体黑色的猫在楼道的窗台上,居高临下着许柊儿和薛梦,神情中居然带着几丝傲然。   薛梦舒了一口气,可在这个阴森的楼道中看见一只黑猫还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薛梦不敢再看猫,上前几步,拉住许柊儿的手,对她说:“我们还是快点到你家里吧。”   许柊儿点点头,拉着薛梦往上走,许柊儿又回头看了一眼坐在窗台上的猫,那只猫也在注视着他们,碧绿的眼睛一眨不眨,嘴边的胡子动了动,似乎是在对她们笑。   许柊儿忽然觉得这猫好像能听懂她们说的话,也能知道她们在想些什么。   许柊儿摇摇头甩开这个可怕的念头,还好这次是白天,要是晚上的话,自己也得被这猫吓一跳。    ☆、第2章 凶宅(2)   她们很快就到了四楼。   刚关上门,薛梦戴在脖子上的玉佛忽然就掉了下来。   清脆的声响在屋子中久久回荡,薛梦的身子顿时僵在了原地。   许柊儿弯腰拾起她的玉佛,拿在手中看了看,随后递给薛梦,说道:“绳子断了,还好没摔坏,你什么时候开始带玉了,以前不都是水晶的么?”   薛梦将玉佛攥在了手里,玉佛底部出现了一个细小的裂痕,里面的隐隐红丝此刻竟像血一般刺眼。   “这玉佛是我妈去年去庙里给我求的,我一直没戴过,前几天那个水晶坠子坏了,我才把这个玉佛拿出来戴的,据说请大师开过光,这线忽然断了,不是什么好预兆啊。”   许柊儿摇摇头,“你怎么也迷信起来了?”   薛梦拉住她的手,神色认真的说道:“有些东西不得不信,我觉得这栋楼里阴森森的,像是刚办过白事一样。”   许柊儿忽然笑了笑,对薛梦说:“你还别说,这房子里还真死过人。”   薛梦的脸一下子就绿了,漂亮的眼睛瞪得溜圆:“你怎么不早说!”   许柊儿自顾自的收拾着东西,“我不是怕吓到你么。”   薛梦见许柊儿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也不再理她,低头在包里找起东西来。   许柊儿看了她一眼,问道:“你在找什么?”   薛梦说:“前几天有个同事的父亲祭日到了,他一直买不到香,就托我帮他买,刚才等你的时候看到楼下有卖,我就买了一把,放在包里,这不,刚好派上用场。”   许柊儿看着她手中的香,很细的那种,非常普通的圆柱形,拿一根红绳绑成一把,外面有几根已经断裂。   “你不会想在我这给那个死去的女孩儿设个灵位吧。”   薛梦瞪了许柊儿一眼,“瞎想什么呢,给我找根针,还有红色的线。”   许柊儿找到了针,但是没有找到红线,想起以前刘煜昭给她买过一件红色的衣服,便打开箱子,将那件衣服翻了出来,用剪刀把衣服剪开一个口子,抽了一根弯弯曲曲的红线出来,递给了薛梦。   薛梦看着许柊儿,说道:“这衣服怎么说也得四五百,还新新的,你就这样糟蹋。”   许柊儿轻哼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   薛梦将线穿过针孔,再用红线把香拴好,最后再把针插在门框上,对许柊儿说:“你去找找有没有那姑娘以前用过的东西。”   许柊儿耸耸肩膀,“房东说都扔了。”   “房东说的话你也信?”   许柊儿虽是不想陪薛梦折腾,可是看到薛梦这来劲的样子,只能在屋子里找了起来,她一眼便看到窗户上挂着的白色床帘,上面有淡粉色的花瓣,正随着微风轻轻摇摆着,许柊儿走上前去,一把将床帘扯了下来,递给薛梦,说道:“这床帘和其它屋子里的不同,应该是那个女孩儿挂上去的,你看能用不。”   “能用,能用。”   薛梦将床帘叠好放在香下面,用火机把香点燃,对许柊儿说:“等这香灰三次掉在这床帘上之后,再把床帘扔掉,就可以了。”   许柊儿看着薛梦问道:“你从哪学的这些歪门邪道。”   薛梦答道:“电影上看的。”   许柊儿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想再理她,转身开始收拾东西。   她从客厅走到卧室,又从卧室走到客厅,薛梦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门前那根燃着的香。   过了几分钟,薛梦忽然神色紧张的对许柊儿说:“柊儿,你快过来!”   许柊儿慢悠悠的走到门前,打趣的问道:“怎么,香灭了?”   薛梦咽了口唾沫,颤声说:“你自己看!”   许柊儿看到那香已经燃了三分之二,可却一直没有香灰掉下来,长长的一截挂在红线上,看的人心底发毛。   许柊儿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她和薛梦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香依旧在燃烧着,却始终没有香灰落下来。似乎有风从门缝里吹进来,薛梦的发丝微微浮动着,可是许柊儿发现,那根燃烧的香却是纹丝未动,就连燃起的青烟也是直直地往上飘,许柊儿没敢对薛梦说她这个伟大的发现,只是默默地看着那根香缓缓燃向尽头。   香一直烧到了最后,一整根香灰挂在红线上,许柊儿舔了舔嘴唇,转过头来,小声问薛梦:“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话音刚落,挂在红线上的香灰,一整根就掉了下来……   薛梦几乎哭了出来,她拉着许柊儿的手说:“柊儿,你别住这了,赶紧搬走吧,这地方太邪门了!”   许柊儿撇撇嘴,“房租都交了,房东不退的。”   薛梦急忙说:“我借钱给你,你快换个地方住!”   许柊儿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多大点事儿,我倒是没觉得哪里邪门,说不定是那香质量太好,你就别多想了。”   薛梦咬了咬唇,眉紧紧的皱着,精致的五官都纠结在了一起。   “可是……”   许柊儿打断了她的话:“别可是了,这房子我住定了,就算有阿飘,我也要看看她长什么样,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吧,不然到了晚上,我可不负责送你下楼。”   薛梦知道许柊儿打定了主意就是谁也拉不回来的,她将玉佛递到许柊儿手里,轻声说:“那你把这个带在身上,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许柊儿收下玉佛,把门框上的针拔了下来,丢进垃圾桶中,抱起地上的床帘,塞给薛梦,“帮我把这床帘带到楼下扔了吧。”   薛梦抱着床帘下了楼。   屋内chanel的香气还是没有散去,混合着刚才点的香,形成一种古怪的味道,许柊儿将窗户打开,从包里拿出一根红双喜,倚着窗子抽起烟来。   淡淡的烟草味让许柊儿的心绪平静了下来,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她觉得这几天的都像是做了一场荒诞的怪梦。仿佛所有不好的事情都汇聚在了一起,重重地向她压了过来,一个又一个的接踵而至,让她无法喘息。   窗外的太阳变的火红,斜斜地向西沉去,许柊儿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以前这间屋子的主人,是不是也喜欢像她这样站在窗户前看落日呢?   许柊儿被自己的这个想法下了一跳,她甩甩头,将烟蒂掐灭,烧了壶开水,从冰箱里拿了一包方便面,准备泡了吃,可她将方便面拿在手里时才发现,这方便面的包装上写着大大的‘康帅傅’三个字,一时间她竟不知道这包面还要不要泡。   方便的袋子在她手中发出细碎的声响,上面的字扭曲变形,在许柊儿眼中却仿佛成了嘲弄,她好像能看到那包方便面在对她阴险的笑着,说,‘来吃我啊~’   许柊儿险些将这包方便面捏碎,她深吸了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缓缓将方便面打开,泡进了碗里。   她已经接受了自己倒霉的事实,许多事情是强求不来的,有吃就不错了。   她将泡面放在桌上,打开了客厅的电视机,想看会儿电视,可那电视机不知道是信号不好还是年久失修,一直发出‘呲——呲——’的响声,极为刺耳,许柊儿赶紧就把电视关了,低头开始吃那包‘康帅傅’。   屋内的光线渐渐变得昏暗,寂静的房间让许柊儿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她起身去按灯的开关,灯闪了几下便亮了,她将桌上的碗洗干净,放到架子中去。随后便进了卧室,把床单换了,坐在床上拿出笔记本电脑上起网来。   屋子里太安静,她就登了QQ,打开歌单,想放几首音乐听听,可在点到‘我的音乐’时,手一下子就僵住了,下面长长的几个歌单,上面写的分类分别是:煜昭喜欢的歌,煜昭喜欢的轻音乐,和煜昭喜欢的钢琴曲。   有些画面总是在你以为要忘记的时候,忽然就浮现在了你眼前,连带着那些消失的情感,钻进你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挥之不去。   许柊儿沉默了半晌,终于重新握住鼠标,右键点下了删除。   曾经费尽心思为他搜索到的音乐,顷刻间便消失在了眼前,本以为坚韧不摧的心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88267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