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科幻] 《爆血女骑士》作者:潘子默语.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 书名:爆血女骑士 作者:潘子默语 文案 一个怕死又怕血的女骑士,虽然没有魔法师的魔法曝的厉害, 没有战士冲锋的勇猛,没有牧师治疗系的张扬,没有术士召唤的诡魅…… 可是,你要打死她?还真没有这么容易。 只要咱还有一口气在,咱就念咒加血加血再加血…… 你跟我耗?忘了告诉你,咱除了能加血,咱还皮很厚!比战士还厚! ☆、第一章:苦哈村第二章:没金币   第一章:苦哈村   在人类的阿米及尼娅城镇的附近,有一个小小的村庄,叫苦哈村。   贝蒂就是生活在苦哈村里的一名普通女孩,今年12岁。   “哇!救命啊,救命啊~~”一声尖叫划破森林里的安宁,无数的鸟雀被惊起,纷纷扑翅着飞向天空。   “贝蒂,拿起你手里的斧头,砍它!”另一个声音响起,马修瞪着那只在贝蒂身后追咬着贝蒂的小狼崽,无奈的说。   “该不会连一只1级的狼崽,你也对付不了它吧!”马修一脸“丢尽我的脸”的表情说道:“待会被喜来村的人看到了,别说你是和我同村的。”   喜来村是离苦哈村不远的一个隔壁的村庄。因为两个村间有一片小小的林地,里面生活着许多等级只有1-2级的小狼崽,所以村子里的小孩都很喜欢到这里来打猎。小狼崽的狼皮和狼牙可以到镇上的收货人那里,换取一些货币,可以补贴家用或是购买零食。   几乎每一次,贝蒂和马修结伴到小林地来打猎的时候,都会碰上喜来村里的人。   小狼崽在贝蒂的身后追着咬着,它一口差点咬到贝蒂的手臂,吓得贝蒂把沉重的斧头都扔了出去。脚下一拌,被半戴烂木桩拌倒。贝蒂摔倒在了地上,来不及爬起,眼看随后跟上的小狼崽一口就要咬上贝蒂的喉咙。   “贝蒂!”马修着急了,可是他刚刚为了锻炼贝蒂,特地站得远远的,这下他就是有心要救贝蒂,也来不及出手了。最多只能替贝蒂收尸。   “啊——”小狼崽的嘴张得老大,嘴里的乳牙都冒出森冷的寒光,它的口水更是在风中飞舞着,得意的挥洒,狼崽身上特有的骚臭气息一股脑的灌入贝蒂的鼻腔……贝蒂当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死了吗?   噗——   一只带着短羽的箭贯穿了狼崽的脑袋,小狼只来得及嗷一声,立刻睁着血红的眼睛倒在了贝蒂的身上。   “啊……”贝蒂又被吓了一跳。   等到马修冲过来,从贝蒂怀里捡起那只小狼崽,确认它已经死了的时候,贝蒂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苦哈村的人,就是这么没用。”   很瞧不起人的语气,很得意很张扬的话语。就是来自喜来村的13岁少年,艾比。   艾比是喜来村里最有希望可以通过考核进入旋风城堡里的皇家职业学院的,他的资质非常的优秀,而且他家族内还有一名哥哥已经进入皇家职业学院学习,所以他可以免去城镇上的资质考核,直接进入皇家职业学院参加入学考核。   要成为职业人,有两条途径。一条是经由村子关系人的推荐,去各地的城镇上考核。考核通过之后,就会被城主介绍进入旋风城堡里的皇家职业学院中,通过入学考核之后成为皇家职业学院里的一名职业学徒。再从职业学徒慢慢晋级,最终获得所学职业最高者的认可。另一条路,就是成为野户。   野户既指某些家境比较贫穷的人,没有钱交纳皇家职业学院的高昂学费,同时自身条件也达不到可以免费入学的标准。那么,就只有向散居在各处的职业退休者拜师学艺,学成后再通过冒险提升自身的能力,直到达到皇家职业学院的免费标准之后,再插班进入学院。才能获得正式的职业认可。   马修也是一个13岁的少年,个子比艾比还要高一些,马修希望学习的是战士的技巧,他已经向苦哈村村长报名,村长也答应推荐他到阿米及尼娅城镇去参加初步考核。如果马修顺利通过城镇的资质考核与皇家职业学院的入学考核的话,他进入皇家职业学院成为一名战士应该是无庸置疑的,因为马修家完全可以出得起进入学院学习时所需要的昂贵学费。   艾比收起手里的弓,走过来,伸出手道:“拿来,那是贝蒂的猎物。”   艾比的弓是一把木制的弓,箭上的短羽应该是他自己做的。这种自制的武器精准度并不高,但是艾比可以在狼崽咬上贝蒂的脖子的那一刻,一箭射穿它的脑袋,即使只是一只1级的狼崽,也证明艾比的箭术是非常精准的了。   马修把手里拎着的死狼用力的掼了出去。死狼的尸体在地上陷下两公分,并且被摔出去好无,尸体还发出啪嗒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艾比,你家又不缺钱,这只狼崽是被我引出来的,刚才追了我好久了。虽然是你射死的,不过,你应该还给我。”贝蒂从地上爬起来道。   艾比是喜来村村长的孙子,所以艾比从来不需要用狼皮和狼牙去换取货币吃饭。他来小林地,是为了练习他的箭术,与贝蒂和马修不同。贝蒂这一次来,除了马修想顺便练习一下他的武技外,更重要的一点,是贝蒂需要狼皮和狼牙,为贝蒂的姨母换一点看病用的钱。   艾比定定的看了贝蒂半晌,道:“可以。”   “可是,我有一个条件。”艾比说:“我要你答应嫁给我。”   ****   “我要你答应嫁给我。”艾比忽然这么一说,贝蒂愣住了。   “无耻!一只1级小狼崽就想让贝蒂答应你,你休想!贝蒂,你别答应他!”马修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跳起来,大声道:“别人求婚,至少都要有100个金币,一马车麦子,一马车鹿皮的!他在耍你!”   “哈哈,我当然是在耍她。别人求婚,的确是要100个金币,不过,贝蒂,她又没钱又没有势,还是一个孤儿,一个金币都不会有人付。我用一只小狼崽来换她,也是看在她还长得勉强可以的份上,要回去当仆人用的。哈哈。现在,我连一只小狼崽也不愿意换了,有本事,你们自己打吧。”艾比说着,捡起地上的死狼,大笑着扬长而去,仿佛他笑得十分开心。   马修气得狠狠的打了旁边的树几下,等到艾比走远之后,马修才对贝蒂说道:“贝蒂,你为什么连一只1级的狼崽也打不过呢?”   贝蒂垂下头羞愧无言,苦哈村里的小孩子,10岁就可以独自打死一只1级的小狼崽了。   “贝蒂,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你可以没有钱,也可以没有权,但是你一定要学会生活的技能。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至少你要可以保护你自己,否则,等到我学习归来之后,恐怕你早就被狼吃掉了。”   “马修哥哥……”   马修只比贝蒂年长一岁,但是他住在姨母家的隔壁,从小和贝蒂一起长大,早已经把贝蒂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贝蒂,下个月,镇上的资质考核就要开始了。我走了之后,就没有人再照顾你了。在我走之前,你至少要靠自己的力量,学会如何杀死一头小狼崽,否则,你和你的姨母,就连吃饭的钱也没有了。”   马修说得没错,自从贝蒂的姨母病倒了不能工作之后,家里就缺了粮食的来源。这段日子以来,一直依靠用打死的狼崽的皮毛和牙齿到镇上去换取钱币来支持的。可是等到马修走了,就再也没有人帮贝蒂打狼崽了。   马修把捡起来的斧头递给贝蒂,贝蒂双手捡过,一不小心却让斧头落地,砸到了贝蒂自己的脚趾头上。   “哎哟,马修哥哥,这把斧头……太重了。”   那是一直想当战士的马修使用的斧头,比平常砍柴的斧头还要重。   第二章:没金币   晚上,当贝蒂一瘸一拐的回到苦哈村的家里,姨母一眼就看出贝蒂手里拿着的狼崽尸体是马修帮贝蒂打来的。   “贝蒂,这是马修帮你打的吧。”姨母身上盖着毯子,坐在屋子里。旁边的饭桌上,已经摆好了姨母做的晚饭,一块半干硬的面包,和一碗青豆蔬菜汤。   “嗯。”贝蒂将小狼崽的尸体丢在屋子的角落里,走到餐桌边坐下。   “脚怎么了?”姨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桌子边,用手撑着桌面缓缓的坐下。   “打狼时不小心,被马修哥哥的斧头砸到了。”贝蒂不好意思的说道:“马修哥哥帮贝蒂敷了些药草上去,没事,已经好多少。”   “是斧面还是斧柄砸到了?”   “斧柄。”如果是斧面,贝蒂的脚趾头就不用要了。   姨母叹了口气,用手摸了摸装着蔬菜汤的碗边。“还热着呢,快趁热吃吧。”   贝蒂喝了一口汤,顿了顿道:“姨母,以后这些事,等贝蒂回来以后再做吧。你多休息。”   姨母瞥了贝蒂一眼:“多休息有什么用,贝蒂这把老骨头,病了这么久了,都不见起色。吃了再多的药,也没有作用。贝蒂看,再过不了几年,贝蒂就要入土了。”   “姨母!你千万不要这么说!”   “孩子,唉……”姨母伸出她布满了皱纹与长满了厚茧的手,摸了摸贝蒂的下巴:“怎么才说两句,你就要哭了。你呀,这么柔弱的样子,以后姨母走了,怎么放心你一个人?”   “那姨母你就不要走了,你可以好起来的,可以好起来的。贝蒂一定会努力打许多只狼崽来换钱……”说到这里贝蒂心头一动:“不然贝蒂就尽量多捉些花肉子来好了。”   “花肉子才是0级的植物,虽然会动,但是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你已经12岁了,却只能捉花肉子,真是叫我担心啊。”姨母又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不是我病重了,3级的小狼也难不倒我。”   姨母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可是这里的人,从小经受过一番训炼和指导。平时在耕种和放养家畜,或是走在回娘家去集市的小道上时,遇到突然从林子里冲出来的野兽,都能独自应付,有自保的能力。苦哈村的小孩,10岁以后便可以自行出村,到村子附近去钓鱼,或者是狩猎了。   而在人类居住地点,通常即使偶有野兽冲出来,等级也不会太高,最多也就是3级左右。4级的,那就是兽王首领了,如果有两个妇女的话,有时也可以应付。   但是如果是兽王出现,一般不会只有一只。所以离开村庄要去远一些的地方,妇女通常都会请男人作陪。男人的话,即使不能当上有名誉的职业,独自一人,也可以靠武器,对付三只成年野兽。   除了小孩以外,老人的话,只要不是身体极度衰弱,行动迟缓重病者,偶有一两只野兽闯入村子中,60、70岁的老人也能持武器对付。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12岁的贝蒂却连一只1级的狼崽还不能**杀死,姨母便对贝蒂担忧甚紧。   “贝蒂,你为什么心就那样善呢?对着村子里的木桩,你都能砍断,为什么去砍一只狼崽,你就总被追着四处跑。”   在村子里的一个露天广场那里,竖着几多的木桩。那些木桩是专门用作练习用的,村子里的孩子从3岁起,就会手持小型的武器在木桩上练力气。贝蒂用那些木桩做练习的时候,力气也是过关的。一根由四五根圆木捆作一起的木桩子,贝蒂用一把砍刀砍三下,也能把木桩砍倒。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贝蒂面对着活生生的狼崽时,贝蒂就无论如何也使不出那分力气来。总觉得一下子砍下去,当狼崽被砍中时,鲜血扑面来而生命断绝的那种感觉,令贝蒂觉得很怪异。   贝蒂从小就对生命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每当看到有动物濒临死亡时,她总觉得自己可以将它们挽救回来。可是,她又实在没有这样的能力,于是在两种极端的矛盾之中,贝蒂下意识的就会尽量避免杀戳的场面。   姨母年轻的时候,也是村子里的一把好手。多少成年的公狼倒在她的手上,所以,她对于贝蒂的感受也是不能理解的。   “唉,贝蒂,如果你不能成为一名职业人的话,那么你就只有早早找人嫁了,寻一户人家来护着你了。”姨母道。   “啊,嫁人?”贝蒂愣了愣:“贝蒂才12岁啊,姨母。”   “12岁已经不小了,13岁发育好的也可以生孩子了。我病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去了。我一走,这世上还有谁能护着你?现在马修可以帮你打狼崽,可是他迟早要出去学艺的,他是要当职业战士的吧。他去学艺,去入征之后,还能顾着你吗?留你孤伶伶的一个人,叫我怎么放心呢?虽然你是我捡回来的娃儿,可是这么多年,也是我含辛茹苦一个人把你带大,你就如同是我亲生的女儿,没有看到你有好的归宿,我就是死也不能安心啊。”   姨母在烛光下悲悲戚戚的说着这些话,让贝蒂听了鼻子就一阵阵的发酸。   “姨母,你不会有事,你不会有事的。贝蒂会努力,贝蒂会努力挣很多很多的金币回来,给姨母买草药。”   姨母拍了拍贝蒂的手。   “比起那些草药,你只要能不再惧怕杀生,姨母就安心了。”   贝蒂抱着姨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孩子,我们先找人定亲,等日后姨母去了,你有什么事,也能有个人来帮你。”   贝蒂哭得更厉害了。   ****   夜晚的月,总是那么明亮。高高的挂在天空上,就像一枚散发着温柔光芒的巨大宝石。   现在已经是深夜的时间,可是贝蒂依然睡不着。姨母在房间里咳嗽,她的病已经很久了,吃了许多的药,看了很多医生,可是都不见好转。看这样的情形,好像真的就如她自己所说的,也许撑不了多久了。   每当想到这点,贝蒂就心里发慌。贝蒂是一名孤儿,是姨母7年前在一次外出时,在路边捡拾到的。如果不是好心的姨母把贝蒂捡回来,贝蒂早就成为了狼嘴里的食物了。虽然姨母捡到贝蒂时贝蒂已经5岁,可是贝蒂对从前的记忆一无所知。除了嘴里喃喃的念着“贝蒂,贝蒂”这个名字,父母姓名等等贝蒂统统想不起来。姨母把贝蒂当成女儿来养的这些年,养恩深重,贝蒂也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心中的母亲。   每听到姨母一声重似一声的咳嗽,贝蒂的心里就揪痛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呢?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真的只能看着姨母一天天的衰弱下去吗?   对了,牧师!   贝蒂忽然想到一点。如果是平常的疾病无法治好的话,据说成为高级职业牧师的人,会使用一种祈福的咒语,可以让病人减轻痛苦,甚至能让他们痊愈呢。   她怎么到今天才想到呢!太笨了她!   贝蒂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急匆匆的冲进姨母的房间里。   “姨母,姨母!”贝蒂叫道:“姨母,你放心,贝蒂一定会想办法把你的病治好的。姨母你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   正卧在床上咳嗽的姨母抬起眼皮看着贝蒂:“贝蒂……你有什么办法?”   “姨母,贝蒂去找牧师,贝蒂去找高级的职业牧师,牧师一定能有办法治好你的。”   “真的?”姨母的眼睛亮了亮,接着又很快的黯了下来:“可是,你哪里有钱请牧师呢?高级的职业牧师,那是需要很多钱的……”   很多钱不怕,只要有办法就行,贝蒂可以克服胆小的毛病,多打些狼崽!   “就是你每天去打狼崽,换的钱也不够……”   刚刚给自己鼓起的劲头立刻被姨母给打消泄了。姨母用“早知道你在想什么”的眼神看着贝蒂:“早年的时候,姨母曾看到过有人请了一名中级的牧师治病,一出手就是500个金币。”   500个金币!天哪。   贝蒂无力的往后坐到了地上。马修哥哥每天帮贝蒂打的狼崽,一块狼皮和四只狼牙可以换回15个铜币。100个铜币才得1个银币,100个银币才得1个金币。500个金币,那贝蒂要打多少只狼崽?而且,那还只是个中级的牧师,还不知道中级牧师能不能救得了姨母,如果是请高级牧师,就需要更多的钱……   把贝蒂卖了,艾比说连1个金币他都不愿出。   贝蒂连一个金币都换不回,去哪里找这么多的钱来请高级的牧师呢?   ****   第二天的早上,贝蒂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   “贝蒂,怎么了,你的精神很不好。”马修一大早就从隔壁的家里过来了,他看到贝蒂立刻问道。   昨晚姨母咳了一个晚上,贝蒂一直在照顾她,自己也没有怎么睡,怎么会精神好呢?   “是你姨母的病又犯了吧。”马修一眼就猜出了原因。   “唉~”他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进了门,叫贝蒂把昨天打的狼崽交给他。   “你姨母的病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下个月我进城里去的时候托人问问,有没有认识的牧师,叫他帮我们联系一下,让牧师到你家里来给你姨母祈个福,兴许能冶好你姨母的病。”   马修哥哥的这一句话真是说到贝蒂心坎里去了。可就是就算是认识的牧师……那也得要金币的吧。贝蒂家可是半个金币也没有,把贝蒂卖了也得不到一个金币的价。而且,马修哥哥刚去学习,就要欠那么大的人情,多不好呀。   “马修哥哥……不……不用了,贝蒂家没有金币。”贝蒂垂着头,小声的说道。   马修哥哥帮贝蒂把狼崽的尸体拖到了厨房里,他掏出了自己带着的一把剥皮的小刀,对准狼肚子一划,将狼剖开后,就用剥皮小刀一点点细细的把狼的皮与肉分离开来。   剥得很完整的一张狼皮比剥得四分五裂的狼皮要卖的价钱高。马修哥哥从小就练了一手剥皮的绝活儿。所以每次他帮贝蒂把狼崽打回来,也会帮贝蒂把狼皮给剥下来。之后,再取了它的牙齿。留下整理好的肉,让贝蒂做熏肉原料。   马修哥哥一口气就剥完了狼皮,又把狼牙敲了下来。把这些东西都装进一个备好的袋子之后,他用水井里的水把流了一地的狼血又冲了干净。   贝蒂看着那一地殷虹的鲜血,有点头晕,不太敢靠近。   马修哥哥整完了一切,擦了擦手,才提着装着狼皮和狼牙的袋子准备出门。   “今天阿伯不去镇上,如果等的他的车的话要好几天。你姨母的病又急,只能我先帮你走一趟了。”   “地上的狼肉熏好后,够你和你姨母吃几天了。所以,三天之后我就会回来,你不要着急。如果有空的话可以陪陪你姨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527834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