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科幻] 《生命之书》作者:月亮哭了 .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生命之书》作者:月亮哭了 【文案】 为了让哥哥安月树死而复活,背负着宇宙封印的安月萤,带着安月树的魂魄、她的贴身护卫踏上了寻找神书《生命之书》的旅程。旅程从西方的伴河国出发,经过伴月国、伴星国,最后回到他们自己的国家伴日国。一路上,他们经历了各种惊险,见证了人们的各种纤绊:亲情,爱情,友情;也见识到了人们的真正绝望。险象环生,跌跌碰碰地到达终点,神书《生命之书》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可是,在一切既定事实的面前,他们却惊恐地发现一个蕴藏了四千多年的阴谋。为了揭开阴谋,一场正与邪的斗争展开了。   在那场必然的斗争中,有人得到了,有人失去了…… 正文 雪狼湖 [本章字数:7234 最新更新时间:2007-06-07 13:02:52.0] ---------------------------------------------------- ***** “哥,我们现在来到伴河国了,这里怎么这么安静的?”安月萤问。 “这个国家的人向来喜欢热闹,以‘音乐’著名,而且这个村子还是乐安大人的住所,这么安静的确很异常。”安月树回答道。 在灵界里,有四个国家,分别为伴日国,伴月国,伴星国与伴河国。在伴日国、伴月国里,他们的国家首领被唤做“答”,而在伴星国与伴河国,则叫做“安”。伴河国以“音乐”著称,灵术中以“乐术”为主,所以这个国家的首领叫做“乐安大人”,而其他的国家首领也分别唤做“咒答大人”、“幻答大人”以及“星安大人”。 “会不会走错地方了?”安月萤嘟起嘴道,“哦!我们可是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来到这里的,看来又白费心了!” “看看情况再说,别那么早下结论。”安月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她还是一副永远长不大的样子。 “也只好这样了!”安月萤仰起头,看了看天色,很无奈的语气。 说完,安月萤朝村子里面走去。 村子里家家户户都黑了灯,关紧门,他们费了很大劲才找到一间客榻落脚。 “大叔,这个村子发生了什么事?大街上怎么人影都没有一个?”安月萤好奇地向店主打听。 “小姐,你大概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吧?”大叔显得有点神秘,“不瞒客人,我们村子里出大事情了。” “发生什么事了?”安月萤一副更好奇的样子。 “你听说过雪狼湖吗?”大叔问。 “雪狼湖?”安月萤认真地想了想,朝店主摇了摇头。 “传说雪狼湖底沉睡着一只灵兽雪狼,那是一只破坏力极强的狼妖。六天前,村子里来了一个神秘的男人,他整天坐在雪狼湖旁吹着笛子,把湖里的平静都给破坏了。村子里有名的乐师都说,那个男人会把狼妖唤醒,给村子带来大灾难。现在,我们都只是呆在家里,不敢出去。”店主解释说。 “那你们的首领乐安大人呢?他都不管吗?”安月萤有点生气,哪有这样的首领的?国家里的人把性命交到他的手上,他竟然坐视不理。 “小姐,你千万……你这话可千万不要对别人说。”店主朝四周望了望,压低声音说了这句,走开了。 之后,安月萤再怎样向他打听,他都不再理睬她了,气得她直想跳脚。 用完餐后,安月萤上了自己的榻房,那是一个靠窗的房间。 “哥,今天晚上的月亮好大,好圆哦!”安月萤望着挂在苍穹中的月亮出神。她永远忘不了满月那天,满天的月光,满天的鲜血! “月萤,明天是十五了,这个村子可能会发生大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了。”安月树了解地看着她,说。 “哥,我们走了四十多天才来到伴河国,不可以前功尽弃的。”安月萤不再是一副小孩子的模样。 “虽然一路上搜集到的情报显示,这个国家有我们想要寻找的东西,但是那也差远了。一样是一本神书,一样却是一种乐器。”安月树没有放弃说服她。 “哥,只要是可以让你复活的东西,只要有这么一个机会,我不会放弃的!”安月萤异常认真地盯着他,说。 安月树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想连这唯一的亲人都失去。当初,她用了禁咒“嫡血连心”,让安月树的灵魂继续停留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抱着这唯一的希望。希望有一天,她可以与他一起练功,一起玩耍,一起执行任务,一起生活。 “月萤,哥向你保证,在你没有找到那本神书前,哥绝对不会离开你。”安月树朝她露出个笑容。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安月萤朝外面喊道。 店主脸色凝重地走了进来。 “有事吗?”安月萤转过身,礼貌地问。 “小姐,我刚才好像听到房间里有男人的声音,……”店主一脸困惑地朝房间里张望。 “哪有?”安月萤搔搔头发,说,“怕是大叔听错了!” 其实,店主没有听错,只不过,外人或者说正常人是无法看到安月树的。 “刚才……明明清楚地听到的……”店主仍是不放心地朝里面张望。 “哦!”安月萤不好意思地打断他,“大叔找我有事吗?” 店主这才记起正事来,忙拍拍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地道,“小姐,我是来通知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的。” “很重要的事情?”安月萤挑了挑眉毛。 “我们国家的乐安大人已经下了命令,三天之内,我们不可以外出。”店主认真地道,“所以小姐这几天别到处乱走,会招惹麻烦的。” 安月萤朝他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但心里却冒出一个坏念头。 “月萤,你可别乱动脑袋!”安月树还来不及阻止,安月萤就朝着他狡黠地笑了起来。 “小姐,你这里真的没有别人吗?我好像又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店主这次直接闯了进来。 “没有!没有!我向你保证!”安月萤不停地朝店主摇头,配合她这一动作的是她那双不断摇晃着的手。 店主在她的一再保证下,无奈地走开了,走前还留下一句话,“小姐,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叫我!” 店主走后,安月萤朝安月树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压低声音说,“哥,这期间委屈你了,你老人家就打手语了 。” 说完,她恶作剧地朝他做了个鬼脸,逗得安月树直想笑,可看到安月萤那放在嘴唇上的手指,他又不敢笑出来。 “哥,今天晚上我要到外面走走。”看准他不会再出声的安月萤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他。 “你……”安月树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安月萤已经向他轻轻地“嘘”了一声,他只好乖乖地闭上嘴巴。 “哥,你不要随便说话,吓死人我可不帮你处理!”安月萤笑意盈盈地道,然后很满意地看着他一副不满的表情。 ***** 满天的星光倾泻而下,洒在村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可是,村子里的人们都没有好心情去欣赏那美丽的星光,他们早已入梦,或者躺在床榻上等着入梦。 “哥,好时机到了。”安月萤朝安月树道,闪身出去了。 “月萤,不是告诉过你,不可以再任性的嘛!”安月树也赶紧施展身手追了出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店主口中的雪狼湖,看到了店主口中的神秘男人。那个男人确实很神秘,他头戴一顶斗笠,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袍,长袍上点缀着红色大花,给人诡异的感觉。 此时,那个男人正入神地吹着笛子。他吹的歌曲很悲凉,像是幽怨的诉说,又像知己似的倾诉,更像一个伤感故事的描述。 安月萤愣愣地听着从他那边传来的旋律,忘了身边的一切,整个人沉浸在那个曲子的故事中。 那是一个可以在天地宇宙间永恒回旋的爱情故事,像不老的传说。 “流传在月夜那故事/当中的主角极漂亮/如神话活在这世上/为世间不朽的爱轻轻唱……”安月萤跟着调子,想着深海里人鱼公主的故事,轻声地哼了起来。 “月萤!”安月树拍了下她的肩膀,叫唤道。 那个神秘男人吹的不是普通的曲子,他吹的是一首可以让人幻化出无数幻象的冥曲。人一旦进入幻象的世界中,就会迷失自我,留恋在那里,直到死去。而那首曲子之所以叫冥曲,是有名堂的。“冥”是冥城的“冥”,也就是死去的意思。冥城里的冥王冥后很有意思,他们为了弥补世人在世上的遗憾,用这首冥曲送他们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传说,冥曲是歌神一生中的泣血心作。 “这个男人怎么会吹冥曲的?”安月树暗暗吃惊。 “哥,怎么回事?”苏醒过来的安月萤擦了擦眼睛,迷糊地问一旁的安月树。 “你刚才中了冥曲的幻术。”安月树回过神来,担心地看着她。 “冥曲?”安月萤把眼睛瞪得大大的。良久,她从嘴里挤出一句话,“那个男人是什么人?他怎么会懂冥曲?” 小时候,银发婆婆曾给她讲过冥曲的故事。那是个很悲凉的爱情故事,故事的男主人公是个神宇,号称“歌神”。他吹出的曲子可以让天地万物为之沉醉,树上的鸟儿听了久久不忍离去,海里的鱼儿听了连呼吸都忘记了,地上的草儿听了,恨不得生出脚来追上他的乐音。歌神一直与他的笛子为伴,直到他遇到了心中的所爱,与她成了亲。可惜,他的妻子没能陪他度过漫长的岁月,就被蛇咬了,到了冥城报到。知道后的歌神一直吹着曲子追到了冥城,他的曲子感动了守门的三头狗,感动了飘忽无常的死神,也感动了高高在上的冥王冥后。最后,冥王法外施恩,让他带着妻子回去。可是,歌神在回去的途中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这个错误导致了他和妻子永生无法相见。 安月树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道,“月萤,别分心,我们在那个男人的控制范围内。” 回过神来的安月萤朝他认真地点了点头,把注意力放在那个神秘男人身上。 伴河国是个用乐术的国家,那个男人能把冥曲操纵得如此自如,恐怕是这个国家的大师级人物。安月萤动用自己的分析能力,在这方面,她对自己还是蛮有信心的。 “能吹出冥曲的笛子也绝非池中之物!难道是……难道那是……”安月萤为自己的大胆推算感到震惊。 “哥,那男人手中的笛子莫非就是……”安月萤碰了碰安月树,压低声调说。 “你是说伴河国的宝物‘归魂笛’?”安月树也很震惊。 安月萤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外面的乐声突然停住了,然后,他们听到有人朝他们说话,“躲起来的朋友,你们可以出来了。” 安月萤不悦地皱了皱眉头,走了出去,安月树也随在她的后面。 “两位好像很有兴趣欣赏我的曲子?”神秘的男人拿下了头上的斗笠,道。 “欣赏倒谈不上,勉强能听听。”安月萤和他打着哈哈,并不自觉地提起护体灵力。伴河国的乐师都是用音乐袭击敌人的,往往等你发现时,你已经死在他们的面前。眼前这个男人虽说不一定是敌人,但也绝非善类。 “能听也已经不错了。”神秘的男人朝安月萤那边望了过去,说,“两位既然是为了‘归魂笛’而来,想必也懂得在下这首冥曲,已经能称得上在下的知己了!” 听了他的话,安月萤猛地一震,同时意识到自己早已暴露了身份,对方并没有趁机攻击,反而打草惊蛇,与他们对话,她感到了些微的吃惊。 “在下拿着异宝满街走,真是想让人不看都不行。”安月萤笑道,心中已盘算起对敌的方法。 “只是没有想到伴河国的珍宝竟引起了伴日国咒师的兴趣!”男人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安月萤再次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眼前这个男人竟连她的身份都看了出来,她没有办法让自己镇定下来。她从出生时起,就离开了伴日国,在萤火虫庄园住了下来,几乎没有人知道她是伴日国的臣民,更没有人知道她是伴日国的咒师。眼前这个男人太厉害了,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就算生平在世的安月树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就在那电光火石间,男人来到了安月萤的面前,笛子横在她的脖子上。安月萤这才回过神来,可想念动咒语,动用身上的灵力时,却发觉自己浑身没有力气。 “你已经中了我的小尾蝶针,没有办法运动自如了。”男人盯着她说。 安月萤把得救的机会放在安月树身上,可她回过头去看时,他已经不在了。 “我哥哥呢?”安月萤情绪很不稳定地问。 “你看那边。”男人指向雪狼湖。 安月萤朝男人所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了安月树的身体不断地往湖中沉下去,可是湖里的安月树却毫无知觉的情景。 “你?”安月萤有点愤恨地看着那个男人。 男人看了她一眼,把笛子从她的脖子处移开,说,“我并不想要你的性命,等你身上的毒气散去了,你就给我离开。” “我哥哥呢?”安月萤尝试着提起灵力。 “我劝你不要乱动!”男人眼睛凌厉地扫了她一眼,继续说,“你哥哥本不是人,他现在受了冥曲的召唤,被湖里那股神秘的力量吸走了,你没有办法救他的。” “你?”安月萤勉强地从身体里提起灵力来,向他挥出一招,可是,她非但没有偷袭成功,自己反而口吐鲜血。 男人往后退了一步,说,“早劝过你不要乱动的,你再乱动的话,身上的灵力冲撞了脉道,那就麻烦了!” “你少废话!”安月萤说了这句,双手快速结印,施用咒法“移形幻影”,然后飞身过去安月树的身边,及时抱住了他下沉的身体。 “哇”地一声,安月萤又吐了一滩血。就在她视线模糊的时候,一条人影朝她飞奔了过来。 ***** 安月树的身体还是不断地往湖底沉下去,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哥!不要,你快给我醒过来!”看到湖底那只睁着双猩红大眼的怪物的安月萤恐惧地叫了起来。 那一刻,她拼命想移动自己的身体,想让身体做出反应,可是,那身体就像被人施了定身咒般,一动都不能动。 安月树还是不断地往下沉,那只怪物也不断地爬升上来,可安月萤仍然无法移动身体,她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那头怪物把安月树的灵魂给整个吞了下去。 “哥!”安月萤不可自抑地叫着,整个人坐了起来。 “大小姐,你怎么了?”一旁有人焦急地问。 安月萤回过头去,看到了负责保护她的追日。 “追日,我哥哥呢?”安月萤记起了自己被救的那一幕,焦急地问。 “安大人的灵魂被我用水咒冰封住了,暂时很安全。”追日尽责地回答,然后递给她一个疑惑的眼色。 “别那样看着我,我是干正事的,‘归魂笛’在那个吹曲子的男人手中。”安月萤很不悦地皱了下眉头。这个追日虽然负责保护她,可她老是不听她的吩咐,有时候,还要把她给气得半死。而仰日就不同了,仰日比她可爱、温柔多了。 “仰日呢?她不是向来与你形影不离的吗?”安月萤看了追日一眼,问。 “仰日在监视着湖里的情况。”追日从来不浪费口舌。说完,她转过身去,背对着安月萤。 “追日,你有没有感觉到湖底里传来的那种诡异的力量?”安月萤歪着脑袋认真地想了想。 当时,她抱着安月树的身体,明显感到那股从湖底传来的阴冷之气,其实,不仅仅是阴冷,还有空虚、绝望,以及失去所有的虚无感。那一刻,安月萤甚至看到了一些五彩六色的东西在那湖底里飘散,它们正阴深地朝她笑,笑得她全身发毛。 “诡异的力量?”追日回过头认真地瞟了安月萤一眼,摇了摇头。 “那是股很熟悉的力量……”安月萤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就像要失去一切的……那种感觉……” 她的神情显得很困惑。突然,她脑袋里闪过一丝灵光,然后,她猛地叫了起来,“死神!是死神的力量!” 追日仍然疑惑地看着她。可是,安月萤却支撑着起了床,吩咐道,“追日,你马上去给我搜集一些动物的血回来,越多越好!” “是的,大小姐。”追日领命而去。 “等等。”安月萤唤住她,“记得要冰封住,我要那种滚烫的生气感。” “救安大人吗?”追日好奇地问,仍然怕安月萤在闹着玩。 “也许!”安月萤朝她点了点头,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银发婆婆曾经说过,对付死神的最好办法就是用最具有生气、最能代表生命的热血。安月萤决定赌多一回。 那天,安月树死去的那天,她就是用自己的血液封住了死神的召唤力量,把哥哥的灵魂唤了回来。不过,那次不同,那次安月树还没有死去,可以与她的血脉相通,她才可以那么顺利地施行“嫡血连心”咒法,把哥哥的魂魄安定在家族血上。但这次……安月萤无奈地叹了叹气。 三个钟头后,追日回来了。 “大小姐,给!”追日把东西递给安月萤。 安月萤看了眼那些东西,满意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安月萤用随身携带的匕首猛地割开自己的手腕,然后朝那冰封住的动物血施法,“解!” 接着,她把自己的血滴到里面,做完这一切后,她用单手结了印,再次用“冰封咒”把那些血液封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她身体虚弱地晃了晃,追日忙过去扶着她,带着一副责备的表情看着她。 “追日,你的血不行的,人的嗅觉很灵敏,哥只认得我的血。”安月萤了解地朝追日展开一个笑容。 “你中了小尾蝶毒针,强行运气,身体已经很虚弱了。”追日忍不住地提醒她。谁叫她保护的是个这么任性的人! “没事的。”安月萤在她的搀扶下坐了下来,接着盘起腿来宁神。 “追日,今天晚上,你和仰日轮流监视雪狼湖里的情况,明天一早,我们就行动。”安月萤沉着地下命令。 “知道!”追日恭敬地说了句,转了出去。 第二天,太阳早早就爬了起来,安月萤却仍然躺在床上,直到追日过来敲门,她才从梦中挣扎着醒了过来。 昨天晚上,她又梦见了那个血般的圆月,她对圆月有一种天生的恐惧。 “大小姐,昨天晚上,雪狼湖那边一切如常。现在,我们要出发了吗?”追日尽责地报告情况。 安月萤朝她挥了挥手,“五分钟后,我们出发。” 来到雪狼湖湖畔,安月萤特意观察了一下湖里的情况。雪狼湖是个有着琥珀色湖水的大湖,美丽极了。可这么美丽的湖底却隐藏着那么可怕的力量,看来这个世界上,果然是越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 “追日,你和仰日去对付那个吹曲子的男人,让他的笛声停下来,我到湖里去救哥。”安月萤朝一旁的追日低声说。 虽然让绿色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98344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