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科幻] 《白夜灵异事件簿.txt
预览字体调节
【小说拍拍店铺:http://shop.paipai.com/8898856 本店定制10位生日QQ号,出售789位精品QQ靓号,客服QQ:8898856 选号平台:http://yuhanxsl.blog.163.com 经典23万部txt小说合集活动价24元:http://url.cn/IXtWHc 】 书名:白夜灵异事件簿 第一夜 红颜 广告 你想寻找失物吗? 你想调查外遇吗? 你想追讨债务吗? 你想打家劫舍吗?(喂) 你想杀人放火吗?(喂喂) 对不起,以上各项业务,本社概不受理。 ——BY:白夜侦探事务所 1 “请叫我美少女战士!” 早上。 八点二十一。 距杨羽生平第一次正式站上讲台还有九分钟,他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靠在椅子上,再次翻看这堂课的教案,做着最后的准备。 在翻完最后一页之后,杨羽抬起眼来,活动了一下脖子。 一圈还没转完,就看到办公楼对面的墙上出现了一只手。 只是一只手,大概在围墙一半高度的地方,从墙壁里面伸出来。 杨羽不由得一怔,唰地站起来,走近窗口。 这时从墙壁里伸出的部分已不止是手了。 手腕,手臂,头发,半个身子,然后是整个人,一点一点从墙壁里探出来,就像是正从墙的那一边穿透过来。 是个女生,穿着本校的校服,黑色短发,皮肤是健康的蜜色,身体修长匀称。 杨羽怔在那里,睁大眼看着那个刚刚从墙壁上脱离的女生。 这算是什么情况? 那里是学园的外墙,差不多有近百年历史,由坚固厚重的花岗岩彻成。 为什么会有人从那里出来?难道是传说中的穿墙术吗? 杨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时,那里已空无一人。 刚刚是眼花了吧?杨羽又使劲地眨了眨眼,但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在那里。 这时第一堂课的预备铃响起来。 杨羽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拿上自己的教案,准备去教室。 下楼之后,他特意绕去围墙那里看了一眼,并伸手摸了摸墙壁。 花岗岩的墙面,坚硬冰冷。 杨羽愣了一下,然后抓了抓自己本来就不怎么整齐的一头黑发,自嘲地笑了声。 自己果然还是太紧张,有点神经过敏了吧。 大概就算用电钻,要穿透这堵墙只怕也要花上半天,怎么可能会有人从里面穿出来? 李小白是踩着上课预备铃的铃声滑进教室的。 同桌柳红隽鼓着掌叫:“安全上垒!” 旁边几个男生跟着起哄,“庆祝李小白同学再次成功卫冕‘最准时进教室’称号!” “去。”李小白赶苍蝇般一挥手,走到自己的座位,放下书包,犹自在大口喘息。 柳红隽微笑着轻声问:“昨天晚上又在打工?” 李小白伏在课桌上,懒懒应了声,“嗯。” 柳红隽继续轻声道:“虽然赚钱很重要,但你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啊。” 李小白抬了抬眼,才想说什么的时候,正式的上课铃便响了起来。 一位陌生的老师走进了教室,起立问好之后,老师先作了自我介绍,“我叫杨羽,从今天开始就由我来教大家语文课,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互相学习。” 于是大家鼓着掌又齐声叫了句“杨老师好。” 李小白懒懒地随着大家叫了声,抬头看了一眼。 那位杨老师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着很平常的深色外套,浅蓝色衬衫,黑色长裤,没打领带,黑色的短发稍有点乱,长相算不得有多英俊,但是却透着一种儒雅的书卷气,这时正带着温和的笑容向大家回礼。 很普通的人嘛。李小白这样想着,将身体侧向另一边,继续伏在桌上睡觉。 第一堂课就碰上了公然睡觉的学生。 杨羽皱了眉,在座位表上找到她的名字,叫了声:“李小白。” 柳红隽伸手推了推睡得正香的李小白。 李小白微微扇动了一下睫毛,完全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李小白同学!”杨羽加重了语气。 柳红隽也加重了手上的力量,推了一下没动静之后,便在李小白腿上掐了一把。 李小白痛得抽了口气,唰地跳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全班哄堂大笑。 杨羽有一点哭笑不得,掩了唇咳嗽了两声。 李小白看着他,眨了眨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课堂上,连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立正站好。 杨羽却怔在那里。 倒不是因为这个女生长得有多漂亮或者多奇怪,而是这个睡眼惺忪,脸上还带着刚刚伏在桌上睡出来的红印的女生,分明就是他在上课前看到的那个穿墙而入的人。 他一时没说话,于是李小白又眨了眨眼,问:“老师?” 杨羽只好又咳嗽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失态,道:“下次想要睡觉的时候,请选择更舒服的地方吧。” 全班人都怔怔看向他。 杨羽屈起手指,敲了敲讲台,“好了,我们继续上课。” 于是同学们都端正坐好。 李小白也坐下来,一面抬起眼看着转身在黑板上板书的杨羽。 唔,这个老师脾气好像还不错? 下午的时候,李小白又见到了杨羽。 那已经是放学后了,做值日的李小白倒了垃圾返回教室的时候,贪快想抄近路。而从那里回教室最快的路就是翻过围墙,从旧公教楼后面的林荫道上走。 李小白到了墙边,看看左右无人,便将垃圾篓往墙那边一扔,三两下便直接从围墙上翻了过去。 结果她才刚落地,就看到林荫道的长椅上躺着一个人,脸上覆着一本打开的书,一只手放在胸前,而另一只手从长椅上垂了下来。 他本来大概在睡觉,这时被她落地的声音惊醒,拿下了脸上的书,抓了抓一头乱发,皱着眉偏过头来。 目光在空中接触,两人不约而同地眨了眨眼。 李小白这才看清是早上那个新来的老师,不由得就笑起来,一面走去捡了滚到一边的垃圾篓,一面笑道:“原来杨老师你说的更舒服的地方是指这里啊。唔,的确不错呢。” 大概是太偏的关系,这片树林一向很少有人来,青石铺成的小道上积了不少落叶,疏疏落落几条长椅也早已显出斑驳的色彩。但是空气里混着木叶和泥土的清香,风自林间穿行,舒缓温和。像是一切尘世间的喧嚣都被隔绝了,一片静谧安宁。 杨羽这时也稍微清醒了一点,记起了这个女生,但同时也注意到,她的身后已经没有路,只是一堵墙。杨羽一怔,不由得就惊坐起来,睁大了眼看着她,问:“你怎么过来的?” “啊……呃……”李小白吱唔了几声,便放了垃圾篓,很认命地露出做错事的表情来,“那个,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翻墙了,就请老师通融这一次吧。拜托了。” 看着面前双手合十求饶的女生,杨羽居然有一种松一口气的心情,“原来只是翻墙啊。” 李小白倒不由怔住了,眨了眨眼,“只是?老师你……”她顿了一下,又忍不住笑起来,“老师你以为我是怎么过来的?飞天遁地么?” “怎么可能有那种事?但是……”杨羽看着她,皱着眉,迟疑一会,还是说出口,“我今天早上好像看到你从墙里穿出来。” 李小白又一怔,嘴角的笑容像有一点挂不住。 但杨羽自己又继续道:“我本来还以为是幻觉的,但是没想到居然会真的看到有长得和早上看到的女生一模一样的人,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李小白眼珠转了转,又笑起来,道:“这个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多了去了。像是被蜘蛛咬一口之后就变得有超能力啦,或者看到满月就会变成狼啦,还有跳进井里就会进入异世界啦,吃下奇怪的药就会变成小孩啦什么的。” 杨羽看着她,觉得自己的眼角有点抽筋,“你是否还忘记了会变成机器人的汽车啦,住在下水道里会说人话的乌龟啦,还有拿着玫瑰鞭四处挥舞的妖狐?” 李小白甩了一个响指:“Bingo!老师你真上道。” 杨羽完全无言以对,末了只得干笑了声,说:“啊,多谢夸奖。” 李小白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手机的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来,她向杨羽露了个歉意的笑容,掏出手机来看。 沈夙夜来的短信,很简单,四个字,两个标点。 “工作,速回。” 李小白收好手机,向杨羽道:“抱歉,我有点急事要先走了,老师再见。” 杨羽皱了一下眉,“唔,赶着要去消灭邪恶力量,保卫我们的地球么?” 李小白点了点头,伸手摸上自己校服衬衫的扣子,一本正经道:“事实上,解开这个的话,就会露出里面的‘S’图案,老师你要看么?” 杨羽没好气地一挥手,“快走吧,神勇女超人。” “错,请叫我美少女战士。”李小白这么说着,一边挥挥手便跑了。 杨羽看着那个带起一阵风的背影,不由得又皱起眉,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在搞什么?居然会跟着她胡说八道。 什么穿墙术?什么女超人?那不过就是个身手敏捷又看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电影和动画,脑筋稍微有点脱线的小女生罢了吧? 然后他就看到李小白忘在那里的垃圾篓了。 杨羽在“帮她送回教室”和“继续睡自己的觉”之间考虑了两秒钟,然后便重新在长椅上躺下来,用那本书盖住了自己的脸。 本书str2,欢迎读者登录 .. 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2 “别去了,说真的。” 上了差不多一周课,几个新来的年轻教师都混熟了,周末的时候便相约去吃饭唱歌。 他们在办公室里商量地点的时候,杨羽只坐在自己的位置,捧了本书在看。 “杨羽也去吧?”有同事这么叫了声。 “呃?”杨羽抬起头来,有点为难的皱了眉,“那个……我……” “不用算他啦。”和杨羽一个学校毕业的同学嗤笑了声,道,“他从来就不屑和我们这些低俗的人出去玩,人家有书就够了。” 杨羽又皱了一下眉,但是并没有反驳。他的确不太擅长和别人打交道,亦不喜欢喧闹的场合。 “喜欢看书也没什么吧?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是呢是呢,那你是回去看书,还是和我们去喝酒?” “喝酒。” 同事们笑闹了几句,各自收拾了东西一起出去了。 办公室里只剩杨羽一个人。 但他也早已习惯了,又看了几页书,才缓缓收拾了东西回家。 晚上。 租来的房子里空气又潮又闷,压抑得就像胸口压着一块石板。 杨羽皱了一下眉,去开了窗。 夜风从窗外灌进来,将老式的吊灯吹得左右摇晃,影子也跟着在房间里不停滑动,就像有了生命一般,合着风声,平添了几分阴森。 杨羽只是站在窗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便又回到桌前,继续看书。 雾不知几时起的。 等杨羽发觉时,已浓得看不清几米以外的东西了。 为什么这种天气会有这样的大雾?杨羽无奈地抓了抓头发,将手里的书放下,又起身去关窗。 他走出了六七步,然后就觉得有点不对。 从他的书桌到窗户明明没有这么远。 刚刚他开窗的时候,顶多只走了两三步。 他现在已多走了一倍的距离,还是没有看到窗户的影子,杨羽转过身,发现自己也看不到书桌和房间里其它的家具了。 周围只有白芒芒一片浓雾,带着点湿冷的气息沾上他的皮肤,杨羽不由觉得头皮有点发麻。正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时候,便听到隐隐约约有琴声传来。 似有似无,时断时续,好像有一种隐秘的暗示和指引。 杨羽搔了搔头,壮着胆子向着琴声的方向走去。 没走多久,雾便渐渐淡了,呈现在杨羽面前的,是一片竹林,他正站在竹林间的白石小径上。 杨羽不由怔在那里。 这是怎么回事?他应该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的吧?虽然那是老城区,不算繁华,但怎么也没可能有这样的竹林和小径吧? 随着浓雾淡去,琴声便渐渐清晰。和着竹叶细微的沙沙声,在这静夜里听来,说不出的哀婉动人。 杨羽忍不住继续循着琴声走去。只见一座楼阁半掩在竹林深处,古典雅致,檐下挂着淡青色的纸灯笼,窗口竹帘半卷,弹琴的人正坐在窗前。 那是个古装打扮的女子,长发委地,白衣如雪,隔着尚末散尽的雾气看不清面目,只觉得气质清华,飘逸如仙。 琴声未停,歌声又起。 杨羽又走近了些,听到女子轻轻在唱:“李花落,杏花开,桃花谢,春已归,花谢春归郎不归。奴是梦绕长安千百遍,一回欢笑一回悲,终宵哭醒在罗帷。到晓来,进书斋,不见郎君两泪垂。奴依然当郎君在,手托香腮对面陪,两盏清茶饮一杯。奴推窗只把郎君望,不见郎君白马来……(评弹《王魁负桂英》唱词。)” 声音凄切低迷,萦迴不绝。 杨羽就如同痴了一般,又向前走出一步,却正踩上一截枯竹,“咔嚓”一声。楼阁中的琴声嘎然而止,那女子抬起头来,问:“是谁在那里?” 杨羽一惊,正待回答,却发现自己伏在桌上。 这显然更令他吃惊,连忙坐直了身子,抬眼打量四周。 他分明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桌上零星摆着几本书,吊灯随着风轻轻摇晃,窗户大开着,能看到外面楼房远远近近的灯光。 哪里还有什么竹林楼阁弹琴唱歌的女人? 只是个梦吧。 杨羽做了个深呼吸,这样想着。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杨羽觉得头很重,有点昏昏沉沉,后颈和肩都绷得紧紧的,又酸又胀,很不舒服。 他想大概是昨天趴在那里睡觉时感冒了,又或者后来没睡好落枕了。但自己揉捏了很长时间都没什么反应,买了些感冒药吃了,也不见有什么好转。 结果到了周一杨羽走进高一(三)班教室的时候,也还是忍不住不时伸手捏揉自己的后颈。 李小白这堂课倒是没有睡觉,但很明显也没有在听课,只是睁着黑白分明的一双大眼,一直盯着杨羽看。 杨羽本来身体不舒服,觉得说话都费劲,又被她这样盯着看,只觉得自己好像浑身都长了刺一般不自在,好不容易捱到下课,走出教室才松了口气,正要回办公室时,就听到后面有女生叫了声:“杨老师。” 然后便有人在他肩上重重拍了一下。 杨羽有些吃痛,扭过头想要发火,却正对着李小白笑眯眯的脸。 女生把手背在身后,笑容灿烂,“老师,今天不舒服?” 杨羽怔了一下,自己刚刚扭头的动作很灵活,肩膀的酸胀也消失了,所有感冒的症状像是在瞬间一扫而空,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哪里还有半点不舒服? 于是他只能回答:“没有,你找我有事?” “呃,也没什么,只是想问一下,老师你昨晚去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或者见了什么不常见的人?” 杨羽瞟她一眼,“问这个做什么?” 李小白仍然把手藏在身后,笑眯眯道:“我看老师脸色不好,印堂发黑,也许是沾了不干净的东西。” ……这丫头又来了。 杨羽叹了口气,打断她:“如果你想学算命先生,还少一个‘占卜问卦趋吉避凶’的布幌。” “哦,我不会算命。”李小白一脸正经道,“我只会收鬼除妖。” 杨羽翻了个白眼,决定不理她,直接回办公室去。 李小白倒也没追,只是在后面叫了句,“不管那是什么地方,别去了。说真的,不是玩笑。” 杨羽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然后转弯下了楼梯。 李小白待他走远了,才将藏在身后的手伸出来。 旁边的人虽然看不见,她自己却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手里抓着的那个像蛇又像虫不停扭曲挣扎的小精怪。 这是最低等的精怪,阴气稍重一点的地方就能看到它们出没,但是一般人的阳气都会令它们无法近身,除非那个人因为生病或者其它原因,体内阴阳不调,才会被它们有机可趁。 李小白右手抓着那只小精怪,左手竖起两根手指,然后轻声念了句口诀,便听到那精怪嘶叫了一声,化作无数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李小白将还竖着的两根手指移到唇边,学着西部片里的枪手吹枪口一般,轻轻吹了口气,然后看向杨羽离开的方向,微微歪了一下头,挑起一边的眉来。 不知这位杨老师惹上的,到底是什么呢? 本书str2,欢迎读者登录 .. 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3 “真的没有瘦身秘方?” 一本书看完,杨羽活动着脖子伸了个懒腰,然后就看到有雾气弥漫过来。 今天他没有开窗,可以很确定不是从外面漫进来的。杨羽不由得睁大了眼,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雾气越来越浓,笼罩了整个房间。 杨羽站了起来,伸手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把。 很痛。 这不是做梦。 杨羽怔在那里,觉得寒意慢慢从足底爬上来。 和上次一样的琴声再次出现。杨羽站在那里,觉得自己一步也动不了。他并不是那种胆大包天的人,虽然并不相信鬼神之说,但面前的事情却已经超出了他能理解的范围。这种未知的不安令杨羽心跳如鼓,手心里却已沁出了冷汗。 白雾渐渐散去,杨羽发现自己已身处那个竹林之中。 他突然就想起李小白的话来。 她让他不要再去的地方……应该说的就是这里吧? 但杨羽仓惶回头时却已看不到任何熟悉的东西,没有桌椅,没有床柜,更不用提离开的门了。 杨羽只得咽了口唾沫,壮着胆向前走去。 还是那幢小楼,还是那个女子,白衣长发,倚窗而歌。 杨羽站在楼下,听得那女子脉脉如水般的嗓音轻轻唱道:“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 这首诗杨羽也曾读过,却没想到被她这样唱来,会如此柔肠百结哀怨凄迷,不由得便站在那里,屏声静气的听了下去,甚至都已顾不上害怕,一直到楼中女子轻声问了句:“先生既然来了,何不赏脸上来喝杯茶?”才突然惊醒。 杨羽又站了几秒钟,然后搔了搔头,叹了口气,应声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杨羽缓缓走上那古色古香的小楼,那个白衣的女子果然已经泡好了茶,在博山炉的袅袅青烟中,向着茶几旁边的竹椅轻轻伸了伸手:“先生请坐。” 杨羽到这时才看清了她,自然是极美丽的女子,冰肌玉骨,超尘脱俗,但目光流转间却又自有一种妩媚,动人心弦。 杨羽一时竟不知要如何开口。 白衣女子端上茶来,轻声问道:“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杨羽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皱了皱眉,冲口而出地问:“你是人还是鬼?” 她笑起来。 这一笑,便令她整个人都生动起来,不再像画上的美人,不再像云端的仙子,真正地坐到他面前来,活色生香。 杨羽不由得又呆了一呆,却听得她轻轻笑道:“我既非人,也非鬼。” “那你是……什么?”杨羽皱了眉,考虑了很久,才试探地用了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46083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