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科幻] 《轩辕剑之天之痕.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轩辕剑之天之痕(上) 作者:燕垒生 【基本信息】 作 者:燕垒生 著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2-8-1 版 次:1 页 数:241字 数:220000 印刷时间:2012-8-1 开 本:16开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I S B N:9787550209022 包 装:平装 编辑推荐   《轩辕剑之天之痕》官方唯一原著小说,   千万“轩辕迷”翘首以待的奇幻经典!   《轩辕剑》之父蔡明宏监制;   著名奇幻作家燕垒生撰写! 内容推荐   神州大地上,从神话时代流传下来十种上古神器——钟、剑、斧、壶、塔、琴、鼎、印、镜、石。它们各自有着迥然不同的绝世力量。只要稍加利用即可纵横四海,无敌天下。但它们的下落,已湮灭于神州漫长之乱世历史中。   故事发生在隋朝年间。北朝隋文帝,在消灭了南朝陈国后,结束了中国长期之分裂南北朝时期。陈国遗民不甘国家就此灭亡,于公元六○一年,集结了大队兵马,起兵造反,意图复国。隋文帝随即下令平定叛乱,然而让陈国反抗军惊异不已的是:隋朝的平乱部队是由不到二十人组成的,为首的竟然是一位年仅十岁的少年!这位身披斗篷的神秘少年,以一把神秘的“黄金之剑”,顷刻之间就将数万陈国反抗军马消灭殆尽。神秘少年以天下无敌之黄金剑(轩辕剑)立下威名,自此令所有人闻之色变,再也没人敢起兵反叛朝廷。   多年以后,陈靖仇奉师父之命,踏上寻找传说中五样上古神器旅途。陈靖仇是陈国后裔,在襁褓时代隋朝四处搜捕陈国遗族时,他的师父陈辅牺牲了自己的孙儿,冒险将陈靖仇替代救出。陈辅将自己复国的愿望,全落在幼小的陈靖仇身上。由于多年前历经那场惊心动魄的战争,师父深知自己绝对无法胜过手持轩辕剑的神秘少年,所以决心改换方式,开始四处寻找传说中能让人获得天下之的五样上古神器──伏羲琴、神农鼎、崆峒印、昆仑镜、女娲石,打算收齐它们,以它们的力量来复兴故国,《天之痕》的故事就此开始。    作者简介   燕垒生,吴人也,越人也,吴越人也。耽幻想,嗜文字,虽不工亦为也。年甫成童,即弄柔翰,迥非卓荦不群,唯窃窃自喜而已。曩以为有鸿鹄之将至,而不知随斥鷃以终老。无他长,略识曾文正公“屡北屡战”之旨,故久坐冷板凳而不殆。笔下所出,大抵荒幻恢诡,不经之语耳。   著有长篇小说系列:《道可道》、《紫衣僧幻真》、《贞观幽明谭》、《天行健》、《地火明夷》、《轩辕剑之天之痕》。   序言   我是一个很爱看小说的人,每次出差或工作空当,一定拿着小说阅读,让自己畅游在书中的世界,这是生活的一种享受。   当初我知道《天之痕》要改编成小说时,一则喜一则忧。喜的是《轩辕剑》可以通过小说这个平台,让更多人体会到毛兽原著的《天之痕》故事;忧的是小说跟游戏不一样,并不是把游戏中的文字搬到书上,就能获得和游戏一样的感动。   游戏和小说是不一样的艺术平台,双方虽然用着相同的角色,但是游戏可以运用美术加文字来表现出精彩的剧情及气氛,但小说只能靠文字的造诣来塑造一切。   所以当我收到这个消息时,一直希望《天之痕》小说能做到让看过的人感动,不论有没有玩过游戏。还好,燕垒生做到了这件事。   一开始要我监制这本小说,我就很担心我会把游戏框架带入太多到小说,让《天之痕》小说变成只是游戏周边的另一种延伸,以我这种爱看小说的人,并不希望变成这样。   但在阅读《天之痕》的初稿时,随着文字的舞动,小说内的陈靖仇、小雪、玉儿渐渐鲜活起来,燕垒生在尊重原著的前提下,融合了奇幻武侠的元素,让我不断往后阅读下去,看完了上半部,现在期待着下半部的完成。   每次开发游戏,做完之后,我都会以一个玩家的角度游历这部作品,希望开发时想传达给玩家的快乐及感动,都已经带到玩家的面前。   相同的,我也同样期望着这部《天之痕》小说将《天之痕》故事的快乐、感动带给读者,不论读者是否玩过或了解过《天之痕》游戏,这是我个人身为小说爱好者的要求,谢谢燕垒生和磨铁图书将上部曲做得这么精彩,深深期待下部曲的到来。   蔡明宏   2012年7月4日于台北   楔子   秋风又起了。   当陈辅走上一个小山坡时,一阵风吹动了他的袍角。他抬起头看了看天,莹白如纸的天幕上,一行征雁正从头顶飞过。   只有你们,依然一年年南来北往,从不知江山已变。   陈辅突然觉得心头像被一只冰冷的手摸了一下,有种想要长叹一声的念头,但马上又克制住了。因为他知道现在这种时刻,如果诸将看到自己在叹息,说不定会让军心浮动。他不再去想这些,迈步走上了前面的一个石台。   石台是用来瞭望的,大将陈节在那儿已经待了大半天了。见到陈辅过来,陈节迎上前行了个礼道:“军师,您怎么过来了?”   陈辅道:“方才刚去看过少主。有什么动静吗?”   “一直没有。”陈节心想:少主和陈军师两人的妻子都刚在军中生子,少主偏又染病在身,本以为事情定然还有不少,军中大事只有靠自己料理,没想到军师这么快就过来了。   从这里看过去,可以远远地看到建康城。建康,秦时传说因为有术士观到王气,始皇帝埋金岭上禳之,故又名金陵,向来是龙盘虎踞的名城。陈辅望了望,小声道:“将军,请加倍注意。”   陈节答应了一声,又小声道:“军师,杨素真会出来吗?”   “一定会的。”陈辅说道,马上又接了一句,“此人不是等闲之辈,小心不要反被他算计了。”   陈辅,字稷业,本是南陈尚书左丞。十一年前的南陈祯明三年(589年),以晋王杨广为帅,隋兵大举南下,一举攻破陈都建康,生擒后主陈叔宝,陈朝就此结束,陈辅则在乱中逃出。这十一年来,他与大将陈节以及驸马徐德言三人无一日不为复辟南陈奔走。召集流亡,联络遗民,到现在已经拉起了一支万余人的军队。时至今日,这应该是中原大地上最后一支打着南陈旗号的部队了。作为南陈最后的遗民,陈辅殚精竭虑,在茫茫黑暗中保存着这一个最后的火种,直到不久以前才真正举旗。在陈辅的计划中,趁眼下建康守备空虚,如果一举夺下建康城,以这个大陈故都为根基,定然可以一呼百应,四方南陈遗民都会来归。   这是黑夜中的一线曙光,也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只是,现在镇守建康的是隋朝的越王杨素。作为隋朝的开国功臣,杨素肯定不会掉以轻心,陈辅这支万余人的队伍向建康逼近,杨素肯定早已得到了消息。陈辅的计划便是以小股部队诱敌,大部设伏,当城中重兵出击后,就在这里狙击敌方主力,然后一举夺下建康城。这是个十分缜密可行的计划,但现在兵锋已抵建康城下,埋伏也设了两天,预料中的隋兵却仍是不见影踪。   难道杨素虚有其名?陈辅不禁将手指按在眉心揉了揉。不可能。他分明记得,当初杨素披坚执锐,身先士卒,势如破竹南下的样子。十余年的太平日子,不可能让这柄利刀这么快就磨损了锋刃。可是,不管怎么说,现在是取下建康的天赐良机,一旦丧失这个机会,定要追悔莫及。   他正在想着,山脚下突然有一骑如飞而来。   那是个传令兵。传令兵到了陈辅跟前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急急道:“禀陈军师、陈将军,徐驸马来报,敌军已至营门!”   这个消息让陈辅和陈节两人都惊呆了。怔了片刻,陈节率先叫道:“不可能!”   这几天,他一直都在监视着建康城的动态,城中若有军队开出,他不可能发现不了。但现在事实便是敌军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他们营前,本来想要伏击,结果反而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瞬间,陈辅心里升起了一种败北的预感。他看了看陈节,沉声道:“快去看看!”   驸马徐德言,官为太子舍人。虽然与他们一同奔走,但他毕竟不是军人。假如隋兵现在就在进攻,徐驸马肯定支撑不住。此时便是陈辅,都不免有点惊慌失措了。   他们刚到营前,驸马徐德言便已迎上来了。陈节顾不得多说,劈头问道:“徐驸马,敌军呢?”   “距我军只有四百余步了。”   四百余步,那仅仅是一蹴而就的距离。陈节惊呆了,道:“不可能!杨素这支部队难道会隐身的?”   徐德言脸上有种茫然,道:“陈将军,据斥候所报,敌军共有……”   陈节已急坏了,抢道:“共有多少?”   “共有二十多人。”   陈辅和陈节又是一怔。如果徐德言说敌军有数万,甚至说是数十万,他们都不会如此惊异。只派二十余人,难道杨素用的也是一条诱敌之计?   “一定是来诱敌!”陈节已然说道。但徐德言脸上却还是堆满了疑惑:“可是,斥候说,敌军领队的,正是杨素。”他顿了顿,又道,“甚至还有女子和小孩。”   这回连陈辅也是莫名其妙了。杨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如果说他不清楚自己埋伏在什么地方,派小股部队出来探路,结果与己方狭路相逢,那确有可能。但探路不可能是杨素亲自出马,更何况带了女子和孩子出来。他到底想干什么?   陈节道:“军师,不管杨素在想些什么,让人突击吧!”   也许,这种单刀直入才是最好的办法。不管杨素有什么打算,假如能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擒获,取下建康城便可说是不费吹灰之力了。陈辅觉得自己很难抵御这个念头的诱惑,点了点头道:“好吧。”只是在他心底,却又有种突如其来的不安。   难道,杨素知道那件事了?他是因此而来?   看到前面那匹马停下了,清国公杨素也勒住了战马,沉声道:“拓儿,怎么了?”   在他身前那匹马上坐着的,是一个披着带风帽斗篷,脸上犹带稚气的少年。听得杨素的问话,少年转过头道:“师父,前面有杀气。”   定然就是陈辅。杨素心里想道。对这个敌人,杨素的心里其实尊敬多于憎恨。亡国十余年,依然不屈不挠,百折不回,天下如此公者还有几人?平心而论,陈辅文武皆备,实是宰辅之材,但杨素也知道这个人是绝对不可能为大隋所用的。不能用者,杀之。他想起大哥杨坚说过的这句话。   稷业兄,对你最好的尊敬,便是将你的首级挂在建康城头。想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扭头对身后一个女子道:“公主,希望令弟能逃过此劫吧。”   这女子相貌秀美,虽然杨素对她很是客气,但她的神色中总是带着一丝忧伤。抬起头看了看前方,她低声道:“多谢公爷。”话虽这么说,语气中却毫无感激之意,仿佛已将一切都置之度外。   前面的树林中,突然传出一阵暴雨般的马蹄声。杨素精神一振,不再与那女子交谈,向那少年喝道:“拓儿,来了!”   少年已打马上前,忽地将斗篷扯去,高声喝道:“我是大隋杨拓,来者可是南陈余孽?”扯去斗篷,才发现这少年背上背着一把巨大的阔刃剑,虽然他长得比同龄人要高大一些,但作为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而言,这把四尺大剑已几乎要与他的身体等高了,若不是骑在马上,这把剑恐怕只能扛在肩上。   来的正是陈节及亲随骑兵。陈节眼见杨素就在跟前,哪里还肯罢休,大枪一指,喝道:“杨素,哪里走?”他虽是南将,却好用骑兵,麾下这支亲兵更是跟随他多年,个个骑术精绝,冲锋之势虽如疾风骤雨,队形却分毫不乱。眼见那少年要被这一队铁骑冲得倒于马下,冲在最前的几匹马突然齐齐发出了惨嘶,马上骑者全都摔倒在地。   是妖术吗?后面的骑者被这般一阻,已冲不上去了。陈节见此情形,怒欲裂眦,喝道:“大陈的好男儿,与我冲!”一催战马,已带着众将疾冲上前。   发现杨素只带了这么些人前来迎战,陈辅心中一直惴惴不安,等看到那少年出马,他心头便是一沉。等那少年扯去斗篷,露出背后的大剑时,他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   完了,一切都完了。陈辅只觉心已如同结冻了一般,那是知道一切努力都已成为徒劳后的绝望,他到了现在才明白杨素为什么一直不动用重兵了。   杨素果然是为了少主而来!他从来不曾畏惧过,即使是十几年前隋兵渡江蜂拥而来,即使是这些年来在草泽中惨淡经营,苦苦支撑,他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惊恐。少主已是陈朝最后的宗室,假如少主没于此役,就算自己逃出生天,也再找不到这样一面旗帜了。当他抬起头时,嘴唇一瞬间已失去了血色。   “军师,那是……”   徐德言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陈辅扭头看去,却见徐德言亦是面如死灰,眼中带有惊恐之色。他道:“怎么了?”   “是公主!”徐德言像是吞了个什么难以下咽的东西一样欲言又止,陈辅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但马上就道:“杨素带来的女子中,有一个是公主?”   徐德言点了点头。他口中的公主,便是陈后主之妹乐昌公主,也正是他的妻子。陈国覆灭之日,徐德言与妻子失散,一直在打听她的下落,却没想到在杨素身边发现了她,难怪会如此绝望。   杨素不会做多余的事。他把公主带来,只能说明一点……仿佛在一片黑暗中发现了一点光亮,虽然极其微弱,陈辅还是暗叫侥幸。他小声向徐德言道:“驸马,这里已经守不住了,杨素要的正是少主。你即刻带幼主南逃,我和少主随后就来。”   徐德言道:“可是杨素若找不到少主,定会紧追不放,该怎么办?”   陈辅喃喃道:“檀公策,李代桃僵。”   檀公策,即是《三十六计》的正称,传说乃是刘宋名将檀道济所传,李代桃僵是其中一计。“桃生露井上,李树生桃傍。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此计出自乐府诗,徐德言熟读诗书,自然明白。他惊道:“军师,你是要……”   陈辅道:“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此时那少年已拔出了大剑。这把剑比他的脸还要阔,极是沉重,这少年也只能用双手齐握才能举起,而举起时将他整个人都遮住了。当大剑举起时,天色一下变暗了,一瞬间乌云便已堆满了天际,狂风也已突如其来,卷地狂吼,仿佛转眼间换了一个世界。   少年的嘴里正喃喃念着什么,随着他的声音,大剑的剑身上有奇异的云纹浮现,不住地流动变化着。突然,他将剑向前一劈。   剑劈下时,少年的眼里放射出奇异的光芒。大剑劈下,仿佛将时间也劈出了一道裂隙,少年身前的树叶乱草全都被卷得纷纷扬扬,连合抱粗的大树也“轧轧”作响,仿佛有无数个隐形的巨人在这一瞬疾冲出来。正向他冲过的南陈骑兵首当其冲,尽都落马,离得最近的一些士兵甚至连马鞍都坐不住了,离鞍飞起,重重地摔倒在地。   陈节的马已冲到了离少年还有十几步的地方。只要再过片刻,他的长枪定然可以探入少年的胸膛,在刹那间将少年那颗还在跳动着的心脏都挖出来。可是,这十几步的路程却已如天涯般遥远,他只觉前心像是被一个巨锤重重一击,还没回过神来,一口血便直直地喷了出来,甫出口又被狂飙撕成碎雾。   陈节这支千锤百炼的铁骑,居然不敌少年的虚空一击。陈节再也坐不稳马鞍,翻身摔了下来。倒下的一瞬,他看到了少年那两颗如闪电般放光的眸子。   一颗黑如点漆,另一颗却蓝如大海。这少年的双眸竟是不同色的,显得如此妖异。但陈节已不能再看到什么,眼前的世界在极快地沉入黑暗之中。   第一章   雍州。   伏魔山。   正是春日,和风骀荡,山道上满是野花。陈靖仇快步走在上山的小径上,刚转过一个山嘴,一阵风吹过,将他头顶正开着的一枝杏花拂落了一片花瓣。眼看那片花瓣要落到他肩头,但还没碰到,忽地掠过他背在身后的长剑剑柄,又随风飘扬起来。   落花轻未下,飞丝断易飘。   看着这情景,陈靖仇想起了刚从《阴铿集》中读到的这两句诗。虽然跟师父学的主要还是鬼谷秘术,但他更喜爱这些诗赋。阴铿这两句诗清丽之极,前句说的简直就是眼前的情形,那么空中会有断了的蛛丝在飘动吗?他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天空。   路边的树丛里突然发出了“沙沙”一阵轻响。是师父吗?陈靖仇记得平时自己分心时,师父总是会沉着脸训斥自己,他不由得有点心虚地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到师父的身影,这才松了口气。   “修炼鬼谷秘术,必要专心致志,凝神定气方能有成。你老是这样三心二意,复国大业几时能成?”   这句话师父不知已对他说过几遍了,陈靖仇都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了。如果师父看到自己分心的话,肯定又会这么说吧。   鬼谷秘术,据说传自战国时的鬼谷子,也就是俗称的奇门遁甲,属于道家的一个分支。但一直流传不广,陈靖仇的师父陈辅还有个师兄,而到了陈靖仇这一代,据说就剩下他一个弟子了。   所以师父才会对自己如此严厉吧。陈靖仇不敢再胡思乱想了,整了整心神,开始默想着师父传授的鬼谷秘术咒语。   树丛里又是“沙沙”的一阵响。是师父来了?陈靖仇忍不住便想扭头去看,但转念一想:师父让我一个人上山,只怕就是想看看我会不会分心。他熬住了看个究竟的念头,只是平心静气地沿着山道而行,当真心无旁骛,目不旁视。可是,他刚要迈步,边上那种“沙沙”声却越来越响。   师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337142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