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科幻] 《魂回归》作者:伊媚.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 第一节 原来如此   我回来了,又回到了人间,从此,一切都将透彻。是的,这个世界还是那么的相同,树、房子、路,还在,还有我;走远的,不过是,我的魂。   西域、丝绸之路,只不过是追寻,前世的她的脚步。   忙忙碌碌着,找工作,找房子,逛商场,或是充实或是庸俗的一天天,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溜过,叽叽喳喳的晨光中醒来,满窗的春色,很幸福,在这个年代的深圳还能找到一个这样环境的小屋供我休憩,一切都是这般的美好。   或许,这就是她给我的补偿,毕竟……   当我知道上一辈子自己居然是一个风流倜傥、博学多才的公子哥时,当我知道自己居然是当时一国之君的指定继承人、也就是那时人们口中的太子时,拜托!用脚趾头你们也不会怀疑我的惊讶吧?!怎么可能是真的嘛!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不信!这编得也太离谱好不好?你说是就是啊,你谁啊!可当那个和我长相一模一样的她出现在面前、那莫名的心痛与感伤汹涌的扑面而来时、当她流着泪点头时,我,真的不知还能说什么!   可笑啊!我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为了艳遇而要去丽江,明明是信手翻阅杂志,偶尔见到中国十大艳遇地点丽江高居首位,想也没想,拿起电话,地点:丽江!怎么可能是因为她?我是女的耶!没有同性倾向!   却原来,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场诡计,陷害的是我,最伤的是她!一千年了啊!若不是痛彻心扉,又怎会如此依依不舍、念念不忘!她其实没有必要、不,是并不需要,要我这样一个不懂得原谅的薄情男子去体谅的。我居然没有珍惜她,该死的,她的苦,她受的苦,虽然看不见,听不到,却又于心何安?   我不愿意相信,我宁愿不是真的,四方街那围成圈在火把周围翩翩起舞的就是你我相识的地方。怪不得娜娜那时看着我的迷惘,说我怎么转眼就迷失了方向。是的,那时谜底尚未揭开,我连怀疑都不敢,只是隐隐觉得这个地方是如此的熟悉。看着身边来来往往套着同一样心情的面具的脸,抬起头,我确实不知那飘摇着的杨柳就是你的睫毛。   是的,我想起来了,一切都想起来了,那天,正好是父王叫我出去锻炼的第八十三天,丽江,照原来的计划是要赶到郡里的,可也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想在这里住上一晚。   那时这还不过只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并不响亮的小村庄。   那时的我也才十八,一个任性妄为的年龄。   用过膳就匆匆偷溜出来,关于这样一个小地方,一切都是那样的有趣,和家里有那般多的不同,小街上,所有人们行色匆匆、却又欢欣雀跃,仿佛有一种名叫喜悦的东西从他们的身体里破茧而出!我被吸引了,不由自主的随着大伙的脚步,一寸寸,近了你!是的,花容月貌那都是别人给你用的,并不适合你,你是我的,这就是我当时的冲动!我悄悄的打听,那边安坐的一身洁白的你从哪里来?没人知道。我迫切的想知道着有关于你的一切的一切。你安然的坐在人群中,给他们把脉、开药。那边有人心满意足,这边是人千恩万谢。没有人说得上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有关于你,传说着的不过是两个字:神话!   夜深,终于人散了,只剩下你和我。我就这样毫不遮掩的、无所畏惧的、赤裸裸的用爱意望着你。你没有看我,但我知道,你心里的那只眼睛早已经知道了我的心。是的,早已知道。   你不声不响已准备离去,我不折不挠要跟你到底。   你终于回了头:“天昊,我真的不要跟你去”。   你居然会知道我的名字,我不得不说这是个奇迹,你知道我是谁居然不想跟我回去,这更是一个打击“我不懂,你明知道,从第一眼开始我就喜欢上了你,为什么,不可以,跟我回去?”   “你不了解,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不一起走,对我对你都好!”   少年的心多的是执着,惯了呼风唤雨的我怎么可能就这样眼睁睁看你离去。   挡住你的去路,我并不想清薄你,只是内心,想疼你!你的泪珠滑落,我的手足无措,若吓倒你,当然是我的罪过!我只是一遍遍的重复“相信我,姑娘,我真的不会伤害你”。   你抬起头,叹口气,让我跟你去。   “我本是王母娘娘后花园里的一株含羞草,因为前缘未尽,需下凡尘,娘娘说我只要好好行善积德过得九九八十一天就可以避开此劫,不曾想你就在这最后一天出现,我都以为马上就可以回我的西天,想不到仙道也是避不过劫,前世与今生,唉!”   你惆了怅,我欢了喜,只要你能、只要你会、只要你可以在我身边,足够!我并不想听你我前世的姻与缘,我只要牵住你的手,带你踏遍这村庄的每一处尘和土。你静静的看着我,轻轻地、轻轻地,仿佛是让风吹过我的耳朵,又像是给自己说“天上,我是回不去了,你若一定要留住我,那就让我不要走吧”。   我当然不会让你走,你是我的一见钟情,你是我的触电惊心,你是我的宝贝你是我的亲亲,若就这样放任你离开,我哪对得起这刻的动情与倾慕的心!   你说,“皇宫你是住不惯的了,在天上就习惯了与花草为伍,和清新为邻。”   直觉告诉我,其实,你陷得比我早也比我深!在这场爱恋里,若受伤,必很重。   我揽着你的肩,看着天上的群星,他们一闪一闪,好像是说,白头偕老,永结同心。是啊,转眼之间,已经私定了终生。   我带着你,敲响河边阿婆家的门,选了两盏河灯,让它带着我们的心愿,随波逐流。   我与你,立在河边,让注视中的花火渐飘渐远。你说,这啊,也就是凡人的一生。   过着小桥,桥有点摇,我怕你摔跤,你说看啊,那水中的月亮就是女人的化身。我循着你的指尖望过去,却看不见月亮,在水里的,那不是你的脸么?既然是你,那自然是女,我浅笑,宠着依着你的言语,嗯,水中的,就是女子的化身。你突然愣愣的看着我幽幽的说“此后的生活,再难把握,但愿你会怜惜我”。我抱抱紧“宝贝,我发誓,我会一生一世对你好”。   你沉默不语。或许,你已经预感到了悲伤的结局。   我们终于回了去,我的热情与欲火,今晚,怎么可能放了你。你只是说,轻轻地说了一句“反正,早晚,我都是你的人”。   我轻轻地吻了你,从额头到脚底,不沾凡尘的仙女,我不单只是欣喜若狂啊,有了你,世界从此美丽!   离宫的第一百三十一天,终于又回到了京城。   我带着你,父王不怒、不喜、不说话,只是叫了你,跟他去。我担心,我害怕,我急燥不安,若他要我不要你,那这片江山,我拱手送与他人去!   很久,很久,我只知道太阳早已归西。你终于走过来,对我笑“走,我们用膳去”。   你终于都没有告诉我,父王究竟与你说了什么,我只知道,你从此可以在这里自由来去!   回宫的第四十八天,小顺子说你近来胃口都不太好,脸色也有点差,刚刚宣了太医来,我立在一边,满脸着急,我也知道你这些天有些不适,所以一下朝马上过来逗你开心,可你怎么还是吃喝不下?难道天上的就这么不适应人间?只见太医把完脉,连声恭喜,我一皱眉,一跺脚,就要怒起,我的宝贝玉体微恙,你居然还说喜?!太医跪下忙请“太子殿下,您的这位姑娘有了喜”。称姑娘是媚的意思,她不要任何的称谓,别人叫一声姑娘足矣!含羞草,就是媚,媚是我给她取的,媚就是娇媚、妩媚、媚色生香的意思,不过,只有我和她知道,别的人,只准叫一声姑娘。   啊!确是大喜,我抱起你,傻笑不惜,从此,更把你捧在手心、含在嘴里。你只是淡淡一笑,任由我疯去。   今日,皇宫大喜。此后,闲人不得扰你。母后送来绫罗织锦、珍品稀奇,再派许多的宫女,冰糖燕窝、雪蛤鲍鱼,餐餐喂你。苦了你,我善良的媚,若不是为了我们的小宝贝,你定不愿吃这些,谢谢你!   远远的,我听见你喃喃自语“一切都是早已注定!注定,为一个凡人;注定,逃不脱前世的诱惑;注定这次将无法洒脱”。   我走过去,抱起你,“你不知道,一辈子,两个人的相遇,有多难,我知道,你离开了你的伙伴你的天上,你是那么的心伤,我请求你,就把我当作是你的故乡。”   你转过身来,搂着我:“有了你,即使沉睡了,也在笑”。   日子好像很慢又极快,你呕吐着,贪睡着,肚子就大了,脸上也露出慈祥的笑,任谁都看得出来,那样的笑脸写出的两个字,是满足!我们开始整天忙着想名字,若是男的叫什么呢?若是女的呢?我把耳朵贴近你的肚皮,听他在里面嘟啷,看着小拳小脚踢打,一切都那么有趣,他敢踢你,我就轻轻的隔着你的肚皮打他,他要是敢嘟啷说娘亲的坏话,我就拿来纸笔一句一句的记下,现在还教训不了你,别以为你现在躲在我到不了的地方我就拿你没办法,我有足够的耐心来等你出来再长大。   偶尔跟父王说起我们想的名字,父王只是轻哼一声,“他的名字,得我定。”   我们,又白忙了一段时期。   我还是天天来看你,只是,年轻的身体,他有肉欲。父王已经安排了三个未来妃,我理智着、思考着,可老实说,看到那么多的美女,怎么可能不动心,我在心里偷偷跟自己说,无论如何,在我心里,有位置的只是你!是的,留在她们那里过夜,给自己的藉口很多,说大了,江山社稷,说小了,也可以是家庭和气,毕竟,她们的身份,都不是普通人。   我内疚着,也自责着,我也痛恨这样的自己。我心虚了,我害怕了,我甚至不知该用如何的表情来见你。你也听了,知道了,你没说生我气,只是那眼里的话我却无法意会。   今天的我,今天做为一个女人的我,懂了。虽然,处境也许并不尽同。那时你复杂的眼神该是在讲“曾经的相爱,并不代表也包括未来”。   有意无意之间,这一次,是我伤了你。   过了春天的暖花开,走了夏日的凉如水,转眼就是秋天的瓜果香,我和你那颗沉甸甸的果实也该落地了。   他是我的大儿子“觉”。   看着觉挥舞着小拳头哇哇大哭的那一刻,我和你,都很幸福。   父王交给我办的事情越来越多,我肩上的担子也愈发的重了。我不陪你不是因为不爱你啊!   觉转眼都一岁了,你依然拒绝着一切名分。或许,这就是你跟父王之间的约定吧。若你要,我还可以争取,可你厌倦,我还有什么必要!“梅” ,也就是当今相国的女儿如今的太子妃,怀孕了,我不免分了些心过去照顾她。还有兰她们那儿,少不得,总是要去走走的。就这样,少了时间来陪你,我真的不是不爱你啊!等我再到清心小筑时,你已经离开了,我的女人居然出走不用让我知道!这不仅仅是没有面子。你居然就这样离开,这算什么!   还好,我们的觉还在,这让我稍微放点心。   看着书案上你的字:   那里   美丽正炫耀   眼神在勾引   活力渐蔓延   摇曳的身体   诱人的姿势   君想的只是再来一次   而我的闷死与心痴   唉!   既然都知道,既然睡不着,   不如就把黑夜熬成破晓;   黑夜来得无声,爱情散得无痕,   刻骨的风他卷起心的跃跳;   是谁负了谁,谁又会知道!   其实只是烟花,却说什么造化,   再神秘的火花,亦不过瞬间天涯!   我记起了你柔柔的笑。我记得的,一切,我都记得,那场醉人的爱恋,那份甜蜜的初恋,你的娇弱我的爱怜。   突然害怕起来,真怕以后会牵不到你的手!看着“觉”,我坚信,你会回来。   寒来暑往,三载春秋,我不只在轻轻的盼,我还在静静的找。终于传来你的消息,西域,有人见过你的踪迹。什么大局为重,什么危险重重,都已经顾不得了。骑上马,多少个月后精疲力尽那一霎,却看到你的头依偎在别人的肩上。我不要什么解释,我不信所谓的苦衷,我只知道,风霜露宿,一路跋涉,我找到的,不过是背叛的你。   我从此恨你。   半年后,静悄悄,你回来了,我不见你。任你跪得泥土深陷,天都下雨。我不原谅你,虽然你说你真的没有过,你当初走真的只是要逃。   我不会见你的,有多深的爱才能给我这样的痛啊!别以为我不懂,这不过是对我的当初的报复!你居然会背叛我!我连想都没想过。   你求了一天,一月,一年,终于传来你走了的消息。   “觉”带来了一封信   “天昊:   我走了,今生不会再回来。   当你再次转世为人,你会拥有我的容颜,你会做我做过的事、走我走过的路、碰我碰过的人,那时,我想,你终会,体谅我。”   从此,再没有,见过你,直至我,死去。   你或许不知道吧,我死的那一刻,只是希望有你可以紧紧地搂着我、流着泪看着我,嘴唇吻着我,心向着我,我依稀看见你那淡淡的笑,才知道啊!这纷繁人世间,除了你,一切绚丽都只是背景。    正文 第二节 丽江旅游   2004.10.07 深圳 晴 30摄氏度   丽江 阴 15摄氏度   娜娜说不放心我一个人出门,她陪我。   机场,虽然是长假的尾声,仍然人来人往。登上机舱,开始期待一场精彩的艳遇。去那里,本来就是想找个陌生人轰轰烈烈爱一场。   下降、再降,这里,其实只是一个小地方。   我顾不得把自己打扮漂亮,拉着娜娜走街串巷。   叮---铛,叮---铛,风铃在歌唱,风来了,雨坠了,天空中没有风筝在飞翔。天气转凉,温度下降,找出毛衣、厚袜穿上。娜娜仿佛已被冻僵,她傻啊,哈哈,以为这里跟深圳一样天天艳阳。陪她逛古城外的街,要买干脆买厚一点吧,再暖一点,羽绒怎么样?佐丹奴、班尼路款式都一个样;再找,阿迪、耐克、李宁,oh my god,什么世道,这么山长水远跑来逛街?算了,随便抓件能穿的套上吧。   回到木瓜客栈,看到柜台上摆着的二星标志直想笑,二星?亏老板想得出来。   洗头、冲凉、再喷点香香,单身得已经太久,日子过得就要发霉。是时候,玩次火了,管他是不是会把自己也烧伤!   娜娜拍拍我肩膀“真的只是为了艳遇?”我肯定的点点头。   她不信,“3-50岁你都通杀,单纯为了艳遇你用跑来丽江?”   我笑笑不语,或许冲动吧,给自己的借口是——渴望遭遇一场艳遇。   呵呵,本来以为可以来次单身旅行,肉体也好,精神也罢,找个机会出下轨。现在?连上厕所都有她“监视”,天啊!这算什么啊!等等,万一,要是是她与别人纠缠不清...她们家朝阳还不得把我杀了啊!赶紧问她“你这次来,你们家朝阳知道不知道?他怎么不一起来啊?”   她瞪我一眼“我们来不是为了艳遇吗?带他来,那算什么!”   我晕,不是只是我来艳遇的吗?!   晚饭完了泡吧,喝的是柠檬茶,樱花屋很大,顾不得欣赏风景,老实说,心理有一丝害怕。   呵呵,还以为自己这次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呢,包括心情,比如:惊喜、惊奇、惊讶!假做镇定的懒懒坐着,和娜娜有一句没一句的聊,思想已经开始复杂。不过窗外处处垂柳,清水慢流,还有潘金妹和哥哥们的歌声,心底那丝害怕化作霞云飞。   娜娜起身去wc。   有人端着酒过来,不想理。   不过他比较强,我都已经摆出一副送客的架势了他还坐下来,“小姐,你是本地人吗?”   我愤怒“你才本地人呢!”本来没理由愤怒的,人家也没干嘛啊!可是情绪有时候很难控制。   很快娜娜回来了,那人还不走,还叫我们去他们桌。我把头扭到旁边,看隔壁桌人吃饭。那人还搭讪“你们就两个女孩子,不害怕吗?”   我狠狠的嘌他一眼“怕?怕什么?我身上带了S、M、L三个型号的刀!”   吃饭的人差点喷出来,把头扭开笑。我把杯子里东西喝完拉娜娜起身要走,娜娜不懂,不是希望“什么”吗,怎么就走啊?”   我摇摇头,“或许太累,或许心情还不够好,关于那个什么,明天再说吧!”   一路逛,一路聊,桥边有人在卖河灯,不自禁走过去拿起两个,放他们飘,一摇一摇,火花远去了,一摇一摇,我的心碎了。没来由,一种流泪的冲动。赶紧把头仰起来,传说,这样,眼泪就不会掉。   没关店铺门的口,无数驴约伴的条,泸沽湖、稻城、虎跳。我们明天去哪呢?不要错过高原、雪山、湖泊,不要错过耕种、歌舞、诗谣,不要错过姑娘的美妙和男子的逍遥!记得欣赏暮鼓晨钟、茶马铜铃,长笛绿柳、流云飞鸟!   终决定,先去见识泸沽湖的美妙。回客栈,请老板帮忙叫车,顺便明早给个morning call。   晚上真的好冷,黑暗里又找不到电热毯开关,想开灯,懒得起身,蜷缩着,取暖。   睡梦中,电话响,黑暗里,我们两谁都不动,铃声很有耐心,我没忍住,伸出了手。   “车到了,你们好了没有?”里面的声音说。   “啊!天难道已经亮了吗?”跳将起来,洗刷,收东西,出门。   司机极高大威猛,不太好,若有冲突,我们和他,两方实力实在相差太大!   还要再等会,说是客栈里还有别人一部车走。   从寒冬腊月等到春暖花开,两个GG终于现形,哎,我们也太好说话了,人家一句满有诚意的对不起就把我们打发了。   行李放好,各就各位。路上大家聊起来。   先是有人问我们怎么就两个女孩子跑出来,娜娜抢答“为了艳遇啊!”我晕!我是该说她没心没肺呢还是直接把她扔掉。算了算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57860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