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科幻] 《黑权杖》作者:死翼耐萨里奥.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黑权杖》 作者:死翼耐萨里奥 简介: “当战争不得不发动的时候,战争就是正义的,当武器是我们唯一希望所在的时候,武器就是神圣的。” “那当我凌驾于一切之上时呢?” “那时?或许温德索尔家族的首任族长会在地狱开心大笑,欣慰于他的子孙能在低头俯瞰地狱的同时看到天堂。” 小说关键词: 贵族 争霸 热血 死翼 耐萨里奥 西方奇幻 【卷一】继承人 第一章 断头台下的阴谋 新书第一章,新的征程,新的开始,认真对待自己的文字—— “我——胡克镇镇长塞巴斯蒂安?柯罗,根据帝国《摩诃利克法典》相关规定宣布,判处韦德、梅斯提利尔、科本…墨菲斯共十二人死刑 !” 胡克镇,帝国最偏远的小镇之一,在这个气温炎热的夏日午后由镇长匆忙宣告了十一名匪徒和一名少年的死刑。 在这个农夫老实种地,贵族勾心斗角,边境偶有摩擦的繁荣帝国,死刑似乎算不得什么大事,不过对于五年多没有执行过任何死刑的胡克 镇来说,意义非凡。 墨菲斯今年十五岁,此刻努力抬着头的他被身后的卫兵牢牢的按着臂膀,还没有发育起来的瘦弱身板与其他十一个一同跪在断头台面前的 彪形大汉形成了鲜明对比。 “塞巴斯蒂安!!老子可不记得胡克镇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中阶剑士,到底收了多少金币才让你这个老不死的敢从你的乌龟壳里钻出脑袋来 ?!” 昔日的土匪头目韦德如今被四五个人牢牢按着,形象如同被包裹的粽子,那比常人大出一倍有余的身躯如同巨人,虬结的肌肉上有着数道 伤痕,铁链牢牢的捆着他的身体,如同束缚着一头骇人的巨兽。 根本没有搭理韦德的意思,胡克镇长塞巴斯蒂安的目光仅仅在那个最瘦弱的身影上停留了几秒钟,随即朝着旁边的士官挥了挥手。 “开始吧。” “小子!老实点!” 墨菲斯的双臂被紧紧的架着,卫兵毫不留情的朝着他的肚子踹了一脚,“咚”的闷响过后,墨菲斯像是一个煮熟的虾米那样蜷缩起了身体 ,闷哼一声,却没有叫出来。 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垂在眼帘,墨菲斯睁大眼睛保持着自己意识清醒老实本分的打猎难道也算强盗罪么?他没有兴趣追究自己是不是被冤枉 了,毒寡妇蜘蛛咬人的时候可不会管你是狼獾还是老鼠,熟悉丛林法则的他不会去讲道理——道理,永远掌握在食物链顶端的生物手中。 “呯!” 脸颊猛然被按到了用于砍头的石台上,旁边侩子手手中的巨斧缓缓抬了起来,扭着脑袋的墨菲斯看不到即将落下的巨斧,却只能看到那些 一字排开的土匪们。 下一刻,墨菲斯清楚的看到,远处土匪头子韦德突然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呀!” 一声怒吼,伴随着骨头折断的声音,囚犯之中一个原本看起来异常萎靡的家伙好似猛然间成为了伏击猎物的毒蛇,原本按住他双臂的卫兵 竟是毫无征兆的被瞬间甩了出去,随后这个家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了离他最近的卫兵的长剑,一甩手便将韦德身旁那群卫兵钉穿了 两个! 这才是韦德一路上老老实实的真正原因!他才是这个土匪头子的底牌!横行胡克郡七年的这伙盗贼团如果随随便便便被收拾了,那才会真 的让人笑掉大牙! 被穿透的连血液都没有来得及喷出便直挺挺的倒下,而那个一直被牢牢按着的巨大身影轰然挣脱了禁锢! “!都给我去死吧!” 高阶剑士实力! 好似爆炸般的巨力让近处的几个士兵毫无反应的便被巨大的拳头轮中!仅仅是一拳便直接轮断了颈骨!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侩子手愣住了一秒钟,甚至于按住墨菲斯的两个人也在一瞬间微微松开了手。 不经意的愣神,往往伴随着致命的疏忽。 一个从八岁起便在森林中独自应对黑熊豺狼等等凶兽的孩子在脱离束缚后会怎么做? 瘦弱的身躯是他的伪装,身体是他的武器——如同孤狼,墨菲斯的利爪永远会在最不经意的瞬间造成最致命的一击。 好似泥鳅一样向后一钻,双臂扭转着从卫兵的手中抽了出来,继而便是狠辣而精准的两击——即使他的力量不大,但是蛇打七寸尚且致命 ,更何况人类? 裆部算不得致命要害,但是却能让一个正常人直接失去战斗力——更何况墨菲斯用的是骨骼突出的肘部! “嘭!” 两名卫兵直接被击中下体,两声闷哼刚刚响起,墨菲斯便猛然朝着侧边翻滚开来,“铿”的一声,侩子手的巨斧砍中了他刚刚停留的地面 ,巨大的斧刃“铿”的一声深深的切进了石板之中,差之毫厘便将墨菲斯砍成两段! 一个鲤鱼打挺,墨菲斯仿佛一头丛林中的豹子那般借助四肢瞬间鱼跃到了行刑的石台之下,而此时那些土匪们已经和卫兵战作一团,四周 的村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动搞的混乱不堪,四散奔跑的平民在他看来如同鱼儿眼中的大海,躬身前翻,这个身手敏捷异常的猎人动若脱兔 ,几下就穿过了空旷的地带,距离远处的人群和建筑只有十米之遥… “哈!” 一声厉喝,墨菲斯在听到这声音的同时便像是本能一样猛然蜷缩起了身体,瞬间由奔跑改为前滚翻——斜后方一柄长剑贴着他飘起的长衣 划过,撕裂了一大块粗麻布帛,却没有伤到他分毫——翻滚着站起身,墨菲斯的动作舒展如同苍鹰,倏地跳起,单薄的身子在空中扭转, 动作行云流水的借助全身力量一脚蹬在了挥剑的剑士身上! 他的身体柔韧度已经超乎了想象,仿佛不似人类——甚至可以说这些动作完全只有那些丛林中的真正猛兽才能做出来的!全身的力量被他 集于一处,爆发力在这一刻完全比得上伏击猎物的成年剑齿豹! “咚!” 来不及挥剑格挡的剑士完全没有料到这个看上去只是个孩子的家伙有着如此恐怖的攻击速度和刁钻角度,结结实实的被自下而上踹在了胸 骨偏下的横隔膜处,皮甲根本无法挡住这种堪比低阶剑士全力一拳的力量,剧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弯倒—— 墨菲斯表情冷漠的在落地时双手按住了对方的脑袋,右腿膝盖毫不犹豫的撞击在了对方的鼻梁之上! “呯!” 松开已经没有意识的卫兵,看上去还是个孩子的墨菲斯狠辣程度丝毫不弱于那些抽刀子和士兵拼命的土匪们,但是他很显然明白自己现在 应该做什么——一个优秀的猎人从来不会正面抗衡一头强大的猎物——即使他可以瞬间解决一个有着低阶剑士实力的卫兵,却并不代表着 他可以无视整个胡克镇的军力。 墨菲斯没有任何犹豫的奔向了距离他最近的那家裁缝店,从囚车上下来之前他便计算好了距离断头台最近的逃离距离——不是他事先知道 匪首韦德会做出这种事情…而是他即使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也会在临死前把一切可能逃生的路线计算出来! 即使在世界放弃他的时候,他也不会放弃自己。 飞速的奔跑让墨菲斯身后被划开的衣服露出的后背,这种时候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到那因为长时间没有见到阳光的苍白皮肤上的一道道黑色 魔纹,更不会有人去深究那深奥图案的意义。 当然,或许有些人从一开始的目标便是这个身上有着禁忌图案的少年,比如那个正在大声命令着卫兵搜寻逃犯的胡克镇长。 混乱之际墨菲斯成功的翻身跃入了裁缝店的柜台后,不到十五秒钟,裁缝店的后门被推开,一个穿着棕色麻布长衫的身影平静的走出,随 即他的脚步开始变的毫无规律而略显慌乱,和周围惊恐奔逃的人群相比如出一辙,几个想要寻找他的卫兵擦肩而过,根本没有从这个刚刚 面部脏兮兮此刻却干净整洁的少年脸上看出任何异样。 远处传来了马蹄声,墨菲斯此刻根本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能杀死野猪的猛虎或许因为放松警惕而死于毒蛇的三毫升毒液,从没有放松 过警惕的他屏住呼吸,不动声色的朝着镇子边缘处小跑着,左突右拐之后躲入了一个角落,谨慎地听着四周的动静。 一切似乎都过去了,愤怒的呼喊声和惊慌的尖叫声已经距离墨菲斯超过百米距离,因为剧烈的运动而喘息的墨菲斯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呼 吸,耳边却依旧能听到“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身体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整个后背在燃烧一样——墨菲斯确认自己在最近几个星期打猎的过程中近乎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不过他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奈尔村没有镜子,甚至墨菲斯从小就不知道“镜子”是什么东西,所以他无法看到自己的后背发生了什么 变化。 墨菲斯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猎人,今天却在林中被突然出现的卫兵们连同一伙逃跑的土匪一起逮捕,无论这其中有着什么巧合,他都能察 觉到其中的阴谋味道。 如同自己捕猎时制作的陷阱,即使外表再天衣无缝,内部却始终有着无法掩饰的破绽。 【卷一】继承人 第二章 魔纹与背影 远处马蹄声变得越来越清晰,墨菲斯皱起了眉头,这个在丛林中如鱼得水的少年对于马匹这样的大型牲口有着极其敏锐的判断力,正如此 时他仅仅通过马蹄声的节奏和频率便判断出了来着所骑的马的大致品种和骑乘者的骑术… 高手! 墨菲斯没有旺盛的好奇心去得知这位骑士的真正面貌,在脑海中计算了一下自己所处的方位,仅仅在十二岁时来过一次胡克镇的墨菲斯转 身沿着小巷的阴影走了出去,仿佛在这里生活已久的居民般转过了四道弯,穿过了一个热闹集市后来到了镇子边缘处。 呼… 来的还算及时,胡克镇的卫兵并没有立刻开始严密的巡查和封锁,墨菲斯轻轻舒了口气,望向了四周——除了两头正在闷头吃草的黄牛, 附近静悄悄的,一切都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所应有的景象。 胡克镇外是一片算不得繁茂的树林,林间小路修葺的并不宽敞,这些路通往胡克郡的四面八方,朝东南方的那条唯一看上去宽阔的土路是 通往帝国中心的,而刚刚传来的马蹄声似乎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迈步走出胡克镇,墨菲斯谨慎的回头扫视,再三确认没有追踪者后向着那片树林开始了小跑——可是刚跑出去三四步,他便渐渐停下了脚 步。 刚刚还空无一人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身影,墨菲斯确认对方的出现躲过了自己刚才的感知,没有任何动静的出现,这意味着对方远没有看起 来那么简单。 而事实证明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当墨菲斯猛然转过头的时候,一柄长剑已经遥遥劈向了他! 身体蓦然绷紧,墨菲斯踮起脚尖,整个人如同立起来的螳螂一般——那长剑自上而下就要劈在他的左肩上,却差之毫厘的贴着墨菲斯扭转 过来的前胸挥空了! 视线之中,一个穿着胡克镇卫兵制服的家伙目光冰冷的盯着墨菲斯,身躯比起一般的人强壮不了多少,但是手腕处却戴着一个有着斑驳痕 迹的铁质护腕——这是用剑高手才会有的痕迹,帝国之中的剑客们善用轻质格里芬刺剑,而这种具有特色的护腕正是配套产物。 这说明对方是一个接受过帝国正统剑术训练的家伙,绝非表面上普普通通的乡镇卫兵! 躲闪攻击后的墨菲斯竟然不闪不避的冲向了面前这个危险的剑客,手无寸铁的他双手连拳头都没有握紧,相比之下显得瘦弱的异常的身躯 爆发出一股子让人难以想象的狠戾气息——这是狂野的野兽才会拥有的狠辣,绝非一个生活在正常社会的人类所能拥有! 七年的丛林生活,已经让墨菲斯站在人类社会边缘太久——不是他自己不想融入,而是那个带领他进入丛林的老家伙替他选择了这条路。 拳锋并非犀利无比,却直击最根本的要害,对方格挡的速度毫无迟滞,手中的长剑即使在如此的贴身格斗中一样不显笨拙,可是他明显没 有料到眼前这个和普通少年看起来差不多的家伙是个怎样危险的存在—— 苍白的皮肤因为大幅度的动作而暴露在外,骨节突出而长满茧子的手掌蓦然凝握,一拳竟然击向了横置的长剑中段! 剑客怎么也没有想到墨菲斯会用自己的拳头去击打长剑的表面,“铛”的一声脆响,扭曲的长剑向着侧面弹开,对方握紧长剑的手臂为此 让开了一直格挡着的胸口,紧接着便被墨菲斯的另一拳狠狠的凿中了小腹! “咚!” 可是对方明显不是等闲之辈,在飞速适应了这种以命搏命的进攻节奏之后,他拼着挨第二拳的风险抬起肘部抽中了墨菲斯毫无格挡的右肋 ,在被下一拳击中腋窝下侧后猛然发力,将这个仿佛狂狼一样的少年“呯”的击飞了出去! 中阶剑士的实力让他虽然没有匪首韦德那般神力,却也有着常人难及的技巧和力量,体重不到他一半的墨菲斯被全力一击生生击飞出去三 米有余,这足以证明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 说起来,墨菲斯的攻击就如同那些身体瘦弱却爆发力十足的捕食者,一击不中,惟有远遁千里,正面抗衡绝对不是他的强项——而事实上 他也是这么做的,借助被击飞的这股力量,墨菲斯就地翻滚一圈,还未站起身便四肢着地朝着反方向的林地猛冲了过去! 森林才是他的主场,扬长避短永远是墨菲斯的选择,已经瞬息跑出四五米的他远远的将身后的剑客落在后方,可是刚前进几步的墨菲斯却 猛然抬起了头,身体也朝着右方侧滚了出去! 悄声无息出现的匕首深深的刺入了墨菲斯身侧的土地!他刚刚换上的长衣为此被紧紧的钉在了地面上,伴随着墨菲斯翻滚时的撕扯而“嘶 啦”一下子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又一个! 重新站起身的墨菲斯没有继续逃跑——他明白自己现在已经失去了脱离这块空地的最佳机会,那个一直躲在阴影中的家伙是如何隐匿身形 的墨菲斯不会去研究,他曾经独自面对过森林中有着“无影杀手”之称的银腹野狼,那种在攻击前一秒都不会让人察觉到呼吸的存在曾经 在墨菲斯的大腿上留下过三道骇人的伤口。 无数次险死还生的经历让他本能的躲开了对方的攻击,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他能躲过第二次,马有失蹄,何况是实力算不得出众的墨菲斯? 裁缝店的廉价衣服被扯开,墨菲斯毫不犹豫的伸手扯掉了残余的布条,一身精壮的肌肉暴露在了空气中,平稳的呼吸与冰冷的目光伴随着 沉默,静静打量着眼前的形势。 身体重心下沉,墨菲斯后背连带着胳膊上繁杂的黑色纹路展现在了两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家伙面前,让他们的瞳孔同时收缩了一下。 漆黑的纹路仿佛禁忌般的存在,无数道细细的魔纹汇聚在了墨菲斯的身上,在他的后背中心形成了一个诡异而复杂的图案…如同一柄黑色 的权杖。 似乎是墨菲斯身上这迥异于常人的皮肤让他们确认了什么,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随即同时冲向了依旧是赤手空拳的墨菲斯! 这一刻,那漆黑的纹路似乎猛然间闪烁了一下。 眼神有一瞬间飘忽,墨菲斯因为身体内突然传来的剧痛而迟疑了一瞬,却险些没有躲过对方的长剑与匕首——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扭曲姿态 同时躲过了长匕与剑锋,墨菲斯一脚踢在剑士的腰部,反手一拳被刺客躲开,随即被对方一肘磕在了胸口,剧烈的冲击让墨菲斯的动作猛 然停滞,躲闪的动作慢了一线,紧随而至的长剑狠狠的划在了墨菲斯的后背上! “嘶!” 嘴角微微咧了咧,这个面对强敌毫无退缩的家伙借助惯性一拳轮在了剑士的手腕处,但是因为力量不足却没有将他手中的长剑卸掉,仅仅 是荡开了两寸。 鲜血顺着绽开的伤痕瞬间覆盖了墨菲斯的后背,可是却近乎瞬间带来了异变! 覆盖墨菲斯后背的黑色纹路比传闻中那些掌控元素的魔法师使用的魔法阵还要晦涩,原本暗色的条纹在接触到墨菲斯大量流出的鲜血时, 仿佛是铁砧上被加热的铁块一样瞬间变的通红起来! 鲜血的浇灌,带来的永远不是单纯的力量,如同大陆上那些蛰伏在阴影中的老家伙们面前的棋局,一场惊天的阴谋往往起始于一个看似微 妙而无关紧要的一小步。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又好似仅仅过了一瞬,墨菲斯前所未有的痛苦地哀嚎声瞬间传遍整个胡克镇,继而戛然而止。 有风吹过,在墨菲斯的身旁微微静止了一瞬。 再一次睁开双眼望向眼前冲过来的敌人时,墨菲斯却已不再是一个准备与猎人同归于尽的猎物。 十二道缠绕全身的黑色纹路散发着血红色的光芒,最边缘也是最细的那一道却正在逐渐消失——好似一扇禁锢野兽的大门渐渐崩坏、锈蚀 ,最终化为虚无… “铿!” 墨菲斯劈手捏住握着长匕的手,挥砍的长剑随即被他牢牢格挡!攻击他的剑士只感觉手腕一股巨力袭来,险些脱手将剑扔出! 发麻的虎口来不及让身体感受到疼痛,墨菲斯势大力沉的一脚重击已经让他的身体凭空向后飞了出去! “咔吧!” 恐怖的力量! 瞬间的实力变化让身穿卫兵衣服的剑士瞪大了眼睛,他根本无法想象一个在前一秒处于绝对劣势的家伙怎么会在一眨眼间成为了自己都要 仰视的存在?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仅仅一脚,胸骨碎裂加上内脏移位的巨大伤害已经称得上一击毙命! 另一柄短匕如电光刺向了墨菲斯的喉咙,却被这位少年以更快的速度伸手格住对方的手腕,在一收一放间“咔”的拧断了对方的腕骨! 对于力量,墨菲斯有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追求——不是为了体会这种掌控人生死的快感,他的一切目的,仅仅是为了自己能在充满危险的 环境中活下去。 活下去,一个看似简单的目的,在有些人眼里却是那么的不易。 “扑通!” 剑客跌倒在地,鲜血顺着嘴角流趟着,长剑握紧,却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随意的挥舞,面对远处那个动作麻利的扭断同伴脖子的少年,寒 意在不知不觉间侵蚀着他的身体。 眼前的人…或许他终有一天会脱离“人”这个范畴——大陆上有无数奇才,有的能在二十岁之前成为剑师,有的能在三十岁之前佩戴上象 征高阶魔法师的紫荆花勋章,眼前的少年表现出来的并没有什么让人瞠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415297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