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历史] 《宫谋》作者:兜兜不回家.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宫谋》 第001章 显富贵天命难断 第1章 显富贵天命难断 南宸国冬,永泰十六年,崇桓帝慕容崇瑞于合乐宫宴请文武百官,为西关告捷将士接风洗尘,其中为瞩目乃西关征战挂帅之人柳乘风,自弱冠之年挂帅,征战三年不曾还家,如今凯旋归来,崇桓帝出城三十里迎接,可谓荣宠盖世,自崇桓帝即位以来第一人。[四&库*书*小说网siksh] 说起这柳乘风乃是当今左丞相柳致墨之嫡长子,柳氏一族乃是开国重臣,世代为官,祖上功勋卓著,柳氏宗族现任族长柳致墨亦是两朝为官,甚蒙当今皇上倚重,柳氏一门南宸国可谓炙手可热,其人脉权势已遍及全国上下、皇城内外。 慕容崇瑞现今为宠爱妃子之一—蓉贵妃,乃是柳致墨一母同胞嫡亲姐姐;而崇桓帝表妹韶华郡主萧韶华又赐婚给柳致墨,政治联姻亲上加亲,柳氏权势荣宠冠盖满京华。 柳府门楣高大,颇有几分气势,低调之中藏不住华贵,匾额上几个遒劲鎏金大字也昭示这府内人家功勋;府内主子也俱是锦衣玉食,就连有些头面仆从也向来衣**美,比起其他显贵人家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是这样一个气势轩昂府邸却有着一处极不显眼地方,柳府北苑,有一处窄小院子,虽然素净整洁,但与其他院子奢华富贵俨然形成鲜明对比,显得十分寒酸,住这院子里也不过三五人,一个五六十岁老妪,一个十五六岁姑娘,看装扮乃是府里丫鬟,那衣服颜色样式和质地又说明这是个三等丫鬟,还有一个哑巴小厮,总是挂着一脸憨笑,他是这个院子里唯一一个男丁。 因为柳乘风凯旋归来,圣上褒奖,加上柳致墨乃朝廷重臣,曲意迎逢者向来甚多,满朝文武前来道贺,柳府门前车水马龙,锣鼓升天,送贺礼达官贵人络绎不绝,而这北苑却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半晌方听到一个声音—— “碧秋,三小姐醒了没有?”老妪沙哑着声音问道。 碧秋黯然地摇摇头,道:“还没有,都两天了,这会子烫得吓人,上次剩下草药也用完了。嬷嬷,您说三小姐这回还能熬得过去吗?前几天落水……”她怯怯地问了一句,却迎上了那老妪严厉眼神。 “闭嘴!不准乱说!去给小姐换上干净衣服,再熬点米粥。三小姐乃是福大命大之人,过了劫难自然一切转好!”老妪喝道,只见她神采奕奕,若不是那头斑白头发,倒也不显老。 碧秋不敢忤逆老妪意思,急忙起身准备粥米之物。 老妪径直进了内间,屋内布置十分清减,几样陈旧摆设随意地摆放着,越发显得这老房子空荡,一张雕花藤木床上卧着一个身量弱小女孩,看样子也不过十一二岁,因为瘦弱,看上去比同龄人略小些,此刻她正昏迷不醒——她便是这柳府三小姐,名唤柳风瑾。 说起这三小姐,其与嫡母之次女柳诗翎同一天出生,据传,她们出生这一天异象种种,祥云满院,香气扑鼻,就连南宸国百年一开瑾树都提前五十年开花,嫡母萧韶华以为这是天降异象,其女将来必大富大贵,又请南宸国有名相士来看,均说这柳诗翎贵不可言,并一再暗示此女将来定会母仪天下,得此女者得天下。 萧韶华是信以为真,自此待柳诗翎与别子女不同。 然而,一云游道士却道破天机,说此祥云、香气乃是因柳风瑾而现,虽然二人只差一个时辰,但身份贵贱却是云泥之别。 若说一道士之话并不可信,偏偏这道士名气甚大,乃第一等高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经其测算命理人据说无一过错!萧韶华知道此事,便一再找人求破解之法,众人皆云柳风瑾与柳诗翎天生相克,从而挡住了柳诗翎富贵齐天运道,既然相克,必然此消彼长,那么将柳风瑾除去,便是捷之法。 萧韶华解其意,便胸怀杀意,加上其本性骄傲,根本容不得柳致墨有其他女人,偏偏柳致墨这回逆了她意思,竟让一个“野女人”后院诞下柳风瑾这个“野种”,原本萧韶华还能对这个无名无份“野种”睁只眼闭只眼,任由其北苑自生自灭,但谁曾这“野种”竟不识好歹地挡住了柳诗翎运道、而且这运道又关系到整个柳氏家族富贵,那就自然不能袖手旁观,萧韶华由此便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 平时对她极其虐待,动辄寻了个借口往死里折磨,偏偏这柳风瑾命大,不管怎么折磨依旧好生地活着,似乎有人暗中帮助一般,这让萧韶华想到那云游道士话,以为柳风瑾真真是命带福星,所以才这么命硬。 萧韶华不甘心,前几日又寻了个理由找她出来,却借势将她推入湖中——原先柳风瑾早已香消玉殒,这具小小躯体内寄存却是一个来自现代灵魂! 碧秋轻轻退掉她里衣,衣服上是血水和脓渍,身上鞭痕层层叠叠,看上去触目惊心,而柳风瑾却气息微弱,根本就没什么知觉,碧秋喃喃自语:“我苦命小姐,你到底哪里得罪了夫人,隔三差五便招一顿毒打。枉你托了个小姐身,却是奴才命。” 孔嬷嬷进来道:“将这草药涂上小姐身上,莫要伤口发炎了。”她看了昏迷不醒小人儿,摇头叹息。 碧秋小心翼翼地将米汤喂柳风瑾吃下去,半晌,床上人儿才慢慢转醒,又听到断断续续抽泣声,她微微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哭成泪人儿丫鬟。 “哭什么,我还死不了!”柳风瑾道,声音不大,但气势犹。 “三小姐,您醒了?真是太好了!您总算是醒过来了。奴婢看您醒来这是高兴,奴婢不哭,奴婢不哭了。”碧秋欢喜地说道,眼泪却还一直流着,因为欢喜嗓门不由自主提高了几度,惊得柳风瑾眉头微蹙。 “那你还哭!”柳风瑾虚弱地道。 碧秋急忙拭泪,道:“奴婢不哭,奴婢只是担心三小姐。” Ps:兜兜打滚,求一切可求。亲们支持就是兜兜坚持码字大动力,收藏、推荐、点击,统统抛过来吧。 第002章 惩刁奴小主生威 第2章 惩刁奴小主生威 柳风瑾冷哼了一声,她不过是因为黄山旅游时与人争夺一块玉石,就莫名其妙地穿越到这里,穿越过来第一天就被人从水池中捞起,说是失足落水,个中因由柳风瑾自是明白,乃是被人故意推她下水,导致身体原先主人溺水而亡,她这才穿越过来。\[四^库*书*小说网siksh\] 刚弄明白自己处境和现状,本想着凭借现代人智慧来个庶女翻身,结果才过了几天就无端端地招了一顿毒打,罪名竟是重阳节没有给主母请安,此乃不孝!不孝,这古代乃是大恶之罪,属十恶不赦范畴,往大处渲染,处死都有可能,可事实上并非是她不去请安,而是这主母下了命令不愿意见她。事后想想,这本就是个圈套。 “嬷嬷,再去帮我弄些治伤草药来。”柳风瑾道,之前用过几次,很是见效。 孔嬷嬷道:“小姐放心,老奴会想法弄些过来。您还是吃点东西养养身子先。”说起这孔嬷嬷,柳风瑾虽然对她了解不深,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柳风瑾总觉得她不是个普通老妪,也并非一般下人,甚至从心底对她有些许惧意。 不知孔嬷嬷从哪里弄来草药,竟然十分管用,每日按剂量涂患处,不但祛瘀生肌,还有调理身体功效,就连身上疤痕也淡了许多,半个月一过,柳风瑾伤竟然好了七七八八。 萧韶华本以为柳风瑾已经死了,听人说她又活了过来,心生气闷,怒道:“这个贱种,真真是个贱骨头,这般境地了都能活下来!” 一个仆妇道:“该不是她天生命硬,这种人要不得,但也不好得罪,否则怕是被她命里灾星克了去。” 萧韶华怒道:“闭嘴!我不信这些荒谬言论!就算弄不死她,我也让她活得不称心!她要怪就怪她那死鬼娘亲不该把她生下来!贱种!” 且说北苑,孔嬷嬷一边服侍柳风瑾梳头,一边道:“三小姐,这段时间您就不用朝东苑那边去了。” 柳风瑾想到那个歹毒心狠主母就满心憎恶,没好气道:“我自然是不想去,但她怎肯放过我!嬷嬷,你说我到底哪里得罪了她,她这般恨恶我?” 孔嬷嬷顿了顿,没说话,碧秋却一旁插嘴道:“奴婢听说,三小姐八字与夫人八字相克,夫人有胸口痛毛病,说是小姐您克。” 孔嬷嬷瞪了碧秋一眼,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碧秋脑袋一缩,急忙退了两步。 柳风瑾听了这话,嘴角直抽,要不怎么说古人愚昧呢,明明是心脏有毛病却说是八字相克,不屑道:“那怎么不把我轰了出去,岂不是利落了?” 孔嬷嬷道:“您再不受宠,那也是老爷骨肉,就算夫人再记恨,不担心自己惹来妒妇骂名,也不能不顾王法和老爷感受!” “那我娘又是何人?”柳风瑾看着铜镜中自己,鹅蛋小脸,眉目如画,肤若凝雪,红唇贝齿,虽然年幼,又身形偏瘦,但桃腮杏脸、芙蓉满面,已经见出是个美人胚子,想来生母也定是倾国倾城大美人儿。 孔嬷嬷道:“老奴并不清楚。” 柳风瑾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前儿还说,跟着我娘半辈子了,这会子如何又推说不知?” 孔嬷嬷正想说些什么,前院两个丫鬟过来了,几乎是破门而入,碧秋迎了进来,那两个丫鬟见了柳风瑾也不行礼,只是简单福了一下身子。 柳风瑾倒也不以为意,一个不受宠庶女,又偏偏遇上刻薄歹毒主母,地位还不如一个有头面奴才! “你们来这里所为何事?”柳风瑾学着古人语气和措辞,原本以为她们也是为了重阳节事来叫她。 其中一个丫鬟道:“大小姐前儿丢了一只镯子,管事让我们来知会三小姐一声,都一块去前院问话。” 柳风瑾问道:“那都哪些人被叫去问话了啊?” 另一个丫头道:“这个是管事说了算,我们不知,也不便知会三小姐。三小姐不要让我们为难,还是去了前院,若是迟了,只怕后果难堪。” 柳风瑾心道:这摆明了是把我当贼看,我即便再不受重视,好歹也是个主子,轮到你们两个丫头这里趾高气昂,道:“你们问清楚了再来知会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做奴才!” 众人眼中,柳风瑾是个懦弱胆小人,长相单薄瘦弱,又不是嫡亲,据说是柳致墨一夜风流产物,加上自幼没有娘亲抚养,主要是不受柳致墨待见,府里向来被几个哥哥姐姐欺负,有点头面奴才也从不把她放眼里,平时衣食住行与其他小主字相比是千差万别。 “哼,你若是不去,错过了什么或是有什么过错,后果自己承担,到时可别奴婢没有告知清楚。”那个丫鬟道,她是府里二等丫鬟,平时围着府里管事转,也算是有点头面,对一等奴才阿谀奉承,对三等奴才却是打压和排挤,向来没把柳风瑾放心里,听她这么一说,自然心生不平,生生说了一通气话。 柳风瑾面色不改,嘴角扬了扬,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那丫鬟以为柳风瑾是怕了,又满脸得意地将先前话重复了一遍,柳风瑾笑了笑,道:“好丫头,真是伶牙俐齿,我这院子里丫头有你一半伶俐就好了,也不用跟着我这窝囊主子受冷落。” 那丫头听了这话是得意忘形,看柳风瑾眼神加鄙夷。 “孔嬷嬷,我记得你总是说规矩,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奴才若是对主子不敬,是不是要用规矩治一治?”柳风瑾巧笑着看向孔嬷嬷。 孔嬷嬷也不迟疑,三步并作两步,对着那丫鬟小脸“啪!”一声脆响,那个丫鬟脸上现出了五道血色印子,嘴角也渗出了一道血迹。 好大手劲! 柳风瑾冲着孔嬷嬷满意地点点头,怒道:“不过是个奴才,你就算有点头面也还是个奴才,我再不济也是个主子,竟然我这里撒野,岂不是瞎了你狗眼!” 那丫鬟顿时懵了,另一个丫鬟也吓得不轻,谁不知道柳风瑾是柳府里好欺负主儿! 兜兜要票票,要收藏,有缺点亲们指出来,有意见亲们提出来,呜呜,亲们,你们哪里,速度冒个泡哇 第003章 强出头主仆蒙冤 第3章 强出头主仆蒙冤 两个丫鬟气得不轻,身上张狂今儿陡然褪了大半,扭着水蛇腰一阵风似地走了,临走时还不忘留下一句狠话:“等会让你生不如死!” “孔嬷嬷,帮我打扮一下,我要去前院,我倒要看看这些子奴才能将我怎样!”柳风瑾冷道。\[四^库*书*小说网siksh\] 孔嬷嬷担忧道:“三小姐,切记小心,您虽是主子但身份却与别个主子不同。老奴方才也是莽撞了,但主子既然要争口气,老奴自然要不遗余力地协助主子。” 柳风瑾心道:这嫡母处处为难与我,恨不能置我于死地!只要这柳府一天,嫡母定然不会放过我!不是我有心闯祸,而是祸害找上门!既然当不了鸵鸟,那只能强出头了。 “孔嬷嬷,这府里可有和我交好人?”柳风瑾问道。 孔嬷嬷犯难道:“这……三小姐,他们说您天煞孤星,夫人又对你偏见至深,谁还敢和您走得近。” 碧秋急忙道:“嬷嬷,二公子不是和咱们小姐很要好吗?咱们这院子里很多东西都还是二公子送来呢。” 柳风瑾一拍脑门,怎么就把这个人给忘了!之前她向碧秋打探府里消息时,碧秋嘴里提到多一个人就是他,语气里充满了感恩戴德——柳洛泽,柳府上嫡亲二公子,比柳风瑾年长三岁,府里颇有威信,毕竟是嫡亲公子哥,又受柳致墨宠爱,谁不高看一等? 只是,听说这位公子哥近来外出办事了,当下并不府中,所以,柳风瑾来此一段时日了却不曾见到此人。 “那他可曾回府了?”柳风瑾问道。 碧秋摇摇头,又唤来院子里打杂小哑巴,道:“小林子,二公子回来没有?” 小林子点点头,碧秋这会也机灵起来,不等柳风瑾开口,便主动请缨去寻二公子柳洛泽,但还没出门便被人堵了回来,眼里还带着一抹惧色。 “三小姐,大管家请你去前院。”说话是一个中年女人,薄嘴唇、高颧骨,穿着一件水红绸缎两开对襟长裙,姿色一般但体态动人,给人感觉甚为刻薄。 柳风瑾看了孔嬷嬷一眼,孔嬷嬷会意,答道:“主子,这是白管事。” “哦”,柳风瑾沉吟了一下,她早就听闻这柳府里仆人近千,总管事就是大管家,下面又设了三个管事,这白管事便是其中一位,而且是唯一女性,其乃是萧韶华陪嫁丫鬟,府上熬了许多年,这才成了管事。 “怎么,东西还没找到?这府里怎地恁多贼,隔三差五少东西。只怕这偌大家业都被一些家贼给贪光了。”柳风瑾慢悠悠地说道。 白管事听了这话,细眉挑动起来,不悦道:“三小姐去了就知道了。大管家说下人请不动您,就派了我来。” 柳风瑾故作惊讶道:“难道你不是下人吗?”一句话把那白管事气得不轻。 进了前院,那里已经站了数十个人,柳风瑾猜测这些人无非是大小姐院子里人,再不然就是一些不受待见奴才,只是她万万没想到柳府当家主母萧韶华也! “听说奴才请了你几次,是不是要我亲自请了你才来?”萧韶华冷道,谁都知道柳风瑾是萧韶华眼中刺、肉中钉,萧韶华也从来不掩饰对这个“野种”厌恶,正因为萧韶华嫌恶,所以就连奴才也变着法儿欺压柳风瑾,因为欺负柳风瑾就是讨好萧韶华。 柳风瑾笑道:“风瑾不敢。这厢给夫人请安了。前儿重阳节,风瑾身上带着伤行动不便,没及时给夫人请安,此恭祝夫人安康欢乐,红颜永驻。” 萧韶华愣了一下,但从始至终没有正眼看柳风瑾,道:“今儿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和我讲究这些虚礼了。听说奴才去北苑叫了你几次,你非但不来还动手打了人?” 柳风瑾道:“不过是奴才不懂礼数,风瑾一时心急才教训了一下。” 萧韶华再次感到吃惊,想到一向木讷柳风瑾竟然口齿清晰、出口成章了,忍不住抬眼看了她一眼,这一眼竟怨毒无比,似一头饿狼遇到了美味食物,继而垂下眸子悠悠道:“这些奴才都是府里老人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岂是你一个庶出丫头能打?再者,你即便庶出,也算半个主子,怎地就自轻自贱动手打人?成何体统!” 柳风瑾垂着眼眸不说话,就当她是耳旁风吧。 萧韶华喋喋不休地指责了一通,见柳风瑾毫无反应,又怒又气,冷道:“丝儿镯子丢了,你可曾看见?”她口中丝儿乃是柳府嫡亲大小姐柳如丝。 柳风瑾笑道:“不知。夫人知道,我这几个月不曾出了自个院子,从我那里到东苑姐姐处甚远,想来,那镯子再会滚也滚不到我那里。” 萧韶华见柳风瑾应对自如,一时镇她不住,斜眼便看见了立她身后碧秋与孔嬷嬷,冷笑道:“亏心事也不一定是自己亲自去做,主子没做,兴许是奴才做了。前儿顶撞于我,做出不敬举动,莫非就是这几个不长脸东西教唆?” 孔嬷嬷急忙跪下来,道:“老奴对天发誓,大小姐镯子和老奴没有半点关系,三小姐这些日子一直床上养伤,也不曾看见大小姐镯子。三小姐不善言辞,但心地善良,对夫人绝无不敬之心!” 碧秋也急忙跪下来,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以往萧韶华是怎么惩治柳风瑾,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720019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