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历史] 《皇后无德》作者:酒小七.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大婚 大齐熙和二年八月初九,忌出行,宜嫁娶。 这一天不愧是钦天监千挑万选黄道吉日,天朗气清,风和日丽,就连秋老虎都温柔了许多,仿佛暴躁河东狮突然散去功力,拾起娇羞。 临近紫禁城长宁街头,缓缓行来一队仪仗,吹吹打打,喜庆非常,看着像是一队迎亲队伍。不过与平常人家不同是,队伍中没有红色喜轿,却有一顶十六人抬杏黄色礼舆。礼舆帷幔上用金线绣着凤凰,舆顶垂下金黄色流苏,四角探出金色龙首,龙首含着五彩八宝珠串,随风轻摇,与帷幔上金凤、舆骨上雕金龙交相辉映,赫赫煌煌,晃得人眼睛都疼。 能有资格乘这种东西出嫁,怕也只有皇后了。 街道两旁站满了人,个个伸长脖子向队伍看,不时发出阵阵惊叹声,比看庙会还要热闹——庙会年年有,但是皇帝大婚,恐怕这辈子也就见识这一遭了,能不好好看看吗。 迎亲队伍里虽然人多,又要演奏音乐,却丝毫不乱,井然有序地前进着,其中四个长相讨喜小太监专门负责向人群抛洒糖块和铜钱,用大麻袋装糖和钱已经下去了小一半儿,随着小太监扬起胳膊,人群中传来一阵又一阵骚动。 队伍要行至叶府时,远远地便看到叶府大门口黑压压地跪了一地人,领头是个须发花白老者,面容恭谨,眸子精亮有神。 “那可不就是叶阁老。”人群中有人眼尖,一眼便认出老人身份。 “叶阁老是谁呀?”一个稚嫩童音问。 “叶阁老是中极殿大学士,内阁首辅,两代帝师,三朝元老!”随着几重身份被道出,说话者语气也跟着上扬。虽然和叶阁老不熟,但这无碍于他说此话时骄傲。 周围人也因这句话而发出一阵令说话人满意赞叹。虽然这种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每次听到人说,总要忍不住尊崇一番,就好比大街上看到耍把式卖艺,虽见过多次,也还要驻足观看一会儿。 “今日出嫁这位姑娘,便是叶阁老嫡亲孙女,闺名叶蓁蓁,年方十七岁。叶阁老有三个孙子,却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可谓爱如珍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又一个人说道。 “敢随意称道皇后娘娘名讳,不怕被捉住打板子?”听者玩笑道。 “我听说,这门亲可是三年前就定下了。” “那为何今日才大婚?” “三年前先帝爷驾崩,今上纯孝,说一定要为先帝爷守满孝才能成亲。” “爹爹,皇上要娶叶阁老孙子,那他以后岂不是都要管叶阁老叫‘爷爷’了?”稚嫩童音再次发问。 这次没人回答他,他爹直接捂住了他嘴巴。 小太监一扬手,铜板哗啦啦下雨似地落下。几人顾不上聊天,蹲下身卖命地捡起钱来。 *** 叶府今日大喜,处处贴了红喜字,挂了红花红绸,人人脸上都带了几分喜色,唯独一人除外。 叶蓁蓁木着脸看着镜中自己。那镜子是花大价钱从佛郎机人手里买来,光滑明亮,能照得人纤毫毕现,叶蓁蓁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长这样。 鸭蛋脸面,朱唇皓齿,鼻梁小巧高挺,衬得五官格外深刻有神;一双丹凤眼,黑白分明,顾盼神飞,眼角微微上挑,不笑时会透出一股威严;修长上挑双眉与眼睛相得益彰,只是此时眉头微微隆起,似是满心不悦。 妆容虽然隆重,配叶蓁蓁精致而大气五官,倒也相称得紧,让人心中油然生出一种敬畏感,就是不知道皇帝会不会喜欢这种口味了。 喜娘后为叶蓁蓁拉了拉衣角,整了整凤冠,确定一切无误之后,便扶起她,“小姐,圣使到了,请您先领受册封。” 叶蓁蓁没答话,依言由她领着。 眼睁睁地看着叶蓁蓁跪受了皇后金册和宝印,喜娘暗暗松了口气,心想总算木已成舟,这下小姐不管多不愿意,也是实实皇后娘娘了。说也奇怪,别人当皇后那是天大荣光,想求也得先修几辈子福分,怎么到自家小姐这里就是一万个不乐意呢。亏得小姐太老爷面前是乖巧伶俐,哄得太老爷几乎无日不开怀,可是因为这件事,祖孙两个闹了好几场,总也不能消停,老爷和三位少爷轮番上阵当和事老,也不顶用。幸亏小斗不过老,小姐到后不还是服软了。 领受册印后不消片刻,便是吉时。叶蓁蓁被扶上那金光闪闪礼舆之后,迎亲队伍重启程,回去时多了一串长长尾巴,那都是叶蓁蓁嫁妆,流水一般往外抬,足足铺满整条长宁街,观者无不咋舌。 不管当事人乐不乐意,叶阁老无论如何都要让自己宝贝孙女嫁得风光无比。 叶蓁蓁坐礼舆中,心中回想着爷爷对她高指示:不能被废后。 她揉了揉被凤冠压得酸疼脖子,心想爷爷您真是太了解我了。 可是既然您如此了解我,又何必非要把我推进那吃人不吐骨头皇宫呢。 想想自己那未来夫婿,叶蓁蓁觉头疼。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皇帝都不是叶蓁蓁理想夫婿候选人。 大齐朝女子地位比之前代要高出不少,女子择婿方面有一定自由。叶蓁蓁是名门之后,爷爷是三朝元老,还是皇帝老师,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她父亲吏部供职,不出意外话将来也会入阁。因此,除了公主,这天下只怕没别女孩儿比叶蓁蓁出身尊贵了。有这样一个娘家撑腰,叶蓁蓁想挑什么样男人没有?只不过不管她挑上谁,也绝对不会是皇帝。她被人宠惯了,到了夫家也能被宠着惯着那是好不过,当然重要一点是夫君不能讨小老婆。以上,皇帝都做不到。 何况那皇帝自从登基之后便看他叶家不顺眼。一个是权倾天下老臣,一个是野心勃勃帝,朝堂上权力相争暗流涌动,皇帝现根基未稳动不了叶家,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动叶家。别看她现如鲜花着锦风光无比,等皇帝和叶家算账时候,八成会首先拿她这个皇后开刀。 越想越觉得自己前景渺茫,叶蓁蓁只好停下思绪,扶着下巴打瞌睡。早上天不亮就被拎起来捯饬,这一身衣冠复杂又沉重,搞得她疲惫不堪,现也确实困了。 这一睡就睡到了坤宁宫,其间似乎乾清门停了一下,但她没醒。被人扶进卧房时她还迷迷瞪瞪。 所以纪无咎一走进卧房时就看到叶蓁蓁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纪无咎本来就阴沉脸色又黑了几分。这种仪态,怎配做皇后。叶修名那老家伙还真拿得出手。 打完哈欠,叶蓁蓁看到了纪无咎。她慢吞吞地起身,给他行了个礼,“参见皇上。” “皇后免礼。”虽然厌恶都爬到脸上来了,但是该说场面话还是得说。说完这些,纪无咎坐下来。 烫金龙凤呈祥红烛火苗轻轻跳动着,映着二人脸庞,一个如美玉,一个如娇花,真好一对璧人。 这对璧人四目相对,又双双别过脸去,相看两相厌。 叶蓁蓁给自己倒了杯酒。据说洞房会很疼,所以她打算多喝点酒麻醉自己,好是醉得神志不清,那样大概就不会感觉到疼了。 可是她刚喝了一口,就发现纪无咎盯着她看。叶蓁蓁有点不好意思,“你喝吗?”她放下酒杯,执起酒壶想给他也满上。她心想,刚才是她太着急了,应该先给皇上倒酒。只是因为看他不顺眼,便给忽略了。 然而纪无咎制止了她动作。他端起她喝过那杯酒,一饮而。 “……”叶蓁蓁终于想起来她真正忽略了什么,合卺酒!婚之夜夫妻之间要喝合卺酒,这件事喜娘叮嘱过她,但是成亲过程太过繁琐,所以她遗漏一二也是可以理解……吧? 纪无咎喝完这杯酒,便把自己酒杯满上,先自己喝一口,又递给叶蓁蓁。 叶蓁蓁不情不愿地接过来,一脸嫌弃地干掉。 纪无咎冷哼。 喝完合卺酒,接下来要做事情就比较尴尬了。纪无咎硬着头皮把叶蓁蓁抱上床,一番宽衣解带。但是叶蓁蓁“你这个无耻色狼登徒子”这种目光逼视下,他也实提不起什么兴致。 “闭上眼睛。”纪无咎命令道。 紧闭双眼视死如归表情依然让他提不起什么胃口。 好叶蓁蓁长得够漂亮,闭上眼睛之后平时威风荡然无存,倒也有几分楚楚可怜味道。 而且……身材也好,手感也好…… 于是纪无咎终于有了点感觉。 至此,这场欢爱还勉强算得上和谐。 然而接下来,叶蓁蓁突然感觉身下一阵撕裂般疼痛,脑子来不及想,身体先一步做出反应,抬脚就踹向施加痛苦那个人。 嘭! 纪无咎坐地上,脸上□尚未退却,目光中难得一见地带了点迷茫。 其实纪无咎自幼由名师指导,文武双全,若是平时,被叶蓁蓁这种身手人袭击,完全可以轻轻松松躲过去,只是他方才正专心致志地做那种事…… “放肆!”纪无咎很反应过来,沉着脸看向叶蓁蓁。饶是他装面瘫装习惯了,此时也无法完全抑制怒气,胸膛剧烈起伏着,仿佛下一步能喷出火来。 叶蓁蓁跪床上,量使自己表情显得真诚,“臣妾一时鲁莽,无意冒犯龙体,请皇上责罚!” 责罚,怎么责罚?这种罪名可大可小,单看皇帝态度。可是大婚第一天就重罚皇后,那就相当于直接抽叶修名脸——他确实很想抽,可现还不是时候。 何况,婚之夜妻子把丈夫踹下床,这种事情闹大了,当丈夫脸上难道很有光么…… 所以纪无咎看向叶蓁蓁目光中多了一丝纠结。 这时,外间一声谨慎“皇上”,把帝后二人从诡异气氛中解救出来。 说话是纪无咎贴身大太监冯有德,从他还是太子时候就服侍他,跟了他有十几年了。 “什么事。” “皇上,方才露华宫太监来禀报,丽妃娘娘不慎跌倒,伤情严重。” 纪无咎长长地呼了口气,堵胸口恶气终于散了些,“摆驾露华宫。” “遵旨。” 纪无咎走到卧房门口,鬼使神差地又回头看了一眼床上叶蓁蓁,发现她正捂着嘴巴,又打了个长长哈欠。 丽妃 大婚第二日,叶蓁蓁依然有许多事情要忙,又要祭拜列祖列宗,又要拜见太后,完了还要领着后宫嫔妃给皇帝叩头行礼……等她再次回到坤宁宫时,累得肩膀都有些酸了,下身还隐隐作痛,总之很不舒服。 宫女素月轻轻地给她捶着肩,另一个宫女素风捧上一盏茶,叶蓁蓁喝了一口。 素月和素风都是她陪嫁丫鬟,她未出阁时便跟着她贴身服侍。素月行事谨慎周密,素风则聪明机巧,素有急智。 “娘娘,皇上昨日歇了露华宫。”素月说道。 “嗯。”叶蓁蓁答应着,不置可否。 素风撇撇嘴,“那个丽妃好大胆子,不过仗着皇上几分宠,竟然挑衅娘娘您,真是自不量力。” “哦。” 见自家娘娘这个不争气样子,素风有些着急,“娘娘,您可不能就这样任人欺负了去呀。” 素月叹了口气,“为今之计重要是留住皇上。丽妃敢如此嚣张,不也是因为盛宠吗。娘娘您……” 叶蓁蓁摇头道,“丽妃敢如此嚣张,是因为她爹爹苏将军此时正坐镇敦煌,抗击西域诸夷。” 盛宠?笑话。纪无咎若真宠爱她,就不会放任她后宫之中四处树敌。她现小辫子越多,她爹以后就会越听话。现如今西域那边不太平,已经臣服地方也被挑拨得人心浮动。边境此时正是用人之际,虽然苏将军不是什么名将,但才能还算出众,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能好好安抚自然要好好安抚,还有什么能比他女儿隆宠能好地安抚一个大臣呢。 素风似乎对这个理由有点难以接受,“那皇上……” “皇上这也算是卖身救国了,说来令本宫好生钦佩。”叶蓁蓁说道。 她这一句话,把另外两人都逗得笑个不停。素月不知不觉停下动作,扶着叶蓁蓁肩膀,边笑边说道:“皇后娘娘啊皇后娘娘,您怎么还像以前一样呢,可不能了。这样话您以后千万别说了,小心隔墙有耳,若是传到皇上那里,怕是要给您安个大不敬罪名!” 叶蓁蓁心想,那又怎样,我昨天已经大大不敬了。 歇了一下,便有各宫妃嫔前来正式拜见皇后了,以后她们也要每天来向皇后请安,然后由皇后领着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 纪无咎今年不过二十岁,所以他妃嫔数量并不算多,高位分就少了,妃以上只有正二品丽妃和贤妃。丽妃是苏将军庶女,原本是东宫才人,纪无咎登基之后她一步步升到现如今品级。贤妃则是户部尚书方秀清之嫡女,昨日和叶蓁蓁一同入宫。按照祖制,皇帝大婚、册封皇后同时,要册封一到两名妃子,这一两名妃子可以是由后宫嫔妃直接晋位,也可以是从宫外抬进皇宫。贤妃属于后者。 妃位以下,从二品嫔三个,分别是庄嫔、惠嫔和僖嫔;正三品婕妤三人,正四品昭仪两人,正五品美人及其以下若干人。 这些妃嫔,美得各有千秋,让人目不暇接。看来纪无咎口味很多样。 叶蓁蓁面无表情,凤眼微微一眯,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很平凡一个动作,却带着天然贵气和威严,被她目光扫过人都不由得肃然。 后,她目光停留丽妃身上。她其实不想找茬,但这位丽妃今天来晚了,叶蓁蓁觉得自己应该给她个解释机会。 果然,丽妃开始解释了,“臣妾身体不适,故此来迟,怠慢了皇后娘娘,请娘娘责罚。” 叶蓁蓁敷衍道,“丽妃不必拘谨,都是为了伺候皇上,何来罪责。” 丽妃从叶蓁蓁脸上看不到半点失落抑或愤怒,心下有些诧异。 “娘娘说是,”比较受宠僖嫔掩口娇笑,美目一转,看向丽妃,“妹妹听闻昨日姐姐不慎跌倒,现下可好一些了?” “昨日皇上已经叫御医为本宫仔细看过,并无什么大碍,有劳妹妹挂念。”丽妃笑道。 “姐姐伤着了,不急着请太医,倒先去禀报皇上,行事可真是谨慎。”僖嫔说着,余光瞟向座上皇后,发现她垂着眼睛,脸上淡淡没什么表情。 其他众妃嫔乐意看着僖嫔当众挑拨皇后与丽妃,并不插话。皇后进宫之前,丽妃后宫之中横着走,鲜少有人敢得罪她,现下没人愿意触这个霉头。也就只有僖嫔胆子大些,急急忙忙地站出来表明立场,一方面刺一刺丽妃嚣张气焰,一方面也有向皇后娘娘请忠自荐意思,怎奈皇后娘娘似乎并不打算接招,只顾自己看戏。 僖嫔顿时有些讪讪,面上还要强撑。这时,一向唯丽妃马首是瞻庄嫔开口道:“僖嫔姐姐有所不知,皇上特特儿地吩咐了露华宫一干太监宫女,丽妃娘娘有事,一定要立即禀报。当时妹妹也场,故此知晓。想必昨晚露华宫太监也是缘此圣意难违,一时没多想,便先行禀告了皇上。至于皇上比太医到得还早,一则露华宫与坤宁宫相近,二则也是皇上心内惦念丽妃姐姐伤势,所以急急地赶了过去。” “好一张巧嘴。”叶蓁蓁点评道,面上表情充满钦佩,似乎这才是她关注重点。 “……”庄嫔张了张嘴,实不知道这算是夸奖还是讽刺,她自诩聪明,现下却也摸不准这个皇后脉了。 丽妃眉目舒展,笑得仿佛花枝轻颤,“正是呢,庄嫔妹妹说得极是。臣妾也不知宫中奴才们竟如此没思量,不知皇上竟如此关心臣妾。”话里话外不忘揭叶蓁蓁伤疤。 叶蓁蓁有点不耐烦。她没答话,而是微微抬了一下下巴。素月极有眼色,立刻捧来早已准备好东西走到丽妃面前。按照惯例,头天伺候了皇上妃子,次日皇后都会赏一些东西。 大婚又怎样,皇后又怎样,皇上还不是歇我那里……想到这里,丽妃得意非常,定睛去看素月手中所捧物事。 几件精美首饰,看得出皇后出手不凡,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羊脂白玉……蟾蜍? 蟾蜍拳头般大小,通体雪白,线条雕刻得温润细腻,栩栩如生。因为栩栩如生,所以它背后那些疙疙瘩瘩也就都非常写实地展现出来了,让人看着一阵反胃。蟾蜍眼睛处镶着两颗红豆大小红宝石,凝聚着诡异光芒。 这只蟾蜍稳稳当当地蹲坐托盘中央,两眼冒着赤光,似是活物一般。丽妃感到自己手臂表面皮肤轻轻战栗,应该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有一种错觉,仿佛这邪物正盯着她看,也许下一步就会跳到她脸上…… 丽妃笑容顿时僵住,“皇后娘娘,这、这是何意?” 叶蓁蓁答道,“丽妃不知道吗,蟾蜍多子,又能聚宝生财,自古便是吉祥喜庆之物,今日将它赏与你,再合适不过。” 按道理说,妃子侍寝之后得到有多子寓意吉祥物那是再好不过,可是……为什么是癞蛤蟆?难道皇后想说她丽妃生出孩子都是癞蛤蟆吗? 丽妃实笑不下去了,事实上她觉得自己现没有翻白眼已经算是很有教养了。她看着蟾蜍背上那些疙疙瘩瘩小凸起,面上显出十分为难神色,“可是如此贵重宝物,臣妾怎配拥有,还是……”还是留给皇后您自己吧! 叶蓁蓁笑着打断她,“丽妃不必内疚,这种东西本宫有是,放都没处放。” 丽妃面色又是一变。 虽然面上不好表现出来,但其他人心里也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277124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