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历史] 《盛世之初+番外1》作者:梦见稻谷.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盛世之初 作者:梦见稻谷 【文案】: 【文艺版文案一】: 世人都喜欢传奇,初初却不相信。 男人喜爱美人,不过是因为美人取悦了他, 她的泪滴在心里。 初初也不需要传奇,美人再美怎和江山比, 更何况,只爱美人的帝王大都是亡国之君。 聪明人懂得自己疼惜自己。 可是她忘了,这是一段盛世的开篇, 现在需要一段传奇。 本文不穿越,不重生,但有自己的雷点,有JQ,文风死板尽量写实,喜欢就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初初 燕赜 沈骥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家变 初初想,这一世,她都将忘不了那天。 那天,距她十二岁生辰还有三日,但她早早地就知道,家里是不可能为她过这个生日了。 娘已经好几天没有带她去给夫人请安,初初不懂,问她的时候,娘亲那张本就颦眉浅蹙的脸更染上一丝悲切,她很怕娘露出这样的表情,马上闭上嘴不再问。 娘是个很美的女人,曾经,初初听这府里的下人闲话议论,娘是老爷最宠爱的妾室,甚至入迷,为她画了无数幅画像,描上诗句分赠友人,并捡得意的几幅置于案前,赞她眼若秋水,眉如远山,神似仙颜。 但也有人说,盛府的四夫人柳芸青美则美矣,然则失于一个“过”字,面容过于精巧,身段过于纤袅,眼若秋水,固然传神,但那含情的目光看的久了,总有一点苦盈盈的滋味,恐非福长。 女人生成这样,一字弊之曰“轻、薄”,就像一件玉器,再名贵难得,不过是男人赏玩的物件,久了,也就丢到桌上,与那案前的画像一样,成了一件精致的摆设。 确实,初初记事以后,只记得每天都与娘亲一起去给夫人请安,娘袅娜的身段,斟茶递水也是好看的,在夫人雍容大度的姿势面前,越发应了那风评的轻、薄二字。从此,盛府的四夫人,她的娘亲,日日立在夫人后面,像极了一幅精美而单调的画卷。 娘说,她一生都只是一个装饰,颜色最好时装饰男人的膝头案前,成就红袖添香的一段别致佳话,落下个轻而薄的艳名;待颜色略旧些,便仰侍到正妻身边,成全伊贤良大度的美誉。 娘说这话的时候依旧用她苦盈盈的目光看着初初,仿佛透过这酷似自己的小脸,已经看透这孩子的一生。初初不明就里,不过她也学着娘亲时常的模样,弯起那两道秀眉,托腮轻叹—— 这个生日,怕是不会给她过了。 那一天清晨,初初还在梦中,梦里的自己正在过生日,像四姐姐去年那样,穿上红色的软罗衫子、撒花榴彩长裙,夫人送给她一串宝石金钏,插在头发上,叮咚作响,阳光下七彩流光——就连娘,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唇齿像一弯浅浅的月。 初初自己也笑了,高兴地转起了圈子,红色的软罗纱袖飞舞起来,裙幅飘扬,旋起团团红雾。 后来,盛初初想,她可能再也没从那个梦里醒来。 周天佑三年,都御史盛肇毅直言犯上,皇帝龙颜大怒,后又查出盛肇毅在天佑二年魏王叛乱时与其私相授受,里通叛军,证据确凿。平叛一等功臣兵部尚书谢苍上疏,称盛肇毅再三逆鳞邀名,是为无君,襄助魏王造反,是为谋逆,两罪并罚,应即刻褫夺官职,诛九族。 皇帝御笔亲定,可。 御花园里,草长莺飞,花初见红。正是初春时节,日头暖的温和,明明那暖阳铺到了人的身上,皮肤上似也熨过一层温乎乎的意思,但略呆的久些,总从心底还是感到寒意浸人,直窜到脊背。 仁圣太后任氏看着对面一脸淡笑的皇帝,隐忍住渐生的怒气,“皇帝……”刚一开口,皇帝却一摆手,他近身的小太监和梨子连忙弓着身子上前,捧起桌上白瓷茶碗,皇帝接过,先闻了闻茶香,啜上一口,含在嘴中闭目仰头,好半天才“咕嘟”一声咽下,张开眼,还是那一脸懒懒的淡笑,“安徽新进的瓜片,请尝一尝吧,母后?” 任太后乃先皇继妻,并非现任弘德皇帝生母,且任氏拜梓章凤印时年不过二八,比皇帝也只大了六七岁年纪,现升做太后才只有二十三岁,而这弘德帝燕赜打小最是精力充沛,惫赖顽皮,他天资又高,目下无物,一向厌循礼法,因而他每叫一声“母后”,任氏总有一种排揎自己的感觉。 见她不语,弘德将身子往栏杆上一靠,眼睛睨着小太监,“和梨子,还不把这茶叶讲解一番,给母后品茶添兴。” 和梨子打小贴身跟着弘德,猴精一个,是皇帝的跟屁虫、出气筒,当下麻利跪下,稚声道,“奴婢该死,”说着挪到太后跟前,命两个宫女重新捧了茶壶盖碗,笑嘻嘻仰头对太后道,“请容奴婢为娘娘演示。” 任太后清早晨起,听说了都御史盛肇毅获罪抄家,就在今天,她闻言大惊,急匆匆来见皇帝,希望能借自己的太后之名,为盛家求得些许恩情。但弘德对她满面急色只作不见,转了半圈园子,每欲张口,都被他顾左右言他堵住。 太后看着小太监慢腾腾地煮水、舀汤、拂叶、分碗,一会儿白净俊秀的脸在袅袅水汽中笑开,皇帝则靠坐在栏杆上,单腿搭上横凳,年轻英俊的脸上透着少年儿郎特有的生机勃勃的劲头儿,眼睛在透进亭子斑驳的阳光下闪着晶亮的光,笑起一点点狡狯,似是正等着她不耐发火。太后虽年轻,到底比他还是大上几岁,抚了下胸口,竟也坐住了。 和梨子浑然不觉这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欲言又止,待用茶汤洗好了杯,又将泉水煮过,趁着水还未沸时开始讲说。 “太后您看,六安瓜片,是绿茶的一种。采自当地特有品种,经扳片、剔去嫩芽及茶梗,通过当地特有的传统手艺制成的形似瓜子的片形茶叶,所以称为瓜片。咱们有徐光启老先生(注:他穿越了)在其著的《农政全书》里称‘六安州之片茶,为茶之极品。’”。 小太监声音轻柔好听,和着石桌上泉水烹烧时咕嘟咕嘟的声音,太后嗯了一声,似很是受用。 “六安瓜片主要产自安徽的金寨县,那地方穷,不怎么长庄稼,但老天爷照拂,天灵地气全长在这茶叶上,六安瓜片炒制工具是原始生锅、芒花帚和栗炭,拉火翻烘,人工翻炒,前后要八十一次,茶叶单片不带梗芽,色泽宝绿,起润有霜,形成汤色澄明绿亮、香气清高、回味悠长等特有品质。您尝尝?”说着,将茶端到了燕赜和任太后面前。 任太后啜了一口,果然香入心脾,弘德帝掌抚胸口,大赞道,“好茶,饮得朕通体舒畅。”太后却心急气燥,哪辨滋味,握住玉瓷蛟龙杯的手指泛起青白,那和梨子继续道,“品尝瓜片有四个步骤:观茶:从干茶的色泽、老嫩、形状,观察茶叶的品质。 闻香:鉴赏茶叶冲泡后散发出清香。观汤:欣赏茶叶在冲泡时上下翻腾、舒展之过程……”小太监唇红齿白,两片嘴皮儿上下翻飞,声音像珠子儿落到盘上叮叮咚咚,任太后却是益发攥紧了杯子,脸上暗沉,恨不能一下子把杯子砸到和梨子头上,叫他立马闭嘴!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盛肇毅大逆不道,于天佑二年与叛贼燕嗣里应外合,欲夺乾坤,危害社稷,罪不可赦。经核定罪证确凿,诛九族。钦此!” 传令太监话音未落,屏门外当先跪着的大夫人惊呼一声,昏死过去,初初随娘亲跪在后面,她还不大明白外面尖利刺耳的声音读出来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但娘握着自己的手汗津津冷寒如冰,接着眼前又昏倒两个女眷,她害怕得叫了声,“娘。” 但听“哐当”一声,初初一个激灵,面前那扇沉重的八叠联幅檀香屏门被应声踹倒,金戈铁矛,两队兵勇汹汹而入,皆披甲持刃。天光也灌进来,一时间天旋地转,着实刺眼,初初躲进娘的怀里,不知道从这一刻起,她的人生彻底颠覆。 当头的一人唤道,“把她们围起来!其余的人随我进去——抄家!”声音狠戾不祥。很快几个兵士上来将她们围住,一个女子跪的略远了些,被一杖捣中腰腹,立刻惨叫一声,初初一看,是三夫人房中的六嫂吴氏,另一个女眷忙将吴氏拉拢到自己身边,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后退,围拢到大夫人身旁。 “娘,”初初十分骇怕,虽则她跟着母亲在这盛府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主子,但也一直是锦衣玉食,从未见过这样的凶神恶煞,抬起头,柳氏的脸孔惨白,环着自己的身子近乎痉挛。初初倒底小,尽管怕,究竟没有这样恐惧,只喃喃着问,“怎么了?”没有人回答她,她从柳氏的臂弯里艰难地转过脑袋,看到垮倒的屏门外,小侍们恭恭敬敬的端过一把椅子,一个头发斑白了的老太监,施施然悠闲得坐到椅上,翘起脚。 很快内宅里传来仆妇们呼号的惨叫,有远有近。初初心跳的砰砰的,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样可怕的事。其他人或也与她一般,整个院子一时死静。 忽然间,一个中年仆妇从内院扑抢了出来,大声哭喊,“夫人,夫人!”未及近边,被当门看守的兵士当胸踹倒,紧接着长矛的尖端刺入胸腹,那仆妇惨叫着滚到地上,血水拖流。从她进门到被杀不过一瞬,女眷们都尖叫起来,一个个拼命往里缩,初初认得她,是大夫人身边一个得力的管事,姓叶,她觉得喉咙像是塞住了,渐渐的听到自己牙齿碰击的声音。 大夫人却醒了,正看到眼前这一幕,她大喘了几下,开口道,“都不要叫,听我说。” “第四步就是品味:品赏茶汤的色泽和滋味。品饮前,先用‘高冲、低斟、括沫、淋盖’等传统的方法冲泡,品饮时,用右手食指、拇指按住杯边沿,中指顶住杯底,戏称‘三龙护鼎’,品茶工于煎,重在品茶汤的汤花,对茶的形、色、意、味进行品辨……” “够了!”终于耐不住,任太后一声凤斥,和梨子念经似的柔缓语调立刻停止,往后一退,低下脑袋垂下袖子,躬身立住。 弘德帝的黑眼珠子里,一线亭外的光闪耀进来,他问,“和梨子伺候的不好么,母后?” 任太后听那声母后,差点忍不住彻底发作,但对面人看似惫懒无害的意态之下,她知道藏的是什么样的果辣心肠,索性不陪他再玩这装模作样的弯弯绕游戏,平静地道,“不是他伺候的不好,是我有话与皇帝你说。” 和梨子静悄悄的退了下去,皇帝的手指从大理石云纹石案上抚过,语气犹带顽劣,“原来母后有话与儿子说。是朕不对,没有体察到母后的心事。” 任氏捏紧手指,平下气来,“听说今日皇上有旨,派人去抄盛家。” 弘德帝点头,“是有此事。” 任太后看着皇帝一派成竹在胸又浑不在意的态度,一时有些语塞。本朝立于三十年前,弘德帝燕赜乃大周第三任皇帝,于三年前太宗驾崩后继任,时年十四岁。皇帝年少,国事繁杂,太宗崩时指内书省中书令邵秉烈、中书侍郎俞凤臣、申鼐,并吏部尚书许安国、兵部尚书丁琥为“五辅臣”,共同辅佐少主。 太宗的这一安排可谓煞费苦心。他的继任皇后任氏是开疆大功臣吴国公的幼女,任家子嗣繁盛,当朝便有任氏的两个哥哥在朝中任职,又有两个哥哥戍守边防,任太后年轻,兄长得力,稍有不慎便将外戚做大。索性舍弃不用,不仅如此,更将她朝中任职的两个哥哥外放至蛮远地做太守。精心挑选的五位辅臣,无一不是在开国起兵时便跟随左右的家臣近侍,力图制衡。 然人心难辨,利令智昏,首先是五辅臣内讧,兵部尚书丁琥在五人中资历较浅,不满中书令邵秉烈把持朝政、其余人等阿附排挤,竟起异心,勾连魏王燕嗣,发动了一场兵变,史称庚申之变。兵变一日而亡,叛贼燕嗣赐死、丁琥诛九族,牵扯的朝臣十数人,其中竟又有五辅臣之一吏部尚书许安国的从弟。许安国之父早年随太宗出生入死,以忠著称,曾将太宗从死人堆里背出,太宗特赐其免死金牌三次,可惠及子嗣,但显然不包括谋逆。许安国本人为官刚正不阿,官声显赫,此次其从弟谋逆本该牵连,百官请愿,恳求特赦。最终,皇帝开恩,仅诛许从弟一族,许安国罢官退职。此诏一出,百官欢呼,纷纷称颂皇帝仁德。 如此,却空下吏部尚书、兵部尚书二职,五辅臣变为三辅臣。二缺均为要职,宰相邵秉烈很想全部吃下,这时候皇帝却从幕后现身,要求很明确,二缺中他要其一。邵秉烈不是没有过犹豫,自辅政以来,自觉不自觉地,他已是权倾朝野,威仪甚至盖过皇帝。本次兵变,本是他清除异己、独掌大权的好机会,但他此刻却突然发现,除去了一个丁琥,对面却出现一位少年皇帝。相比弘德帝的果断刚强,丁琥何其微不足道。 邵秉烈有些恨许安国的那个昏了头的从弟,为何偏偏要追随谋反,若只空一缺,皇帝肯定不会与自己要价。权衡再三,这位权势滔天的大宰辅退了一步,选择吏部尚书。皇帝推出了谢苍,领管兵部。 一只蜜蜂嗡嗡地飞进凉亭,宫人们都退到了亭外,那蜂儿直转到任太后眉下,她方回过神,抬起头,对面弘德帝的黑眼珠子正看着自己,任氏惊醒过来,蓦然返过味来,或是早从那时候起,他就已开始出招的吧。 来不及多想,她想到自己的正事,口气更加平缓,“予想为盛家求一点恩情。”见他不语,继续道,“皇帝,盛夫人的母亲,是予的姨母……予幼时,曾得她一年抚养,求皇帝看在予面上,留盛家一名子嗣承继血脉。” 她的声音低而平,燕赜听罢,停了一晌,缓缓道,“朕允了。”声音清淡,任氏抬起头,石案上泉水犹烧,袅袅的水汽腾起,她从对面少年身上感到一种来自帝王的压人的尊贵威仪。 “都听我说,”盛夫人抚胸喘息着道,声音嘶哑,却还是有数十年当家主母的气势。女眷们停止了尖叫,一个个抽泣着望着她。盛夫人用只有她们能听到的声音道,“天灭我盛家,不得生。男子们不得生,女子们也不得!”众人尚不解其意,向来聪明伶俐的大房二嫂子尖叫一声,“您是叫我们死?”盛夫人横目向她,“芳如,你怕了么!”沈氏抖抖的说不出话,其他人都呆了,盛夫人道,“你们想想,这抄家之后,便是什么?男人们都杀了,女人们要被……” 充当官妓…… 几个姐姐已经重新开始哭,一年前的那场平叛,后面生出许多故事,她们也都听过,其中一个叛臣家的小姐,分派到暴虐的晋王家,因触怒了主子,最后被送到城门下,每天二十个流浪汉轮jian,奸出了私子儿,传到晋王耳中,只令其大笑两声。大夫人嘶哑着嗓子厉声道,“我盛家从前朝起一直是名门清流,怎能受此屈辱,瑜梅,”她唤自己三女儿的名,“你去!” 盛瑜梅泪光盈盈,颤颤地站起,看守的一名兵勇见她站起,用枪尖指着她,“你想做什么?坐下!”二嫂子沈氏支撑不住了,她还年轻,她不想死,猛地站起往外跑,“我不要死,不要死!”那兵勇枪柄一抖,砸到她面上,沈氏顿时血流满面,另一个看守上来,叫道,“这些娘们要造反!”一枪刺入沈氏的喉咙。 鲜血喷洒开来,盛夫人眼含悲愤,嘶声喊道,“跟他们拼了!”将盛瑜梅推到枪前,兵勇不妨又一个女子身子撞过来,从沈氏喉咙中抽出的枪尖顺势戳入盛瑜梅的胸膛。盛夫人眼眶暴眦欲裂,发出的声音欲哭欲嘶。情势收不住了,剩余三个兵士围拢过来,紧接着又一个女子奔上来,照样倒在枪下。 屏门外,那老太监尖利的声音传进来,悠悠然的,“她们是想死,就成全了吧。” 初初已经不能再发出声音,她想闭眼,却关不住,一团团血雾在她眼前爆炸开来,三姐姐瑜梅,四姐姐瑜清,大嫂方氏,五嫂宋氏,二夫人姚氏,三夫人钱氏,五夫人刘氏……女人们悲愤绝望地站起,又悲愤绝望地倒下。她的眼前全是一团团浓烈炸开的血雾,就像今天清晨梦里自己挥舞的衣袖。 终于到了娘,初初死死抓着娘的袖子,不肯放松,大夫人劈开她们,娘跌了出去,一根银枪自上而下的戳下来,将娘定到了地上,“娘,娘!”她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背后一股力道,大夫人亦将她推了出去,“瑜溪,莫要哭。” “初初啊,”娘趴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蹙着眉竭力忍着朝她笑着,挣颤着向她张开手,“我的囡囡,不怕。” 初初怔怔地向着她走去,鲜血浸透的枪尖提起,耳边传来大夫人闷闷的嘶叫,她闭上眼。 第2章 获救 盛初初从噩梦中惊醒,“娘,娘!”她大叫,猛的坐起来,双手挥舞,仿佛要从噩梦中挣脱出来。 “快别乱动。”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从床榻边上跑来一个陌生的小鬟,上前按住她的胳膊,嘴里又道,“不要乱动!”初初方觉得自己肩上一阵剧痛,低头一看,那小鬟将她肩膀的衣衫掀开,责怪的看着她,“看,又流血了。”一面从床案边拿新的棉布过来与她重新包扎。 初初眼前蓦然晃过昏倒之前刺向自己的那柄铁枪,肩膀好像更痛了,身上登时又渗出一层冷汗,同时亦意识到梦境并非虚幻,盛家、娘……禁不住的,眼泪一下子流下来。那小鬟一回身,看到她哭了,脸上现出关心,“你哭啦,很疼吗?”手指轻巧的将被血染红的棉布除去,在创口上重新撒上药粉,一面道,“我已经让你不要乱动了,先生说,要敷上药粉三个时辰后才能起身呢。待会儿妈妈来了,你可要帮我说明,不然又要骂我。” 初初不识得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没有死,又被送到这里,揩干净眼泪环顾着四周,“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 小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304540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