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 《不曾青梅竹马》作者:苏小六.txt
预览字体调节
【小说拍拍店铺:http://shop.paipai.com/8898856 本店定制10位生日QQ号,出售789位精品QQ靓号,客服QQ:8898856 经典23万部txt小说合集活动价24元:http://url.cn/IXtWHc 】◤≡≡≡≡≡≡≡≡≡≡≡≡≡≡≡≡≡≡≡≡≡≡≡≡≡≡≡≡≡≡≡≡≡≡≡≡≡≡≡≡≡≡≡≡≡≡≡≡≡≡≡v≡◥ ◣≡≡≡≡≡≡≡≡≡≡≡≡≡≡≡≡≡≡≡≡≡≡≡≡≡≡≡≡≡≡≡≡≡≡≡≡≡≡≡≡≡≡≡≡≡≡≡≡≡≡≡v≡◢ ============================================================================================================= 《不曾青梅竹马》苏小六 高飞拉着她的手,皱着眉:“周吟,咱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周吟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怕什么,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别松手,只管拉着我,诶,跟你说别松开!” 高飞垂头丧气,一脸被逼婚的模样:“我真觉得这样挺过分的,你说要是让他看见……” 周吟揪住他不放:“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还怕他不看呢。” 高飞一脸无可奈何:“你这是让我众叛亲离,这么不讲义气的事,我能做得出来吗?” 周吟很淡定:“相信我,你能。” ====================================================================== 第1章 一 一 周吟有些忐忑地蜷缩在外婆怀里,外婆虽然已经六十了,穿衣打扮还是很体面,衣裳合身整洁,头发抿在耳后,一丝不乱。 “妈,我是来接你和周吟走的,”女子年轻又明丽,只是看向她的时候,眉头有些紧,“周吟该上学了,她不能一辈子困在这个小村子里,她是我的女儿,应该像鹰一样飞出大山,见见世面。” 周吟听她说飞出大山,眼睛亮了亮,却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飞快看外婆一眼,外婆眼里全无内容,空空的,似乎这个慷慨激昂的女子,是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我不走。” “妈,”女子看老人不动容,眉头愈紧,泪光盈盈,“我知道你怪我,可我有什么办法,当年要不是……” 周吟竖起耳朵,静静听着。 “周丽!”老人及时打断她,“你当真要在这儿重提旧事吗!” 被称作周丽的女子停下,收起眼里的泪光,从包里掏出几张纸币递给周吟:“周吟,妈妈陪外婆说些话,你出去玩好不好,钱拿着买点零食吃。” 周吟警惕地不敢接过,一双大眼死死盯着周丽。 “周吟,回屋去吧,外面要下雨了,把窗子管好。” 周吟听外婆发话,毫不犹豫地往里屋跑,只是走到门口,有些犹豫地回头看了二人一眼。 像是察觉到了,周丽此刻也扭头看她,或者她眼光一直在周吟身上,见她回头,冲她笑,周吟觉得面上一红,像做错坏事被抓了现行似的迅速消失。 她回到她和外婆的房间,桌上摊着刚刚没看完的小人书,一个猴子大喇喇地站在云端,金箍棒舞的好神气。 衣柜的门半开着,有零星的东西散落出来,周吟闭上眼,想起几个月前的一幕。 她向来是不受舅舅们疼的,在她印象中,疼她爱她的只有一个外婆,出了什么事,都有外婆在前面扛着,可是昨天……她真的害怕了。 “妈,不是我说你,自己的孙子扔在一旁不管,别人的闺女你倒是好吃好喝供着,又不是周家的种,你费这力气有啥用?”开口的是小舅,他今年刚生了儿子,眼角眉梢都是喜气,也因为这,对于不肯给他看孩子的外婆很有意见。 小舅妈紧接话茬:“妈,我们也不是想让您不管她,可这是您的亲孙子呀,您不管谁管?” 大舅冷哼一声:“你倒是现在说起来了,我们家的大军二军,不都是自己拉扯大的么,你们当时说啥,自己的孩子自己带,站着说话不腰疼!” 小舅急了:“要不也不用妈带呀,我们又不是不心疼妈,可是我跟李娟都商量好了,跟着大家去城里打工,孩子才多大,不让妈带让谁带?” 大舅妈的嘴也不饶人:“呦,刚做完月子就往城里跑,你们这是商量好了打工,还是把孩子扔下出去野?看你的模样,跟你姐姐倒是学了个十成十!”她虽是冲着小舅说,可看的却是李娟。 李娟脸红了红,想骂又碍于面子不好发作,小舅“腾”地站起来:“大嫂,你的嘴可真是不饶人,我们这也是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顺便挣些外快,看着妈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你们不心疼,我们还心疼呢!” “谁说我们不心疼!每天家里是谁忙里忙外的,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地里的活又是谁在干,生个儿子了不起啊,我们生了俩也没说什么,你倒是搅和上了……” 大舅拉住她:“行了别说了,都是亲兄弟,说这些干啥,妈,听我说一句,丽丽出去这么多年,一点信儿也没有,连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周吟岁数也不小了,她爸又没死,你也不能霸着人家的孩子一辈子吧。” “就是,眼看就要七岁,该是念书的年纪了,上不上学,谁供她,这……”大舅妈嘴快。 大舅打断她:“就你话多!不说能憋死是不?” 外婆看看眼前的两个儿子面红耳赤的模样,怒极反笑:“周吟是我养大的,念书的事也不用你们操心,你们不是怕供她么,不用你们操心,有我在一天,周吟就受不了委屈!” 这番话说完,大家沉默好久,半晌,大舅妈还是不死心地开口:“妈,你说你供她,可是你能管几年?我们负担重,到时候又得管你又得管她,大军二军眼看就大了,不得给他们置办着预备娶媳妇儿?” 像是说中大家心事,意外地没人反驳。 外婆听完,呆呆坐了一会儿:“算了算了,我知道你们早有这意思,分家吧,你们爹走时没分,我就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 门后的周吟,静悄悄地目睹了这一幕,看着那些亲戚的脸上表情各异,只有外婆,露出说不出叫什么的神情,让她的心,像是被人攥住一样疼到喘不过气来。 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住在一起的人,只剩下她和外婆。 昨天,不见几个月的小舅,竟然又回来了。 似乎是喝了点酒,他眼睛红红的:“妈,我跟李娟准备带着孩子进城去,城里挣钱容易点,孩子也该出大山看看,以后就不一定能常回来了。” 外婆嘱咐了他几句,毕竟是自己最心疼的小儿子,如何也舍不得的。 “妈,我吹了风头疼,让我躺会儿。” 外婆忙扶他进去,回头嘱咐周吟:“周吟你看着小舅,外婆去烧点开水。” 周吟懂事地点点头,她不喜欢这个小舅,本来不知道为什么,直到有一天,看到他骂骂咧咧地把家里病死的狗从窝里揪出来,那样的眼神,跟看她一模一样。 所以,她知道小舅厌恶她,知趣地自动离他远远的,此刻也不例外,下意识地慢慢挪出去。 可是外面的冷风吹醒了她,外婆说让她看着小舅,她明明答应了怎么跑出来,心下自责,便又犹犹豫豫地往回走。 不料看到这样一幕。 小舅明明刚才是蔫蔫躺着的,此刻却像活过来似的,正在翻家里的东西,周吟有点害怕,趴在窗边默默往里看。 小舅边翻边说话,周吟凑过耳朵听,才隐约听到“老不死的”“钱都放哪儿了”“小畜生”之类的词,她张大嘴,却说不出话来。 直到外婆站在她身后:“周吟?”周吟不说话。外婆从窗户往里看:“你在干什么!”周吟感觉到外婆的手有点抖,有种情绪瞬间充满她幼小的身躯,她仿佛长大般握住外婆的手,安定的,干燥却冰凉的,她对自己说,不要怕,然后抬头冲外婆笑:“外婆不要怕,周吟保护你。” 小舅是被外婆拿扫帚赶走的,周吟看着屋里狼藉一片,懂事地从外婆手中拿过扫帚:“外婆不生气,周吟收拾。” 从回忆中醒来,是因为外屋突然拔高的声音:“妈,我就是怕周吟重走我的的老路,才拼了命地在城里立足,我周丽受过的苦遭过的罪,我的孩子绝对不能再受一次!” “她跟着我,我不会让她受苦。”是外婆。 “妈,我知道你疼周吟,当年我不辞而别,我也知道是我的错,可是当时要是不走……这些年真辛苦你了。”周丽顿了顿,“可是你能护得了她一时,能护得了她一辈子,我总是想起当年,要不是我念书少没见识,年纪轻轻地出去打工,也不会被男人骗,也不至于落到后来那步田地。” “丽丽,是我对不起你,要不是你爹当时走得早,我说什么也会让你念书的,怪我,怪我……” “妈,不怪你,我从没有怪过你呀,从前我一直告诉自己,这是我的命,我得认,可是现在不一样,我凭着自己的本事,也在城里扎了根,我现在有能力让周吟过上好日子,妈,你就和周吟跟我走吧。” 外婆还是坚持:“我不能走,这里是我的家,我生在这儿长在这儿,你爹的坟也在这儿,我要是走了,你爹想我的时候去哪儿找?城里那么大,他找不到我。” “可是周吟……” “你如果真的想让周吟过好,要不,要不,我留下,你带她……” 周吟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关于她的妈妈,外婆很少提,可是她见过外婆拿照片出来抹眼泪,照片中的人跟现在她的“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她也想要个妈妈,跟别的小伙伴一样。可是如果这样就要离开外婆……她下定决心,她还是不要妈妈了。 这样想着,她就走出去:“我不跟你走,我要跟外婆在一起。” 外婆看见她出来,似乎有些生气:“周吟,说了让你进去,怎么又出来了?” 周吟固执地站在那儿:“我要外婆,要是让我离开外婆,我就不要妈妈了。” 周丽听她这样说,也愣在那儿,一会儿哭出声来:“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要用这辈子的一切来还!” 最终,周吟也没有跟周丽走。 她顺利地上了学,许是为了补偿,周丽一有空就回来看她们,给她买新书包新文具,给外婆带许多许多的保养品,听她说老师推荐了什么课外读物,下次来的时候就一定买好带来。 周吟似乎,开始接受有这样一个人疼自己,像外婆一样。 周丽每次来都没什么预兆,有时候是月初有时候是月末,有时候会住上一晚,可大多数时候,吃过饭就离开了。看得出她很想跟周吟拉近关系,可是周吟一般情况下都是淡淡的,没太多高兴的表情,直至现在,她也从没叫过周丽一声妈妈,也不是那么不愿意,有时看到周丽期盼的眼神,她心会变得异常柔软,可是每每想叫声妈妈,她都悲哀地发现,自己叫不出口,仿佛没学过这两个字似的,到了嘴边如何也吐不出。周丽每次眼神会慢慢变黯,却也从不勉强。 到底因为周丽的到来,周吟不再像从前那么沉默了,再不会有人说她是没妈的孩子,有些孩子还羡慕地想看看摸摸她的漂亮文具,她也从不表现得厌烦,。 只是,偶尔会有人提起:“周吟,你的爸爸呢,我们都有爸爸,你的爸爸在哪儿?” 周吟表情很淡:“他很忙,没空来看我。” “可是我妈说,你没有爸爸,你的爸爸不要你。” 明知道是挑衅,周吟也不生气,来人看见得不到想要的回应,也就无趣地离开了。 可是一个人的时候,周吟想,他说的对啊,我怎么没有爸爸,我的爸爸在哪里? 春去秋来,转眼周吟已经五年级,遗传了母亲的基因,个子窜得很高,长得也跟周丽越来越像,外婆最近有点犯糊涂,一走神就会叫错她的名字——“丽丽”。 这天,周吟早早完成功课,一边洗碗一边问:“外婆,是谁给我起的名字?” 外婆笑:“当然是你爹了。” 周吟心里咯噔一下,外婆从没提起过她的爸爸,仿佛,她没有过,也不需要。 “你一生下来,你爹就高兴得不行,说你长得好看,我笑他,小孩儿刚生出来跟个耗子似的,皱巴巴有什么好看,他就说呀,你给我生的,肯定好看,这么好看的闺女,就叫丽丽吧。” 原来是在说妈妈,周吟松口气,心中却有隐约的失望。 “后来,你真的跟你爹说的似的,越长越好,才上初一,就那么多人来家做媒,个个都想早早订下,有些不听话的兔崽子,还一路跟着你回家,你那时候胆子多小啊,都不敢跟家里说,还是你爹厉害,每天提着镰刀送你上下学,把那帮兔崽子吓得,连话也说不利索。” 周吟不打断,任由外婆说下去。 “是不是过得太好,连老天也眼红?丽丽,你还记得爹是怎么没的不?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年夏天雨真多呀,咱们村的桥都被大水冲塌了。你爹领着一群男人修桥,不修不行啊,不修桥路就不通,咱们村三面都是山,出去就指望这座桥了。你说好好的,明明好好的,怎么石板就突然砸下来了呢,怎么就那么巧砸到你爹身上了呢?路通不了,村里的卫生所又救不过来,我是看着你爹闭的眼呀!”外婆已经哽咽,却还是坚持说下去,“你爹一走,就剩下咱们一家孤儿寡母,你大哥刚订下亲,对方一看这情形,火急火燎地退了婚,你呢,明明那么会念书,非嚷嚷着不念了,那怎么行呀,能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吗?好说歹说念完了初中,你咋又变卦了呢?” 周吟抿着嘴,她从未听过这段往事,饶是过去这么多年,听着依旧惊心。 “丽丽,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心疼你大哥,心疼你弟弟,可是日子再苦也能过去不是?你大哥又订了门亲,弟弟也开始懂事了,”外婆擦擦眼泪,“你心里苦,我都清楚,你不念书是怕拖累家里,我也知道,我只想让你想想你爹,他那么疼你,怎么忍心看你吃苦受罪?娘希望你是进城念书去,不想让你这么小进城打工啊。” 外婆越说越激动,捂着心口大声咳嗽起来,周吟慌忙跑过去给她顺气,等一会儿她才好些。 许是恢复了神智,外婆看她:“周吟,怎么眼眶红红的,谁欺负你了?” 周吟叹口气:“没事。” “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哦,我问我的名字是谁起的。” “当然是你妈了,除了她还能有谁起……”外婆体力有些不支,说着竟然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周吟擦擦眼睛,给外婆盖上毯子,自己翻出书来看,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脑海里都是刚才没讲完的故事。 后来呢,后来妈妈真的进城打工?遇到了什么事又碰到了什么人?她的爸爸呢,真如当年妈妈说的,她是被骗了吗?为什么又生下她?为什么又抛弃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想到头疼也没个答案,干脆闭上眼睛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可是耳边却有个轻轻柔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周吟?名字很好听呢……” 第2章 二 二 谁都没料到,外婆的病竟然来的这样快,周吟看天色不早,去叫刚才睡着的外婆起来洗脸,却发现怎么也叫不醒。 是在第二天一早送进的县医院,虽然抢救过来,却愈发糊涂,好多事不记得,眼神也不大好,看不清人。 大舅跟舅妈都在,周吟拉着外婆的手不肯放,周丽得到通知赶过来,她第一次在周丽脸上看到慌乱失措的表情。 大舅看周丽过来,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上来就是一巴掌:“还不是因为你,要不妈怎么会变成这样!” 周丽愣在那儿,也不反抗,周吟看她白皙的脸上瞬间浮现的五个指印,压抑许久的情绪突然爆发:“住手,不许打我妈妈!”说着挡在周丽前面。 周丽看看挡在自己前面的小人儿,个子都快跟自己一般高,刚才她说什么来着?哦,对了,是“妈妈”,也不顾脸上的疼,扶住周吟的肩头:“周吟,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再说一遍!” 周吟刚才的话是一时冲动脱口而出,根本没经过大脑,此刻想起面上腾地红了,扭头不看她。 周丽却恢复了神智:“大哥,你打我是应该的,这些年我没少给妈拖累,我的罪我来赎,以后妈就由我照顾,我会找个好大夫给她治的。” 大舅妈听到这儿,插了一句:“那医药费……” “我出。”周丽毫不犹豫。 “那就好,孩子他爸,家里还有好多活要做呢,咱们要不先回去,这里就让她们看着。” 大舅哼了一声,看也不看周丽:“你最好说话算数。” 看着二人消失在远处,周吟回头看周丽,这样的硬气,不愧是自己的妈妈。 周丽仿佛才觉得脸疼,用手揉了揉,问:“很明显吗?” 周吟点头,又摇头。 “明显也顾不上了,周吟,你看好外婆,我去找医生问问情况。” “大家好,我叫周吟,很高兴认识大家。”周吟在大家的掌声中坐下,从今天起,她升了初中,还是全市最好的附中。 她最终还是跟着妈妈走了,县医院条件有限,外婆被妈妈送到市医院,甚至最后联系到了全国最好的医师,只是一切努力抵不过疾病和死亡,外婆还是在一个潮湿的夏日离开了她。 她还记得那天外面好大的雨,昏睡了好久的外婆终于清醒过来,医生把妈妈叫出去,嘱咐她几句,回来的时候,眼睛又红又肿,抓住外婆的手不放。 “丽丽,你怎么哭了?”外婆皱着眉,疾病已经使她脱了相,说话也有些困难,“是不是在外面过得不好,不好就回家,回家谁都不敢欺负你。” 周丽摇头:“妈,我很好的,没人能欺负我。” 外婆笑:“是啊,你多倔,说走就走,你才十五,就偷偷进了城,你大哥去找你多少回都找不到人,你知不知道娘为你操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泪。” “妈,对不起,是我错了。”周丽忍住眼泪,紧紧咬住嘴唇。 “你看看,又是这个表情,小时候有人跟你抢吃的,你打不过被他推得摔在泥里,回来的时候脏兮兮的不说话,问你啥都是这个表情;初中的时候那帮小兔崽子欺负你,你不敢跟我们说,也是这么个表情;后来你怀了周吟跑回来,身上都是伤,吓得说不出话来,也是这么个表情;现在,现在是怎么了?是不是我要找你爹去了?” 周丽摇头,拼命地摇。 “咱家三个孩子,你爹最疼你,因为你跟他脾气最像,一样的倔,你怀周吟回来又惊又怕的模样,我就心疼呀,我就在想,要是你爹在,非把那个欺负你的畜生绑过来给你赔罪,娘没本事,不能帮你出头,你怕娘担心,干脆就自己咽下这口气,娘就想啊,算了,就当什么也不想知道吧,你们平平安安的比啥都强。等你把孩子生出来,你要养着,咱就养,你要说送人,咱就送人,你是多好的闺女呀,还怕以后没人要?没想到你那么有主意,月子还没坐完,一个不注意就跑了。那会儿把孩子饿的呀,整天哭。好不容易找人奶了几天,谁知道遇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87379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