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 《夏伤凉凉》作者:郑心秋.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 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夏伤凉凉》作者:郑心秋(完结)                 文案 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就都忘记了那座山,那些烟花,还有那棵桃花田埂上的桃树? 我们都来不及回头,那些欢乐早已时过境迁。 内容标签:言情,青梅竹马,忧伤疼痛,平凡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丫、黎冬雨 ┃ 配角: ┃其它: ======================== ☆、第1章 上那趟火车的时候,我一直想着黎冬雨,看着窗外的荔湾慢慢在往后移,我便想起了当初去乌拉时一直跟着车跑的冬雨,他大声喊,何丫,等我,我会来找你! 不到十分钟整个荔湾就在我眼前消失了,我趴在火车厚厚的车窗上任由泪水不住的往下掉,那些关于黎冬雨的过去,无奈的只能用命运来诠释。 只是,没人明白,从一开始,那些爱便在我心里生长着,如果分割,便是切肤之痛。 记得我穿着那件大红棉袄跑到乌拉时,冬雨拿着那只小笛子便笑着从老黄牛背上摔下来了,我莫名的看着他说,不好看吗?他已经笑的开始在地上打滚了,无论我怎么问话,他就是支不上声来。 “冬瓜!你再笑!”我放大音量的叫着。听到我的叫声,他真的就不再笑了,我说,“冬瓜,我今天穿的好看吗?” 我刚问出来,他又开始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一笑,我便哭了。 冬瓜这个名字是我给他叫的,他乳名叫东子,我便叫他冬瓜。那时的童年里,只有我们,而我们,只有童年。童年里的冬雨,总是比我矮半个头。 衣服是整理房间的时候看见的,我拿着它来找老头儿问,老头回头看了一眼便抽起大烟来,他丢了一句,这是你妈留下的,喜欢就拿去吧!说完便沉默了。 从家里跑到乌拉要一段路程,整个荔湾就属乌拉山最高了,看见那件衣服的时候我高兴的像捡了宝一样,拿着它便穿着来乌拉看冬雨,只是没想到,他看到后竟是这样的场景。 看见我哭,冬雨就急了,他说:“何丫,我不笑了,你穿着它很好看,真的很好看。” 我抬起头看着蹲在我面前的冬雨,说:“真的?” “真的!”冬雨拉着我说:“何丫穿什么我都爱看!”说完他便从怀里拿了个袋子出来,说:“这是我给你的山葡萄。”说完便把袋子扔在了我怀里,自顾去赶老黄牛去了。 山葡萄我一直吃到第二天才吃完,我把它放在床边一直吃到睡着,醒来还满嘴都蓝汁。想起冬雨昨天的样子,我自己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冬雨应该现在在上山了吧!我想着,那件大红棉袄是不能再穿了。 乌拉山的风景很秀丽,一路上遍地的映山红,每逢春季,一路的花香扑鼻,然后清新凉爽,便是到了山顶。 那是二月的时候,我跟冬雨奇迹般的在山顶发现一株桃苗,便把它给弄睐栽在我家门前的田埂上了。两个小孩拿的拿棍子和镰刀状的石头就在地里刨,那颗桃苗说是不大,但种起来就有冬雨高了。 第二天,我们就没再理那棵桃树了。 第二年,荔湾通车了,老头儿卖菜也方便了起来,我还是整天和冬雨混在一起,朝五晚九。 村落多了一所小学,木质房屋里管了二十来个小孩,只有三个年级。年后,老头儿说卖菜赚了些钱,便拉着我说去学校,我便这样开始上了一年级,后来离开荔湾来镇上,才知道,除了一年级,原来还有一个东西叫幼儿园,那个时候的镇上,叫学前班。 我跟冬雨以及荔湾小学的孩子,都没上过学前班。 冬雨还是每年都会给我留山葡萄,我去上学的前一天,他丢下老黄牛便跑去乌拉了,回来的时候老牛在庄稼地里大吃了一顿,那些山葡萄便被他妈给丢到了水坑里了。我看着他妈拿着棍子拧着他耳朵便扯进屋里去了,接着就听到了他的惨叫声以及嚎哭声。 第二天老头带我去学校的时候,刚走到乌拉脚,冬雨就来了,他说何丫,我还偷偷藏了一些山葡萄,给你的。说完便把那个我每年都会拿的袋子扔进了我的包里。老头儿没有说话,站在那里看着冬雨放好袋子后离开,便拉着我去了学校。 冬雨是第二年上的学,那时他高兴着来二年级找我说,何丫,我的名字叫黎冬雨,以后你不能再叫我冬瓜了。我听了嫉妒,心里便想,你不让叫,我就偏叫你冬瓜。于是,黎冬雨没在那所小学叫出名,冬瓜却成名了,为此,冬雨那时对我咬牙切齿,但是,他还是会每年去乌拉山给我带山葡萄吃。 冬雨总是比我矮一级,我上三年级,他便二年级,他上三级的时候,我便去村委上四年级了,那时的荔湾小学,无聊的看不到冬雨跟前跟后,只是小时,总是容易习惯。还好的是,第二年秋,冬雨便来了荔湾小学。 只是六年级后,我便去了镇上念中学了。那时的我,依然比冬雨要高半个头。 去镇上的时候,老头儿拉着我上了去镇上的车,我坐在窗边,看到冬雨在车后面追上来,他从荔湾一直跟到乌拉脚下,我听到他一直在喊:“何丫,等我,我会来找你!” 那天回来,我看到冬雨坐在乌拉脚,春天里有鸟儿鸣叫的声音,那些树下全都是青草苇丛,冬雨坐在那里一直盯着去镇上的路。看到我来,他便拿着那根赶老黄牛的棍子冲了下来,兴高采烈的叫:“何丫!” 我说:“冬瓜,你在这里干什么?”听到他叫我便问。 “等你啊!”他说:“你去镇上这些天,真的过的好慢!” 他说完我就笑,我说:“你不在身边叽叽喳喳,我开心得多!”说完,冬雨就停住脚步了。我回头看,说:“怎么不走?”见他不说话,我便笑了,我说:“冬瓜,这些天我也不习惯。” 我这样说,冬雨便高兴了,他凑上前,说:“就是嘛!没有我的保护,你当然不习惯了!” “保护?”我转身看着他那小身板儿说:“你那小样儿是我保护你吧!” 说完他就在那里咯咯的笑。 冬雨每周都会来乌拉脚等我,一直到他也去了镇上上学,我们便一起回来了。我原本以为,冬雨这辈子也别想跟我比高,可是上了中学,他就和我一样高了,初三那年,他居然猛长,比我高出了半个头。只是我在学校,还是不需要他的保护,初中毕业的母校,于我于冬雨,竟不是同一所学校。 学校虽是圣地,但也鱼龙混杂,我带着阿娜他们出现在初二年级的时候,冬雨也震惊了。那个坐在冬雨身边的女孩就那样开始哭起来,阿娜过去抓着她的头发就往外拖,嘴里骂着贱人不是挺能说的吗?看见冬雨在那里,我便站在门边熟视无睹的样子。还没出那张桌子,我就听到哭声停止了。 冬雨抓着阿娜的手,说:“你们哪个班的?怎么能这样欺负人?” 大概是阿娜的手被他抓疼了,阿娜便放开了抓女孩头发的那只手,叫:“关你什么事!” “在我们班欺负同学,我身为班长,怎么不管我的事?”冬雨说。 阿娜转身就看向门边的我,问:“丫头,你管不管?” 丫头,你管不管,我转身看着冬雨看我的眼神,神色黯然的说:“冬瓜,胡香那天骂我们。” 我的话刚说完,胡香就又开始哭了,她说:“黎冬雨,我没有啊!” “你哪里没有?”阿娜大声吼道:“那天我们从新街楼下过去,你他妈把门关上在楼上骂什么?那会儿要是老娘能上来,你死几回了都不知道!” “我真的没有,黎冬雨你要相信我!”胡香拉着冬雨的手看着他,就像把他当做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我看着她那个样子,想起她那天在二楼骂我们的情景,冲进门就给她两巴掌。冬雨还没来得及反应,胡香便哭了,我带着阿娜她们扬长而去。 后来我才知道,冬雨因为维护我被他们班主任撤了班长的职,而关于这些冬雨只字未提。那天放学,我看到冬雨从教导处走出来,下午,我跟阿娜她们也被叫进了教导处,阿娜一直咬牙切齿的跟我说,丫头,你和黎冬雨那么近他还背后捅我们刀子!我说冬瓜他不会干这事儿! 教导处除了冬雨们班主任胡老师和教官,胡香也在里面,看见她们父女我倒不奇怪,很奇怪的是我们班主任居然没来。 看到我们,胡香就闹起来了,她指着我说:“教官,就是她,刚刚黎冬雨说的你都清楚了,她打了我两巴掌!” 胡香一开口,我的心便沉入谷底般莫名的抽痛了一下,冬雨说的是实情,我动手打了人。胡老师看着我跟阿娜,指着我们便吼:“都是你们这些坏学生!经常带人在学校闹事!上次群架也是你何丫的杰作吧?你是要学校开除你吗?” “老师拜托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上次打群架是男生!怎么能随便冤枉人!”我还没说话就听到阿娜在那里替我辩白了。 我一直低着头,想着冬雨这次为何不帮我。 教官站起来说:“你们别吵了!”然后把旁边木柜上的本子拿下来就开始写着,接着说:“总之今天这事儿是你何丫不对,如何打人便让人家打回去,要不然这份报告交给校长,你三次记过,想想也会有什么结果!” 教官话说完,胡香就走上来了,阿娜说:“你动手试试?”她便把扬起的手缩了回去。 胡老师看见胡香不敢打我,叫道:“何丫,你什么态度?要教官把你的罪状交到校长处去吗?” 听到那死老头儿的叫唤,我拉了阿娜一下,说:“阿娜,让她打。”阿娜不忍,叫了一声丫头,还是让了开来。 胡香盯着我,说:“看你得意!”说完扬起了手,我正打算闭上眼睛接受这一屈辱的时候,听到了门外传来一声等等,全场皆惊的便转过头去了。 我睁开眼睛,看到冬雨开门慢慢的走了进来,他向胡老师和教官行了一礼:“胡老师、教官好!” 教官没有回答,直接问:“黎冬雨,你的问话不是完了吗?你来干嘛?” “报告教官,胡香确实骂了何丫她们,胡香是因为胡老师才骂何丫她们的!”冬雨一字一句的说道。 胡老师听了,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上次初三男生群架,胡老师去阻止时也被当学生群殴了,胡香一直以为是何丫她们做的,那天在胡老师家二楼看到何丫她们在下面路过胡香便开骂,事情的经过还有人看到。” “谁?”教官问。 “我们班的张扬同学,如果胡老师跟教官不相信,可以把张扬叫来问问。”冬雨回答。 “问就不用了!”胡老师说:“不管怎样,打人就是不对,就算胡香她骂人在先,你也可以报给学校老师,怎么能打人?” “你们这些老师也不是要打丫头吗?”胡老师话刚刚说完,阿娜就叫起来。 教官说:“我看就这么算了胡老师,胡香人也骂了,她们也打了,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她们一回得了!” 听到教官这样说,胡香拉着胡老师的手叫了声爸爸,被胡老师瞪回去了。他转身对我说:“何丫,希望你们这群坏学生别带坏其他好学生!好自为之吧!”说完就离开了教导处。 周五回家的时候我一直跟在东雨后面,他一直不说话,直到快到乌拉脚,我才说:“冬瓜,谢谢你!” 他停下脚布,转身看着我,说:“何丫,我不想你变坏。” 回荔湾后的周末两天,冬雨一直跟着老黄牛,我陪着老头儿去山上割菜,心里一直想着冬雨说的,何丫,我不想你变坏。变坏,我何丫有多坏?我在学校的事儿老头一清二楚,只是他不管我,他说有些人可以自己生长,而有些人,无论你怎么去教导护养,会变的始终是变。我知道,他是恨我妈,所以不管我。 周日下午去学校,冬雨打包好菜来我家找我,他说:“何丫,我在等你,天黑就赶不上去镇上了。” “你先去吧!我明天跟老头儿一起去!”我明显有点儿冷淡的回答他。听我这么说,冬雨便走了。 我追着他到村口,还是听到他妈妈声音在那里叫东子,你千万别跟何家那丫头一起给混杂了?不然回来有你好看的!我看着冬雨的背影,眼泪就出来了,我想,我是应该离他远一点儿好,我很明白胡老师说的那句话,我不该带坏冬雨。 回来老头儿说:“你一个星期的生活都打点好了,要去,就去吧,还没走远。”我说不,明天我们一起去,正好你也要去卖菜。 ☆、第2章 到镇上,我帮老头儿摆好菜才回学校,在半道上,还是遇到了冬雨。 他看见我,喜出望外的跑来:“何丫,我在这里等你。” 我说冷冷的说:“不用了,你会迟到的!”说完自顾自的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看我的背影。 我心里无数次的回头,无数次的说,对不起冬瓜,我不想把你带坏,何丫毕竟不是好女孩儿,离我远点儿吧! 进教室我就看到阿娜了,对于我的迟到老师是见怪不怪了,我连报告都没喊就直接进入了教室,坐在阿娜身边,她说:“丫头怎么没跟黎冬雨一起啊?” “我陪着我家老头儿卖菜。” “这样啊,今天黎冬雨很早就在校门外等你了,我还以为你们昨天就一起来了呢!”阿娜晃悠着笔杆子,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我说:“他是他,我是我。以后我不想说冬瓜……黎冬雨!” “好好好,爱理不理!”阿娜无可奈何的说完,又自顾自的晃悠笔杆子去了。 我趴在课桌上,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坏了。这一整个周,我都没再理冬雨。 放学的时候,我不是走在最前面就是走在最后面,不知为什么,冬雨一次也没来接我,可能是没接到我,而我又故意逃避他。我想我都可能再不理冬雨了。 周六回荔湾,没等冬雨,我便一个人回去了,来学校,我便和老头儿一起,而冬雨,也依然会每周一来学校门外等我,他叫我,我若无其事的回答,自顾自的走路,终于,我感觉到我们开始疏远了。 晚上自习课下后,我常常喜欢一个人留到最后,等大家都走光了,才起身离开。以前的冬雨每次都会在走廊那里等我,我出教室门便叫冬瓜,他就从拐角那里站出来了,然后,一起回宿舍。 冬雨是个好孩子,虽然他才初二,可是我们初三的老师都经常在教室里提到他,说起冬雨的时候,他们总会说,下届的中考,他便是状元郎。 说到状元郎,阿娜她们常常会笑话我,说何丫,所有老师都说黎冬雨是状元郎,那你是不是状元夫人啊?听到这话我就骂过去,我说给你爹当好了,冬瓜跟我可是老乡! 是老乡,其实是后来我才想到那个词的,我跟冬雨分别三年过后伊凡告诉我的,他说何丫,你跟黎冬雨为什么没有在一起?你们是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现在想起这四个字,我都想哭。 自习下的时候,那些街道还是人影闪动,我想,这几个夜都没看到冬雨,他应该不会来接我了吧。我拿起书,装好,背上书包,关上教室门一个人忧郁的离去,看着走廊的尽头拐角,我想,那个人,应该不存在了吧!我还是忍不住下意识的喊: “冬瓜?” 拐角处冷冷清清的,没有人应,呵,他终于不再来了,想着,眼睛就红了起来。 下楼梯间的时候有个人站在那里,他说何丫,你叫我? 这一下,我的眼真的红了,我说:“冬瓜,你还在等我?” “是!”冬雨说;“你不愿意看到我,所以我躲起来而已。” 我一听,就开始用书包扔他了,我说:“你故意气我!”然后就下了楼。他拿着书包追上来,静静的跟在身后。 学校后山是全镇最高的地方,一排小路沿山而上,我拉着冬雨抱着书包和从宿舍带来的毯子上了山,冬雨在后面一直说:“何丫,这样会不会很危险啊?学校每天查房的。” 我转身看着他,说:“陪着我过一夜会死啊?你那么怕!” 见我这么说,冬雨便不说话了,乖乖的跟在了我身后。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真的是坏胚子,才这样深更半夜的带着好学生黎冬雨在外面跑。 后山上看下去,镇上坐落在一个心形山坳里,一条小河像一只箭一样穿过小镇,那些萤火虫在半空飞舞着,不时有凉风阵阵吹来,冬雨看着这些嘴巴张的合不拢来了。 我说:“没看过这么美的镇上吧?”冬雨连连点头,我拿下毯子铺在地上,我说:“冬瓜,我们就在这里过一晚上。”说完,我便从包里拿床单了。 铺好躺下的时候,冬雨还是不敢躺下,他说何丫,这里就一个地方。我看着他害羞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我拉着他坐下,说:“就这么个地儿,又不是没一起睡过,从小长到大也没见你害羞?” “这怎么能比!”冬雨说:“那是因为小时候不懂事儿,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我问他。 “而且那时你根本不漂亮。”冬雨说完就把头低下了。 他这样说我是真的没想到,一手就拍过去了,我说:“你敢说我以前不漂亮!” 受不了我的折腾,他终于跟我一起躺下去了,山风袭来,真的好凉爽。 那时冬雨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看着天上的繁星,一颗连着一颗,真漂亮,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其实有时候我在想,即使我们错过了,还有这么一刻值得珍惜的,就已足够了。可是我没有那么豁达,在爱里,真的远远不够,因为是爱着,想去珍惜的,是一生。 真如冬雨所说,那天来教室,阿娜就问我昨晚去哪了,说学校宿管已经报到班主任那里去了。我说不怕,反正这学期快完了。下课的时候班主任把我叫去办公室上了会儿政治课就算了,从办公室出来我就看到操场上跑的满头大汗的冬雨,看样子他是被胡香她爸给罚了。 我回教室没多久就放学了,阿娜拉着小一她们出来,说晚上有活动,到时候后操场见。我还没问就看到冬雨过来了。 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样子,我就问:“累吗?” “何丫,你有没有被罚?没事么?”他焦急的问。 我看着他担心的眼神有些愣了,他拉着我摇了两下说:“何丫?” 我打了一下他的头,说:“没事儿,你以为姑奶奶跟你一样啊!” 小摊铺吃完东西冬雨就回去了,临走,我说:“冬瓜,今晚你不要等我了,我有点儿事,会跟阿娜她们一起回来。” 晚自习的时候,阿娜没来上课,小一也是直到上课才来,她一来就做到阿娜的位置上了,我说:“小一,阿娜呢?” “她被凤姐叫去问话了。”小一回答。说完把头靠了过来轻轻说:“丫头,凤姐今晚找你,你自己要小心点儿。” 小一说的凤姐是补习班的肖琳,小名叫凤儿,所以大家都叫凤姐。她一直是学校的大姐大,因为她爸爸是镇上派出所所长,所以骄傲到几乎猖狂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35033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