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 《天空是碎掉的沙漏》作者:夏清茗.txt
预览字体调节
【小说拍拍店铺:http://shop.paipai.com/8898856 本店定制10位生日QQ号,出售789位精品QQ靓号,客服QQ:8898856 经典23万部txt小说合集活动价24元:http://url.cn/IXtWHc 】 ================= 书名:天空是碎掉的沙漏 作者:夏清茗 你一首青春的离歌,没有古老的美好结局,却有我每每梦见的岁岁年年 那些年的天空就像,被时光碾碎的蓝色沙漏,我看得见它的初始 却永远看不见尽头 你说 一个人的心不能太大 否则当你装下了全世界后你会发现 你唯独忘了把最简单的幸福装进去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青梅竹马 怅然若失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格,顾笙远,季茗,孟北 ┃ 配角:陆扬,米薇,郑兮媛 ┃ 其它:青春疼痛文 ==================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挖,多多指教!~   人在看着某一样东西时,有时候情绪会莫名而突然地失控。就比如说现在的苏格,坐在洒成一片的初夏的阳光里,默默地凝视着窗台上两朵新插的雪染的白栀子花。那些陶醉在光晕里恍若透明的花朵和碧绿的叶子,如同在时光中定格的老照片才会引起的愁思,伴着眼底的雾气和鼻尖的刺酸,揪痛了苏格的心。   街边的荧幕里一遍遍地播放着从遥远的地球的另一边传回的喜讯 ――华裔小提琴演奏家李雅珊近期正式被聘用为维也纳国际交响乐团首席小提琴家。行人纷纷仰起脸交口称赞,荧幕上执着小提琴的年轻女子笑容很官方。   苏格望着那张脸,忽然露出一抹复杂的笑意。   好像有什么突然从记忆里活过来了,那些无法抹去的青涩的容颜,在盛夏微光里光芒四溢。就像她曾爱过的白栀子,永远明净澈目 。   那段记忆,苏格既不想忘记,也不想记起。   她站在清澈的阳光里,   周围是熙攘的人群。她在那,看见了季茗。她想喊她,可季茗的目光一直望着广场中央荧幕上的李雅珊,目光一样的复杂。苏格刚提到嘴边的声音忽然就这么被扼在喉咙里,除了僵直地站着,不知该做些什么。   她已经没有像从前一样神采飞扬的笑,也没有令人诧异的语言可以逗人,穿着薄薄的白衬衫,像文学剧里多愁善感的小青年,显得文雅又精致。   苏格觉得有些冷了。初夏的天气,竟让她浑身瑟缩起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此刻的季茗意自在地说话,也不知道相处了快二十年的人为什么会凭空生出疏离感,仿佛是被时光硬生生隔成了两个世界,他们不再是从前的他们,苏格亦不再是七年前的苏格。   没有自在的欢笑,没有轰轰烈烈的经历,一切都没有留下存在过的残痕,在不知名的某个时刻被时光偷偷归于平淡。   恍然间,人学会了长大,学会了去懂世事无常,不论人是否愿意,   没有人可以一直停留在小时候。   苏格站在原地呵呵地笑出声,成熟中带着一抹苦榛子的忧伤,她摸出手机给季茗发了一条短信:季茗,下个月我要结婚了。   隔着人群,苏格看见她盯着手机屏幕的目光有些讶异。   转身的时候,苏格仰起脸去看天空。阳光一直这么清明,它不会为任何人而改变,如同这个世界从不会管他们活得幸不幸福。其实从始至终,改变的只有他们。   很久没有看见过这样耀眼的天空了,好像七年前,汇聚了所有美好的他们。有些东西你会情不自禁地觉得它美,是因为你曾与它一起活过。   认识那些人,苏格从未后悔过。   只是很多人都不懂,他们曾那样真挚,笑泪交织地活过,幸福过,痛苦过,生离死别过,撕心裂肺过……这才是他们的青春,那些人不懂也没有关系。   关于他们的记忆,苏格想再认真地回想一次,她怕以后,   自己再也没有力气去回想了。   让所有时光回到七年前,十八岁的年少清茶。 ☆、你又不是苏格   苏格扒在窗台上盯着她的猫咪公仔已经有五分钟了,眼睛一眨都不眨,也没见得她的猫有什么过人之处。   “苏格,你不会被这只猫催眠了吧?”季茗一本新华字典按在她头上。   苏格刚吹的蓬蓬头立刻就给压趴下了。苏格抬头,一把把书扯下来,把发型抓回原样――头可断,血可流,发型决不能乱。   她仰着下巴,望着窗外,一片阳光明媚,像极了青春里最美丽的光芒。吸了吸鼻子,苏格小歪着头:“季茗,今天的阳光有面包的香味。”   特文艺的一句感叹,季茗的表情都快把苏格鄙视到地底下去:“苏格,你是饿了吧?”   苏格一脸狐疑地看了季茗一眼,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胃:“貌似有点……走,觅食去!”   她站起来,拖上季茗就往外冲。   “苏格你神经短路啊!还有一节课!”季茗一把将她拽回。   “咦?……是么?”苏格的表情迷茫得季茗差点没抽过去,好让她清醒清醒。   “我说苏格同学,您老能换个表情吗?”季茗特不爽地扶额,“赶快拿一镜子照照你自个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面瘫呢!”   苏格真摸出一镜子,照了照,一脚蹬过去:“你才面瘫!你全家都面瘫!这叫深沉懂不懂?”   季茗斜了她一眼:“恕小人眼拙,没看出来。”   于是,时光的镜头拉近,定格在苏格和季茗不曾雕饰的二八年华。   定格在,青春的起点。   苏格不算个美女,至少在孟北眼里,只能勉强算个中等偏上的货色,有脸蛋没身材,瘦的一把骨头一把柴的,典型的该长的地方不长,不该长的地方一样不长。孟北说,苏格在这方面横过来就是一防盗门。每回听他这么说,苏格都得砸人――抓到什么就用什么砸,旅游鞋,鸡蛋,筷子……除了板砖,因为孟北在说那些的时候,会尽量离危及他生命的玩意远点。   与苏格站在一起,那季茗就是绝对的美女,j□j的,青春期发育良好,比起苏格一脸郁结地对着镜子挤半天,季茗属于平躺着就有沟的标准身材。两个人进一间浴室洗澡的时候,苏格瞄着她俩“实际悬殊”的胸部,那眼神恨不得把季茗摁在地上狂踩似的,季茗吓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她笑道:“苏格,要不我去给你买两斤木瓜来?”   嘲笑,这就是传说中的嘲笑!   季茗回身拍了拍坐在前面穿着白色校服的俊秀少年:“喂,拿掉吃的来填胃。”   少年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苏格,立马从抽屉里抽出一包酱卤猪脚拍过去,笑得一副贼溜样:“喏,苏格,据说这玩意有助于你改良曲线,全吃完别浪费。这可是兄弟我的友情赞助!”   苏格接过来定神看了半响,怒火蹭蹭蹭地就冒上来了,抓起同桌的书一本一本地往那边狠砸:“孟北!你活腻味了就直说!姐保证立马让你无痛安乐死!”   孟北躲到桌子底下:“喂喂!不许……”   苏格抱着一摞书,直接走到他桌子边往死里砸:“我今天就打脸!!”   同桌是个眉目清秀的男生,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孟北,一会记得帮我把书捡起来。”   季茗在一旁跟看杂耍似的,那个乐,就差没买两斤瓜子叫好了。   让你小子又戳苏格的痛处,命丧于此也是自作孽不可活来着。   但是上课铃声响后,苏格传了张纸条给季茗,特认真地问她:季茗,吃猪脚真能丰胸?   季茗瞪着纸条半天,又侧目看了看苏格。那丫的小眼神叫什么来着――纠结并猥琐着,对着那只酱卤猪脚狠命地吞口水。季茗当场就喷了出来!   “季茗,你在干什么?”讲台上,年过半百的化学老师敏感地回过头。   季茗站起来,干咳了两声,特响亮特干脆地说出了让苏格永生难忘的发言:“老师,我生理痛,可以趴着听课么?”   全场死寂。   化学老师的脸不自然地红了一下,示意她坐下。   于是,季茗趴在自己的臂弯里,笑得肠子都快抽筋了!   化学老师看着她浑身发抖的样子,同情不已地摇了摇头。   回头买两斤猪脚。她在心里乐滋滋地盘算。   苏格可就郁闷了。   孟北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又实在好奇,跑去追问,季茗就是一边笑一边对他摆手,死不肯跟他讲。她越是不说,越刺激了孟北的好奇心,转头去问苏格,结果差点死在她手里。   苏格的书桌上,那只猫咪的嘴角勾起奸诈的笑意,好像随时都会蹦起来。   后来,季茗真去买了两斤猪脚,坐在苏格面前吃得咂咂响,气得苏格直接一个恶扑,把她那袋猪脚全干光了。   当咽下最后一口猪脚时,苏格只有一个感觉,解恨。好像啃掉的不是猪脚,而是季茗和孟北的脑袋。令人失望的是,吃了那么多猪脚,该凸的地方依然执着地一马平川。   苏格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不是个好东西。   也不应该说“不是个好东西”,反正就是有种类似于禽兽的感觉,有时候真能让人恨不得把她剁巴剁巴拖出去喂狗!   比如说一次午餐时间。   苏格和季茗,孟北面对面坐着。   “学校里的饭菜油水也太少了吧,我们吃斋吗?”孟北戳着飘了几朵小油花的菜。   季茗接过话茬:“不光油水少,还咸,我真想采访一下大厨是不是缺碘。”   “我倒觉得还行。你瞧,油水少不仅能减肥,还能有效防止三高。”埋头觅食的苏格难得抬起头来插话,那小眼神淡定得像看破红尘,“就是有一点不好。”   “什么?”孟北的好奇心永远逃不出苏格的五指山。   苏格扫了他们一眼:“你们真要我说?”   这俩眼巴巴地望着他,所谓的好奇心害死猫也就是这么回事。   只见苏格正了正身,一本正经地瞥了他们碗里南瓜一眼,眼神相当像街头的算命先生:“啧,就是今天这个南瓜稀黄稀黄的,容易引发一系列的联想……”   说到这,她就点到为止,低下头继续扒饭。   季茗和孟北低下头看了看各自碗里的南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脑子里迅速发散无限联想!瞬间胃口全无!   “苏格你恶心死了!!――”季茗捂脸叫道。   孟北的表情拧巴得跟天津大麻花似的。   “我可什么也没说。”苏格乐呵呵地瞄了他们一眼。   比说了还恶心你这禽兽!季茗一副“我要杀了你”的骇人表情,如果现在有刀,季茗绝对有朝着苏格甩过去的可能。   苏格一点没感到不妥,抱着自己的食粮吃得愈发欢快,   最后连汤都没给剩下。看着她埋头吃得无比high的样子,孟北挫败,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她胃口坚强……   这次事件,直接导致了季茗和孟北整整一年没碰过南瓜。每次看见餐桌上的南瓜,甚至立马就能回想起苏格精辟的形容。   ……   苏格、季茗和孟北可以说是打小钻一个被窝讲话的青梅竹马,三个人家的房子并排坐落,互相蹭饭是常有的事。从幼稚园到高中,全是同班,以至于苏格老怀疑是不是有一“幕后黑手”。而季茗每每都会笑她,说这叫孽缘难解。   孟北说:“我一直很好奇苏格脑子里平时都在想什么,如果我变成她一定能知道。”   季茗说:“孟北幸好你没有变成苏格,要是我旁边有两个苏格,那我肯定被送到神经病医院去了。”   苏格会说:“……”   也许她什么也不会说。   因为你又不是苏格,你怎么知道她想说什么。就算她想说,也未必会说。   苏格就是这么个怪女生。   从很久很久以前,季茗和孟北就知道这一点。   【“苏格,你干嘛呢?”季茗蹲在她旁边看着她的举动。   苏格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便又继续在地上扒拉。   “苏格你就告诉我呗。”季茗更加好奇。   苏格依旧没回答,在地上刨出一个小坑,然后丢了一枚硬币进去。   “苏格!”季茗大声在她耳边喊。   这回苏格肯往外蹦字了:“季茗,是不是种什么得什么啊?”   “什,什么?”她一时没反应过来,看了看坑里的硬币,又抬头看看一脸认真的苏格,诧异道,“苏格,你该不会是想种出一树钢蹦儿吧?”   苏格眨着眼:“你当我傻啦!”   “……”季茗强烈觉得自己被耍了。   苏格到底想干什么,到最后季茗也没套出来。   ……   某日。   孟大少爷剪了个新发型,特显摆地在苏格和季茗面前晃。   没一会,季茗赏了俩字儿:“不错。”   然后,孟北又一脸期待地看向苏格,苏格没理他。于是,他又不死心地扯了扯苏格的外套:“苏格,咋样?给点意见。”   苏格平静地盯着他的头发,   苏格回头看了看他,半响又把脸转过去。   “喂喂,要不要这么明显地无视我啊。”孟北跳过去,唧唧咕咕了很久。   最后,苏格努力地把嘴里的面包咽了下去,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我就是想知道你这坑爹的发型在哪剪的。”   孟北差点一头撞死在闹墙上。】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就收藏吧!~ ☆、苏格养的猫要叫苏格拉底   升高二没几个星期,苏格的生日就到了。当天,孟北抱来一只刚断奶的猫仔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了苏格,鹅黄条纹的,瞳仁泛着暗绿,像两颗上好的薄荷糖粉嫩嫩的一小团,两个手掌就能完全包住。   苏格把它从扎了洞的礼盒里捞出来的时候,特禽兽地跟揉球似的搓了一把,把那只猫吓得差点跳墙。   季茗说:“苏格,你这是残害生灵。”   苏格精准地把那只猫从窗台上捞回来:“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是验货,这小东西手感不错……”   你个灭绝人性的……孟北脑子里当即就跳出这句话。   “哎,苏格,你给小家伙起个名字。”孟北说。   苏格戳了戳猫脸,干脆地吐出两个字:“旺财。”   季茗正喝水,当场就喷了,幸好孟北躲得快,免了一脸斑驳:“咳咳,苏格你没说笑吧?旺财不是狗名吗?”   “猫也可以叫旺财嘛。”苏格继续蹂躏那只猫,弯着眼笑道。   “换一个吧。这年头宠物叫旺财也太没创意了。”   “那什么叫有创意?”苏格扫了他一眼,“敢说叫苏格我就立刻把你从三楼踹下去。”   孟北汗颜。   季茗想了想,突然特激动地说:“不如叫苏格拉底!以前不是老有人侃苏格你和苏格拉底什么关系吗?以后你就说,苏格拉底就是我养大的!听听,多有气派!”   这回轮到苏格汗颜了。   苏格拉底是苏格养大的,苏格是苏格拉底的妈,苏格拉底是苏格的猫儿子……苏格觉得真的很有面子。   果然苏格养的猫就应该叫苏格拉底这么有范儿的名字。   “这个名字听着爽,叫着更爽!”苏格捏了捏猫脸。   “喵呜!”那只猫仔终于不堪折磨嗖地跳了出去。   “苏格拉底!”季茗嚷道。   “愣着干什么!抓回来啊!”孟北挽起袖子冲了出去。   于是,胡同里出现了惊天动地的一幕幕。什么,夸张了点?不不不,这是往轻了说的。事实上那动静大得可以把整个胡同像烤土豆似的翻个个儿。   “那呢!那呢!在那!孟北你长眼没?!”   “你才没长眼!去把衣叉拿来。”   “……你不会想捅死它吧?”   “……”   “树上!树上!”苏格咋呼。   孟北怕等衣叉来了猫就跑了,一脚蹬在树干上,树梢晃动了两下,苏格拉底便叭地掉了下来。苏格刚想伸手去接,它一调头就撒丫子跑了。   “喂!您等会!……”季茗默默扶额。   孟北抱着蹬麻了了的腿在原地嗷嗷直叫,那德行特损形象。   三人“追杀”了苏格拉底一上午,最后赶到了河堤。   “呼,呼……这小家伙是跑马拉松出身吧?”孟北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带来的还好意思问我们?……”季茗差点倒在地上,“怎么办?我可再也跑不动了……”   苏格死死地盯着苏格拉底,苏格拉底也死死地回盯。那愤世嫉俗的样儿特有恨不得下一秒就扑过去把对方咬死的架势。   “喂,哥们儿你蹦哒了一上午,肚子都不会饿吗?我可饿了。”她指着苏格拉底喊道。   苏格拉底无辜地眨着眼,远远盯着她。   孟北无语了。苏格,你以为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到可以用来和一只猫对骂么?   苏格面无表情的样子甚是吓人,然后她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鱼干往苏格拉底眼前丢了一条。   苏格拉底警觉地往后缩了一下,看看鱼干,又看看苏格,再看,再看,然后小心翼翼地朝那鱼干挪过去,叼起。   苏格见状,又丢一条。   苏格拉底犹豫了一会,屁颠屁颠地朝鱼干进军。当它叼起地7条鱼干时,脚突然腾空了。   苏格拎着猫颈皮,笑得小人得志。   苏格拉底奋力挥爪,要是猫能说话,这会儿肯定能听见它撕心裂肺的咒骂:“苏格你个王八羔子太卑鄙了!――”   可惜猫不会说话,所以苏格咧嘴一笑:“贪吃是猫最大的敌人。”   孟北和季茗走了过来。   “苏格,有鱼干干嘛才拿出来?”季茗敲了苏格拉底一记――小东西,让你淘气。   “话说你鱼干哪来的?”   苏格幽幽地看了他们一眼:“追过来的路上从垃圾桶旁边随手捡的。”   “……”   “……”   苏格你太恶心了!……二人崩溃。   关于苏格是怎么让苏格拉底乖乖就范的,孟北和季茗一直想不通。反正一周以后,当他俩走进苏格家时,就看见了令人心窝窝都在抽搐的一幕。   苏格拎着一只毛球在苏格拉底面前晃,但是当它一扬起爪子,她就一把把它摁回去,再扬,再摁。这样反复了好几次,苏格拉底都想直接甩尾巴走猫了,苏格那小眼神依旧淡定得特让人蛋疼。   看见孟北和季茗进来,苏格便松了手,将球丢给那只快要小宇宙爆发的猫咪,起来招呼他们。   苏格拉底心满意足地叼着毛球,尾巴一翘一翘地爬回窝里自得其乐去了。   “哟,苏格你丫不错嘛,这么快就和苏格拉底打成一片了。”孟北很不客气地往沙发上一扑,随手抓起一包饼干往嘴里送,“怎么做到的?不会是母性光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43481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