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 《尔心匪石+番外》作者:蓝之暖.txt
预览字体调节
【小说拍拍店铺:http://shop.paipai.com/8898856 本店定制10位生日QQ号,出售789位精品QQ靓号,客服QQ:8898856 经典23万部txt小说合集活动价24元:http://url.cn/IXtWHc 】 书名:尔心匪石 作者:蓝之暖 简介: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在动。”温心收回仰望天空的视线,侧过头,一脸郑重的问道。 石牧寒侧耳仔细听,除了鞭炮声,并没有什么异动声响。他俯首,望着她精致的娇颜,“没有,你听见什么声音了?”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我的心在动。”她微微一笑,脸颊染上了一层红晕。 我心动的声音??你可曾听到? 她说:我名字里的温就是温暖的温,心是爱心的心,所以啊,我是有两颗心的人,而且很温暖。 她还说:幸福于我,就是在每一个喜欢你的日子里,被你喜欢。 他说:温心,认真一点追我,知不知道? 他又说:我听到了你为我心动的声音,那么我为你心动的声音,你可曾听到? ~~~~~~~~~~~~~~~~~~~~ 一舞流年知温寒,半世浮生品冷暖。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高干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心石牧寒 ┃ 配角: ┃ 其它: ☆、长亭怨  作者有话要说:  说在前面的不相关的话:不知不觉我写了四部小说,《尔心匪石》是我最满意的作品。希望你们会喜欢这个故事。或喜悦、或悲伤,这就是人生。如果可以请留下你的宝贵意见,让我明白自己的不足,从而更好的去写我的下一部小说。   地铁口来来往往的人群都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娇小的身影正蜷缩在一旁,双手环膝,头埋在膝盖上,肩膀似有似无的抖动着。      人们都太忙了,忙着生,忙着死,哪有时间顾到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的喜怒哀乐。      既然你要选择离开,为什么不挑一个雨天,这样就没有人能看到我奔腾而下的泪水了。      良久,温心才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可爱娇俏却已是梨花带雨的脸庞,她从红色的单肩背包里,找出纸巾,擦掉了脸上的眼泪,但眼框依旧红红的,分明是哭泣留下的证据。      她披肩的长发,好看的五官,穿着明黄色的羽绒服,却不显臃肿,反而看着更为娇小,下身穿着紧身的牛仔裤,一看便是充满青春的朝气与活力的女孩。她深吸一口气,缓缓摘掉了塞在耳朵里的白色耳机,耳机里刚刚放完萧亚轩的《类似爱情》。      要说温心为什么会在这个角落如此痛哭,便是因为听到这首歌里那句,我在过马路,你人在哪里。想起那个此刻在三万英尺高空的爱人,心里阵阵失落.      从前过马路的时候,郭非然总是温柔的牵起她的手,对她说:“心心,不要害怕,你只要跟着我走就好。”往事点点滴滴,汇集在心口,终于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她正出神的时候,手机铃声《蜗牛》幽幽响起。“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点顺着叶片往前飞….”      “心心,从上海回来了吧?你几点到宿舍啊?”舍友陈若溪好听的声音响起。   女孩定了定神,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小溪,我在地铁站门口了,在等公交,马上就回学校。”      “嗯,你没事吧,见到最后一面了吗?”小溪关切的声音传来。      温心轻叹一口气,脸上尽是落寞的深情,薄唇微启,“没有,放心,我可是有两颗心的人,一切等我回宿舍再说吧。”她说话的时候明显有气无力的。因为心痛而哭是很费力的事情,可以让人花光所有的气力。      因为名为温心,所以她总说自己有两颗心,那么既然一颗心碎了,就用另一颗心修修补补,拼凑完整就好。      陈若溪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她的疲惫,遂不再追问,“好,那你路上小心,手机、钱包都看看好。”      “嗯,知道了。”温心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在羽绒服口袋。缓缓走向正停在站台的公交,坐到了公交后座靠窗的位置,      她慵懒的把头倚在玻璃窗上,一眼不眨的盯着窗外,他的朋友们说他这一次去伦敦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那座有着他们无数回忆的城市从此再也不会出现那个人的身影,再也不会有他的呼吸,他的味道,他的一切了。他就忽然彻底消失在她的世界里,连一个离开的理由都不肯告诉她。      他甚至也没有提出分手,就这样以光一般的速度去了大陆彼岸的另一座城市伦敦。      似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要离开这件事,而她却是最后一个被告知的,他竟连一个让她送送他的机会都不肯给她。      暮色逐渐深沉,霓虹灯迷离了整座城市,也迷离了她冰凉的心。      S大是公交的底站,温心下了车,映入眼帘的便是自己那欧式建筑的学校,这学校建在一个小山坡上,所以隔一段路就会有一个坡度,行走在其中,仿佛就是绕着山路一般。      小河边的垂柳交织盘桓在学校的各个角落,操场上的梧桐也是靓丽的景致,加上红砖蓝瓦的圣约翰风格的教学楼交相辉映,不得不说,这座大学称得上是一座独特的美丽风景。      其实早在最初, S大是温心和郭非然都喜欢且约好要一起报考的一所大学,他们约好要一起在南京这座城市,度过他们最美好的大学青春时光。      可是报志愿的时候他却瞒着她没有填S大,所报考的学校中也没有南京这座城市的,全部都是上海的学校。如果那时候自己就察觉他的不对劲,也许就不会今天的结果了,温心望着眼前这座学校,心却是更加的凄凉。      也不知自己怎么走回到六楼的宿舍的,她只是觉得每踏一步都特别累。阶梯似乎漫长的没有尽头,她真的很疲惫。恍恍惚惚开了宿舍的门,却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      只见室友赵小敏和陈若溪都死死拽着汤美嘉,而汤美嘉正挣扎着要去阳台上,还高声喊道“跳楼就跳楼,我才不怕。你们别拦着我。”      温心还愣在原地,眼尖的赵小敏发现了刚刚回来的温心,焦急的对着温心喊道:“心心,你快劝劝美嘉,我们怎么劝她都不听。”她们自然知道只有温心能治得了脾气高傲而又倔强的美嘉。   “就是、就是。”陈若溪也附和道,手却依旧紧紧环抱着汤美嘉。      汤美嘉一点都没有要就范的样子,继续大声喊道“你们放开,心心,快跟她们说让我去跳楼,王瑁说我不敢跳,我就让他看看我到底敢不敢。”      温心一看这情势顿时明白过来,定是汤美嘉和她男朋友王瑁吵架,赌气要去跳楼。      古代女子闹脾气动辄一哭二闹三上吊,现代女孩改良版那就是一哭二闹三跳楼的戏码。      她放下背包,快步走到汤美嘉面前,冷然开口,“你们放手。”听到这话的赵小敏和陈若溪狐疑的望了望温心,又互相对视了一下,才不放心的放了手。      温心振奋了一下精神,脸上漾起灿烂的笑容,薄唇微启,“美嘉,你快去跳楼吧,这里是六楼,不出意外,应该会死。你的身后事不用担心的,我们会协助你爸妈处理好。”      她顿了顿,又继续说,“对了,说不定你这一跳楼,学校为了封口,让我们宿舍全体保研呢……那你真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代表广大人民对你表示由衷的感谢。”      原本满脸疑惑的赵小敏和陈若溪这时也完全明白了温心的意思,不禁捂着嘴巴偷笑起来。      “哦,对了,王瑁说不定还会找到一个比你更漂亮的新女朋友,放心,真有那一天,我们肯定会去你坟前告诉你的,当然啦,我们肯定会给你买一束很漂亮的花,也会把那狐狸精的照片放到你墓碑旁让你审视的。”温心继续不急不缓,慢悠悠的说着,脸上浮现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   “温心……你到底是不是水乡姑娘啊……”汤美嘉把声调拉的很长,眼睛瞪的很大,明显是怒了,对着温心大喊道,“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小女子虽是苏州姑娘,可是不懂温婉,也不解风情,更重要的是贪生怕死,不像你那么想的开,想跳楼就跳楼,潇洒大小姐。”温心不疾不徐的把这话说完,所有的人都扑哧笑了出来,包括正生着气的美人汤美嘉。      “服了你了。”汤美嘉这时哪还有什么气,坐到自己床上,又静下心来,想到温心才从上海赶回来。“你没事了?见到他没有?”      温心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没见到,说不定这样也好。”然后望向站在一旁的小敏和小溪,“我先去洗澡。晚上通宵聊天怎么样。”      众人齐齐的点头,明天是周日不用上课,对现在年轻人来说,熬夜那是家常便饭。      洗澡的时候,温心任由水柱从下而上一遍遍的冲刷,放佛这样就可以把所有的悲伤一并冲走一样。粘在美丽的脸上的早已分不清是水滴还是泪滴。      从淋浴室出来,正巧遇见隔壁宿舍的陆渔,她正晃悠着大大的脑袋,仔细观察着温心脸上的表情,温心看着她虎头虎脑的样子顿时笑了出来,“干嘛,没见过别人失恋啊。”      陆渔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心心,听你声音这么有底气,就知道你没事。”      “那是,姐姐爱那么多人,也被那么多人爱着,这种小事,算什么?”温心说的豪迈,颇有一种久征沙场的女将的英气。只是这话不知是说给别人听的,还是她安慰自己的借口。“不跟你说了,我吹头发去。”说着她便大步往自己宿舍走去。      瞧,就算假装不难过,她也可以假装的天衣无缝。她是有两颗心的人,所以很强大。      “嗯,快去,别冻到头了。”陆渔虽然年纪最小,却最会关心别人。      这是一个十六人的大宿舍,四人一间,三间是连着的,隔着一堵墙而已,只有一间在对面,隔着一条走廊,而且这单独的一间终年朝北,阴森的很,常年晒不到阳光,这就是温心四人住的宿舍。大家共用一个洗漱间和卫生间,这里有两个莲蓬头淋浴,所以十六人用起来也不挤。      因为都是汉语言文学班的女生,虽是大一新生,毕竟也相处了三个月了,所以关系都处的很好。   每个宿舍的门都没关,大家也都知道温心千里追男友到上海去了,一个个对着温心行注目礼,仿佛要从她脸上看出一些端倪一般。      温心拿着脸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吹风机的声音响起,汤美嘉在嘈杂的声音中,依旧大声吼着和电话那头的王瑁吵架,陈若溪则是在床上悠闲的逛着购物网站,而赵小敏则是手捧着英语单词本正专心的看着书。      三人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温心吹好头发,洗完衣服,晾完衣服…….这样的画面似乎是静止的,只有她一个人是动态的景象。      当温心洗漱完毕,安然爬上床的时候,正好熄灯,“靠,怎么早一分钟熄灯。”原本正在认真看英语书的赵小敏率先发话,爆粗口在大学被视为一门必修课,私底下喊个几声纯当泄愤。不过适当的骂人怡情,过了就容易伤身了。      “幸好今天不断网。”陈若溪也加入了进来,她的购物大计还没有完成呢。      “你都买什么了呀?“温心脱了衣服,换上睡衣,躺在被窝里,她是没力气开电脑上网了。      陈若溪笑着回答,“其实我什么东西都没买呢…..”温心和赵小敏都呵呵一笑,陈若溪逛淘宝可以逛很久很久,把许多许多东西加入购物车又不急着买,如果什么东西打折了再买也不迟。      “分手就分手。”气急败坏的吼完这句,汤美嘉以女王一般的气势挂断了电话,也许是扯着嗓子吵了很久,她的声音明显有些沙哑。      听到这句,宿舍顿时安静了下来,死一般的沉寂。      女人在吵架的时候总是会拿分手说事,其实男生永远不懂,能说出分手二字的大多是有转圜余地的,真要是到了女生想要分手的那一步了,她会连一个字都懒得跟你说。    ☆、花想容    万籁俱寂的夜晚,天空中悬挂着的明月也是散发着清冷的光,安宁而又静谧。      陈若溪关了电脑,黑暗中的宿舍越发寂静,一切都静的让人有些无力招架,温心盯着着手机QQ上那个灰色的头像发了很久的呆,单独为他设置的分组依旧还在。良久,她终于改了自己的个性签名:没有你的冬天,原来这么寒冷。      她又看了看那个灰色的头像的个性签名:我要把整个冬天的温度和阳光都送给心心。那时候温心还戏谑的笑着说:“什么嘛,那不是要热死我啊。”      而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她的眼前不知不觉凝聚起了雾气,黑夜总是让人的意志变得脆弱。      “睡了没?”温心轻声询问。   “没有。”另外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也许今夜注定是个不眠的夜晚。      “心心,跟我们说说今天的事情吧。”陈若溪幽幽开口,她和温心都睡在上铺,又是头靠头睡着,所以声音格外清晰的飘到温心的耳朵里。      “我中午到的上海,可是等我到浦东机场的时候,他的飞机已经起飞了。我遇到了去送他的同学,他们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离开,会不会回来。”说到此处,一滴晶莹的泪珠于眼角缓缓滑落,可她的语气依旧平铺直叙,没有透露出些许哀伤。      也许慢慢长大的过程就是一个掩藏自己眼泪的过程,婴儿时,你可以尽情的哭,你哭,家人会笑,幼儿时,你也可以哭,因为你还太脆弱,哭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青少年时期,你就慢慢学会慎重的选择哭的时间和哭的地点。等你真正长大却还只有一个人时,你就只能在深夜,躲在被窝里痛苦,因为所有的伤心和眼泪,只有自己能够明白,也只有自己可以承担。      “这真的不像郭非然会做的事。”赵小敏煞有介事的分析。      “就是,他怎么会不告而别呢?”陈若溪也疑惑道。      这时,久征情场的汤美嘉终于开口了,“我觉得他肯定有苦衷。”她说的语气很肯定。   汤美嘉在四人一向是大姐大的个性,除了自己的感情以外,对别人的情感分析总能一针见血。      “有什么苦衷不能和心心说呀,就这么一走了之,是不是男人呀?”赵小敏是个火爆脾气,平常就是说风就是雨的个性。越想她越替温心觉得气愤,原本她还觉得温心的男朋友郭非然是完美情人呢,因为他是那样一个温润如玉,翩翩君子般的人物。      温心真的觉得很疲惫,她也知道理性如郭非然,不会这样莫名其妙的离开,他肯定有他的理由,可是她不能容忍,他不给自己一个理由就这般不辞而别。她也有她的自尊和骄傲。      “心心,你现在准备怎么办?等他么?”汤美嘉问道,她自然知道失恋的痛苦。      “心心,忘了他,找个比他更好的男人,气死他。”陈若溪斩钉截铁的劝解。      温心拭去眼角的泪,缓缓开口,“我当然希望能忘了他。”      可是不知不觉间,他变成了像我生命的空气一样的存在,忘记他就等于让我忘记呼吸,我好怕我会窒息而死。      所以也许我会等他,并不是心甘情愿,只是无能为力。因为除了等待,我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什么,可以打发这漫长的岁月。      “郭非然的父母呢?心心,你可以去他家找他爸妈呀。或者你可以去伦敦找他。”陈若溪灵机一动,想到这个主意。      虽然高中交往了三年,可是郭非然很少提到他家的事情,大多数时候都是温心侃侃而谈,把她所有的秘密曝露在阳光下,而他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偶尔微微一笑,偶尔回应一声,就能让温心手舞足蹈的继续说个没完。      郭非然可以包容她所有的小脾气,她的任性,她的孩子气。他宠她宠到了极点,所以这一次也伤她伤到了极点。      “以后别再提他的名字,就当他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从今往后,我的一切,随遇而安,包括爱情。”温心冷然说道,一提到那个名字她的心就会隐隐的痛,所以她又转移了话题,“美嘉,你和瑁哥又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我前男友老打电话来,王瑁就是那么小心眼。”美嘉嘟着嘴,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那是因为他在乎你呀,张吴润都几天没给我打电话了。”赵小敏恹恹的说出这个事实,她和张吴润是异地恋,虽然以前温心和郭非然也是,可是温心和郭非然一个在南京,一个在上海,坐动车两个小时就到了,而张吴润在武汉,动车票又那么贵,所以一向省吃俭用的赵小敏总是坐普快去看他,虽然普快时间相对长些,但是价格也相对便宜一些。      “在爱情里,过度的在乎就是凌虐,适当的保持距离才有神秘感呢。”美嘉心里还气愤着呢,她只要真的生气了,任凭什么人都是劝解不了的,只有等她自己慢慢静下心来,一切才会豁然开朗。      “单身万岁。”此时,陈若溪高声喊道,恋爱中的女孩永远有那么多烦恼,男生对你太好,你嫌他,男生对你不好,你更嫌他。      当然她不是不想谈恋爱,只是她的心里早已住了一个人,这个人在她心里一住就是六年,虽然他的身旁早已有佳人陪伴左右,可她对他的爱却没有少一丝一毫。      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她的爱情一直被她隐藏起来,那男孩并不知晓。一开始众人听说陈若溪暗恋了一个男生六年的时候,都不敢相信,可是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爱可以是一个人的执着,但相爱却注定必须是两个人的灵犀。      “单身万岁。”温心也跟着喊了一句,从今以后她就加入到了单身的行列,单身怕什么,这世上单身男女那么多,不照样都活的好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50184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