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人相公.txt
预览字体调节
【小说吧论坛:http://bbs.xs8.cn;欢迎来访】 霏烟:粘人相公 [卷一 外面篇:第一章 他叫我娘子?] “娘子,娘子,你不要走嘛……”安月君一脸的弃妇样儿,可怜兮兮地看着怒火冲天的叶溪倩,两扇睫毛煽了煽,撅着嫣红的诱人的樱桃小嘴儿,水汪汪的眼神欲滴出水,仿若她不答应就直接哭出来。   叶溪倩回过头恶狠狠地说:“靠,说了好多遍了,我不是你的娘子!!”   “可是。。。可是。。。”安月君一顿一顿地说。   “可是什么!”叶溪倩咬牙切齿地说。   “可是你就是我娘子呀。”安月君唯唯诺诺地说出口。   叶溪倩气得走到他面前,紧紧揪住他的衣裳,威胁:“你要是再叫我娘子,我就揍花你的脸!”叶溪倩快疯了,她居然会被歹徒暗算,醒来却到了这个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破地方。这,她也就认了,可是为什么旁边还有个人一直盯着她,还不停地叫她娘子?天那,她只不过就一名小小的调酒师,既没财也没色,怎么会遭遇这样的事!   安月君笑容灿烂,雪亮的眼直直地盯着她,丝毫没有将她的威胁放在心上。叶溪倩吞咽了口水,这家伙长得好诱人,白皙的脸颊透着红嫩,长长的睫毛一煽一煽,尤其那小嘴儿,嫣红又小巧,狭长的丹凤眼里闪着纯真的光芒,简直就是引人犯罪。   叶溪倩看他无动于衷,挑挑眉说:“怎么,你不怕吗?”说完,踮起脚尖,手已不自觉地捏上他的脸蛋,这家伙的皮肤真不是一般的光滑细腻啊。不像她,用了好多高级化妆品,结果还是没他好,叹气啊。   安月君也不加阻拦,无辜地说:“因为娘子不会这样做的。”   “为什么?”叶溪倩轻飘的一句话却充满危险。   “因为娘子很温柔啊。”安月君狭长的丹凤眼里盛满温柔,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了句。未了时,还在她脸上亲了口,随即离开。   “你。。。”叶溪倩脸一红,结巴地说。   “娘子身上好香哦。”安月君撒娇地说道,眸光一闪,倏地挣脱,紧抱着她,粉嫩双颊凑在她胸前,用力地磨蹭着,眼眯起来,神情慵懒,隐隐看到有些锐光。   叶溪倩啪的一声将他手拍掉,说:“你,以后离我至少十尺!!!”   “娘子。。。”安月君委屈地说。   “靠,你是不是没有脑子,会叫第一次见面的人娘子?”叶溪倩看他穿戴不俗,看了眼周围,眼色深沉地盯了他很久,从一开始的粗鲁随即变得很是温柔,她笑眯眯地问:“相公,你是不是很有钱?”   安月君一愣,眸光一闪,“也不是很有钱,只不过养得起娘子。”   叶溪倩眉开眼笑,乐呵呵地说:“那就行了,我们快走吧。”随即拉着就要走。   “娘子,去哪?”   “你刚刚叫我什么?”叶溪倩笑眯眯地问。   “娘子呀。”安月君乖乖地回答。   “那相公是不是要养娘子呢?”叶溪倩好似骗小孩般说,随后想拍拍他的头,但是手伸到一半却停住了,丫长这么高干嘛?   安月君点点头。   “那还不带路!”   安月君拉着她的手离开,暗自呵呵一笑,随即看着他们相握的手,眼里流光溢彩,太阳光下,绝美的脸蛋上扬起一抹惊为天人的笑,魅惑至极,轻声说:“娘子,你注定是我的,逃不掉。”   走在路上,叶溪倩突然问:“喂,你叫什么?”   安月君抿着小嘴不理她,一副生气的模样,看他模样也大概有一米八几的样子,这样的举动未有任何恶心之感,反而让人有些心疼。   “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生起气来了呢?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没想到男人心更是难以捉摸。   “夫君。”安月君闷闷地说了一句。   叶溪倩先是一愣,随即会意过来,“扑哧”一笑,一边笑一边说:“这有什么好计较的。”   安月君竟生气地放开她的手,独自一人走了。   看着长期饭票走了,叶溪倩只能追上去,说:“夫君,这下总好了吧。”说完翻了翻白眼。   安月君满意的点点头,说:“安月君。”   叶溪倩只能好笑地摇摇头,真是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约莫走了一个小时,叶溪倩仍未见有出路的迹象,便拍拍地手臂,笑眯眯地问:“小君君,这树林有多大?为何走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走出去?”   安月君一听她的称呼,眼底闪过一丝满足,随即眨着大眼,不住地看着她,有些委屈地说:“娘子,你不想跟我一起走吗?”   “怎么,怎么会呢,我们继续走吧。”叶溪倩怕他丢下她,忙说道。这厮说变就变,她完全跟不上他的思维,哎,她是不是老了?   大概又走了一个小时,叶溪倩实在有些受不了了,便推了推走在前面的安月君,说:“到底还有多久会到?”   一片寂静……   叶溪倩有些奇怪,跑到他跟前,握住袖子,问:“相公,怎么不说话了?”   安月君一双邪魅的眼透着无辜,直直地看着她,小心翼翼赔笑着,说:“娘子,走的累不累,要不要休息?”   叶溪倩看了眼周围,皱了皱眉,说:“还是不要了吧,这里也没个休息的地儿,还是出去了再说吧。”   安月君看着她一脸坚决的样子,轻声地说:“娘子,我看你也累了,还是休息下吧。”   说完也没等她反应,立即跑到前面的那棵树下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衣服铺在了地上,看得叶溪倩直皱眉,眼里心疼的啊,这么好的衣服就直接给毁了。安月君朝她挥挥手,笑嘻嘻地叫:“娘子,娘子,快来这。”   叶溪倩跑过去,也没说声谢,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卷一 外面篇:第二章 竟被偷袭了!]   安月君殷勤地坐到她旁边,笑眯眯地说:“娘子,累不累?要不要相公帮你捏捏腿?”   叶溪倩伸出两条腿,一脸期待地说:“好啊。”   安月君妖魅勾魂的双眼闪过一抹邪恶,脸上却仍是一派纯真,嫣红的小嘴儿上还残留点点唾沫星子,格外吸引人。   叶溪倩看了看吞咽了口水,小声嘀咕道:“这家伙好还真够吸引人的。看来他做我的相公还真是不亏,可得好好保住这张长期饭票啊。”   叶溪倩的小声嘀咕一字不差的全入了安月君的耳中,他脸上的笑容更为灿烂,语气柔的几乎能滴出水来,撒娇地说:“娘子。。娘子。。。娘子。。。。”   “怎么了?”   “娘子,你的衣裳好奇怪哦,我怎么没见过?”安月君正揉着她的小腿的手,顺便摸了摸她的牛仔裤,疑惑地问。   “啪!”叶溪倩一使力拍了上去,骂道:“你个色胚子!摸哪呢?”   安月君赶紧收回自己的手,边揉边邪魅的眼里充满委屈,说:“娘子,我帮你捏腿呀。”   “屁,帮我捏腿会摸到里面吗?”叶溪倩讽刺地说。   “娘子,我没摸你的屁屁啦。”安月君小声地说,“虽然很想。”   叶溪倩眼一眯,眼露凶光,恶狠狠地说:“你说什么?”   安月君拼命地摇头,嘴里直喊着:“娘子。。。娘子,我没说什么,你听错了。”   “真的吗?”叶溪倩怀疑地看着他,脸上摆明写着两个大字,不信!   安月君点头如捣蒜,邪魅的眼里勾起一抹笑意,抬头之际,却是满眼的纯真,说:“娘子,你一定要信我。”   “好了好了,信你就是了。”叶溪倩看了看天,站起身,转头看向他,说:“天快黑了,快赶路吧。”   安月君看了眼她,小心翼翼地说:“娘子。”   “干啥?”   叶溪倩直直地盯着他,看得安月君心里一上一下,随后开口:“你是不是有事想跟我说?”   安月君想了片刻之后,说:“娘子,你知道出路在哪么?”   叶溪倩一听惊呆了,片刻反应过来,“砰”直接给了安月君一拳,嘴里地咒骂道:“妈的,你不认识路,你还让我走这么久,是不是存心的?”   安月君一边逃一边求饶:“娘子饶命,娘子饶命。”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很轻,却让人感觉很幸福。   追着追着,安月君突然停了下来,目露警戒,扫了一下周围,语气冰冷地说:“出来。”   叶溪倩觉得很奇怪,看着突然变冷的安月君心里打了一个寒颤。这语气,听着好可怕,会不会是错觉呢?   她疑惑的走到他面前问:“安月君,怎么了?”   安月君没回答,只是将她护在身后,继续冷声说:“出来,不要让我失去耐心。”   话刚完,瞬间,树林的四周便出现很多个黑衣男子,其中的一个男子看着安月君狠狠的说:“冷面玉君,今日是你的死期!”   听得叶溪倩在后面直叹气,为什么有人追杀他,她也得跟着倒霉?虽说长期饭票很重要,但她的小命更重要啊。看来走出这鬼地方,她就要跟他分道扬镳。   此刻,安月君的脸上虽平静无波,但叶溪倩却可以从他周身感觉到浓浓的杀气。   他轻轻一笑,这笑却充满狂傲,随后说:“就凭你们?”   这句话成功激怒了眼前这群黑衣人,叶溪倩心里已在哀嚎,这家伙怎么就会在老虎头上拔毛,找死,他这么想死也别拖着她呀。   其中一个黑衣人气恼的说:“冷面玉君,接招。”说完,剑便直直朝他刺了过去,安月君却是拉着她轻轻一闪,便轻而易举地躲避了他的袭击,又紧随着打了几招,却仍未见有何效果。   黑衣人见袭击未成,有些恼羞成怒,对着其余人说:“大家一起上。”   叶溪倩看着这么多人,一着急,未经大脑,话就蹦出来了:“慢着,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话一出口就立即后悔不已,天啊,她怎么这么笨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看来今天她是难逃一死了。   “只要杀了冷面玉君,我们不当好汉又如何?”其中一个黑衣人开口说。   安月君一听她的话,周身的杀气全化成暖暖地气息,他眼里尽是满足,美滋滋地说:“娘子,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叶溪倩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这家伙也太会自作多情了吧,没好气地说:“别自作多情了,我是为我自己担心。”   “娘子?”黑衣人反问一句。   只是语音未落,他却已是尸首分家,头颅滚了几步路便停了下来,其余黑衣人惊恐地看着安月君,他太恐怖了,还未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一人便已死。   安月君冷冷地说:“娘子也是你们叫的么?”眼里的杀气已欲渐浓重。   叶溪倩偷偷瞄了眼安月君,眼使劲眨了眨,她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刚刚他的眼睛怎么紫色了?再看时却已经恢复正常了。   忽然想到,他刚刚轻而易举地便解决了一个人,看来他的武功很高了。一想到这,便扯开大大的笑容,谄媚地对他说:“夫君?”声音娇柔得连叶溪倩都想吐了。   安月君转头一双眼笑得弯弯的,嘴角儿也微微上扬,问:“娘子,什么事?”   叶溪倩继续说:“夫君,我就靠你了。”   安月君点点头,开心地说:“娘子,放心吧。”   叶溪倩还在思考时,却见安月君已经拉着她的手,要向前走。她顿时清醒过来,看着地上的人,瞪大了眼睛,脑中一片空白!这,这什么情况?为何才前后几秒钟,已经都是断手断脚了?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安月君得意洋洋地把脸凑到她面前,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她,说:“娘子,夫君我是不是很厉害?”然而,握住她的手却紧了紧,眼底闪过一丝紧张。她会怕吗?怕他杀人如麻,手段残忍,怕他是妖孽,竟长了……一想她令他心悸不已的美眸里尽是骇异地看着他,再也不让他接近,心里就是一阵刺痛。   叶溪倩却是一言不发地皱眉沉思着。 [卷一 外面篇:第三章 到市集了]   安月君眸色加深,嘴紧紧地抿住,心一紧,他最害怕的事要发生了么?他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是若是她,他不能接受。心,在不停地下沉,只能无意识地叫着:“娘子,娘子,娘子……”   许久之后,叶溪倩突然抬头看着他,充满希冀地问:“夫君,你的眼睛是不是会变成紫色?”   安月君喉咙紧了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听到叶溪倩喃喃自语:“难道刚刚只是错觉么?好漂亮的眼睛。”   安月君愣愣地看着她,漂亮?难道不是诡异,不是妖孽么?他,有点傻了,心底却涌上一股淡淡的喜悦。   “夫君,你武功是不是很厉害?”叶溪倩继续问,眼睛睁得大大的,充满了讨好和算计的意味,不让人觉得讨厌,反而更添几分可爱。   “恩,算是吧。”安月君含含糊糊地回答,他忽然一把拉住叶溪倩的手,直直往前走。   叶溪倩愣了愣,随后嘟囔着嘴,不停地抱怨:“小气,我只是想学武功而已。”   安月君听到她的抱怨,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   走了片刻之后,安月君突然转过头,可怜无辜地看着她,小声地说:“娘子,我不认识路。”   “砰!”   叶溪倩一拳打了上去,嘴里不停地骂:“原来是个路痴,这是你让我腿酸的代价!”   安月君邪魅的眼盯着她,眼里盈满了委屈,轻轻地说:“娘子,你好凶。”   “还有更凶的,要不要试试?”叶溪倩眉轻轻挑了挑,轻轻地说。叹了口气,说:“现在该怎么办?天都快黑了。”   “啊。”叶溪倩惊叫了一声,却发现自己已在半空中飞驰,安月君紧紧地搂着她,他在风中飞扬,另有一种妖艳的美。   没过多久,便出了树林,安月君轻轻地将她放了下来,俊美的脸蛋儿满是想要讨赏,他眨了眨眼,说:“娘子,我们出来了,有没有奖赏?”   叶溪倩眯了眯眼,笑了笑,好声好气地问:“你要什么奖赏?”   安月君嘟着嘴俯下身凑近她,撒娇道:“娘子,我要亲亲。”   叶溪倩点了点头,轻柔地说:“好,闭上眼。”   安月君听话地乖乖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微微地煽了煽,嫣红的小嘴儿凑得老高老高的,叶溪倩偷偷地笑了笑,随即用手心轻轻地贴上他的唇。   安月君得意洋洋地睁开眼,先是一愣,随后手抚上她的唇瓣,不满地说:“娘子,我要这样的亲亲。”   “砰!”   叶溪倩又是一拳上去,骂道:“你做梦吧,我才不要初吻在这块破地方没了。”   不在这块地方?而不是不给他?安月君听出她话中的含义,眼睛闪过一丝笑意。   “走吧,走吧,我都快饿死了。”叶溪倩摸了摸肚子,跨步往前走。   安月君立即跑到她旁边,拉住她的手,笑眯眯地说:“娘子,我们……”   叶溪倩不耐地皱了皱眉,恶狠狠地说:“你给我闭嘴!”   没过多久,便走到了市集上,刚踏入城门,叶溪倩便眼睛睁着大大地,惊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兴奋地说:“好热闹,真和电视上的一样。”   安月君邪魅的眼看了看她,闪过一丝诡异,随后问:“娘子,电视是什么?”   叶溪倩一愣,随后支支吾吾地说:“额,说了反正你也不懂。”总不能跟他说她是千年之后的人吧,这一切也未免太过荒唐了,还是不说为好。   走在大街上,众人都看着他们,眼神有些怪异,仿若奇珍异兽般,叶溪倩看了看安月君,不悦的嘟囔:“都是你长得太祸国殃民了,一路上我都看到好多女子对你倾心了。”   安月君闻到她话中的酸味,妖魅地笑了笑,眨了眨眼,调皮地说:“娘子是不是也对我倾心了?”   “你做梦去吧。”叶溪倩头一偏,看向别处,见很多人眼神怪异地看向这,四处了望了望,疑惑地问:“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他们都这样看着我。”   安月君忍住笑意,对她说:“娘子,我们得去买件衣服。”   叶溪倩仔细打量了他,傻傻地说:“你穿的很好。”   安月君好笑地指了指她,叶溪倩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脸一红,问:“衣服店在哪?我要马上进去。”天啊,她还穿着格子衬衫,紧身牛仔裤,这下终于明白为啥他们都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她了,好丢脸啊。   安月君指了指前面不远处,说:“娘子,就……”   话没完,只见叶溪倩直接往前跑去了,安月君好笑地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卷一 外面篇:第四章 去布衣店] “姑娘,要挑选什么料子的衣服?”布衣店的店小二殷勤地说。   “恩,让我挑选看看。”叶溪倩无意识的点点头,眼早已被那些漂亮的布料给吸引住了,正想上前摸摸看,却发现有人搂着她的腰,她回过头眯起眼,不悦地说:“安月君,你想干嘛?”   安月君眼底闪过一丝奸邪,自动无视她的话,对着店小二骄傲地介绍:“这是我娘子噢,漂亮吧。”得意洋洋的神情仿若得到了全世界般满足,可爱又诱人。   店小二先是一愣,随后立即点头哈腰,说:“是,是,贵夫人的确是很漂亮。”   叶溪倩被说得脸红彤彤的,只能瞪着安月君小人得志的模样,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说:“安月君,放……手!”   安月君好看的眸中满是委屈,直直地看着她,搂住她腰的手紧了紧,头一偏,扁着嘴赌气地说:“不放,不放,就是不放。”娘子,一辈子都不放。   叶溪倩眯起眼,踮起脚尖,在他耳畔轻轻说了几句话。安月君眼倏地一亮,咧开嘴,一脸兴奋,笑呵呵地说:“娘子,是真的?”   见叶溪倩没好气的点点头,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手,说:“娘子,不可以耍赖噢。”   “知道了,知道了。”叶溪倩走到布前,边看嘴里还不停地抱怨:“这家伙真是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叶溪倩摸了摸白色的布,转头娇滴滴地对安月君说:“夫君,这块布料我好喜欢。”   安月君点点头,朝一旁愣在那的店小二吼道:“还愣在那干什么?我家娘子说喜欢,还不快去拿下来给她。”眼底闪过一丝冷意,让店小二有些心惊。他,绝非简单人物。   “是是。”店小二忙上前拿下来说,“夫人好眼光,这是有名的雪缎,丝质光滑,全国也只有十几匹,夫人要拿一匹么?”   叶溪倩还未说话,安月君抢在前头,说:“当然要,现在就帮她做些衣裳吧。”   “是,请等下。”店小二走了进去。   一会儿,一个稍有些年纪的男子走了出来,手上拿着量尺走到他们面前,说:“夫人,请到内堂,让小的为您制衣。”   叶溪倩点了点,走了进去,店小二对安月君说:“公子,请您坐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271117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