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部长[1].txt
预览字体调节
组织部长- 大木 第1节:他到底是谁(1)   第一章 他到底是谁   一   新任西臾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贾士贞不知去向已经五天,这让市委组织部的几位副部长急得像猴子要上树,开始两天只是到处打电话,不敢到处张扬,可万一新部长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们可是有无法推脱的责任。然而能打的电话都打了,就是不见他的踪影。   不知为什么,常务副部长高兴明的心里总是有些恓惶和不安。其实贾士贞也不是三岁孩子,他一定是有他自己的人生行为准则的。到底为什么如此担心和不安,高兴明并不完全是为了贾部长的个人安危。隐隐地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在啃噬着他的心。这么多年来,他觉得自己在事业上一直是很顺畅的,很少出现这种沮丧而不安的急躁情绪。可是这几日里,他夜不能安寝,白天在办公室里也坐立不安,有时甚至对着电话发愣。如果电话突然响起来了,他甚至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会受到惊吓。过去部长也常常十天半个月不在部里,高兴明才特别显示出领导者的才干,干什么事都是那么果断和得心应手。然而贾部长只不过才到任几天,他就出现这样反常的心理,他对自己的心态感到太不可思议了。自然界有些东西太神奇了,他不知道自然界这种现象对他预示着什么。   正在这时,市委书记常友连又打电话过来,问贾部长有没有消息,高兴明支吾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所以然来。常书记更加觉得奇怪了,一个市委组织部长上任以后一直不和市委书记联系,而且不知去向这么多天,这不仅仅是工作上的关系问题,而且关系到贾士贞同志的安全问题,常友连越想越不放心,决定再次给贾士贞打电话。可是拨了一次又一次,贾士贞的手机总是关机。   贾士贞刚打开手机,准备打个电话,手机突然就惊叫起来,好像这么多天来一直憋着,这一响,几乎把他的耳朵震聋。他反复看了看这个陌生的号码,本来不准备接这个陌生的电话,可是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这个号码有点特别,犹豫再三,还是接通了这个电话。   “喂……”   “喂……是贾部长吗?”贾士贞听出来了,这是市委书记常友连的声音。   贾士贞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故意关着手机,就在这开机的一刹那,怎么常书记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呢,正当他考虑如何来搪塞常书记时,电话里又传来了常书记的声音:“我说士贞啊,你变什么魔术呀!怎么一上任就消失了?是不是被绑架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显然常友连是不高兴的,这口气带着批评加责备,没等贾士贞说话,他又说,“你现在在哪儿?怎么连组织部也没有一个人知道你去哪里呢?万一出什么意外,你让我怎么向省委、向省委组织部交代呢!”   “常书记,”贾士贞轻松地笑了笑说,“没那么严重吧,我不告而别,是我的组织纪律性不强,我向市委常委检讨,常书记,您放心吧,我很快就回去。”   “你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常友连口气严肃地问。   “噢,常书记,我正在回市区的路上,你不必担心,回去以后我马上向你汇报,好吗?”   贾士贞向常友连说了假话,他并没有在回市区的路上,也没有马上回市里。   早春的夜晚依然像冬天那样寒冷,贾士贞裹着被子,半躺在床头,此时,整个世界都似乎处在静谧而安详之中。这几天,他远离省城那喧嚣的大城市,来到这偏僻的农村,突然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白天他四处暗访,晚上躺在小旅社的床上,沉浸在深沉的思索当中。从省委组织部来到西臾市委组织部,从干部处长变成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职务和权力,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省委组织部八年,是他人生翻天覆地巨变的八年,他了解组织部门的责任,了解组织部门的权力和作用。他更知道作为组织部门领导,身上肩负的重担和责任。自从省委组织部宣布他任西臾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之后,他的头脑里就一直在考虑该如何当好这个组织部长。他看看表,已经过了深夜十二点,但他仍然没有一点睡意,于是点了一支烟,突然间,他觉得自己的行动是不是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符合自己这个市委组织部长的身份,调研不是调研,微服私访不是微服私访。他此刻的心情倒有点像高中毕业时那样,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和神奇般的幻想。   突然,房门开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三个大汉闯进屋,贾士贞合上手里的书本,看看这三个人,他没有说话,但是目光里让人感到他的沉着、镇静。   “走,跟我们走一趟。”瘦高个子青年说,口气并不怎么生硬。   贾士贞笑笑,慢慢地欠了欠身子,说:“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哪!” 第2节:他到底是谁(2)   另一个五短三粗,留着小分头的男子说:“去了就知道了,我们侯书记请你。”没等贾士贞说话,他又说,“我们镇党委书记,你不知道?侯永文,马上要当县长了!”   侯永文?马上要当县长了!这人一提醒,贾士贞似乎想起点什么来了。他上任第二天上午,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高兴明给他一批名单,说是已经市委组织部考察过,准备提拔的干部名单,其中就有下臾县桃花镇党委书记侯永文,这个侯永文正是准备提拔为下臾县副县长的重要人物。贾士贞来不及考虑其他事情,在这一瞬间,他的思维极度活跃了起来,难道这个侯永文是孙悟空?知道他是新上任的市委组织部长!他越发感到奇怪,若真是这样,他在这个世界上恐怕连屁都不敢放了,那么这世界真的太可怕了,难道高科技时代真的先进到如此程度?他的这次行动除了他自己,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贾士贞怎么也不明白是自己哪一个环节上泄了密。可他又想,既然侯书记有请,不如趁此机会见一见,会一会这个侯书记,看看这位手握重权的镇党委书记何许人也。于是穿衣下床,跟着三个陌生汉子出了旅社。   农村的夜寂静而荒凉,贾士贞自幼生长在城里,对这种农村生活感到几分寂寞而害怕。这次出行,他不知道是一时冲动,还是其他什么目的,他并没有多想,按照以往的惯例,新任组织部长到任后,一边熟悉情况,一边工作,对于干部问题,尤其是市委主要领导授意和交办的事,已经组织部考察过的人选,自己并不熟悉这些人,那就尊重原部长和部务会意见,例行公事吧。然而,当高兴明把那些名单交给他后,他突然觉得,他现在已经不是省委组织部的机关干部处长了,现在他是一个六百多万人口的市委组织部长,一言九鼎,大权在握。当时他细细地看了看那些陌生的名单,随口问:“高副部长,这些名单是怎么来的?”   高兴明说:“主要是常书记的意见,也有一些是县、区委领导的意见。原来的王部长经过反复酝酿,经过组织部两个干部科全面考察拟定的。王部长调走了,这批干部没有来得及提交市委常委会研究,算是遗留问题吧!”   贾士贞说:“行,我看看,先熟悉一下情况,我刚到任,慢慢来吧!”贾士贞一边说一边翻着这批名单,高兴明说:“贾部长,生活上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随时和我说,我已经交代办公室辛主任了,让他多关心你。贾部长,那你先忙着吧,有事找我。”   “好。”贾士贞抬起头,“高副部长,我们都是熟人了,你也就别客气了,我年纪轻,又是初来乍到,你在西臾市,在市委机关德高望重,多帮助我啊!”   “贾部长,你是领导,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啊!”   “客气什么,以后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贾士贞看看已经走到门口的高兴明,快步走上前,下意识地和高兴明握了一下手,这让高兴明有点感到意外,毕竟他们都已经是市委组织部的正副部长了,哪里还要送,还要握手呢。   贾士贞回到座位上,随手拿起内线电话,让干部科长把这批干部的考察材料送过来。   贾士贞看着这些考察材料,居然如此认真,如此投入。对于他来说,他从借调进省委组织部,除了中途调到研究室一年,就一直在机关干部处和市县干部处工作,考察干部,写考察材料,一干就是八年,不是专家也是内行。组织部选拔、考察干部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程序,对于他来说,早已烂熟于心了。看着这些考察材料,他很快就感觉到了什么。渐渐地发现,所有人的材料成绩和优点都写得非常出色,洋洋三四千字,让人觉得这批干部提拔得太晚了,官也太小了,缺点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有的看似缺点,实质是难得的优点,比如有的缺点是“该同志工作起来连身体都不顾,弄得老婆孩子意见纷纷”。照这样的考察材料,西臾的干部何止是提拔副县、正县级,少说也应该提拔到部省级、副总理什么的。他还发现在这批待提拔的干部当中,下臾县的乡镇党委书记、部委办局正职那么多,再留心一算,居然占全市提拔对象的百分之三十六之多。顿时,他的头脑跳出一个问号。   当天下午,贾士贞一边开会,一边想着这批干部的事,直到后半夜,他突然产生去下臾的念头,这个决定他当然不能和任何人说。不管对组织部谁说了,别人会怎么想,不说他是“文化大革命”怀疑一切的流毒,也怀疑他得了精神病。但是,不知为什么,他还是于第二天一早,鬼使神差地,悄悄地离开市区,去了下臾县。   一阵纷繁思绪过后,贾士贞不知到了什么地方,突然问:“侯书记到底找我干什么?” 第3节:他到底是谁(3)   “走,到那就知道了。”瘦高个子说。   贾士贞说:“我们不认识,又没有什么瓜葛,这深更半夜的,莫非……”   “别鸡巴啰唆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那个小分头说。这人不仅嘴里不干净,而且态度也变了。贾士贞忽然觉得刚才自己的那种想法有点可笑,那个侯永文绝对没有什么魔术妖法,也没有什么特异功能,当然不可能知道他是市委组织部长,心里产生一种不祥的猜测。   他们来到一个院落,在黑暗的夜色中,贾士贞感觉这不是镇政府,因为白天他曾经在桃花镇政府门前走过好几次,桃花镇政府非常气派。再一看院门上方亮着昏黄而迷离的灯光,一时判断不清是什么地方,穿过狭窄的过道,贾士贞被带进一间屋子里,室内摆着两张办公桌,地上杂乱无章,贾士贞正在犹疑时,进来一个穿公安制服的中年男子,这时贾士贞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被带到派出所来了。他猜想,这些人一定把他当做坏人“请”来了。   穿公安服的人没有说话,目光在贾士贞身上停留了半天,随后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又跟在一个穿夹克衫的男人后面进来了。   室内的仨人一起叫了声:“侯书记!”   贾士贞一看,这个侯书记人高马大,秃头顶,看上去大约四十五岁上下,他一边盯着贾士贞看一边坐到正中办公桌旁边的椅子上,却始终没有说话。   贾士贞自幼生活在乌城机关,从小没见过乡镇党委书记这样的官,还是借调到省委组织部之后,那年到县里考察干部,到乡镇去过,算是见过几个乡镇党委书记,可是那时他撑着省委组织部那把大红伞,又戴着省委组织部上级领导居高临下的帽子,威风凛凛下来的,那些乡镇党委书记见到他如同老鼠见了猫。那时他虽然只有三十出点头,那些书记大都大他十来岁,可都有点像孙子见了爷爷似的。然而此刻的镇党委书记侯永文现了原形。坐在椅子上,有点像霸山为王的山寨主,狂妄而不可一世。贾士贞瞥一眼侯永文,只见他派头十足,轻轻地摇晃着身子,右手慢慢地敲着椅子的扶手,有点故弄玄虚,装腔作势的样子。穿公安服的男子递给他一支中华香烟,一旁的瘦高个子早已打着了打火机,侯永文跷着二郎腿,深深吸了一口烟。贾士贞在省委组织部见过的大官太多了, 省委书记侯向、 谭玉明, 省委组织部长郭浩、 钱国渠, 那才像官。看看侯永文, 他有点想笑, 难道乡镇党委书记都这样吗?山中无老虎。   二   “你是干什么的?从哪儿来?”侯永文一说话,露出满嘴破碎的黑牙齿。   贾士贞笑了笑,想找地方坐下来,可室内没有任何可坐的地方。他背着双手,走到侯永文面前,说:“怎么,侯书记怀疑我?”他把双手按在桌子上,接着说,“书记大人看我像什么人?”   “侯书记问你话呢?谁跟你嬉皮笑脸的!”穿公安服的人凶起来了。   贾士贞转过脸看着这个皮肤黑得近似非洲人的公安,贾士贞忽然想,难道这人是黑人,至少说长期从事挖煤工作,是近墨者黑的缘故吧!   “黄所长和你说话呢!”瘦子说。   噢,原来是派出所所长,贾士贞再次上下打量着这个黄所长。平心而论,他活了三十八年,从未见过如此黑皮肤的人,除非是黑种人。   “说,从哪儿来,干什么的?”侯永文脸上布满了杀气。   “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多年,中国人不仅在自己的国土上可以随意行走,只要不违法,还可以到世界各地走一走,看一看。我难道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侯书记了吗?”贾士贞差点笑了起来。   侯永文敲了敲桌子,大声说:“在桃花镇这块地皮上我说了算,国有国法,乡有乡规,你在我的眼皮底下干了什么你自己知道,快说,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倒要看看我到底触犯了你们哪条乡规?”贾士贞严肃起来了,“我什么也没干,白天吃饭付钱,晚上睡觉住旅社,和你们毫不相干,我真的不明白了,你们明明是在鸡蛋里挑骨头嘛!”   “怎么说话呢?”黄所长点着贾士贞的额头说,“你还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吧!”   贾士贞说:“知道,是下臾县桃花镇派出所吧!”贾士贞目光紧逼黄所长,“总之属于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吧!”   “告诉你,你在县城里几天了,我早听说了,你跑到乡下来,我们这是第几个地方,你都干了些什么?”   “没干什么,应该说我是在做社会学调查,社会学懂吗?”贾士   贞说。   “什么他妈的狗屁社会调查,我怀疑你在干见不得人的勾当!拿介绍信来,有介绍信吗?”侯永文从椅子上站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地骂起来。 第4节:他到底是谁(4)   “我说你一个堂堂的共产党的镇党委书记,说话能不能文明一点,是不是该注意打扫卫生啊?”贾士贞调侃道。   “我这农村官,就这个水平,怎么说也是群居一方,大权在握,我手里至少也有六万多人口,你说我的官有多大?难道不比你这个盲流强吗?你倒教训起我来了,我不卫生,恐怕你这辈子也当不上我这么大的官!”   “当然,”贾士贞冷笑起来了,“我知道,你还要升官呢!你真是官运亨通呀!我哪里能和你相比,看,你现在多威风呀!”   侯永文招招手,瘦高个子递给他一个笔记本子,贾士贞一看,那是他此行带出来的一个软面抄,当然他知道那上面有他几天来记下的所见所闻。这帮家伙居然擅自拿了他的东西,他们把他从旅社抓到这里不算,还抄走他的私人物品。贾士贞的怒火一下子冲上头顶,但他立即又忍住了。他觉得这是一场多么难得的好戏!看看他们怎么演下去。   “这是什么?”侯永文把笔记本狠狠地扔在桌子上,“你居然跑到我的眼皮底下,搜集县委领导,还有不少局长、书记的黑材料,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说过了,社会学,搞社会调查!”贾士贞心里窝着一肚子的气,于是想到市委组织部的那些考察材料都是怎么来的,现在组织部考察干部的那几页考察材料都胡说八道些什么?现行的干部管理制度再不改革已经实在不行了。这样的人居然当上六万多人口的镇党委书记,还要提拔当副县长,如果不是他亲眼所睹,不是他亲身经历,也许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样的镇党委书记即将成为一百三十多万人口的大县的副县长。提拔一个干部,凭那几页考察材料,组织部,市委常委怎么了解一个干部呢!又有多少组织部门一年又一年,就是按照传统的由领导提名,组织部门考察,写成考察材料,经过组织部的讨论,提交市委常委研究,提名为副县长,县长,还要经过人代会的代表选举,而产生的副县长,县长呢!这些人大代表们哪里知道这样的人心里在想些什么,这样的人又在干些什么?而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的部长们又哪里知道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86156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