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密码.txt
预览字体调节
致命的密码   奥古斯都·S.F.X.凡杜森教授,又名思考机器,第三次读着眼前的一封信。信纸在桌上展开,他的眼睛眯成一线,从厚厚的镜片后望出来。那个把信拿给他的年轻女孩,伊丽莎白·德文小姐,耐心地坐在思考机器家中小接待室的沙发上等着。她天蓝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紧盯着眼前这位能帮她解决天大难题的科学家。   信上写着: To those Concerned Tired of it all I seek the end, and am content. Ambition now is dead; the grave yawns greedily at my feet, and with the labor of my own hands lost I greet death of my own will, by my own act. To my son I leave all, and you who maligned me, you who discouraged me, you may read this and know I punish you thus. It's for him, my son, to forgive. I dared in life and dare dead your everlasting anger, not alone that you didn't speak but that you cherished secret, and my ears are locked forever against you. My vault is my resting place. On the brightest and dearest page of life I wrote (7) my love for him. Family ties, binding as the Bible itself, bade me give all to my son. Good-bye. I die. POMEROY STOCKTON① "德文小姐,你是怎么拿到这封信的?"思考机器问,"告诉我全部经过,一个字都别遗漏。" 科学家坐回他的大椅子,长着一头黄发的大脑袋舒适地倚在靠垫上,十只细长的手指指尖相触,对他面前访客的美貌视若无睹。这位举世闻名的思考机器在科学界享有盛誉,同时他对离奇的案件也有着特殊的兴趣。也许对他来说,集中精力将线索连缀在一起解 ①译文如下: 敬启者:我身心俱疲,寻求解脱,心甘情愿。如今我雄心已灭,脚下的坟墓已张开血盆大口,而我凭借迷途的双手,以自己的意志和行动向死亡致意。我将一切皆留予爱子。那些曾经恶意诋毁我、打击我的人啊,看了这封信便可知我借此惩罚你们。至于原谅你们与否,就让爱子去决定吧。我向来无所惧,尤其不把你们无止境的愤怒放在眼里,你们非但不说出秘密,还珍惜秘密。那我就把双耳永远掩上来反抗你们。墓地将是我的安息之地。我在此生最闪耀也最挚爱的一页写下(7)我对他的爱。亲情的约束力一如《圣经》,敦促我将一切留给我儿。再会。我走了。   波默罗伊·斯托克顿 开谜题,是一种休息放松的好方法。   德文小姐声音柔和,叙述时还偶尔穿插着啜泣声。她的脸色发红,戴着精致手套的玉手攥起拳头,又松开。   "我的父亲,正确地说,应该说是我的养父,波默罗伊·斯托克顿先生,是一位发明家。"她说,"我们住在多彻斯特的一座古宅里。我从幼年时期就住在那里了。当我五六岁时,斯托克顿先生从一家孤儿院里收养了我,他待我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因此他的去世,对我来说实在是沉重的打击。   "斯托克顿先生是位鳏夫,他只有一个亲生骨肉,就是儿子约翰·斯托克顿,现年三十一岁。就我所知,他是个品行高洁、笃信宗教的人。他是一家大皮革公司--达顿与斯托克顿公司的合伙人,只是资历尚浅。我猜他大概很有钱,经常捐款给慈善机构。他也是一家主日学校①的现任校长。   "我的养父波默罗伊·斯托克顿先生非常疼爱他的儿子,可是有时候从他的态度来看,几乎是有点害怕他儿子。我的养父在屋后的一个角落布置了一个小房间,里面有熔炉、铸模,还有其他好多我不知道有什么用途的器具。他把房门关起来,整天都躲在里面工作。过分辛劳的工作使他变得烦躁易怒。" "我知道他在做什么。"思考机器说,"他在研究制造硬铜的方法,一种在古埃及时期就遗失了的秘方。我早就仰慕斯托克顿先生的大名了。请继续说。" 德文小姐继续说:"不管他在研究什么,他可是对这件事严守秘密,不准任何人进入他的工作室,我顶多只是偶尔才能瞥见里面的 ①指星期日对儿童进行宗教教育的学校。   东西。他对儿子的态度也是一样,不知道有多少次,我看到他们在房门口争吵,他总是把儿子轰走。   "约六七个月前,斯托克顿先生开始生病了。当时他把自己的工作室用两道锁锁好,回到二楼的卧室去。他一个人在卧室待了两个星期。他的卧室和我的卧室相邻,至少有两次,我听到儿子和父亲大声讲话,似乎在争吵。两个星期后,斯托克顿先生回到小房间工作,不久之后,本来住在家中的儿子在毕肯街租了一栋房子,将自己的东西全部从家中搬了出去。   "从那之后,一直到上星期一为止,我从未在家中见过他儿子。今天是星期四了。星期一那天,父亲照常在小房间里工作。早些时候他曾对我说过,他的研究工作已经全部完成了,他预期他的研究成果会让他得到一大笔财富。星期一下午约五点钟时,他儿子回到家里,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儿子什么时候又出门了。我可以确定的是,父亲并没有在正常时间,也就是傍晚六点半时,来吃晚餐。我以为他还在小房间里工作,没有时间出来用餐。这种事以前也常发生。   " 女孩说到这儿,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正在与内心某处难以名状的悲痛挣扎似的。   "第二天早上呢?"思考机器柔声问。   "第二天早上,"女孩继续说,"父亲被发现死在他的工作间里。我们先去敲门,敲了好多次都没人回答,所以管家蒙哥马利就破门闯入,这才发现父亲死了。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无法确定他是怎么死的。地板上有个我认为是装了氢氰酸的小瓶子摔碎了,就在他的椅子旁边。看起来好像是他坐在椅子上,服下毒药后立刻死去似的。   "我马上打电话给他儿子约翰·斯托克顿,叫他回家来。你现在看的信就放在我父亲身上的口袋里。约翰·斯托克顿先生看到信的时候好像非常恼怒,打算将信撕毁。我劝他把信交给我,因为我有一种预感,觉得整件事有些不对劲。父亲常常跟我讨论将来的事,诸如他想要做什么、或者他对我的安排等等。也许根本没什么不对劲,信中所写的也可能正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希望如此,噢,我希望的确如此。可是仔细考虑整件事……" "尸体解剖了吗?"思考机器问。   "没有。约翰·斯托克顿反对任何调查工作。他对我说,他会运用影响力使警方不插手这件事。我父亲下葬时,开具死亡证明的是本顿医生,他是约翰·斯托克顿从大学时代就在一起的朋友。如此一来,任何自杀或其他因素致死的证据就完全被隐瞒住了。   "在葬礼前后,约翰 ·斯托克顿曾两次要求我承诺将这封信藏起来,不然就毁掉。为了避免他的纠缠,我假称已经把信毁了。他这种态度使我更加相信父亲的死很可能不是自杀。我每天从早到晚都在想这件事,最后我决定来找你帮忙,而不是到警察局去。我感觉到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什么黑暗的秘密。如果你能帮忙,我会--" "好了,好了。"思考机器打断她说,"工作间的钥匙在哪儿?在 波默罗伊的口袋里?他的卧室?还是插在门里的锁孔上?""这个我不知道,"德文小姐说,"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斯托克顿先生留下遗嘱了吗?""有,放在他的律师斯隆先生那里。""遗嘱公开过吗?你知道内容是什么吗?""再过几天就会公开了。根据这封信的第二段来判断,我相信他把 全部财产都留给他的儿子了。"思考机器第四次读着信。读完后,他抬起头看着德文小姐。"根据你的了解,你认为这封信是什么意思?"他问。   "就我对斯托克顿先生的了解,以及整个事件发生的经过,"女孩解释道,"我会说这信上所说的意思,正如字面上所写的。从信上第一段来看,好像是说他研究发现的东西被拿走了,可能是被偷了。第二段和第三段,依我看来,是在指责某些亲戚,一位兄弟和两位远房的堂兄弟,这些亲戚老认为他是个怪人,而且毫不客气地当面指责过他。我对家族的事不太清楚。最后一段就如信上所说的,除了……" "除了这个数字'7',"科学家插嘴说,"你认为这个数字是什么意思?"女孩拿过信来,仔细研读了一阵。"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她说,"这个数字好像和信中其他文字一点 儿关联都没有。""德文小姐,你想有没有可能,这个数字是在胁迫写下的?""我想有可能,"女孩很快地说,她的脸色开始发亮,"这正是我所 想的。一开始我就想,这件事背后一定藏着什么恐怖、可怕的秘密。   ""或者,可能波默罗伊·斯托克顿先生根本就没看过这封信,"思 考机器若有所思地说,"这封信可能是伪造的。""伪造!"女孩倒抽一口气,"那么约翰·斯托克顿……""不管是真是假,"思考机器安详地说,"这是一封最不平常的信。   像是诗人写的,用婉转迂回的方式来叙述事情。一位讲求实际的科学家只会把事情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室内静默了好几分钟。女孩坐着,上身前倾倚在桌边,瞪着科学 家那双高深莫测的眼睛。"也许……也许……"她说,"文中有什么密码。""你说得对,"思考机器断然地说,"文中有密码,而且是非常巧妙 的密码。" 2   二十四小时后,思考机器把记者哈钦森·哈奇找来,说有事需要他的协助。哈奇是个谨慎周到、交游广阔的人,总是乐意竭尽所能地协助思考机器。   思考机器先让哈奇读过内含密码的信件后,再将德文小姐所说与此信有关的一切事情对记者讲清楚。   "你觉得这封信内含密码吗?"末了哈奇问。   "它是篇密码文。"思考机器说,"如果德文小姐说的没错,约翰·斯托克顿可能会对这件事守口如瓶。我要你去和他谈一谈,查出他的一切底细。再去查查斯托克顿先生的遗产是怎么分配的,遗嘱是不是将全部财产都留给儿子了。   "还需要你去调查一下约翰·斯托克顿和德文小姐是否有什么过节,如果有的话是什么原因?是不是牵涉到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谁?调查完这些事之后,到多彻斯特老宅去,如果找得到的话,将家 里的《圣经》给我带来。它可能是一本大书。如果找不到,记得立刻打电话通知我。我想德文小姐如果有的话,应该会把书交给你。" 哈奇记下该做的事就离开了。半小时后,他便坐在了约翰·斯托克顿公司的办公室里。斯托克顿先生长着一张长脸,瘦骨嶙峋,打扮得像个神职人员。尽管斯托克顿先生说话声调柔和,态度十分殷勤,哈奇还是不喜欢对方溢于言表的那副自鸣得意的样子。   哈奇的头一个问题就是问他知不知道波默罗伊·斯托克顿是怎么死的。对方的脸马上沉了下来。"我真希望这件事不会引起新闻界的注意。"约翰·斯托克顿避重就轻地说。   "我父亲在促进世界进步上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讨论他的死因只会引发不必要的猜测而已。当然,如果有必要,我还是会提供资料协助警方调查的。不过老实说,我反对这种调查。" "你父亲的遗产值多少钱?"哈奇换了个话题。"大约一百万多一点儿。"对方回答,"他的财产大多是由发明连接 火车的联结器得来的。现在全球各地的铁路都在使用他发明的联结器。   ""在遗嘱中,他的财产是怎么分配的呢?"哈奇问。"我还没看到遗嘱,不过据我了解,几乎所有财产都留给了我, 留给德文小姐的是一份年金和多彻斯特的房子,我父亲一向将她视同 己出。   ""那么你拿到的大概是全部资产的三分之二或四分之三喽?""差不多吧,大约有八十万元左右。""遗嘱现在在哪里?""据我所知,在家庭律师斯隆先生手上。""遗嘱什么时候会公开?" "本来预定今天宣读的,不过律师决定延迟几天再公开。""斯托克顿先生,你父亲显然是自杀、甚至可能是因其他原因而死,你执意要让外界以为是自然死亡,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哈奇追问。约翰·斯托克顿在椅子上坐直身子,眼中露出诧异的表情。他本来一直无意识地互搓着自己的双手,现在他停下来,瞪着记者。"其他原因?"他问,"请问是什么原因?" 哈奇耸耸肩,不过他可以从对方眼中看出质问的意思。"你父亲有没有表露过想要自杀呢?""我从没听说过。"斯托克顿回答,"然而,要是承认他是自杀死的, 却一点儿动机都找不出来。为了避免警方调查,我请朋友开立自然死 亡的证明,如果你认为这样做不对,我也只好认了。""如果只是这么简单,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当然是要避免损及我父亲和家族的名誉啊。可是你说还有其他原 因?你是指有人认为除了自杀或自然因素外,他可能是因其他缘故而死的?" 当他问这个问题时,脸上的表情发生了一种隐约、微妙的变化。他上身前倾,逼向记者,原先薄唇上假装出来的不自然的微笑已经消失无踪。   "德文小姐展示了你父亲死时从他口袋中找到的信件,信上说……"记者正要开始说。"伊丽莎白!德文小姐!"约翰·斯托克顿大叫。他突然站起来,在屋里大步走了几圈,然后在记者面前停下来。"她以她的名誉对我担保,不会将有关那封信的事泄漏出去。"他气急败坏地说。"可是她现在已经将那封信公开了,"哈奇说,"而且她更进一步暗 示你父亲不是自杀的。""她疯了,老兄。疯了!"斯托克顿激动地说,"谁会杀害我父亲?有什么动机呢?" 哈奇唇边露出冷酷的微笑。"你父亲是否正式收养了德文小姐?"他改变话题问道。"是的。""既然如此,撇开其他亲戚不说,你会不会觉得有点奇怪,你父亲 竟然把四分之三的遗产留给已经非常富有的你,而只将一小部分留给身无恒产的德文小姐?""那是我父亲的决定。"接下来是一阵沉默,屋里只有斯托克顿来回踱步的声音。末了, 他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记者。"还有别的事吗?"他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实在很想知道,你和德文小姐之间发生过 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并没有什么不愉快之处,我们只是从未好好相处过。我父亲和我 为了她的事争论过好几次,理由没有必要对你说。""在你父亲死亡的前一天晚上,你和你父亲有过这种争论吗?""我相信我们谈过有关她的事。""当晚你几时离开你父亲的工作室?""大约十点钟。""你从下午就跟你父亲一起待在工作室里,对吗?""是的。""没吃晚餐?""没有。""你怎么会忽略晚餐的事?""我父亲正在对我阐释一件他刚完成的新发明,他让我将这个新发 明拿到市场上去推广销售。""我猜你从未想到他会自杀,或为了任何原因而死吧?""完全没想过。我们正在详细计划将来的事。" 可能是对眼前这个人的外表有偏见吧,哈奇对这次访问的结果不甚满意。虽然斯托克顿似乎是坦白地回答了他的问题,他还是觉得一无所得。他还想再问一个问题。  "在你父亲的老宅里,你是否见过大本的《圣经》?"他问。   "我见过好几次。"斯托克顿说。   "现在还在宅子里吗?"   "据我所知,应该还在。"   访问到此结束,哈奇赶到多彻斯特的老宅去见德文小姐。在那里, 他按照思考机器的指示,提起大本家庭《圣经》的问题。"前些日子我见过那本《圣经》,不过现在不见了。"德文小姐说。"从你父亲死后就不见了?"哈奇问。"对,死后第二天。""想得出是谁拿走的吗?""想不出。除非是……除非是……""约翰·斯托克顿!他为什么要拿呢?"哈奇不经意地说出口。   女孩的手动了一下,好像要说什么似的。过了一会儿,她说:"我不知道。""他也是这么说的,"哈奇的语气有些愤慨,"他认为《圣经》还在此地。"女孩走到记者身边,一只白皙的小手抓住他的衣袖。她抬起头看 着哈奇的眼睛,双眼充满泪水,嘴唇颤抖。"约翰·斯托克顿拿了那本《圣经》。"她说,"他在我父亲出事那 天把书拿走了,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你百分之百确定是他拿的吗?"哈奇问。"我在他的房间里看过那本《圣经》,他把它藏在那里。"女孩 回答。   在科学家家中,哈奇将问到的全部结果向思考机器报告。科学家一声不吭地听着,直到哈奇提起德文小姐知道那本家庭《圣经》是被儿子拿去时,他才插话。   "如果德文小姐和约翰·斯托克顿相处得不好,她为什么要去拜访斯托克顿的新居?"思考机器问。   "我不知道,"哈奇回答,"可能是她认为约翰·斯托克顿一定与她父亲之死有什么关系,她要亲自去调查。那本《圣经》到底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 "可能大有关系。"思考机器神秘地说,"现在我们要做的事,就是落实女孩讲的是不是实话,《圣经》是不是在约翰·斯托克顿的新居。哈奇先生,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很想亲眼看一下那本《圣经》。如果你能带来给我,就太好了;如果你无法带出来,至少要检查一下在第七页上有没有任何用铅笔书写的痕迹。甚至如果可能的话,将那一页撕下、给我带回来。我会好好保存起来,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6215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