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苍天.txt
预览字体调节
  《遥远的苍天》   【日】笹泽左保/著 张锦德/译   1   那个女人,倒在一个很不妥的地方。   说它不妥,并非是指它奇怪,而是说那地方不适合躺下身体的。那个女人,就躺在女士洗手间的地上。   白色的衬衣,外套一件藏青色的背心,一条藏青色的休闲裤,穿着时装鞋,还背着一个小包,小包里装得胀鼓鼓的。   凌乱的长头发散落在地上,下半身不自然地扭曲着。不会是躺在洗手间的地板上睡觉的,当然是尸体。发现尸体的人大吃一惊,差一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哇!”   发现者也是一名女性,还很年轻,长着一张天真无邪的脸,令人觉得她还涉世不深。她在这家会馆后台口的管理办公室里工作,偶尔起身去附近的洗手间小解。   会馆坐落在九州的佐贺市,位于佐贺市内的偏北部,南下通往长崎本线佐贺车站,北侧有长崎公路贯通,回到南边,可以背靠佐贺机场眺望有明海。   会馆与佐贺县综合运动场夹着国道对立而坐。这一带作为市区用地得到开发以后,经过的年份还不长,但丝毫也感觉不到以前偏僻城镇的气氛。   所有的建筑物还留着“新”的残痕。虽然有商店,但不繁华,当然也不是那种房子成片、临街散发着家庭气息的住宅区。从整体上看,好像大多是公共设施、工房和公寓。   也许是因为有碍视野的高层建筑不多的缘故,所以给人一种天空开阔小楼簇拥的印象。坐落在其中的佐贺国际文化会馆的建筑楼就显得气派非凡,一直延伸到马路,院里的树林茂盛,到了开花的季节,这里是一片花的海洋。   占地面积有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9700平方米的会馆就镇坐在中央,简直就像是一座宫殿。登上正面的阶梯,就可以看见能够停放400辆汽车的停车场。   地面四层、地下一层的会馆主建筑,是一个巨大而豪华的大厅。一至三层共拥有1800个席位的大厅,是一个以音乐为主的多功能厅。有着814个席位的中厅,是以演戏为主的多功能厅。   一楼的展示厅可用于供500人参加的招待会、宴会和展示会等各种用途。每一楼层都设有舞台、乐池、练习室、排练室、化妆洗手间等。   大厅的舞台上几乎每天都有各种演出,从演奏会、歌剧、演唱会到演讲、戏剧、相声,丰富多彩。而且,演员全都是来自东京的大腕明星。来这里的观众或听众能够尽情欣赏,满意而归。   这天8月9日,国际文化会馆举办家长玲子的演讲会。光是家长玲子的演讲题目“心病”就让人兴趣倍增,虽然离开讲时间还早,但慕名而来的人已经蜂拥而至。   家长玲子知名度甚高,驰誉全国,是受到日本民众尊敬和信赖的医学专家,原来在生和会医院的心血管外科工作。   大约五年前起,她连续撰写出版了四本专著。虽然都是医学书,但内容通俗易懂,具体生动,所以一读起来就会被其中的内容所吸引,而且读后得益匪浅。   她的书内容都是围绕精神卫生方面的,如《紧张和你的生活》、《心病比其它病更可怕》、《大脑信息》、《现代人的心病》。这四册专著的发行量刷新纪录,成为市场上超级畅销书。   家长玲子一跃而成为传媒的宠儿。于是,家长玲子以此为契机从生和会医院辞职,设立了一个兼有事务所性质的心理健康研究所,自己成为一名心理咨询专家,忙得不亦乐乎。被传媒追着采访,对席卷而至的杂志约稿也只能婉言谢绝,而电视台和电台的演讲倒是不得不接受,家长玲子已被聘任为两档电视节目和一档电台节目的正式主持。   作为嘉宾客串也不少,而且都是演讲。来自日本全国各地的邀请信像雪片似的向她飞来,从九州到北海道,望穿秋月的人们都想亲耳聆听她的演讲,明年也好,后年也行。其实,她的行程已经排到了后年。   如今,她作为外科医生只是徒有其名,只能算是医学评论家,心理咨询专家,或是以写书为职业的作家。除此以外,说她是一名演员的话,那真是恰如其分。家长玲子的确有表演的天赋。   家长玲子年龄39岁,丈夫46岁,有一个读小学六年级的儿子。可是,她好像不是属于那种贤妻良母型的女人,打扮得不入俗套,给人有一种高贵之感。   思路敏捷,气质非凡,笑起来媚人可爱,表情丰富,一点不做作,没有一点惹人讨厌的感觉,总是很纯朴,举止大方,穿着也无暇可击。   并非是穿金戴银的时髦打扮,从来不浓妆艳抹,也从来没有装模作样或盛气凌人之感,完全给人一种平易近人,自然谦虚的感觉,真可谓绰约多姿的大美人,连女人们也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家长玲子又是一个做事干脆利落的人,走南闯北,也不带一个秘书或管事,就是去很远的地方演讲,也是自己一个人去。今天来佐贺国际文化会馆也是如此。   因为大红明星要来佐贺市,所以非得隆重接待不可。主办方自然不用说,先得安排下榻的宾馆,预订了佐贺新大谷饭店的贵宾套房,接着去机场迎接。   家长玲子乘坐的455航班的班机预定是下午4时10分到达佐贺机场。接待人员充分考虑到出机场所需的时间,又考虑到飞机多少可能会误点,再考虑了机场到佐贺市区的路上堵车情况,以确保家长玲子能够赶上在佐贺国际文化会馆举行的演讲会。   “我们派了三个人去机场接机,这三个人早已熟知家长玲子老师的脸,所以不会走岔的,请您不用担心。”   主办方的筹备组长向东京的家长玲子事务所打电话说道。   “来机场迎接的事能不能取消呢?”   电话那头像是家长玲子事务所的秘书小姐说道。   “为什么?”   筹备组长迷惑不解。   “老师总是这样的。演讲接待单位要来迎接的,都被老师谢绝的。老师说来接的人等在机场或车站里太引人注目,会招徕很多要求老师签名的人,这是老师最感头疼的。”   “那是真的。像家长玲子老师这样有名的人,的确会被人追着要求签名的。”   “还有,老师喜欢一个人随意地去陌生的地方,观赏那里的景色。嘿!就是坐在出租汽车里也喜欢观赏车窗外的景观。”   “她不带别人,喜欢自己一个人轻轻松松地旅行,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吧?”   “是的。”   “那么,就请家长玲子老师自己从机场坐出租汽车来吧。”   “就是这样打算的,所以到佐贺机场来接的事,请你们不要费心了。”   “那太有失远迎了。不过,老师希望这样的话,我们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所以我们就不去机场接她了。”   “真是拜托你们了。”   秘书像是在求对方一样。   “太抱歉了。”   筹备组长挂了电话以后也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妥。   不大张旗鼓,来去自由,高大又纯朴的平民形象,筹备组长更加仰慕家长玲子了,筹备组的职员们也可以松一口气。演讲会上主办方代表的发言,主持人对演讲人物的介绍,这方面的排练工作也顺顺当当地完成了,一切就绪,只欠东风。   听众人场是下午5时30分,6时开始正式演讲。但是,从5时30分左右起,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队,黑压压的一片,把会馆西侧的大门挤得严严实实。   要求听讲的有220人。大厅里18OO个席位,不到15分钟就客满了。这样的壮观是很罕见的,人们只能惊讶家长玲子的人气之旺。然而,家长玲子却栅栅来迟。   筹备组的人员从5时30分起就列队迎候在正面大门口,翘首期待家长玲子乘坐的出租汽车出现,但是左等右等也没有看到一辆像是她乘坐的出租汽车。筹备组长为了保险起见,又打电话向机场方面询问。   佐贺机场的回答是455航班的班机晚到10分钟,也就是在16时20分到达的。如果家长玲子没有赶上455航班的话,按理说东京的家长事务所应该来电话的。   如果没有来联络,就说明家长玲子已经乘上455航班的班机。家长玲子在下午4时20分可以到达佐贺机场。因为不必赶路,所以会慢悠悠地走出机舱。   在通道上也不用奔跑,取行李时也不用着急,也不用急着赶乘出租汽车。家长玲子从从容容地坐上出租汽车时,应该是4时40分左右。出租汽车如果按通常的路线行走,到佐贺市中心用不了3O分钟,如果花时间要在市内游览一下,也就需要一个小时。   筹备组长计算着时间,估计家长玲子可以在5时45分到达佐贺国际文化会馆。他的判断非常正确。只是,家长玲子不是在西侧的正大门下车的。   载着家长玲子的出租汽车停在了背后面朝东的后台出入口门前。家长玲子付了车费后走下出租汽车,头也不回就径直从后台出入口走进会馆内。   走进后台出入口就是后台门厅,右侧是后台办公室,从后台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女职员差一点儿与家长玲子撞了个满怀。女职员低伏着眼睛,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家长玲子。   这名女职员名叫“小池政江”。她预感到对方也许是家长玲子,只是不敢百分之百地肯定。因为此人很像家长玲子,还戴着淡紫色的太阳眼镜,戴着医用口罩。   “请问您是家长玲子老师吗?”   小池政江鼓起勇气问道。   “对,我是家长玲子。很抱歉,我来晚了。我怕时间来不及,就跟司机说想快点到后台。所以,司机就把车开到这边的出入口了。”   女人摘下太阳眼镜。   眼见为实。摘下太阳眼镜的女子无疑就是常在电视或报刊上露脸的家长玲子。小池政江正因为年轻,所以感到头脑一下子乱了。   家长玲子一身与众不同的打扮,淡粉红的衬衣,外套上衣有百合图案的刺绣,紧身裤也是淡粉红的,鞋子是珍珠白的中跟鞋,鞋跟上银色的装饰条闪闪发光。   头发是染成棕色的长发,发尖很讲究地卷过,戴着一顶法国式小姐帽。   为了让那顶海蓝色的帽子服贴地贴住头发,还用了帽针。帽针是铂金做的,帽针头部还镶着钻石。耳环是象牙雕刻制成的。手上挎着个鳄鱼皮形的漆皮时装包。大号的两用旅行包,背带可以拆下,适应一两天的短途旅行的需要,款式也像是眼下流行的。   面对如此的珠光宝气,小池政江看得人都发呆了。   “快抓紧了!我要将行李放在后台,还要借用一下洗手间,然后马上登台。”   家长玲子催促小池政江说道。   “知道了。请跟我来。”   小池政江走在前面。   走进左边的走廊,有好几个后台围着排练室。再向右拐,就到大厅的背后,那里是男士洗手间和女士洗手间。小池政江自然不会预测到女士洗手间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她自己朝正门口走去,筹备组的同事还焦急地等在那里。   家长玲子将大包放在后台的一间房间内,连小包也没拿就走进了女士洗手间里。   2   今晚,国际文化会馆里除了家长玲子的演讲之外,没有任何会议或集会,就是说来这里的听众都是冲着家长玲子来的。这么一个演讲会竟然能够吸引近两千名男女老少前来洗耳恭听,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比预定时间稍微晚一些,6时零5分,主办方的代表开始在台上致词。筹备组长要对演讲者作介绍,已经等候在舞台的一侧。约两千名的听众已经就坐,气氛如同已经开始演讲一样。   听众恭恭敬敬地等待着家长玲子的到来。因为空调冷气很足,所以也没有人使用扇子,将近两千名的听众鸦雀无声。这样,也使得整个会馆显得格外宁静。   除大会场外,其他地方没有一个人影。通道、楼梯、门厅。休息室、后台等其它地方都如同无人一般。小池政江和筹备组的同事一起穿过休息室返回大厅的后台。家长玲子站在后台的洗手间门前不时地留意着时间。   “您辛苦了。”   “看来时间还来得及。”   “您不喝点茶或饮料就上场,行吗?”   筹备组的人一个个恭恭敬敬地鞠着躬,递上名片。   “迟到的责任在我身上,请不必多费心。”   家长玲子脱下了口罩。   “我脱下口罩没关系吧?”   家长玲子摘去太阳眼镜和口罩以后,小池政江更加领略了她那媚人的风采。   “快到达佐贺机场时就有点咳嗽了,所以一到佐贺市区就赶紧去药房买了口罩。俗话说,夏天感冒连狗都会食欲不振。真是的,8月份还会感冒,真让人笑话。”   家长玲子将口罩折叠起来,放进前口袋内。   “没关系吧,您已经很累了,还要演讲……”   小池政江朝大会场的舞台后面瞥了一眼。   因为她听到鼓掌响起,是主办方代表的致词结束了。   “不能戴着口罩演讲吧,声音都会不清晰。你们能不能在讲台上放一把椅子,如果我感到身体不舒服的话,可以坐在椅子上讲……”   家长玲子笑着对筹备组的一名职员说道。   “知道了。”   年轻的职员向舞台边走去。   “行李交给你了。”   家长玲子向小池政江托咐道。   “放心吧,就交给我。”   小池政江的两颊泛起红晕,她感到很幸运。   刚才家长玲子还是向上盘起的发型,头上还戴着法国式小姐帽。但是现在,家长玲子将长发技散在肩膀上,抽掉原来插着的帽针,让长发恢复了自然形状。   这是因为家长玲子担心在那么多的听众面前,盘着长发还戴着法国式小姐帽,身上珠光宝气有欠慎重。如果不戴口罩,那么发型也应该很普通。这打动了小池政江的心,加深了对家长玲子的崇拜之情,同时也令她感到非常激动。   家长玲子跟随筹备组的职员走进舞台左侧的后台,站在暗处的主办方人员总算松了一口气。在舞台右侧,筹备组长仍在麦克风前介绍着家长玲子的情况。   叨叨絮絮的介绍,也许是因为该讲的都已经讲完了。这时,一张便条传到手里,告诉他一切都已经就绪。   筹备组长的嗓音突然变得兴奋起来。   “那么,接下来就请听家长玲子老师的精彩演讲!家长玲子老师,请!”   说完,筹备组长退进舞台右侧的幕后。   同时,家长玲子从舞台的左侧上场。观众席分成三层,屋顶简直像天空一般高。观众席和舞台的宽敞,也给人一种颇为壮观的感觉。   放在舞台中央的大讲台显得很小。讲台上准备着水壶、杯子和手持式麦克风。考虑到家长玲子在演讲时可能会坐下或站起,还准备了手持麦克风。在讲台前还放着一把椅子。   椅子两侧的桌子上,放着绚丽的鲜花。家长玲子坐在椅子上,讲台和左右两边生气盎然的鲜花形成烘托的气氛。家长玲子的背后幕布上挂着一条表示今晚演讲主题的横幅“心理和生理疾病同治”。   观众席上传来雷鸣般的掌声。人们疯狂般的鼓掌,掌声一直持续到家长玲子走到讲台前。时间是6时15分,还不能算迟到,但按预定是演讲一小时三十分钟,演讲时间将延续到7时45分。于是,家长玲子发扬着奉献精神走到了讲台上。   “我是家长玲子。”   家长玲子手持话筒说道。   鼓掌声渐渐地停下来。   “我今天好像是患上热感冒了。如果站着演讲的话,也许我坚持不了一个半小时,因此请允许我在开始时就坐在椅子上。对于我的失礼和随意之举,还望诸位多多原谅。”   家长玲子向全场听众致礼后,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那是一把没有扶手的椅子,座垫和靠背都是合成革面。虽然不是新的椅子,但用过的椅子坐着反而感到很舒服。   会场里安静得有点出奇,一千八百余人的目光都汇集在家长玲子的身上。不仅仅是她那妩媚动人的容貌,有不少听众是被她那带有鼻腔的甜美嗓音所吸引,带着好奇心来的。   “虽然疾病与人的精神有关,但说健康是由良好的精神或心理因素支撑着的,对现代人来说,这反而更容易理解。难道不是吗?”   家长玲子的演讲终于开始了。   小池政江想听家长玲子的演讲,但是她不能。家长玲子委托她照看行李,那两用型的大旅行包还搁在后台的房间里。小池政江将那只大包搬到后台办公室里。   小池政江悄悄地离开舞台的左侧,向右拐去,再向左拐,那边并排有三个独立的后台房间,家长玲子的行李包就放在最里面的房间里。   隔着走廊的对面有男士洗手间和女士洗手间,小池政江顺便想用一下洗手间。她推开女士洗手间的门,这时,一副可怕的情景映入她的眼帘。   在洗手间的地上,仰天躺着一个女人,穿着白色衬衣,藏青色背心,与背心同样颜色的裤子,穿着时装鞋,还背着小包。小池政江愣愣地望着女人身上的衣着。   凌乱的长发披散在地上,下半身不自然地扭曲着,胸脯好像已经没有了呼吸,年龄约莫有25岁,但她的脸不像是活人的脸。   已经死了——小池政江颤抖着,双腿发软。她连连后退着关上了洗手间的门,她已经顾不上家长玲子的行李,朝着筹备组长所在的舞台右侧跑去。   “在后台女士洗手间里,有个女人死了。”   小池政江凑近筹备组长的耳边轻声说道。   筹备组长大吃一惊,但他没有吱声。筹备组长离开舞台边,和小池政江一起赶往后台那间出人命的女士洗手间门前。为了不沾上手印,筹备组长小心翼翼地用手帕包着拉开了洗手间的门。   倒在洗手间里的女人,姿势与小池政江发现时一样,没有任何变化。筹备组长大惊失色,大步走向后台办公室,用办公室里的电话打110报警。   “我们是国际文化会馆,我们在后台女士洗手间里发现了一具女性的尸体。今晚我们会馆在举办家长玲子老师的演讲会,将近两千名听众都挤在会场里听讲。如果让大家知道出事的话,肯定会5!起混乱的。等演讲完毕,听众全部离开估计要到8时以后。所以你们来这里的话,请不要拉警笛,汽车停在东侧后台的进口处。”   “明白了。”   得到警方肯定的回答,筹备组长才挂断了电话。   5分钟后,一辆警车悄悄地停在后台出入口门前。警车不仅没有鸣响警笛,连红色警灯也关闭了。这时,大约有十名筹备组的年轻人集中在后台办公室周围。   其中有人将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带往女士洗手间。警察只是打开洗手间的门看了一眼尸体,并没有走进洗手间。他们是为了不久将要进行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25223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