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幕.txt
预览字体调节
《雨幕》 【美】约翰·狄克逊·卡尔      发牌员的手腕动作灵活流畅、如若无骨,利落无比地在绿色赌台上不停地来回穿梭。他拿着耙子将牌子握成一堆,然后推入桌子隙洞中那条穿流不断的牌流里。   班德里特赌场没有太多的喧哗,这里气氛轻松,但无人纵声高笑。高长的红布帘和铺着红毯的地板,让人不自觉地将注意力放在十二张赌桌上。六号赌桌的发牌员用单调的声音喊道:   “六千,下注吗?六千,下注?下注吗?”   “下注。”桌对面的英国年轻人说。灰白色的纸牌从他鞋边滑落,年轻人又输了。   发牌员没时间管他,他身边人进人出,一季总有好几百人,他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发牌员的脑子里有个计算器;他可以听到机器滴答作响、看到机器上跑动的数字,他所有时间都投注到计算上面了。他的计算能力磨得精准无比,可以火速算出桌上的赌客还剩多少钱。对面的年轻人已经快破产了。   (最好小心点,也许待会儿会有麻烦。)   发牌员环桌瞄了一圈,共有五名赌客,果然清一色是英国佬。有名金发女郎陪着个老头,老头显然是她父亲,他头发童秃,一脸病容,连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另外有个军人模样的有些胖且稍壮的男子,有人称他马奇上校,还有一个一脸油相,皮肤铜黑、双眉纠结的胖年轻人(应该是英国佬没错吧?),随着牌运奇佳,此人的自信也高涨起来,他那个装满千元钞票的皮夹就放在手肘边。最后就是这位大输特输的年轻人了。   年轻人从座位上站起来。   他不是那种冷面型的人,看到他一脸的尴尬无措,金发女孩忍不住说:   “要走啦,温特先生?”   “呃……是的。”温特先生表示。他似乎很感激女孩帮他找台阶下,便对她笑说:“运气很背,应该去喝点酒,看下一轮能不能转转运。”   (杰利·温特心想,干嘛呀,我何必站在这里解释?又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有事,你也能脱身的。他们都知道你已经破产了,别站在这里笑得跟呆子一样,快离开赌桌吧。他看着金发女孩,真希望自己没那么蠢。)   “去喝一杯。”他又说了一遍。   杰利从桌边晃开,(想像)后边的人大声嘲笑他。那名滑头青年已经抬起一张圆月脸,用那种令杰利看了会气结而亡的表情望着他。   去他的班德里特、去他的纸牌,去他的一切。   发牌员若有所思地说:   “我看那个少年仔大概连旅馆都没得住了。下注吗?六千,下注吗?”   杰利坐在赌场旁的酒吧高脚椅上,点了一杯阿马尼克酒,他把最后一张百元法郎推过柜台,脑海想的尽是法文写成的数字。一星期的旅馆费得要……多少?四、五、六、七千法郎?明天人家就会来要帐了,而他身上只剩下一张回伦敦的机票而已。   酒吧后面的大镜子里,有个新的影像从人群中挤出来……是那个在赌桌上赢了一大把、肥头油嘴的年轻人。他得意无比地抚着自己的皮夹,然后收起来。年轻人一屁股坐到杰利旁边的高脚椅上,点了杯矿泉水。这些职业赌徒果然精明谨慎!他点燃叨在嘴角的雪茄,然后开门见山地问:   “输光啦?”   杰利·温特生气地瞪着对方的反应,缓缓地冷言说道:   “这是我的事,不劳任何人费心。”   “噢,那算了。”陌生人用一贯讨人厌的粗率语气说,他抽了几口雪茄,喝了一小杯矿泉水,又说,“不过我想你大概输得很惨吧,嗯?”   “好吧,既然你这么好奇。”杰利转头说,“没有,我输得并不惨,我家里银子还很充足。问题是,现在是周五晚上,我得等下周一才能跟银行联络。”杰利说得固然没错,但他看到对方一脸狐疑,便又说:“这实在很讨厌,因为旅馆里的人不认识我,可是也只有这点让人烦心而已,如果你以为我会到花园里举枪自尽,那可就错了。”   对方狡猾地笑了笑,不置可否地摇摇头。   “说的可美喔,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我才不在乎你信不信。”   “你应该在乎的,”他的同伴静静地说。杰利从椅子上滑下来时,他伸手拍拍杰利的臂膀,“先别急着走。你说你是个富家子?好吧,算你是,我不跟你吵。不过你告诉我,你够种吗?”   “够什么?”   “够种吗?你够勇敢吗?”这同伴讥讽地问。   杰利·温特回头看着矿泉水杯上面那张冷漠自信的面容,这位同伴的脚缠在高脚椅的椅脚上,短薄的上唇扬着一抹自信,用冷冷的眼神嘲弄着他。   “我只是想问问看而已。”他表示,“我叫费迪·戴文,这边的人都认识我。”他用手朝人群挥了挥:“你想不想赚一万块法郎?”   “我是很想,但我不确定想跟你做这笔生意。”   戴文依然不动声色。   “跟我讲究自尊是没有用的,我不会因此欣赏你,而且对你自己也没好处。我还是要问,你想不想赚一万块法郎?这笔钱付你的欠债和即将欠的钱应该绰绰有余了,对吧?我想也是。你要还是不要赚一万法郎?”   “好,我愿意。”杰利咬牙说。   “好。那去见医生吧。”   “去什么?”   “去见医生。”戴文冷酷地重覆说,“去拿提神剂,一种药丸。我不是在开玩笑。”他看着钟,时间是十点五十五,“去这个位址——仔细听我讲——你要的一万元在那里。约一小时后去这个位址,不得早到,也别迟到。若是干得漂亮,也许不止给你一万。费斯大道圣尚广场二号,约一小时后到。到时候就知道你多有种了。”   班德里特海峡沿岸的银色海滩边,盖满了颜色怪异的平顶房舍,感觉上像迪士尼电影里的小镇,然而重要的不是小镇本身,而是居住在后边巨树林间的时髦英国侨民。福海赌场附近就有三间装有雨篷及仿哥德式高塔的大型旅馆。空气中飘散着香息,宽阔的人道上是蹄声答答的敞篷马车;这个赌城向客人敛财的手法已经炉火纯青,令人在睡梦中都忍不住将手往口袋里头伸。   睡梦于日间进行,入了夜,班德里特沉寂下来,只剩赌场门庭若市,岛上那座大灯塔的强光开始在街道上横扫,每二十秒便令人眼花一次,然后随即消失。当杰利·温特大步从树林下迈向灯塔大道时,光束被雨打得有些模糊。   费斯大道,圣尚广场。在哪里?为什么?   杰利必须承认,戴文若用另外一种方式接近他,他一定不会理对方的。可是他又气又好奇,何况,除非这其中有诈,否则他还真用得上那一万元。也许其中真的有鬼吧,可是谁在乎?   雨天令他犹豫起来,他听见雨声打在树林上,变成低沉的嘈嚷声,然后他看到费斯大道的路标了。杰利没穿戴帽子或外套,但他决心探个究竟。   前方那条盖着时髦别墅的街道仅由瓦斯灯照明,看来非常阴森。这件事很诡异,而且不是普通的诡异。陌生人不会随便问人有没有种,然后给你一万元,就这样叫你去拿药。他一定有什么奇怪的目的,所以才会……   接着杰利看到戴文了。   戴文没看见他。戴文走在他前头,步履短急地走在雨湿的街道上。灯塔的光束在上空旋扫,将雨水映成银色,杰利看见戴文油亮的黑发闪闪发光,穿着淡棕色长大衣。杰利拉高夹克领口,跟了过去。   戴文又走了几码的距离后,才放慢脚步。他上下左右窥望一番,左边是通往一处院子的入口,显然那就是圣尚广场了。可是称之为“广场”实在是太抬举了,那只是一个宽约二十呎、深四十呎的死胡同罢了。   广场两侧是高耸的素面砖墙,第三边,也就是右边那面,由一栋高大的平房构成。房屋的窗子紧闭,但至少从其中某个迹象看得出来里头有人。房门上点着一盏昏暗的白球,白光照着门边黄铜制的医生名牌。这间挂着蓝色百叶窗的静谧屋舍,就处在荒凉的死胡同中——而戴文正朝着屋子走过去。   杰利将一切瞄在眼里,随即从胡同中抽身。雨水泼在他身上,将昏暗的白球、阴影及光束扫成一片模糊。戴文已经快到医生家门口了,他停下来,似乎在思索或看着某样东西,接着……   杰利·温特事后发誓说,他只将眼光从戴文身上移开一秒而已,他说的是实话。当时杰利回头瞄着身后的费斯大道,他看到远处有个警员,因而精神大振。可是接着他听到胡同里有喧闹声,又火速回头。那声音听来介于咳嗽与尖叫,在雨中发出骇人的啵啵声,之后就有人重重摔倒在人行道上了!   一分钟前,戴文还站得好好的,接着便侧跌在路上抽着脚。   灯塔的光束又扫过上方,杰利五、六个箭步抢到戴文身边,在短暂的光束中将整个情形看入眼里。戴文的手指仍紧扣着,或者正试图紧握住杰利在赌场里看到的那个鼓胀皮夹。他的长大衣被雨水淋透,脚跟在地面上刮动,颈背被人用刀子刺穿,晶亮的刀把足足露出了四吋长。接着皮夹从他的指间滑落,摔在水滩中,戴文便一命呜呼了。   杰利·温特愣愣望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木然地捡起水滩里的皮夹,甩一甩,然后往后退开。他听见脚步声朝胡同狂奔过来,看见穿着雨衣的警察冲上来。   “别动!”警员用法文大喊。   穿着雨衣的警察赶上来定定看着,等看清人行道上的情形后,警员像肚子挨揍似地哼了一声。   杰利强自镇定,努力思索该怎么用法文解释。   “他的——这个皮夹。”杰利说着将皮夹递上。   “我知道。”   “他死了。”   “我看得出来。”警察轻蔑地同意说,“喂!给我。快点,快点快点!他的皮夹啦。”   警察伸手弹着指头,又说:“你最好别耍花样!我可是有备而来!”   “可是我没杀他呀。”   “这点以后再查证。”   “老兄,你不会认为——?”   他没再往下说。问题是,事情来得太快了,那种感觉就像被精明的推销高手逮个出其不意,结果糊里糊涂买下毫无用处的庞大产品一样。   情形实在太巧了,他亲眼看见戴文遇刺,戴文被人直接从后面刺杀,沉重的尖刀斜刺而入,仿佛从人行道的方向刺上来,可是偏偏了无人迹的死胡同里只有杰利一个人。   “厘清案情不是我的工作。”警员坦白地说,“我只负责写笔记,然后向上级呈报。”   他退回灯光昏暗的门口,一对眼睛机警地盯着杰利,他很快掏出笔记本。“好了,别多废话,我看到你杀了这个男人,意图抢劫。”   “不对!”   “只有你跟在他院子里,这是我亲眼看到的。”   “是,你说得没错。”   “很好,他承认了!你当时没看见院里还有别人吧?”   “没有。”   “很好。任何人走过来下手一定会被瞧见吧?”   杰利看到对方的眼色越来越阴沉,但他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没错。两侧是素面的砖墙,第三面是栋房子,而他可以发誓房子的门窗连半条缝都没开过,在他调开眼神的那一瞬间,凶手不可能跑过来刺死戴文又躲起来,这里摆明了没有掩护地点。杰利根本想不出合理的借口,只能结结巴巴地作出回应。   “我真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坚称,“一分钟前他还在那儿,接着就倒下去了,我没看见任何人。”接着他心中灵光一动,“等一等!那把刀——那把刀一定是掷向他的。”   站在门口的警察用讽刺好笑的眼神瞄着他。   “你是说用飞刀呀?从哪里掷呢?”   “不知道。”杰利坦承说。   灯熄了,他再次望着砖墙和紧锁的房子,那里不可能有人掷出飞刀。   “想想看那把刀的位置吧,”警察不耐烦地推理说,“死者是背对着你行进,对吧?”   “没错。”   “很好,再往下推论。”他说,“刀子以直线刺入他颈背,也就是从你所站的方向刺进去的。刀子可能从庭院入口处,从你身边射过去吗?”   “不会的,不可能。”   “的确不可能。那是很明显的事嘛。”警察大声说,“我不想再听你废话了,我是看在你是英国人的份上才对你客气的,上头有令要我们对英国佬客气点。不过这件事于法不容!你得跟我去维拉旅馆。你看他手上的皮夹,他有拿着皮夹跟你说‘先生,拜托你收下我的皮夹吗?’”   “没有,他是自己拿着的。”   “你说他是自己拿着皮夹的,为什么?”   “我不知道。”   杰利没再往下说了,因为他在赌场输钱的事一定会变成重大线索。此时锁住的门上传来一阵开门声。医生房子的门开了,杰利在赌场见到的那名金发女孩从里头走出来。门边的黄铜牌子上写着:“贺伯特医师”,下面写着看诊时间及“可英语交流”的字样。   女孩后边站着一名高傲易怒的中年男子,男人夸张的眼镜上系着黑粗的带子,似乎跟他昂扬的胡子连成一串。   但杰利看的不是贺伯特医师,而是那个女孩。女孩此时穿着浅色的毛外套,头上缠着米色围巾,一手拿着用白纸包住的小盒子。女孩光滑而带忧色的面容、细长的淡蓝色眼睛,似乎反映出从人行道上回瞪她的死者表情。女孩往后一退,撞在警员身上。她一手拉住贺伯特医生的臂膀,一手指着戴文大声叫道:   “就是那个男的!”   警长高朗是位圆圆肥肥、亲切自若、素以客气见称的人,班德里特极少发生命案,这件凶杀案虽令高朗苦恼,但他毕竟是能干的人。淩晨一点,高朗坐在市府办公室里,盯着自己的指甲,在旋转椅上来来回回吱吱嘎嘎地摇着,把杰利·温特弄得不耐烦极了。那个自称爱琳娜·胡德不下十次的女孩非常坚持。   “高朗先生?”   “什么?”高朗似乎大梦初醒地说。   爱琳娜转过身,无可奈何地看杰利一眼。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她用流利的法文逼问道,“贺伯特医生和我为什么要到这里?还有温特先生?”她又看看杰利,一副有难同当的样子,令杰利颇觉窝心,“说到我和医生,我们为什么要来?我们又不是目击证人,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当时我在贺伯特医师家呀。”   “因为你父亲。”高朗咕哝说。   “是的,他生病了,贺伯特医生已经帮他看好几天病了,爸爸今晚在赌场里又发病,这点温特先生也可以证明。”   杰利点点头,想起老先生在牌桌上看起来的确非常病弱。   “我十一点半送家父回布列特尼旅馆。”女孩接着认真地说,“我试着打电话给贺伯特医生,可是找不到他,所以只好直接去医生家,他家离旅馆很近。我在路上一直看见那个男的——就是你们叫戴文的那名男子。我还以为他在跟踪我,他好像躲在每棵树后监视我,所以我看到他睁大眼睛躺在人行道上时,才会说‘就是那个男的’。他的眼睛连被雨淋到都没眨,看起来好恐怖。我心好乱,你会怪我吗?”   高朗表示不会。   “我大概在十一点四十分抵达医师家。贺伯特医生已经退休了,可是他同意陪我去旅馆看家父,我等他换好衣服,两人刚踏出门,就发现——你也知道。请相信我,我知道的全部就只有这些了。”   她的声音表情和个性跟一般人不同,焦虑而极具说服力,并且抑扬顿挫,字字清晰。当她手腕一弯,你好像就看到戴文躺在雨里,上空是旋扫的探照灯。接着她又看着杰利,突然以英文说:   “他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可是我一点都不相信他是你杀的。”   “谢谢,可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爱琳娜说,“我就是觉得你不会。”   “一定有什么道理!”高朗重重拍着桌子说。   高朗的椅子吱嘎响着,他的办公室里有许多飘着焦油味的灯。他前面桌上摆着戴文湿透的皮夹,(奇怪的是)还有爱琳娜当时拿的纸包小圆盒。高朗从没跟杰利说话,也从未去看他,好像当他完全不在那儿似的。   “可是,”他接着说,表情又是一沉,“小姐,请恕我追问此事。你说贺伯特医生一直在帮令尊治病?”   “是的。”   高朗指着桌上的小盒子说:   “是开药丸吗?”   “唉,天啊!”贺伯特医生无奈地拍着自己的额头说。   有好几分钟的时间,杰利都在担心这位良医会突然中风。贺伯特说,他在当地颇有声望,做医生的出于好心在深夜出诊,竟然被拖来警局,这会有损他的清誉。他的眼镜粗厚,胡子乱七八槽,他不再踱步,直接瞪着高朗说:   “我来说好了。”他沉声冷言道。   “请便。”   “这位小姐说得对!干嘛把我们拖来这里?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我们又不是目击证人。”他停下来,拍拍自已的外套肩膀,好像正赶虫子似的,“这位年轻人说的可能是实话,也可能是谎言。若是真的,我不明白那个叫戴文的男人为什么要把我的住址给他。我不懂戴文为何在我家门口被人用刀刺死。我不认识这个叫戴文的家伙,除非他是我的病人。”   “噢!”高朗说,“会不会是你给他药丸啊?”   贺伯特医生坐下来。   “你对药丸的事很好奇吗?”他按捺住脾气问,“就因为这位年轻人告诉你说……”他再次鄙夷地看着杰利,“戴文今晚在赌场喝醉酒提到药丸的事,所以你非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   “可能哟。”   “太可笑了。”贺伯特医师说,“难不成你怀疑放在你桌上的药丸?那是开给胡德小姐父亲的一般心脏用药,你以为药里有毒吗?如果有,何不拿去化验一下?”   “我正想这么做。”高朗先生坦诚道。   他拿起盒子打开纸。   盒内放了六颗包了糖衣的药球,高朗郑重其事地将其中一颗放入自已嘴里,尝一尝,然后一咬,吞而食之。   “没毒吧?”医生问。   “没有。”高朗同意道,桌上电话铃响,他拿起电话听了一会儿,脸上浮出梦一般的笑容,然后将听筒挂回去。“太好了!”他灿然一笑,搓着手说,“我的好友,英国警方的马奇上校一直在调查某个案子,由于英法当局无法容忍班德里特的某些活动,因此派他前来调查。各位今晚在赌场里也许都注意到他了吧,所有人都注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7990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