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历史] 《仙湖镜缘》作者:繁铃(潇湘2012-6-27完结).txt
预览字体调节
-*-*-*-*-*-*-*-*-*-*-*-*-*-*-*-*-*-*-*-*-*-*-*-*-*-*-*-↖(^ω^)↗-*-*-*-*-*-*-*-*-*-*-*-*-*-*-*-*-*-*-*-*-*-*-*-*-*-*-*-*-*-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ω^)↗-*-*-*-*-*-*-*-*-*-*-*-*-*-*-*-*-*-*-*-*-*-*-*-*-*-*-*-*-*- 书名:仙湖镜缘文/繁铃 ☆、001:楔子   寂寥的月光透过条条枯枝,将黑影投印在地。凄冷的夜色中,缕缕缪烟参夹着阵阵冷风,一股直入骨髓的寒意重云剑心里油然而生。一声悲鸣划过夜空,如野狼的哭嚎,又似鬼魂的悲鸣。云剑的心里不禁开始七上八下。不知怎么回事,自重出使到魔夜国,他的心中时常被一种莫名的担忧占据。不知为何,他总认为魔夜国此次所谓的谈和不过是阳奉阴违,一切表面的和平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在这有好和睦的表面之下,一定影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   一阵突如其来嘈杂的马蹄声打乱了云剑的思绪。他回过神来,几个黑衣人身骑骏马,居高临下,一股杀气刹那间在电石火花之间炸开。   “来者何人!”云剑临危不乱,毫不畏惧,一如既往地保持着皇家威风凛凛的风范。   “跟我们走!”冰冷的声音冷到冰点,不带一丝温度。   “是你!”云剑平静无波的脸顿时惊愕失色,“你们竟然出尔反尔!”   “哼!”阴森的脸上闪过一丝轻蔑而得意的笑,令人捉摸不透。随后,几个黑衣人迅速将他团团围住。一声惊呼从马背上传出,随着惊悸不安的的马叫声,黑衣人们骑着骏马,向前飞奔直去,匆忙的身影在马蹄声中缓缓消失。   魔夜国的祭坛如地狱般阴森恐怖,令人不寒而栗。锈迹斑斑的铁链发出沉重的声音,火光如毒蛇般不断翻腾跳跃着,阴冷的气息充斥着整个祭坛。   人们心急如焚地站在祭坛下,仰首瞻望,却又怕会殃及池鱼,惹来祸端。魔夜国的人都以祭坛马首是瞻,在他们眼里,祭坛就如天堂般崇高神圣而遥不可及。每当国王召集百姓汇集祭坛,变预示着即将有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时,一阵沉重而威严的步伐骤然响起。“国王陛下驾到!”一个团龙绸缎的中年男子缓缓而入,眉宇间透露出一股不容忽视的威严。 众人纷纷下跪,向他行礼,“国王万岁!”魔夜国国王正襟危坐,缓缓说道,“近日来,崇圣国连连侵犯,导致民不聊生,生灵涂炭。但由于崇圣国拥有强大的军队,如果强行进攻,就如以卵击石,到时候只怕会玉石俱焚,让黎明百姓陷入无休无止的浩劫。所以,为了阻止崇圣国小人得志,我们必须采取不同寻常的方法,让崇圣国措手不及,毫无还手之力!”   魔夜国国王顿了顿,继续说道:“为了彻底剿灭崇圣国,寡人特意请来仙道血阳大师來助我们魔夜国一臂之力。”   突然,祭坛上的铁炉毫无预兆地剧烈颤抖,愈演愈烈,最后,一个满头红发的怪物随着滚滚岩浆破茧而出。霎时,天昏地暗,狂风大作。   待风平浪静后,人们终于看清他的面貌。“啊!”许多人不禁失声尖叫。只见这怪物青面獠牙,目光嗜血,它缓缓张开血盆大口,锋利的尖牙闪烁着血光,发出阵阵低孔,显得恐怖狰狞,触目惊心。   突然,这怪物发疯似的向众人扑去。随后,只听一声惨叫,这个怪物生生扯断了两个人的脖子!浓浓鲜血混合着腥臭味的源源不断地喷溅而出,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纷纷用手捂住脸庞,并如逃命般相互推挤,纷纷闪开。   四周的士兵们纷纷举起手中的枪向怪物刺去。“慢着!”魔夜国国王厉声呵斥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血阳大师可是寡人费劲千辛万苦才请来的救星,你们岂可伤他!”   此时,那怪物狰狞的面孔渐渐变地模糊,随后渐渐被一张略带畸形的脸取而代之。   “令大家见笑了。”血阳干咳两声,向祭台缓缓走去,“我练功的时候都是这样,常常会失去理智,胡乱伤人,请大家见谅。”   魔夜国国王笑道:“大师客气了,你是我们魔夜国的救星,我们感激你还来不及,又怎会在意这等小事。”   “好了,言归正传。”魔夜国国王突然变得疾言厉色,“如今,崇圣国越来越猖狂,简直是肆意妄为,堪称人神共愤。我们今日就要为民除害,剿灭崇圣国,让我们魔夜国千秋万代一统天下。”   众人的齐呼道“为民除害,剿灭崇圣国!为民除害,剿灭崇圣国!为民除害,剿灭崇圣国!”欢呼声风起云涌,犹如惊涛骇浪,直冲云霄。   “大师,可以开始了。”   血阳的嘴角划过诡异的微笑,他双手向前不断摆动,在胸前划出一道急速旋转的旋窝。前方的铁炉仿佛收到了特别的指示,炉中的岩溶不断滚滚翻腾,发出一道道如血的刺眼光芒。   奇异的血光笼罩在血阳的脸上,为他渡上一层血色,使他原本就狰狞的脸显得更加惊悚万分。   血阳缓缓拿出一个木制的锦盒,从里面取出一对栩栩如生,耀耀生辉的双龙。只见两条呈金黄色的巨龙盘卷在一起,张开锋利的爪子,同时伸手伸向一颗五彩斑斓,金银剔透的珠子。显得威风凛凛,霸气十足,令人惧而远之。   天色骤然巨变,电闪雷鸣,山崩地裂,沙石狂走。人们下意识地纷纷低下头。天昏地暗中,只有血阳猖狂的笑声在风雨交织中越来越狂妄。   “慢着!”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缓缓走入祭坛。云剑斥责道:“好你们个不知好歹的魔夜国,表面上与我们化敌为友,暗地里却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妄想摧毁我崇圣。告诉你们,崇圣国固若金汤,绝非你们那三两下龌蹉的手段可以摧毁的!”   “是吗?”血阳肆无忌惮地猖狂地笑着,“枉你这崇圣国的太子自负聪明绝顶,博学多才,想不到连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   “笑话,我倒要看看是谁死到临头还在哪儿大言不惭!”说罢,云剑举起手中的宝剑,向前方刺去。宝剑泛着银光,如银蛇般在空中划过一道的弧线,伴着阵阵寒意,向血阳的眉心刺去。   “哈哈哈哈!”血阳猖狂的笑声在空气中不断扩散,犹如吹命符半不断在云剑耳边萦绕,挥之不去。笑声转入大脑,在他的脑中不断放大,侵蚀这他大脑中的每一根神经。   “啊!走开,走开!”云剑突然失去理智,双手四处挥舞,却不知在驱赶何物。   突然,一口鲜血从他嘴里突出,他如梦初醒,却为时已晚。他缓缓低下头,发现不知何时一剑早已刺入自己的腹部。云剑应声倒地,大口的鲜血络绎不绝地流淌而出,将黑色的铠甲染成大片刺眼的鲜红。   “你……” 云剑使劲最后一丝力气,用嘶哑的声音孔道,“你们……你们休想……得……得逞……”随后,他又咳出大片鲜血,鲜血将大地染得血红一片,云剑记起了几个月前,自己在战场上与兄弟们同舟共济,英勇杀敌的时刻。那时候,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人在战场中丧命。尸横遍野,硝烟弥漫的场面使他一生也无法忘怀。那些丧命在战争中的战友们,有的被伤得面目全非,不堪入目,有的粉身碎骨,无处可寻,有的甚至弃尸荒野,成为野兽们的腹中餐……   他觉得头越来越昏沉,意识越来越浅,他觉得好累,真的好累。自己一生纵横沙场,身经百战,如今也已近到了该休息的时刻了。昏昏沉沉中,他仿佛听到了血阳永无止境的笑声和魔夜国百姓们激昂的叫声。这一切犹如被轻纱披盖,模糊却真实,是他对人世最后的牵绊。隐约中,他似乎听到了血阳得意的笑声,“百年之后,崇圣国将会天崩地裂,瓦崩土解,所有的一切文敏辉煌将不复存在,化为乌有……”       ☆、第一章 崇圣国(1)   夜还未完全散去,天地间,白昼与黑夜形成两道势力,不断僵持着,互不相让。暗淡空中泛着点点星光,在浮云中若隐若现,如水中幻影般飘忽不定,令人难以望穿。   天地间,浓雾伴着淡淡哀愁在空气中不断飘浮扩散,如一层薄纱披在万物之间,人在其中,仿佛置身于典雅朴素的水墨画中。   芸心漫步在茫茫云海中,望着四周层层薄雾渐渐将自己淹没,她仿佛有了飘飘欲仙,轻盈洒脱的感觉。她喜欢这安详宁静的时刻,每当她身处在这朦浓中,她总能敞开心房,倾听自然无声的倾诉,慢慢在这安详的时刻品味这怡人的气息。   薄雾中,万物都沉寂在万籁寂静中。姹紫嫣红的鲜花收起她趾高气昂的气势,在清晨的祥和中安然入睡。迷蒙的晨雾给万物披上一层薄纱,罩住许多人世间的浮夸不实的虚假和人性的丑陋与贪婪。   芸心沉迷在万物的寂静中,美好总是如绚丽的烟火般在一瞬华丽地绽放,令人观为叹之,但立刻便会转瞬即逝,消失在漆黑如墨的夜空中,只留下一道残影,作为曾经辉煌唯一的痕迹。   芸心忽然自嘲一笑,不知何时自己也变得如此多愁善感,抑或这与崇圣国广为流传的传说有关?   “百年之后,崇圣国将会天崩地裂,瓦崩土解,所有的一切文敏辉煌将不复存在,化为乌有……”   这堂而皇之的传说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危言耸听。芸心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这离谱可笑的故事时,连声斥责那说书人,并毫不留情地将他鞭笞三十。但随着时光迁移,发现父王不但时常忧心忡忡,面色恍惚,还频繁召集朝中重臣于先祖灵堂中商量一些不为人知的事。莫非那传言并非子虚乌有,而是确有其事?   想到这儿,芸心竟不由自主地眉头微皱。   忽然,一只手乘其不备,悄悄搭在芸心肩上。   一团熊熊烈火重芸心心底升起,芸心而狠狠地瞥了不知好歹的脏手,不由地勃然大怒,破口而出:“云飞腾,你还敢耍本姑娘!看打!”话音干落,一只握成拳头的手毫不留情地向后打去。   说这迟那时快,云飞腾灵活地向右一闪,巧妙地躲过了芸心的拳头。“芸心”,云飞腾略带戏谑地说道,“你动不动就耍你的公主脾气,小心将来成了没人要的怨妇。”   这番话像一盆冷水火上浇油般泼在芸心身上,使她暴跳如雷,怒火中烧。“你这个可恶的混蛋;你给我等着!”芸心气得全身上下起伏,不断抽洞着。   “我正在等着你的投怀送报呢!”云飞腾依旧嬉皮笑脸,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他迅速转身,在空中翻出几个跟斗,安稳地站在身后的假山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芸心,一脸坏笑。   芸心在身后穷追猛打,不甘示弱。她轻盈地越到假山上,抓住假山上的石壁,用尽全力向上爬。突然,芸心脚下一滑,身体失去平衡,双手本能地四处挥舞,企图抓住石壁来维持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但无济于事,她的身子丝毫不听使唤,在大地的应邀下直直向后倒去。“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如悲鸟的哀歌哀怨地响起。芸心觉得自己仿佛如一片枯黄的落叶,身上最后一丝养分被无情地被扼杀,毫无生气地缓缓坠落,脆落而无助。   突然,一道淡紫色的身影将自己包围,一股入人心肺的香气让她在恐惧中缓缓苏醒,使她重获生命的气息。   “谢谢你,静蝶。”芸心嬉笑道,一张精致无双的脸顿时引入眼帘。齿如含贝,眉如连娟,一双朦胧的双眼冷若冰霜,如尘封在冰魄中璀璨绚丽的宝石。   “你呀,身为崇圣国的公主,怎可如此莽撞,万一弄个满身是伤,叫你父王如何是好?”责备的语气遮掩不住心中的关怀,静蝶担忧地看着芸心,责问道。   “好了,知道这世上只有你对我最好。”芸心如孩子般淘气地笑道。林静蝶是崇圣国的郡主,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好姐妹。她虽与自己同时出世,但举止言行却无不体显得成熟稳重。静蝶自小清心寡欲,冷漠孤傲,眉宇间透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但唯独对于芸心,她却关怀备至,将她视为至亲般无微不至地关怀照料。如果说静蝶筑成了一座无坚不摧的堡垒,将喜怒哀热都严密地藏在其中,那么自己就是这座堡垒唯一的细缝。   “好了,国王吩咐我们过去一趟。快走吧,别耽搁了。”静蝶拉起芸心的手,欲带她离开。   “等一下!我还没报仇呢!”芸心犹如记起了什么深仇大恨,她耍掉了静蝶的手,怒目横视正悠然自得地观赏满园春色的云飞腾,咆哮而出,“你很得意嘛!”   她顺手拾起一块石块,使尽全力向云飞腾砸去。天如人愿,乖巧的石块偏不变不移,正好砸在云飞腾俊美如斯的脸上。云飞腾被砸了个措手不及,得意洋洋的脸庞顿时定格在错愕的表情上。随后,只听一声巨响,假山下扬起一阵呛人的尘烟,云飞腾痛苦的哀号便接踵而至。   看着云飞腾狼狈又滑稽的样子,芸心自鸣得意地开怀大笑,连一向沉默寡言的静蝶也不禁笑出了声。   云飞腾哀号着连滚带爬地站着起来,双手扶着假山,不断穿着粗气,“你真是不懂情操。”   “小女子天生愚笨,不懂公子所言为何物。”芸心朝他挤眉弄眼,“温文尔雅”地说道。她轻轻抬起右手,搭在云飞腾的左肩,不断抚摸,仿佛一缕缠绵的溪水从手心缓缓淌出。   看着芸心故作姿态的样子,云飞腾心生歹念。他顺势温柔地抱住芸心的纤腰,将她缓缓拉近自己的怀中。   “你…你干什么!”芸心没想到他会若此大胆,潜意识不断地告诉她快把这轻浮放荡的妖孽踢开。可不知为何,她的身体仿佛被注入一种神奇的力量,使她无法闪开。这种力量渐渐将她淹没,将她的意识和思想吞噬,只留下惊慌失措的躯壳被云飞腾一点一点拉近。   渐渐的,芸心不再反抗,她努力地想找寻静蝶来带领她走后出这困窘的境界,但她的目光却如被云飞腾那富有磁力的炙热的目光深深吸住,无法动弹。她闭上双眼,倾听清晨的静谧,不禁思绪飞扬,莫非这里宁静祥和的清晨就是为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所准备的?   她的心迅速而富有节奏地俞跳愈快,一阵红云不知不觉地浮上她的脸颊。这么多年来,这是她第一次与他如此亲密地接触,她感到四周正穿暖花开,万物复苏,一切都充斥着幸福和美好。一瞬间,似乎连潮湿的空气也被这激情融化,幸福的滋味不断传阅,滋润着她的每一寸肌肤,陶冶着她荡漾不安的心。       ☆、第一章 崇圣国(2)   “你…你干什么!”芸心没想到他会若此大胆,潜意识不断地告诉她快把这轻浮放荡的妖孽踢开。可不知为何,她的身体仿佛被注入一种神奇的力量,使她无法闪开。这种力量渐渐将她淹没,将她的意识和思想吞噬,只留下惊慌失措的躯壳被云飞腾一点一点拉近。   渐渐的,芸心不再反抗,她努力地想找寻静蝶来带领她走后出这困窘的境界,但她的目光却如被云飞腾那富有磁力的炙热的目光深深吸住,无法动弹。她闭上双眼,倾听清晨的静谧,不禁思绪飞扬,莫非这里宁静祥和的清晨就是为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所准备的?   她的心迅速而富有节奏地俞跳愈快,一阵红云不知不觉地浮上她的脸颊。这么多年来,这是她第一次与他如此亲密地接触,她感到四周正穿暖花开,万物复苏,一切都充斥着幸福和美好。一瞬间,似乎连潮湿的空气也被这激情融化,幸福的滋味不断传阅,滋润着她的每一寸肌肤,陶冶着她荡漾不安的心。   她静静闭上双眼,等待他下一步更放肆的举动。突然,一阵轻佻的声音从头上响起。“想不到外表波澜不惊的芸心也如此渴望激情。”她错愕地仰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里的火花瞬间被浇灭。   “干嘛那么惊讶,你不会真的情窦初开了吧?”语气里尽是懒散与不屑,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毫无瓜葛。   “你……你……”仿佛当头一棒砸在芸心头上,将方才的一切温情,幸福都被无情地击成碎片,荡然无存。她紧紧咬住唇瓣,将一切心酸屈辱都牢牢包裹在心中,丝毫不让它们溢出。虽满腹委屈,但倔强的她依旧不愿让人看到自己饱受欺凌的模样,尤其是云飞腾那个让自己里外不是人的妖孽。   “你,你怎么了……”云飞腾从未见过如此心事重重的芸心,不由担忧地问道。话音未落,一个火辣的耳光在云飞腾的脸上毫无预兆地炸开。云飞腾被打得不知所措,呆若木鸡。   芸心迅速转身,发疯似地逃离了这个令她受尽屈辱的花园。   “芸心,等等我。”静蝶意味深长地看了云飞腾一眼,便尾随而去,直至消失在花团锦簇中。   偌大的花园中,只留下云飞腾孤身一人呆呆地望着前方芸心离去的背影,暗暗思量究竟他错在何处。   黑夜最终无法逆转天命,被白昼驱逐出境。朝阳宛如破土而出般欣喜若狂,将天边片片雪白的云彩燃成一匹匹如蔷薇般的鲜红而妖艳的布帛。妖艳的花瓣星罗棋布般撒遍在溪水中,在溪水的缠绵下若影若现,仿佛承载着无穷的梦,随着水波跌岩起伏,倾诉着淡淡的无奈和哀愁。   远处传来阵阵飘渺的笑声,被阵阵微风淹没,悄悄划过耳际,传递着宁静和祥和。   一双白质细腻的纤手轻轻划过水面,卷起点点涟漪。水波随着轻柔的节奏缓缓向外荡开,在水中划出一条条如光圈般的波纹。   叶馨铃缓缓走向溪水深处,任凭屡屡溪水将自己渐渐淹没。她双手合并,轻轻舀起一滩碧水,朵朵洁白无瑕的水花在手中灿烂绽放。   水中的浮光印在她清秀脱俗的身上使得她如出水芙蓉般冰洁玉清。眉横丹凤,美目流盼,一双玲珑剔透的凤眼中仿佛有一江碧水缓缓流淌。精致细腻的五官,淡雅脱俗的气质,无不彰显出她的天生丽质,如同出尘仙子般娴静幽贞,美艳不可方物。   “馨铃!”远处传来欢笑声。只见一眉清目秀的少女站在河岸,向自己高声呼喊。她纤腰柳摆,明艳动人,如一株碧绿的翠柳,在风中盈盈摇曳。   “晓嫣。”馨铃展出一个淡然的微笑,轻轻说道。   “小心!”杜晓嫣突然一声惊呼,随后水平如镜的河面突然一声巨响,一个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405266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