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 《爱只在回忆里完整》作者:音离.txt
预览字体调节
https://flycncn.taobao.com/要看小说可以来我的店铺哦。旺旺ID:杨飞翔351316 随时欢迎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ω^)↗-*-*-*-*-*-*-*-*-*-*-*-*-*-*-*-*-*-*-*-*-*-*-*-*-*-*-*-*-*- 书名:爱只在回忆里完整 正文 第一章 新鲜人童西西初到大学 用陆伶俐的话说,童西西刚入学那会儿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泼妇苗子。这句话在十多年后被准确无误的印证。九月,与陆伶俐一同来到A市经济大学那天,两人成了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十八岁的年纪,如花似玉的姑娘本就惹人注目,更何况还有童西西这个鬼灵精怪。 一路从车站打车到经济大学门口,司机大叔本想趁机捞一笔油水,却被向来不愿多吃一点亏的童西西“毒舌快嘴”一炮轰得像个犯了错的孩子。陆伶俐在一旁拉了拉童西西的衣角,意思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可是童西西不愿扼杀了正在心中燃烧的小火苗,右手紧紧拉着的士车门,一脸天师钟馗的肃穆表情,小嘴一张,又是噼里啪啦一串话。 “叔叔,您说这一路半个小时不到二十里的路程,您要收我们两个初来乍到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小姑娘那么多路费,您于心何忍,这对我俩往后在A市的成长该有多大的影响啊,第一天就遇见这种不道德没理的事儿,还敢坐车么,出门都要担心会不会被打劫,买东西还要害怕会不会被敲诈……”说完还不忘对着司机大叔眨巴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司机大叔似乎没有料到会遇见这种局面,尴尬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眼看周围就要聚集更多的人,连忙一个劲道歉,零头也没收,才成功地逃脱了童西西的魔爪。童西西笑得花枝招展,朝着远去的的士挥了挥手。 “叔叔,您的车牌号我记下了,下次再坐您的车啊。” 陆伶俐无奈地笑了笑,拖着行李箱进了校门。童西西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走在后面哼起了小歌。 办妥一切入学手续之后,童西西所选择的广告专业因为和陆伶俐的工商管理专业不同,所以两人被分配在了不同的宿舍。收拾好一切,童西西百无聊奈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要么就望着天花板出神。有些累了便开始叹息生活是如此寂寞,美人却不可多得的同时,也开始幻想会和什么样的女孩同住在一间宿舍。 童西西认识的第一个室友叫李倩蓝,是河南人,皮肤稍呈黝黑色,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跟说着蹩脚的普通话的童西西相比,简直是一个城市,一个乡下的区别。在童西西感觉生命就要因为无聊而陷入孤独沉睡的时候,宿舍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扎着高马尾,长相朴实,一身黑牛仔配白衬衣的李倩蓝,拖着行李箱走了进来。说来也巧,她们正好是上下铺的位置。童西西立马坐了起来,礼貌性地询问李倩蓝需不要帮忙时,顺便介绍了一下自己。 “你好,看来从今以后咱俩就是你上我下的关系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哦,我叫童西西,今年十八岁,水瓶座,重庆人,上有最爱老爸,下就暂时没有,至今未婚未育。你呢?” “你好,我叫李倩蓝,河南人,十九岁。嗜好男。没办法跟你事实上的我上你下哦。”李倩蓝一本正经的说话,自顾自的整理着东西,没有看童西西一眼。童西西感到四周有冷风飕飕打在脸上,仿佛头顶还有一只黑压压的乌鸦飞过。想她童西西这世间难得的是一热心肠又可爱的好姑娘,被人这样无视,怎么可以?童西西在心理上深感受挫,于是决定默默出门,去二楼陆伶俐的宿舍。一边走一边心里可是感慨颇多。大学宿舍真是好,走廊上不仅有两台电视,而且格局宽阔,装修不差,瓷砖地板,白壁天花,透明玻璃窗外是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楼道宽阔,即使是三个如韩剧里江汉娜般肥胖的姑娘也能并排着走过。 阳光透过枝桠照射进来,形成一道道暖色的光束。童西西站在透明玻璃窗前认真的思索是不是自己的眼光和欣赏水平上升的时候,突然看见宿舍楼下的凉亭里,有一个穿着时尚,五官端正,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帅气的男生。据童西西目测,该男子最多十九岁,身高一米七八左右,手里抽的烟是十块一包的红塔山,正在和他说话的女生长相标致,一头秀丽的长发抵至腰间,身材更是让童西西羡慕嫉妒,前凸后翘,最女人的S曲线,拿着纸扇的手臂轻轻地挥动着,一面和帅哥喜笑颜开,含情脉脉,啧啧,果然是美人啊,一颦一笑之间都产生着巨大的磁场,童西西越看越入迷,不情愿把眼神移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们,然后赶忙从包里摸出手机拨打陆伶俐的电话。 “伶俐妞,我发现学校里面有好多美女帅哥哎。”电话一通,童西西立马开始花痴起来。陆伶俐拿着电话却听见她在门外的声音,打开宿舍门一看,果然,只见童西西举着电话,站在她们宿舍外的玻璃窗前,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走到了二楼,并且就在陆伶俐的宿舍外。陆伶俐放轻脚步慢慢朝着童西西移动,走近后,举起左手“啪”的一声力道适中地落在了童西西的肩膀上。惊魂未定的童西西吓得差点尖叫起来。 “吓死我了,你这坏姑娘。” “瞧你这花痴样,保准那帅哥一勾勾手指头,你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 “呸,我像那么没出息的人么?” “你这还不像?不说今天吧,认识你那么多年,你哪次看见美女帅哥有不花痴的,得了,我也来看看。”说着,陆伶俐装作花痴的模样顺着童西西的眼神向窗户外的目标看去,一眼之下,表情竟然变了。 “是挺帅的,不过是盘不合味的菜。” 闻言,童西西的好奇心涌了上来。能让陆伶俐顷刻之间没有任何好言好语的人,估计只有那打小就不被她待见的青梅竹马林浪宇。 “听说你的青梅竹马林浪宇从国外回来后也选择了这所大学?难道传说的林浪宇就是那亭中美人?” “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帅哥不感冒,何况还是个从小就知道他根底的。”陆伶俐拍了拍自己的手臂,有种掉了一地鸡皮疙瘩的感觉。她可是打小就害怕麻烦的人。 童西西见她不愿多说,提议两人一起逛逛大学校园。从宿舍大楼出来,小心翼翼地绕过林浪宇,走到通往教学楼的大道上,看见四处张贴着社团招新的广告,文学社,记者团,网络社,影音社,篮球社,街舞社之类的社团,不难想到这个时候正是新学期招兵买马的高峰期。童西西拉着陆伶俐走到学校榕园,一脸刘姥姥进大观园的表情,从这个社团逛到另外一个社团,一路下来,没有发现感兴趣的社团,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童西西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望着院红十字会的招聘信息陷入了深思。在她的蛊惑下,原本无心参与红十字的陆伶俐被动的陪着她填写起了自己的信息表。 填写两张表格后,童西西这才兴高采烈的和陆伶俐逛了一圈校园,除了男生宿舍和男厕所之外,A栋B栋教学楼,系上的办公室都被她一一的踩足了点。回宿舍之前,两人坐在宿舍楼下的凉亭里休息,正无聊的时候,听见隔壁凉亭一男生传来抱怨的话,童西西和陆伶俐强忍住笑意不出声,默默地听着隔壁有趣的对话。 “真是的,老板怎么这样啊,明明跟她说要包纸的,结果我打开塑料袋一看,是一包卫生巾。我该夸他前卫呢,还是骂她没眼色呢?唉,真是纠结。” “老葛,你就别抱怨了,谁叫你头发长了都不去修理。” “哎,我说你懂不懂艺术,时尚和爱好啊,我这是在追求生命的完满。” “好吧好吧,我不懂就你懂行了吧。知不知道MAO泽东语录里面有一句经典的台词是什么?” “给我一个姑娘,我还你一个民族?还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还是……” “老葛,咱可没跟你瞎扯淡,咱们可是要跟着党走的。”这两人一点都不正经,伟大的毛爷爷可是她童西西心目中永远的偶像啊。 “此刻,我深刻地感受到了党的召唤,但是,林韦阳同志,你怎么能诋毁我如此花儿般纯洁的灵魂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是跟着党走的。是吧?”姓葛的同学这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对童西西和陆伶俐说的,因为他在说完这话之后就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她们的凉亭,一副跟她们是熟识的摸样,朝右方向甩了一下长到耳垂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她们对面的位置,咧着一口白花花的牙颤笑。童西西反应敏捷,抬起双手一个劲地拍掌。 “同学,你的牙齿真白,请问你用的是什么牙膏啊?” 对方似乎没有料到童西西这样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很少刷牙的。”一句话雷死了陆伶俐给童西西量身制定的十大原则之‘不轻易回复陌生人的搭讪’。 “哇,同学,你真厉害。相信你的家长都会以你为荣。”并且你有成为精神病院重症病患的潜质,童西西没好意思口述出来。坐在一旁的葛江一听,立马站起身握住童西西的双手。 “知音啊,你就是小生等待多年的缘分呐!” “啊哈哈,小女子也深有同感,希望不要是孽缘才GOOD……”就这样认识了特爱谈笑风生的葛江。待葛江把林韦阳叫过来的时候,童西西又犯起了花痴。只见她的双眼毫无顾忌地望着对面眉清目秀的大帅哥,赤裸裸地将林韦阳的姓名系别专业原籍通通打听到手之后,又把林韦阳的祖宗三代都问候了一遍,说是得在多么优秀的祖宗传承下才生出了这样迷人的林韦阳。直接无视了坐在同一个凉亭内的见怪不怪的陆伶俐和倍感失落的葛江。等到终于打探到林帅哥目前单身的消息,童西西的小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这才想起来没有介绍自己和好友,于是一把抓起陆伶俐的手,从小学到大学,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部都透露给了两人。陆伶俐倒不觉得有什么,随她一一闲话,反正早已经习惯。只是这样一来,在葛江和林韦阳心里就对童西西和陆伶俐有了不同的印象,一个静如处子,一个动如脱兔。 正在童西西华丽丽地叙述她十几年来无异性共冷暖的‘悲惨’生活的时候,陆伶俐的电话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向众人表示了歉意,拿着电话回了宿舍大楼。 陆伶俐一走,童西西就直觉二对一不是一个令人安逸的氛围。深知自己没有了忠实的陪同者的同时,小脑袋寻思着怎么问林韦阳要电话。最终,为了不吓到林韦阳,在临别的时候,童西西主动和他们两人都交换了电话号码。 回宿舍之后,童西西春光满面,犹如好运当头,整个人都乐滋滋的,她想,美好的大学生活就此开始了。 第二章 娱乐八卦建友谊 和“奶妈”陈苏认识的过程很剧情。开课前一个周,童西西的宿舍床位空了两个,整个宿舍就只有她和李倩蓝两个人。陈苏的床位虽然整理过,但人并没有出现。大学第一个周末,陆伶俐买好了车票去了邻城加城。童西西对此表示十分无奈,本欲实践的活动因为好友的离开而落了空,此时的她把目光放在了李倩蓝的身上。 “蓝蓝,你要出去吗?” “不出去啊,我准备去图书馆看书。” “去图书馆啊……”要知道,童西西可不愿意把好不容易盼来的休闲时光浪费在看小说什么之上,虽说李倩蓝看的不是小说,但她童西西去图书馆就只有瞎看。在失落之际,她突然想到了葛江和林韦阳。一个电话过去,没想到葛江正在逛超市,得知童西西周末孤苦无依的时候,他爽快的答应在逛完超市后就火速回学校找她。童西西觉得不好意思,连说自己也有需要采购的东西,问清楚了他们的位置,便背着小包出了门。 刚走到楼道处,就遇见了站在拐角处的陈苏。只见她手里拿着烟,神情淡然地吐出了一口烟雾。童西西望了她一眼,虽说这个世界千奇百怪,不过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女生抽烟,正准备快速离开,却被一个温柔细腻的声音叫住。 “哎,同学,麻烦问下D区315宿舍在哪里?” “D315?”这不是自己的宿舍么…… “对啊,开学的时候是我爸妈帮我把东西带到了学校,所以我对自己的宿舍什么的都不太清楚。” “上楼左拐,径直往里走,再下一个分路口的时候往左走,第一个宿舍就是。” “哦,谢谢啊。” “呃,不客气,我叫童西西,和你一个宿舍的。” “哇,真巧哎。我叫陈苏,朋友们给我取的外号叫‘奶妈’,你也可以这样叫我哦。” “奶妈……”难道是因为她的罩杯比较大?童西西没好意思问,在不确定抽烟的女生属于哪一类人之前,童西西直觉还是少有交集为好。这样想着,她对着陈苏笑了下,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说还有事,就各自散了。出了宿舍,童西西才反应过来,陈苏不就是昨天下午和林浪宇坐在凉亭的那个女生。这让她深信了一句老话,‘缘分天注定’。 在学校附近的阳光广场转悠了许久,才终于找到了葛江所说的真华超市。正在童西西准备打电话找人的时候,葛江出现在了超市入口。 “姑娘,你可来了。小生等得急死了。” “噗嗤。”童西西忍不住一脸阳光的笑了起来。 “咦,你换发型啦?就你一个人?林大帅哥没一起来?” “看看我的新发型帅不帅,他也在啊,在里面选杯具。” “悲剧还能选的?” “是啊,我才发现他这个人有些洁癖。喝水从来都不用别人的杯子,哪像我,这么豪爽的北方汉子啊!” 一听这话,童西西的小脑袋瓜子终于反应了过来。敢情她把杯具理解成了悲剧。不过…… “喝水干嘛还用别人的杯子啊,这点常识都不懂?” 两人正说着话,林韦阳推着购物车走了过来,童西西一看见他,眼里全是笑意,不知道为什么,林韦阳总是给她一种温馨的感觉。再仔细一瞟,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衬衣,一条宽松的牛仔裤,整个人显得很瘦,身材真是好得没话说。加上本来就长了一张十分合童西西胃口的脸。 “唉。”真想做女流氓毫无礼节性的非礼花美男啊…… “你叹什么气呢?”林韦阳整理了一下购物车里面的东西随口问了一句。 童西西立马心花怒放了起来,葛江见她这样,弯下腰在她耳边轻声说, “小脑袋瓜子又在瞎想了吧,别想了,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和韦阳高中就是同学,他早就有喜欢的人了。”这简直就像是当头迎来的一瓢冷水,正在熊熊燃烧的小火苗又被浇灭了。 乘坐电梯下楼的时候,童西西站在他们身后。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葛江和林韦阳都高出她许多,她的身高才到他们的下巴,三个人要是并排走,高矮差距可真明显。为此,一路上,童西西心有不满,走路的时候故意微微踮着脚。葛江见状,心领神会,对着童西西就是一脸鄙夷的表情,还故作贴心地将背弯了一点。童西西的革命觉悟在此刻显得十分之高。 “士可杀不可辱,过来让我了结了你吧!”说完,童西西一个巴掌拍在了葛江的后背。林韦阳也不管,任由他们在电梯里面嬉闹。 原本以为可以和林韦阳共进午餐,却不料他早已有约。打错小算盘的童西西忍不住有些失落,只得和无事可做的葛江凑合吃午餐。看着林大帅哥远去的背影,童西西无奈的怂了一下肩膀,然后又自我调节般露出了自信的微笑。葛江趁机把装有苹果的塑料袋放在她的怀里,望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童西西狡黠一笑,便快步往小吃街的方向走去。童西西站在原地愣了一会,才明白过来,他居然把她当成了搬运奴隶。 “喂,你给我站住!葛江,你这不懂怜香惜玉的小人。”见葛江并没有停下来等她的意思,童西西一边将塑料袋整理好,一边小跑着往朝前方追去。 中午十二点左右,童西西正和葛江在餐馆吃着饭,她的电话响了。看见来电显示是陆伶俐,童西西急忙接了起来,用戏谑的口吻打算逗逗好友。 “妞,怎么跟情人过周末还惦记着我啊?早知道你这么想我干脆带我去得了。”但是电话那头的陆伶俐一反常态的沉默。童西西心知不大对劲,于是拿着电话出了餐馆,见电话那头仍旧不出声,童西西的语气不禁小心翼翼了起来。 “伶俐,你怎么了?” “西妞,我找到我妈了。我按地址等在她上班的地方,刚刚看见她背着一背篓纸箱走了出来。”大约十几秒后,陆伶俐才终于说话了。与之前不同,她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断断续续地,童西西握着电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静静地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 “她好瘦……” “十年没有见,我以为我会认不出她了。” “西妞,你说,我要不要和她见一面?” “她还能认得出我吗?” 童西西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她也很希望自己可以有这样的机会,一旦拥有这样的机会,她会毫不犹豫的走到当初抛弃了她的亲人面前,她会笑着对他们说,没有你们,我一样可以成长得很好。又或者是,原谅那些人。 “妞,能见面总是好的,不要让自己遗憾。”末了,她又追问了一句。 “要我赶过来陪你吗?” “不了,说了这么多,我好很多了。就这样吧,先挂了。等我晚上回来再说。”电话里,陆伶俐的情绪渐渐平稳了很多。童西西知道,陆伶俐是希望有人可以陪她面对的,但是,她不允许自己有任何怯懦的念头。一个没有人依靠,且不能依靠别人的人,是没有权利怯懦的,她必须勇敢坚强地往前走,才能让自己强大起来,直到可以庇护自己喜欢的人。这是高中的时候,陆伶俐曾经对她说过的话。童西西虽然有些担心,但她知道,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自己无能为力。 “嗯,那你回来记得找我。注意安全。” 挂掉电话回了餐馆,看见葛江正低着头玩手机,而她的碗里堆满了菜肴。童西西第一次认真的看了看葛江,她觉得他虽然顽皮搞笑,但也是一个细心的男生,开始并不觉得他长相好看,而此刻,童西西却觉得葛江比林韦阳也不差,扒了一口碗里的饭,心里犯起了嘀咕,难道是因为他换了发型的缘故? 汤足饭饱后,两人一起回了学校,分别时,葛江坚持要把那一袋水果给童西西,童西西连说不要,葛江解释说,男性和女性朋友之间不用客气,童西西推说不过就带回了宿舍。刚躺在床上,葛江的短信就来了。 “多吃点有营养价值的东西,有助于长高。”看完短信的童西西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手指却飞快地按动着键盘。 “你个猪头,我可不想要要姚明那么高,再说了,女生呢,小巧玲珑的多好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其实她也很清楚,身高,确实是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未知
  • size 大小:
  • pages 176905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