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奇闻趣事-刘益宏.epub
预览字体调节
前言 当今人类的知识积累和科学技术的发展,虽然已达到了一个很高程度,但还是难以圆满解答所有谜团。随着人类认知能力的不断提高,新的问题也源源不断地被提出来,而新谜团的不断产生,又更加激起人们对未知神秘现象和领域进行科学探索的热情。爱因斯坦曾说:“我们所经历的最美妙的事情就是神秘。它是人的主要情感,是真正的艺术和科学的起源。因此如果不再感到奇怪,不再表示惊讶,那就和死了一样,和一支掐灭的蜡烛没有不同。”可见,求知欲和好奇心是科学进步的源泉。随着人类认识的拓展和深化,人类将探知的触角向地球的各个角落乃至遥远的宇宙星空延伸,于是更多奇怪的事物和神秘的现象不断被人们发现,更多谜团等待人们去探索、去解答。 面对广大渴求知识、渴望探求科学之谜的青少年朋友,我们精心选编了这套《探索与阅读——未解之谜》丛书。这套书涉及宇宙空间、科学谜题、人类生活、世界奇观、奇闻趣事等,知识面广,信息量大。且文字流畅,内容丰富,装帧精美,可读性极强。 在强调创新教育和素质教育的今天,展开丰富的课外阅读势在必行。我们希望这套专门为勤奋好学的青少年朋友精心策划而选编的科普丛书,能陶冶你的心灵,启迪你的智慧,增长你的知识,开拓你的视野,成为你忠实的小伙伴。我们相信,有了这位小伙伴,你们的未来将更加灿烂,我们祖国的明天也将更加辉煌。 编者 石膏沙漠 新墨西哥沙漠,皑皑的沙丘在阳光下闪耀生辉,恍如清新纯净的雪原。白沙名胜区的景致与众不同:一望无际的,尽是清凉的白沙,不断随风迁移改变,不断流失,又不断获得补充。 美国新墨西哥州图拉罗萨盆地的沙漠上,白色沙子在火辣辣的艳阳下闪耀微光,犹如新雪。一般沙漠里,沙子的主要成分是石英。这里的沙粒却不是石英颗粒,而是质地较软的石膏晶体微粒,即硫酸钙,由于表面水分的蒸发率高,沙粒又反射而非吸收阳光,沙丘十分清凉,跟普通沙漠迥异。白沙名胜区东起萨克拉门托山脉,西迄圣安德烈斯山脉,面积700平方千米,为世界最大的地面石膏矿藏,其颗粒即制造熟石膏的矿物。 石膏是一种很普通的矿物,由于极易溶解于水,地面上罕见。美国西南部极其干旱,这片不同凡响的石膏沙漠起源于约1亿年前。当时,这大片土地原为浅海,其后海水干涸,留下了一些咸水湖,最后也在骄阳下蒸发殆尽。湖水本来富含矿物,水分蒸发掉后,湖床上就剩下盐和一层厚厚的石膏。 约6500年前,萨克拉门托山脉和圣安德烈斯山脉开始形成,中间夹着图拉罗萨盆地。地壳大规模活动,陆块皱褶隆起,推高石膏层。 季候雨和融水从山区流下,溶解山坡上的石膏颗粒,成为浓度很高的溶液,冲到图拉罗萨盆地最低点,即卢赛洛湖。 湖水蒸发,留下一层层薄薄的石膏透明晶体,称为透明石膏。风化作用使晶体渐渐变为细沙,随西南盛行风飘落盆地上,堆成高耸陡峭的沙丘,不少高达15米。盛行风不仅堆起沙丘,还有沙子吹送远处,迁移距离每年可达九米。这个过程从未停息,使区内地貌不断变化,日新月异,仿佛自有其生命。 沙子不住迁移,本身又是咸性颗粒,加上雨量稀少,一般植物难以生存。这里生长白勺植物,如丝兰、姜竺杨树等,都有很发达的根部,能深入沙层,稳住干茎。比方说,美洲杨树的根可长达30米。 基于同样原因,能在区内长居的动物不多,其中包括浅色的无耳蜥蜴、昼伏夜出的阿帕奇囊鼠。这些动物都具有保护色,身躯跟炫目白沙浑然一体,难以发现。阿帕奇囊鼠为珍稀动物,仅见于此区。 白沙名胜区边缘,温度稍低,水分稍丰,动植物也就多起来:约五百种野生动植物在此繁衍,包括多种颜色鲜艳的显花植物,诸如金黄色的臭瓜、粉红的百金花、紫色的叶子花等等。郊狼、臭鼬、更格芦鼠、穴居沙龟、美洲獾、蛇、豪猪栖息其中,夜里偶尔会来到沙丘间,在白色沙子上留下痕迹。 这个地区之美,在于瞬息万变而又终古不灭。一方面,地貌时刻随风变幻,日夕不同;另一方面,大自然不断补充流失的石膏颗粒,犹如寒冬瑞雪降在北极冻原,使之天长日久,万世永存。 会旅行的海岛 在那浩瀚无垠的海洋中,遍布着无数的岛屿,这些岛屿有的可以成为独立的国家而存在,有的则小得可怜,使你在任何地图上都找不到。更有一些至今仍荒无人烟,被那些神秘的色彩所笼罩,让人难识其“庐山真面目”的奇奇怪怪的小岛。无论这些岛屿的大小及它们的地理位置如何,在这无数的岛屿中它们都别具特色、各有千秋。 岛屿是地壳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应属于高出海面的海底山峰,如同陆地上的山岳一样,屹立在那里岿然不动。然而人们在南极的大西洋沿岸却发现了一个会移动的海岛,这就是布比岛。 布比岛是1739年由法国旅行家让·巴基斯特·布比发现的,故得此名。布比在航海中发现了这一海图上不存在的小岛后欣喜若狂,他当即打开地图,在上面准确地标出了该岛所存在的经纬度。后来的几十年人们多次登岛,并在岛上建立了气象站。然而,就在上世纪来,当一组挪威科学工作者登上该岛,准备维修岛上的气象站时,发现这个岛所处的位置与现有地图上的标志完全不符,而向西移出了2.5千米。难道是这张地图上标错了吗?他们又查了所有地图,证明标的正确。那么是岛屿自己移动了位置吗?这是不可能的。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布比岛的位置发生了变化呢?难道它真的是一个奇特的会旅行的岛吗?这一问题引起了科学家们的注意,他们从各种不同角度对该岛进行了调查、分析、研究。但始终没有弄清其移动得如此之快的原因。 在位于加拿大东部的哈利诺克斯200千米远的北大西洋上也有一座会旅行的岛,这就是塞布尔岛。在这个岛的海图周围,尤其是在它的东西两端密布着各种不同的符号。这些大小不同的符号,标志着曾有500多艘船只沉没于此地,使5000多人丧生于这里的海底。所以人们称这一岛为“沉船之岛”,这里的海域被称为“大西洋的坟场”。 这是一个狭长的小岛,它犹如一轮弯月映照在这里的海面上。岛上一片细沙,只星星落落地生长着一些沙滩小草和矮小的灌木,这是由于海流和海浪的冲击。沙质沉积物堆积成的一座长120千米、宽16千米的沙洲露出海面小小一部分。这样的一个小岛很难经得起风浪的冲击,几千年来,几乎每次较大的风暴都会使它的位置和面积发生变化。仅在最近的200年中,该岛的长度已减少了一半,位置东移了20千米。100多年前建在该岛西端的几座灯塔已陆续沉没,现仅保存着1951年以后所建的两座新灯塔。 历史上之所以有这么多的船只在这里遇难,是因为该岛的位置经常发动迁移变化,岛的附近又是大批浅滩,许多地方水深仅有2米~4米,加上气候恶劣、风暴常见,所以船只搁浅沉没事件屡有发生。但是对这样一个既会旅行又充满灾难的小岛,航海者为什么不避开,反而都自投罗网呢?是岛移动的速度太快令人避之不及,还是其他原因?人们不得而知。 更奇的是在西印度群岛中有一个无名小岛,竟然能像地球一样发生自转,其速度也与地球自转相同,24小时旋转一周。从人们发现这个小岛的那一天起直到今天,它始终在原地不知疲倦地转动,为此人们称它为“自转岛”。自转岛的自转本领简直令人难以相信,人们带着疑问和猜测来到这里,直到他们目睹了事实之后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人们仍然找不到小岛自转的原因。 自我焚烧的人 据1673年的一份医学资料记载,一个叫帕里西安的人,躺在草垫床上休息,突然自己燃烧起来,最后只剩下头骨和几根指骨,但草垫却保持原样。这是人体自我焚烧的第一例报道。 1950年10月的一天黄昏,一个年轻的女演员正跟朋友在伦敦街头散步。当她们走到一幢楼房下面的时候,女演员的胸前和背部突然喷出熊熊的火焰,几秒钟就使她浑身着火,等路人过来救火救人的时候,女演员已经被烧死了。所有在旁边的人都证明她是自我焚烧而死的。 1966年12月5日清晨,在美国宾夕法尼亚洲的库迪尔斯堡,人们发现贝纳塔利医生被烧死在自家的卫生间里。这位92岁的老医生已经变成了一堆黑炭。奇怪的是,他的右脚却完好无损地留在地上,脚上穿的皮鞋连烧烤的痕迹都没有。法医琼·迪克教授检查完现场说,他没有发现汽油、酒精之类的易燃性物质,卧室和卫生间里也没有一点着火的迹象。如果是外界火源烧死尸体,内脏是不会被烧毁的。可死者身体的90%以上,包括内脏都全烧成了灰烬,只能认为是人体自焚现象。 这桩奇怪案件发生后,让人联想起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曾经出现过的一次人体焚毁事件。 那是1951午7月里的一天早晨,邻居们发现一个叫做玛丽的妇女坐在靠背椅上,身体已经烧成灰烬了。法医鉴定认为,着火面积的直径只有一米左右,形成一圆圈,起火原因无法查明。 1985年5月25日深夜,英国伦敦的街道上静极了,19岁的波利·列斯里正在街头散步。走着走着,他突然浑身一下子热了起来,他急忙环视了四周,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燃烧,难以忍受的高热向他袭来,他感到自己的脸被火烫肿了,耳朵听不清了,胸、背、腕部都像被烙铁烫着那么疼,大脑有被煮开了的感觉。列斯里死里逃生之后对记者说:“当时,我发狂似的哭着,大声祈祷上帝。我想活,我跑了起来,没想到越跑火烧越旺,没跑出几米就摔倒了,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正当他等待死亡的时候,身上的火焰却又一下子完全熄灭了。为了求生,他咬住牙,艰难地挪到了伦敦医院。多亏他年轻体壮,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只过了几个星期就伤愈出院了。 在英国还发生过一件这样的怪事,一个人在街上走,突然像自我爆炸似的,全身都被烈火裹住了。他的衣服在猛烈燃烧着,头发很快就被烧光了,连靴子的橡胶底都被熔化了。 更让人奇怪的是,1973年12月7日,美国威斯康星州一位叫塞匈拉的妇女,因煤气中毒而死亡。9日为她举行安葬仪式,当人们正在教堂为她祈祷的时候,金属棺里却突然起火,把她的尸体焚化了,这只能说是人体自焚现象。 300多年来,像这样的记载至少有200多起,自我焚烧的人男女比例差不多,年龄从4个月到114岁的都有。 有的学者认为,人体自焚现象可能是球状闪电爆炸造成的。还有的科学家推测,人体自焚可能是因为人体内有一种比原子还小的“燃粒子”,在某种条件下自燃引起的。 到现在为止,人体自焚现象仍然是个难解的医学之谜。 男子国 目前世界上有三个地方被称为“男子国”。 在阿根廷博琴顿河岸,有一个叫“希望城”的小城。来这里居住的都是男子。城里还有一项严格规定,每个人都必须遵守。这条规定要求,凡是到这座小城来住的男子,一生中永远不许娶妻。因为这里的人认为,没有结婚的男子,做事才会专心,事业上才有成功的希望。小城的名字便是这样来的。 在英国科劳德里的富尔山下,有一个叫“鳏夫村”的村庄,村里居住着5000多名男子。据说,这些男人对女人十分憎恨。他们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情,汇聚在了一起。 在希腊东部的沙比斯岛上,有1.5万名居民,他们清一色全是男子,而且无一例外地全是僧侣。他们住的是中世纪样式的房屋,穿的也是古代修道士的宽大服装。这是一个排斥雌性的地方,因为在岛上,一切雌性的动物都不允许存在。即便是天空中飞翔的小鸟,如果有雌性的落到岛上,一旦被人发现,也要把它哄赶走。只有男性游客才可以来这里参观,而且必须经过严格的检查,如果携带有女人的照片、图画,便不许进岛。 带有鳞片的乌贼 乌贼是软体动物,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的海洋中,大约有600多种,最大的竟长达20米,小的只有二三厘米。它的体表光滑,没有鳞片。可是前苏联的一位海洋生物学家约·尼·尤霍夫,通过解剖抹香鲸的胃发现了身上带有鳞片的乌贼。 这一发现,使尤霍夫兴奋异常,开始对这些乌贼进行了认真的观察研究。 尤霍夫发现,这种乌贼并不是全身都长着鳞片,它们的尾腔和一些末梢部分没有鳞片。没有鳞片的地方,皮肤仍然显得很光滑。这种乌贼的鳞片像建筑物上的绛红色的瓦片,通过肌肉组织延伸,紧紧地排列在一起。鳞片随着乌贼的生长逐渐增大,数量也不断增加。一条体长29.5厘米的乌贼,全身的鳞片竟多达12465片。每一个鳞片内部都有微小的薄层,里面充满了空气,就像一个微小的气瓶。显然,这种包着空气的鳞片,可以使乌贼的漂浮和行动更加自由。 这种乌贼在刚出生的时候都还有触手,但是到了成年时触手却全都没有了。人们都知道触手是乌贼的重要器官,它们凭借触手来猎取食物和御敌防身,在水里游动时触手又可起到桨的作用,可用来掌握速度和方向。很难想象乌贼没有触手会怎么生活。可是,为什么带鳞的乌贼却没有触手呢?它们没有触手还能生活得很好,这是怎么回事呢? 与其他海洋动物不同的是,别的动物是前进的速度快,而乌贼却是后退的速度快。它们行动的原理是通过肌肉收缩,把外套腔里的水从漏斗管里喷出,借助于水流的反作用,飞快向后游去。可带鳞乌贼却不是这样,它像一般海洋动物那样游动。这又是一个谜。有人分析,大概是由于这种乌贼生活在海洋的底层,靠那些喜静不喜动的动物为食,因此不需要快速运动。到底是不是这样,现在还不能下结论。 野人与人生育的“混血儿” 在海拔1150米的神农架廖家垭子有一个野人洞,洞口立有一块野人碑,立碑时间是清乾隆五十五年冬。 清同治五年修的《房县志》说:“房山高险幽远,石洞如房。多毛人,长丈余,遍体生毛。时出啮人鸡犬,拒者必遭攫搏。以枪击之,不能伤……” 由于野人的智力不及现代人类,无法与人交流,因而每当野人与人遭遇,就有可能酿造祸端,上演种种悲剧。1976年冬,吴德立带着18岁的哑巴儿子到麦兰皮供销社去卖青藤。天黑时分,走到松望峡,突然从峡谷里的草丛冲出一个野人,把她拖进仁和寨大森林的山洞。哑巴跑回家求救,但人们找不到她。 在神农架,也有母野人裹掳男人的事发生。据当地的老人讲,1915年,房县一猎人正在树下打瞌睡,一个母野人突然出现,先撕死了他身边的猎犬,然后把他搂在怀中,翻山越岭,进入峭壁上的一个山洞,猎人曾趁野人外出逃跑过,但很快在岔洞中迷失方向。 中国湖北发现了世界首例活体“杂交野人”!这是一个惊人的消息。1998年9月26日,在总部设于武昌的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一些传媒记者通过观看录像,亲眼目睹了这一世界奇观。 当地一些媒体的记者看到,屏幕上出现的“杂交野人”系雄性活体,它头部尖小,长有明显的矢状脊。身高约2米,赤身裸体,步幅很大,四肢及形体特征均似“野人”。但它无“野人”那样的长毛,也没有语言。 中国野考会负责人李爱萍告诉记者,这一珍贵的录像资料是她去年底清理父亲遗物时发现的。其父李建1995年去世,生前任中国野考会执行主席兼秘书长,毕生致力于神农架“野人”考察,享誉海内外。 现已查实,该录像资料是1986年由野考会员在神农架毗邻地区拍摄的。当时,“杂交野人”33岁,其母健在,该妇早年丧夫后一直守寡,对杂交孩子一事羞辱万分,始终不肯向调查者透露半点细节。 李爱萍女士说:“好在她的大儿子、‘杂交野人’的哥哥是队上干部,在得到野考会会员‘保密’的承诺后,讲述了其母被‘野人’掳去并杂交后代的‘隐私’。” 据悉,“杂交野人”生母现已去世,野考会会员当初与其家人关于“不得在她生前公开‘杂交野人’消息”的约定随之解除。李爱萍女士透露,据她获知的最新信息,该“杂交野人”至今健在。 曾任林业部野生动物保护司司长,时任湖北省省长助理的江泓在先期观看了有关“杂交野人”的录像资料后,表现出浓厚兴趣,并就如何进行科学鉴定和揭秘等问题提出了具体建议和意见。 自1974年湖北房县桥上公社清溪沟农民殷洪发遭遇“野人”开始,目击“野人”甚至与“野人”搏斗的人不断有增,规模不等的中国“野人”科学考察,至今已历20余年。其间,尽管“野人”目击者不断增多,“野人”脚印、毛发、睡窝等实物也时有发现,但活体的“杂交野人”还是首次发现。李爱萍称:“根据本会掌握的资料表明,这也是世界首次报道。” 在中国历史上,“野人”掳人为偶的事古已有之。唐代的《搜神记》、宋代的《江南木客》、清代的《新齐谐》等都记载了此类奇闻轶事。最为详尽的是唐人笔记《广异记》中记载的一件“野人”强抢妇人为妻之事。 据了解,在此之前首例见诸报道的“杂交野人”是三峡巫山“猴娃”。1939年3月,巫山县当阳乡白马村(今名玉灵村)一妇女产下一个外表如猴一般模样的婴孩,这位取名涂运宝的男孩身上长有又细又长的毛,脑袋很小,直径约8厘米,脸型上宽下窄,腰背及两腿弯曲,手大且指头尖锐,似猴爪。它无论寒暑总是赤身裸体,还好吃生冷食物,颇似人们传说中的“野人”,所以它便被当地山民称作“猴娃”并传播开去。 “猴娃”母亲智力、体态均正常无异,缘何生此怪孩?村上人说,这位母亲1938年7月间曾被“野人”抢进山洞生活过,孩子就是因此怀上的。可惜的是,“猴娃”因无意中让炭火烧伤了屁股,从此身体日趋衰弱,于1962年8月间病故。 “猴娃”的故事是一位四川工程师最早讲述给当时的中国“野人”考察队队员、上海师大学生李孜知悉的。李孜如获至宝,他曾与人多次前往探望“猴娃”生母,终因她不愿承认被“野人”掠去强迫生子的“丑闻”无功而返。 著名野考专家、原华东师范大学生物系讲师刘民壮闻听此事,急急赶到巫山,在当地有关方面协助下挖出“猴娃”遗骨,并进行了初步测量和研究。 在刘民壮先生1979年9月发布的《巴山猴娃科学考察报告》中,虽没有肯定“猴娃”就是其母与“野人”杂交所生后代,但对“痴呆症”、“特大返祖现象”等猜测予以了否定。其于1980年在《科学画报》第4期发表《猴娃之谜》一文,进而提出:“如果说猴娃是人与‘野人’杂交的产物,那倒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巴山本是‘野人’频繁出没之地,况且历史上也曾有过类似的记载。” 不怕刀斧砍的树 一般的树木,在生长过程中最怕的就是被刀斧砍伤。然而,树中也有不怕刀斧砍的“硬骨头”,被刀斧砍过反而花繁果丰。芒果树便是树木中的这种“硬骨头”。 芒果树,属于漆树科、芒果属的常绿乔木。树冠生长繁茂,呈球形;树皮厚,为暗灰色;树干高大粗壮,树高10米~20米;寿命可达几百年。芒果树具有不怕刀斧砍的硬劲。在民间流传着这样一段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岭南人为躲避官府的追捕,逃到南洋,以种花、果树为生。他栽种的芒果树,生长得树壮、枝粗、花繁、果密。没多久他便成了当地栽种芒果的名家。这一出名不要紧,官府探得消息后,便派人到南洋去追捕他。由于他躲避得快,等官府的人追到南洋时,已不见他人影。官府没有抓到人,于是便拿他种的芒果树来出气,派人用刀在芒果树上乱砍一番。但没想到,被刀砍过的芒果树上,结出的果实比没有被刀砍的树结出的果实还多。后来,人们也学着用刀砍芒果树的办法促其生产,果然灵验,于是“刀砍树”的办法便传了下来。 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逐渐弄明白了刀砍之法促果丰的科学道理。因为芒果的枝叶茂密,光合作用合成出来的大量营养物质都由运输线传给了根部,以供根系长粗、伸展之用。过多的营养输入根部,枝叶积累营养就会不足,从而影响开花、结果。如将树皮砍开道道口子,就可以阻止过量的营养输进根部,枝干营养丰富可以促进多开花,花开得多,果实自然也就结得多。 据说,芒果原产于印度,印度栽植芒果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有趣的是,第一个使芒果扬名于世的却是个中国僧人。当然,那已经是公元629年~645年,中国高僧玄奘到印度时的事。 随着科学的进步,现在,人们已经采取更科学的办法,取代刀砍法使芒果获得更大的丰收。 照相不留影像的人 一般情况下,如果相机正常,底片无问题,又掌握了较为准确的曝光时间,包括人在内的景物,都会留下真实的影像。 但是,在阿尔及利亚以东的提济乌祖省,却有一位名叫哈利马·巴德科弗的妇女,已经70多岁了,在她所有的证件上都没有贴上照片,她自己以及亲属们的照片中,也没有她的任何留影。开始时,人们以为她不喜欢照相,因此没有照片。后来,她告诉人们,她照过许多像。虽然说每次给她拍照时,她会昏厥过去,但为了解决证件上照片的需要,也想为自己留下些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她还是比较乐意照相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拿不到自己的照片。 她去问摄影师,摄影师告诉她:底片上没有您的影像。 后来,阿尔及利亚一些高级摄影师听到这个消息,便专门把她邀到城里,拿出最好的相机,挑选最好的胶卷,分别在室内、室外、灯光下、日光下给她照了许多像,而且为了郑重起见,还让她和别人合了影。 当这些技术高超的摄影师们满怀信心地在暗室里冲洗底片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她的单人照底片上没有留下任何影子,只留下一块黑迹;她与别人合影的底片,别人的影像清清楚楚,惟独没有她的影像,在她所站的地方,留下的还是一块黑迹! 因此,摄影师们茫然了。随之而来的科学家们也只能表示不可思议,只好等待科学技术去揭开这个谜了。 小兴安岭“野人” 1964年,据在小兴安岭某地独立执行任务,时任某部通讯兵班长的李根山称,他所在的那个班十几个人曾多次见到一个遍身长毛、比人高好多的“野人”,而且两次和“野人”对打,后来还亲手埋葬了这个“野人”的尸体。 1964年7月的一天黄昏,李根山班长和班上的战友们执行任务后返回驻地,安置就绪,准备吃饭,忽然一个战友大叫:“快出来看啊!”只见南山坡上,相距三四百米处,直立着走下来一个黑乎乎的“大物”,直向帐篷奔来。他们原先以为是熊,但越看越不像。有人要开枪,被制止了:“等它过来再说……”这个“大物”折向帐篷附近的一个小湖,细看不是熊,而是人样,手里还握着一根棍子,是握住拄着的。它走到水边,先望了望,便蹲在一块石头上,伸手捉鱼。捉到鱼,用指划开鱼的肚子,还将鱼放到水里洗洗后,就用两手捧着嚼食。吃完鱼,竟走到帐篷旁边坐下。它走得很慢,拖着棍子走。坐下时,身高有1.2米。 一些通讯战士们想活捉这个“大物”,便从两侧包抄到它的身后。班里胆大力大的“大老黄”摸到“大物”的身后,一只胳膊搂住了它的脖子,他的左胳膊被它抓了几道深沟,痛得松了手。“大物”使劲站起来,老黄被撞了个后坐地。待其他同志正准备上时,它已经逃跑了。跑时是用两脚,拖着棍子,跑得极快,转眼进了树林。 根据大家的观察,事后对这个“野人”的形象作了这样的概括:雄性,约2米高,全身长着一寸多长的棕黄色的毛,只有脸上颧骨处没有毛,可以看见脸上的皮肉。黑色的长发披垂到肩,嘴上的毛像长胡子,胳膊、腿部都很长,手像人手,但比人手大得多,脚长40厘米,脚趾像人的,约5厘米长,耳、鼻也像人的耳鼻,但大得多。手里拿的棍子约1.2米长,估计6厘米~7厘米粗,呈浅黑黄色。 几天后,有一天的半夜两点半钟,哨兵猛然发现,这个家伙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帐篷里的伙房。他赶紧喊醒大伙,大家都屏住气偷偷瞧着,它一个腋下夹着一个圆铝盆,走出帐篷不远,坐下一手端盆,一手挖盆里的面条吃,吃完躺下。 过了约40分钟,它却甩起手来,又过了大约两三个小时,听它“哼”了几声,战士们有几个轻轻靠近,猛然冲上,按手的按手,压腿的压腿。它却一动不动,原来它死了,肚子鼓鼓的,可能是吃面条胀死的。 当晚,大家在附近小山沟里埋了它的尸体。离开这个地方时,他们还用树枝树叶盖了盖它的坟墓。待完成任务20多天转回来时,大家发现尸体可能是被什么东西刨出来吃了,只剩下一堆乱骨头。 李根山后来回忆起这件事,深感遗憾,未能捉住活的,也未收存下这些遗骨,真可惜! 昏睡半个世纪之谜 20世纪60年代,英国神经病学医学家萨克斯在纽约市一家绝症医院工作,见到患上一种奇怪流行病而奄奄一息的人。 病人患的是昏睡性脑炎。这种病1915年突然在欧洲出现,到1918年已遍及全世界。病发时症状不一,医生起初也弄不清楚,有的医生以为是突然发生了几十种疾病,有的医生则干脆称之为“脑子的怪病”。患者多达5百万,其中没有两宗病例相同。约1/3患者病发不久即死;有些一旦昏迷就永远不醒;有些长期日夜不能成眠,结果也难逃一死。幸存者往往性格剧变。据萨克斯说,有些儿童病后变得“任性、讨厌、爱捣乱、大胆放肆、猥亵下流”,有的患者连“一点活人气息都没有,仿佛是无血无肉的鬼魂,像僵尸那样受人摆弄”。 1927年,这场流行病突然过去了。40多年后,萨克斯在纽约那家医院里见到了80多名幸存者。他们长期受昏睡病折磨,变成帕金森氏病患者,其中不少简直是“活僵尸”。 萨克斯在纽约那家医院开始工作不久,就风闻一种名叫左旋多巴的药物试验成功,治疗帕金森氏病取得了重大进展。1969年3月,萨克斯开始用这种新药治疗患昏睡性脑炎的病人。 左旋多巴疗效惊人,活僵尸居然有了
全本下载
  • preview 预览页数:
  • authors 作者: 刘益宏
  • size 大小:
  • pages 89387
  • desc 摘要描述:

评个分吧

    随机推荐
特别推荐